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询 家园设施
首页 >> 社区论坛 >> 美华论坛 >> 闲语茶香 >> 查看帖子
 新帖 新投票 回复帖子 上篇 刷新 树型 下篇  


 帖子主题: [原创]身作云霓牵日月 逍遥四海话诗情--纪念美国诗人觉虹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迎接黎明点亮清晨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2-19 7:16:57编辑过 ]   

百度:孙如陵所得。

珍重 - 董橋

小慶的父親是我的老學長。今年一月裏我寫〈懂得〉,收尾引了老學長寫給兒子的八個字:「因為懂得,所以無語」。文章刊出兩個月,江西琴劍樓居士來電郵說,他的老舅舅看了〈懂得〉影印本一再感喟:「這麼熟悉的老文字」。說文字老說的也許是舊民國的舊文字,隱隱透着線裝紙墨的暗香,配上窗紗疏影離離,雨痕斑斑,盡是舊夢。老舅舅說難怪他想起老宅院裏的舊字畫,想起那股樟木香,想起破門抄家的紅魔鬼,想起冒險接濟的女同學:「女同學成份好,我哪敢接近她。風波結束,她主動追求我,溫溫吞吞我始終沒答應,也就過去了。幾年前在步行街遇見她,快六十了,發福了,本想請她吃飯,話到嘴邊咽下了。都是命,都是緣。」琴劍樓居士信上說他們晚輩聽了急急勸老舅舅寫下那段歲月,老舅舅凝望窗外沉默了好久悄聲唸出「因為懂得,所以無語」,釋然一笑。老文字裏浸淫了幾十年委實疲累,我退休的消息一經傳開,相識和不相識的人紛紛囑我珍重,相約再見。珍重二字最珍貴。一九七九年年尾我從倫敦搬回香港的前幾天,桑簡流先生送我一冊吉辛的《四季零墨》,書裏夾着一張小畫片寫上「握手戀戀,離別珍重」,小字註明摘錄南朝王僧孺〈與何炯書〉。王僧孺南齊年間官治書侍御史,出為錢唐令。梁時任尚書左丞,御史中丞,尚書吏部郎。史書上說他詩文麗逸,多用新事,人所未見。他的《王左丞集》是明朝人補輯補印,六十年代我剛來香港買到一種,晚清線裝本,七十年代帶去倫敦,蕭老夫子一見拿走了。有一回,蕭家宴席上聊起王僧孺,桑簡流也在,多年過去他竟記得引了王左丞的話和我惜別。八十年代我接林太乙出任《讀者文摘》中文版總編輯,頭幾天林先生跟我一起上班辦交接,臨走的時候我送她一份禮物夾着一張小畫片,我寫的是楊萬里〈送劉覺之皈蜀〉十四個字:「相逢幾日又相別,珍重兩字不忍說」。日月如梭,職銜如寄,迎來送往的熙攘中,一聲珍重勝似千遍叮嚀。林先生想起她的父親林語堂說,「珍重」兩字英文其實很難翻譯得貼切,含意太細膩了。林太乙說她來回想了好多年越想越有趣。我查過辭書,往淺裏說那是道別之際勸人「保重」:「臨紙嗚咽,情不能申。千萬珍重,珍重千萬」,元稹《鶯鶯傳》裏說的,裏頭分明還有護惜的心意。白居易〈初與元九別後忽夢見之悵然感懷〉還說「珍重八十字,字字化為金」,那就珍貴了。「珍重」還指尊重,指慎重,指鄭重告誡:「珍重後來人,慎勿妄題字」,袁宏道這樣勸戒五老峰題石。范成大詞裏說的「珍重西風袪暑,輕衫早怯新涼」倒成了「難得」、「幸虧」的意思。珍重還是道謝之辭,朱熹一句「珍重南鄰諸酒伴,又尋江路探香來」,說的是老朋友探梅得句垂示,且有領客攜壺之約。中國文字老得很,像青山那麼老,攀走一大片依然荊棘載途,崎嶇難平,難怪林太乙說中文真難,比英文還難。宋淇先生稱讚林太乙英文好到天上去了,中文沒有英文好不要緊:「搞通一門語文是一生事業,夠辛苦了!」宋先生是老燕京,聊天愛說中國古書讀得少,讀不深,看看上一輩人的功力不禁汗顏。陳之藩先生跟胡適交情深,常談天,常通信,常說胡先生古書讀得多,都記得,很奇怪。我讀胡頌平的《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讀到胡先生隨口議論古人古文章,真好看:


