注册 登录 查询 家园设施
首页 >> 社区论坛 >> 美华论坛 >> 漫步人生 >> 查看帖子
 新帖 新投票 讨论区 精华区 上篇 刷新 平板 下篇


 帖子主题: 九五返鄉散記之三《山歌王阿肥伯》
 
帅哥,离线

李國參  天蝎座



级别:大尉
魅力:2
财产:78040
经验:15702
文章:1153
注册:07-04-14 11:43
发表: 2007-07-14 11:38:03 人气:852

九五返鄉散記之三《山歌王阿肥伯》

九五返乡散记之叁            山歌王阿肥伯

十年前返乡,老妈子为了面子,邀请族中人吃团圆饭。照老妈子的话说:“假假的都是美国返来,讨个吉利嘛。”在宴蓆间,我见到脸圆圆的阿肥伯。整个饭局,我第一个敬酒的老长辈是他,令我情不自禁以老外式热情拥抱的人也是他。老肥伯不喝酒,也不多话,跟以前不同。十年後,我又到他家访问。
阿肥伯是村里的山歌王。在他家自然未听他唱山歌。我曾很可惜的问他:“肥伯,几十年无见呶,我想听您唱山歌呢。”他望我一直哈哈笑,激动得热泪盈睫。他把我招到面前说:“老侄哥,你还记得阿肥伯唱山歌?”我说:“怎不记得您啊!”并顺手拍拍抚抚他腆突的大肚皮,说:“您大佛肚里装满歌仔啊。”他笑得合不拢嘴,有无限的满足感,彷彿陷入了回忆。“老侄还记得我唱山歌,妙,妙
!”我仍记得十年前酒席上一团热闹气氛。
记得,我回家第二天,妈就领我去串门,穿家过巷去拜访各家。来到肥伯家斗门前,我就望见他躺在屋里一张籐椅上瞌睡,腆著他的招牌肚子,像个大睡佛。“肥伯!伯娘!”我大声叫。伯娘孭著襁抱中的孙子出来。我跟伯娘拉拉手,就快步流星跨进屋里,蹲在藤椅下望他的睡相。他被我叫声嘈醒,睡眼惺忪望我,欲坐起来。我握住他肥厚的手掌。“阿参由美国回来啊!来看您啊!”妈也大声说著蹲下来,并把预备好的红包放进他手心里。
他坐起来了,眯著双眼连声说:“阿参啊!美国回来啊!”声音沙哑颤抖。听到他声音,我怔忡了一阵子,凝睇他肥圆的面孔,目光又下移到他浑圆体大的肚皮上。我又情不自禁伸手去摸他当年常叫人摸的大佛肚。这大佛肚,当年和他爱唱山歌一样出名。我童年爱摸这个大佛肚,就如爱听他唱山歌一样过瘾。但接下来,我只能简单问候他,他只听,再没有闲聊的场景了。在村里,像肥伯这个跨两朝的老人不多了。因此,我轻摸他的大佛肚,见他脸上浮起笑容;我知道这个动作,令他的心灵回到了当年。
肥伯有有叁个儿子。以前,家弟在信中说过,肥伯大儿子病故了。他小儿阿球在村口开了间杂货店。他二子加小和家弟是死党。後来当兵调驻新疆,复员後返乡在乡政府供职。记得十年前返乡时,一班兄弟聚在弟家里摆龙门阵,我问他驻守新疆哪里?他未细说(或者是他的军人品德,对军事祕密守口如瓶?),反而说了些有关新疆男女的趣事,令屋子充满欢乐。如他说:“我很早就想告诉你们,只是阿斐(我弟)不在家,无烧酒喝,也无说话对手,我不想说。”这是他的开场白。说下来,他最兴趣勃勃的算这一段:“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新疆姑娘一世人只冲叁次凉(洗澡)。你们信吗?”他看无人答话,朝空抛了粒花生,仰脸接进大嘴吧,算卖个关子,也表演了个小杂戏。然後他才声情并茂说:“新疆姑娘够靓够嫩。我心肝宝贝啊!她出世才洗过一次身。出嫁前也不可以洗身。还有一次呢,要等到睡棺材板才洗。新疆姑娘美如天仙,但你别抱她,抱她终身难忘那身狐骚味。”大家兴趣也打这里开始。我接他话说:“加小呀,龟玆、和田那地方出美女,你不娶个回家,真笨!”“靓又怎!夜夜嗅她的骚味,窒死我呐!”他答得乾净利落。於是,我调侃他:“人家乾隆皇帝遇上香香公主,浑身会发麝香味。你说人家臭,我不信。”引得大家哄然大笑。现在想来,十年前那股情趣,仍然谐趣盎然,回味无穷。
肥伯的儿子够风趣,真正虎父无犬子。想起当年的肥伯,也轶事多箩箩。我从对他有印象起,就知道他爱唱山歌。他是村里的木匠。农闲时,常见他在家门楼下刨木。童年听过人家说,他不足十六岁就成亲。人家说,他天生一副好歌喉,最爱撩妹子。八月天,大人小孩都到河灞冲凉。他泡在水里,撩妹子的山歌一支独秀。我少年时,也听过他撩妹子的山歌。有一首我现在仍记得:「阿哥河里冲凉唷,妹在河边愁乜呢?来呀来呀靓妹仔,无识游水俺教妳。阿哥教妹打呯嗙,教妳学晓捉滑哥。」据说,他娶妻拜堂不像人家由媒婆说亲,是真正山歌唱出好姻缘。
肥伯的山歌王之名,不但村里出名,在乡里也有名。我真正懂得他的山歌韵味,已是少年郎了。但回忆起来,还是童年时听他山歌最难忘。
八九月天晚上,曬谷的禾塘聚满人。天气好,月光如水,夜风凉爽。夜,小孩玩的不是跳飞机打玻子,多数被大人领导围成大圆圈,玩手帕迷藏遊戏。捉迷藏的人要幪住眼睛,猜手帕传到谁背後。大家背著手传手帕,手帕在大圈人背後传,不容易捉住。自然,藏手帕的人,终有被幪眼人捉到的时候。被捉到的人,当场受处罚,讲一个故事,或跳个舞,或唱首歌,或打套无喱拳,随你主意。後来,我们发觉,肥伯最爱弄假成真,巴不得手帕落到手里,专候幪眼人来捉他。无他,他希望趁凉夜唱山歌。他声情并茂演唱,博得大人小孩都喝彩。他唱歌时,通常由他二弟班娇叔用二胡伴唱。二胡之音悠扬,山歌嘹亮,融进月光里,灑向凉浸浸的禾塘
。他那时唱的山歌,也不是撩妹仔歌。我现在还记得,他唱得滚瓜烂熟的几首,都是很流行的客家山歌。
           如:      六月过了七月秋,小溪出谷望长流。
                 泥鳅生鳞马生角,铁树开花心不休。                              
           又如:阿哥恋妹隔座山,阿妹爱哥隔张纸。
                 火柴点火火烧山,阿妹帮我来救火。
           