…先生又說:「明朝有前後七子的關係,歸震川是以提倡古文運動而出名的。其實他的文章是很陋的,沒有東西,沒有見識,只是在那麼一個小地方的淺陋的見識。在他同時代的錢謙益、顧亭林、黃宗羲、袁氏三兄弟(袁宏道等),甚至以後的袁枚,都比他寫得好。錢牧齋書又讀得多,比他高明得多。像王陽明,他不是有意做文章,而文章做得好。崔述、王念孫、王引之父子都有東西,也不是有意做文章,而文章做得很好。他們都是有東西,有內容的。韓退之提倡做古文,往往也有不通的句子;他的學生皇甫湜、孫樵等,沒有一個是通的。但白香山的文章就寫通了,元微之也寫通了。在唐宋八大家裏,只有歐陽修、蘇東坡兩人是寫通了。」


胡適之終究是胡適之:淵博而執着,溫煦而剛毅,誠摯而挑剔。我在台灣讀書頭幾年胡先生健在,報上常常看到他的消息,偶爾光臨學院講學,風采瀟灑,月明星稀,一笑一嗔皆文章。那些年老民國的新文士舊鴻儒都在台灣,葉公超梁實秋蔣夢麟董作賓臺靜農莊慕陵俞大綱都在,蘇雪林說起戰前大陸上的舊人舊事悲欣交集,眼神裏山川風物越飄越遠越牽念。報紙副刊上每每讀到蘇老師的文章覺得很親切。那時候台灣報紙副刊還很像老民國報紙的副刊,都帶點《晨報》裏徐志摩的影子。在限證、限張、限價、限印、限紙的報禁限制下,五十年代林海音主編的《聯合副刊》泛黃了,圖書館裏找得到。孫如陵主編的《中央日報》副刊我大三、大四天天讀。還有尹雪曼主編的《台灣新聞報西子灣》,蔡文甫主編的《中華日報》副刊,王鼎鈞、桑品載主編的《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到了瘂弦高信疆兩報副刊斯文相爭的年代,我不光是成了他們的作者,同時做了傳媒,先後進了美國新聞處和英國廣播電台工作,林海音蔡文甫王鼎鈞幾位前輩漸漸成了我的朋友我的師長。真正在母校課室裏教我新聞學的是朱約農老師,《中華日報》南部版總編輯。朱老師指點我寫文章也指導我做媒體。台南時代騎腳踏車上朱老師家討教的情景歷歷在目,朱師母豐盛的便飯尤其至今不忘。做報紙上夜班,老師中午才起床,他的課都排在午後,找他聊天也在午後,太陽下山了他上報館。人到中年做報紙,我也過着跟朱老師一樣的作息規律。轉眼幾十年了,先是朱老師在美國病逝,如今我也老了退休了。紙上媒體步步進化成網絡天下,英國美國許多跟我同輩的傳媒朋友都說我們是luddite,反對機械化自動化的辣歹分子。英文裏還有Luddism這個字:「以搗毀機器設備來防止失業的主張」。聽說這個字很老了,典出一七七九年一個叫Ned Lud的工人在英國累斯特郡搗毀兩台織襪機抗議失業。到了十九世紀初,辣歹分子在英國諾丁漢郊區發起反機械化運動,翌年蔓延各地,黑夜裏戴着面具示威抗爭。一八一二年有個僱主下令槍殺一個辣歹分子,辣歹派立刻報仇殺掉那個混賬老闆,政府嚴厲鎮壓,公開審判,有的判絞死,有的判流放,拖到一八一六年辣歹暴動漸漸平息,留下luddite這個字形容反機器的老頑固。老頑固我當不起,電腦最初階的操作我懂得,看書看報倒堅持看紙本,不上網,傳統這份情趣不捨得放棄。舊派人都說紙本書籍報刊十年八載死不了,銷路少了反倒成了精緻文化了,更稀罕,更金貴:「所以說紙本印刷品出版物包裝要向高檔次的設計邁進,」英國友人戴立克說,「連書籍報刊的一字一句都不可馬虎,要更考究,更體面,更好看,這樣才滿足得了中年老年文化精英的品味。」論調也許是書生之見。幸虧書生死不完,一代接一代一大群,書生之見也一大籮,紙本讀物靠這波人傳承。一輩子跟文字交往為媒體工作我邊做邊學,不計毀譽。畢竟是老民國千山萬水鴹過來的人,新舊媒體交替之際我告老回家,春樹暮雲,不盡依依。記得台南讀完書離開母校前夕,我們幾個同學在校門外的飯館裏喝掉十幾瓶啤酒,蹣跚踏月回校園老榕樹下高歌《送別》: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轉眼五十年,故人故事匆匆零落,老榕樹一向無恙,越發老了,校園改名叫「榕園」。《送別》是弘一法師李叔同填的詞,原曲聽說是美國約翰.奧德威譜的《夢見家和母親》,老電影《早春二月》和林海音的《城南舊事》都用做插曲。世味似水,壯懷闌珊,終於連紙上這株蘋果樹也要還給牛頓了。樹下歲月從來靜好,感謝這些年綠蔭裏和我一起喫茶談天的作者和讀者,落英像夢,芳草多情,縱然沒有長劍高樓的豪興,客子光陰都在詩裏字裏消磨掉,偶爾幾陣霏霏細雨,那是蘋果開花結子的消息。和林道群為《蘋果樹下》商量約稿組稿的時候,我常常想起從前在母校宿舍報架旁翻讀台灣報紙副刊的滋味。時代翻新,情懷依舊,那是三十多年前我讀余英時兄絕句聯想的中國情懷:「卧隱林巖夢久寒,麻姑橋下水湍湍。如今况是煙波盡,不許人間弄釣竿。」寫這篇隨筆是穀雨前夕,窗外遠處兵頭花園隱隱傳來幾聲鳥語,唐人詩裏說是「鳥弄桐花日,魚翻穀雨萍」。穀雨萍是穀雨時節的浮萍,萍聚萍散沒有定跡,今後只想補讀沒有讀完的舊書,補寫很想細寫的故事,不趕死線,只隨心興。琴劍樓居士的老舅舅說得好:「都是命,都是緣」。想想,曾經牽念也是福份,此去山青水綠,珍重千萬。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2-17 9:45:20编辑过 ]   

圣人心日月  仁者寿山河
       一一于右任

用相机作画的艺术大师——郎静山
郎静山(1892年—1995年),浙江兰溪人,中国最早的摄影记者。 1995年4月13日,在台北逝世,享年105岁。
郎静山创立的集锦摄影,在世界摄坛上独树一帜。
郎先生为中国人,并且又研究中国绘画,所以他是以中国绘画的原理,应用到摄影上的第一个人。所谓“集锦”,就是“集合各种物景,配合成章,舍画面之所忌,而取画面之所宜者。

  郎先生的摄影创作大多数经过了有选择性的多次曝光和暗房合成,每幅作品经过多次雕琢仿佛有了神来之笔。他的黑白照片,经过高光处理,于原片上隐去了一些影物,然后经过暗房的合成,将另一些底片上的景物换上去,再经过复杂和细微的处理,最后合成于一张照片上,并把所有的景物融于一个时空氛围中,看上去浑然天成。他们都有着中国绘画的意境,有着飘渺的远山、雾岚,有着别具一格的人物和动物神态。郎静山用他的技巧和他对摄影艺术独有的追求,颠覆了摄影这一“最真实地记录自然和现实”的艺术,他让它服从于中国传统的美学。他的作品,比传统中国绘画更写真,却也更写意,出神入化。如果说摄影是一门关于瞬间和光的艺术,那么在这里,一切都沉醉于古典意境之美,瞬间彼此融合,光线弯曲,时光在这里不得不迷失了自己,听命于他的美感的调遣。