           又如:阿哥爱妹贪我靓,我爱阿哥不嫌穷。
                 哥妹相亲如鱼水,鱼水相欢心甘甜。
肥伯爱唱客家山歌,是天生的聪明人。山歌王是人家赞美他。但我年纪暂长後,就很少听他唱歌,只在他刨木运臂之时,偶然听他哼一二句。我用心去听,都未听出完整的歌词来。有时,他发觉我用心听,反而噤口不唱了。我曾经问过他,把歌词告诉我抄下来,他却说:“肥伯肚饿,唱不好山歌喽,无心唱被你听。话你知唱甚麽,我就胡塗呐!”我猜不透他的心事,不想说的是甚麽?他削木刨板之时歌唱,求的是自我陶醉,发洩心中的鬱闷吧?我想。其实,我那时血气方刚,正值公社大跃进,也从未吃饱过一飧。但儘管是你追我赶的日子,我还是想听他以前活泼的情歌。
数 十年後,望著眼前的老人,我倒希望他记起当年八九月的夜里;让我回到童年,看他陶醉唱山歌的的情景。

相关帖子
九五返鄉散記之三《山歌王阿肥伯》 (李國參,852,2007-07-14 11:38:03)
    風中秋葉兄,不是筆者杜撰山歌。聽琴軒主人... (李國參,111,2007-07-15 21:52:55)
    贴切自然!我猜这山歌应是原版的.... (听琴轩主人,128,2007-07-15 05:36:26)
    这些山歌,是国参兄你自己做的呢?还是当地... (风中秋叶,117,2007-07-14 12:22:40)



九五返鄉散記之三《山歌王阿肥伯》
*用户名
没有注册的点击这里注册新用户
密码
*帖子名称
最长255字
发帖表情
插入UBB标签

内容(最大16K) 高级模式

是否是UBB代码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按Ctrl+Enter快速提交


插入UBB表情,时间   T 长度
 其它选项:  显示签名   锁定帖子  - 颜色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