此主题相关图片


松荫高士

此主题相关图片

江山烟云

此主题相关图片

松荫高士  松下卧
此主题相关图片

江山烟云  江上行
此主题相关图片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2-19 8:50:31编辑过 ]   

为纪念世界汉诗协会成立十五周年,加强对外文化交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打造诗意美好生活。由世界汉诗协会、香港诗词学会主办,中国百诗百联大赛组委会协办,全球中华粥会世界总会支持,并以世界汉诗协会终身会长文怀沙、全球粥会世界总会长陆炳文为大会组委会名誉主任,世界汉诗协会执行会长周拥军为总策划兼秘书长的“第六届世界汉诗大会”,决定3月12至16日,在深圳、香港、澳门、珠海四地连动举办,2月19日,经过陆炳文与周拥军互通电话连系后,陆总会长确定将率8人组成的台湾诗人代表团,团员有张锦云、鄞强等粥友赴会,可望有500位海内外华人诗词家,投入会议壮盛场面,与会一定是很拉风。

http://mp.weixin.qq.com/s/OsnpHsRR46HsVYCW5ebdFw



金山玉山天山风,
深港相逢,珠澳相逢。
文坛响起自由鐘,
诗意融融,情意融融。
        一一折半剪梅😜😜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2-20 9:08:25编辑过 ]   


天山脚下瀚海岸边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2-20 18:02:06编辑过 ]   



塔子山上晏阳初

巴中塔子山,有座美丽的白塔,原名凌云塔,在四川省巴中市,白塔耸立高崖,俯视巴河,鸟瞰全城。此白塔为川北造型最美丽的高层建筑。平面八角形,13层,高43米,建造于道光十年(公元1830年)。

此主题相关图片


蒙蒙晨雾中,我在塔子山脚下仰望被松涛竹浪遮蔽的登山小路发愁,怕坟墓怕……

这时,一对正在挖野菜的夫妇进入我的视野。

我走过去问大姐挖的是什么菜,她说是蒲公英和车前草,用来清火的。

我也在菜园里挖了几棵荠菜给他们看,他们叫野菠菜,没有吃过,我说,这菜不苦,清香,很好吃。

……

听说他们也要登山,我放心了。

我很幸运,遇到困难,总有好心人帮我解决。

此主题相关图片

这对夫妇很热心,边走边给我普及草药知识:介绍路边岩石上生长的药材和它们的功效。海金沙、麦冬、凤尾草……我急着记药名拍草照竞把走路的事给忘了,不觉已登顶。
此主题相关图片

麦冬,蓝宝石般的果实。
功能与主治:养阴生津,润肺清心。用于肺燥干咳,阴虚痨嗽,喉痹咽痛,津伤口渴,内热消渴,心烦失眠,肠燥便秘。
此主题相关图片

婆婆纳(双肾草)
【功能主治】补肾强腰;解毒消肿。主肾虚腰痛;疝气;睾丸肿痛;妇女白带;痈肿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忍见神州遭破坏,愿祝吾身化杜鹃。
遍告同胞夜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一一董修武
山顶上,在白色凌云塔边佇立着辛亥革命先驱董修武石像和他的陵墓。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2-21 22:05:35编辑过 ]   


塔子山又名晏阳初文化公园

晏阳初博士史迹展览馆是公园的建筑主体,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中西合璧的建筑格局,气势恢宏。
此主题相关图片


展览馆前是晏阳初墓,造型独特,其为航天飞机造型,玄色大理石镶崁而成,由陈立夫题写碑文。
此主题相关图片



墓前有一座晏阳初博士和蔼慈祥的半身雕像
此主题相关图片


除天下文盲 作世界新民

在松柏梅花怀抱里的晏阳初博士注视着凌云塔
此主题相关图片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2-21 22:02:29编辑过 ]   


此主题相关图片

红花照碧海

此主题相关图片

红梅雪
此主题相关图片

红梅芬芳时
此主题相关图片


零落成泥碾作尘
光影芳如故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2-21 22:09:37编辑过 ]   

 9 7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8 : 此主题共有743帖 此页8帖 每页8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用户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长度不得超过255字
内容(最大16K)

是否是UBB代码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
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其它选项:  显示签名   锁定帖子  - 颜色表   Alt+S或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