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询 家园设施
首页 >> 社区论坛 >> 美华论坛 >> 闲语茶香 >> 查看帖子
 新帖 新投票 回复帖子 上篇 刷新 树型 下篇  


 帖子主题: [原创]身作云霓牵日月 逍遥四海话诗情--纪念美国诗人觉虹
 

下面引用由文刀发表的内容:

欣赏寒章的抒情诗,很有新疆民歌的特点。
比,比比皆是;美,美美满园——太阳在放射光辉,
格桑花在那儿等待,白鹭在江汀嬉戏,云儿在蓝天漫行,我们在芦花丛里。

                 ...

哈哈,这是依韵海涅同名歌词《乘着歌声的翅膀》。
不过,他是在月光下的花园里抒情。
祝文刀君新年快乐吉祥、幸福安康!


感谢师友为“寒章”“繁玲”撰联。

寒梅昭晚节  章典法春秋
繁缛一机藏万象
玲珑千幅展新姿
               一一美国黎权芳先生撰

繁花似锦  春之为计也
玲果如丹  秋矣续稔乎
                一一陕西赵建华老师撰

繁花竞秀  心中最爱牡丹艳
玲果吐芳  嘴里常夸栗子香
寒风迎日月  章典正乾坤
                 一一四川广元唐广老师撰

繁花竞秀  眼前最是牡丹艳
玲果吐芳  心里常思豆蔻香
                一一自撰



网上流传一封骆家辉写给芮成钢的信。虽然,芮成钢已经进去了,但这封信的内容却并未过时,值得一看。

我是一位华裔,当初奥巴会总统让我到这里来时,以为我的面孔会给中美关系带来很大转机,可惜事与愿违,我这张脸孔并没给中美关系带来多少好运。
首先,是我坐飞机坐了经济舱,让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芮成钢以为美利坚合众国很穷,穷到大使出门坐经济舱。我向他们解释了美国官员出差全是坐经济舱,这位记者还是半信半疑,继续在微博上讽刺我。
也许这位记者习惯中国领导出门坐商务头等舱,旁边坐5个警卫的行头,我当时想告诉这位记者,你们的官员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后来一想,这位记者的智商可能听不懂。
我想告诉他,美国人不缺钱,因为中国人总借给美国钱,我也没说,我还是怕这位记者听不懂。
——我怀疑他的头脑装的是不是水?
其次,我下飞机后,坐出租车到大使馆,让孩子上普通的打工子弟学校,结果竟招致一位相晓冬在《光明日报》作文批驳我,说我想用此分化中国。

这位作者可能习惯了许永迈、许三多出门有5辆警车开道的阵势,习惯了领导开车撞倒他们扬长而去,习惯了领导睡90位女人的淫荡,尽管其中这些女人中很可能有他的亲戚,他不以此为耻,反以此为荣,渐渐地,他们不习惯部级官员轻车简从了。

也许被侮辱习惯了,他们不习惯被尊敬。在受虐狂面前,你必须当施虐狂,否则他们不会尊重你。

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的祖父告诉我,孩子,不要忘记你的根在中国。

今天我回到的根之国,结果发现根腐烂了。

轻车简从就能分化中国,我的根之国,你怎么了?难道我非要像许三多一样,才能让你们中国人高兴吗?你们是受虐狂吗?

我把我的孩子送往普通打工子弟学校,这竟然引起中国人不满。与此相反的是,当很多中国权贵把自己的孩子送往美国高等学校时,美国人丝毫不会惊讶,因为我们美国人知道,腐败权贵有的是钱。

在我们美国人的眼里只有一个观念,人人平等,不因为你的父亲是谁,你就高人一等。

虽然我来中国不到一个月,看到很多小孩子闯祸,说出他父亲的名字,让我搞不懂。

在美国没有这个现像,美国只允许美国人在国外闯了祸,很自豪地说我是美国人,绝对不允许他们在国内搞特权。

在美国,年轻人在国内活着不靠爹不拼爹;美国只允许美国人在国外遇到困难拼政府,他们只想说,我是美国公民,就像中国年轻人在国内说自己是谁的儿子。
只要是美国人,不管你走到那里,美国总统和政府会保护你。前年,有两位美籍华人女记者被朝鲜扣留,前总统克林顿亲自飞到朝鲜解救,这就是美国政府的力量。
以上就是我的感想,我的信。
不过,我还是以为中国的记者还是有好人,像持有美利坚合众国绿卡的刘芳菲,像把孩子生在美国的孙晓梅。有时一看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是,很多拿有美国绿卡的嘉宾们在电视侃侃而谈,有时甚至在批评美国,我心里很高兴,这些人潜伏的真好。
如果有一天,芮成钢到我的大使馆申请美国美国签证时,我一定提醒我的签证官,美国不欢迎脑水的记者!


一一我认为,骆家辉既然做了,就不会在乎别人怎么说。与芮这样的人在这样的环境辩解只能降低他的人格。这篇文章可能是中国网民的杰作,借骆的语气芮进监狱的机会表明自己的态度,说说想说的话。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1/4/2015 5:48:27 AM编辑过 ]   

冬日走菜园
几天没见太阳了,今天阳光灿烂。想先走近野鸭白鹭再去看看蓝天下的菊花。
来到嘉陵江对面,发现一片菜园。
阳光绿菜动我心,不住地拍摄。
正在採豌豆尖的两位大姐不太友好地问我在做什么,我说给菜照相。他们说菜有什么好照的,我说菜好看。他们又说菜有什么好看的,我说我来自新疆,那里正白雪飘飘,亲朋一定会喜欢这些照片。我以为她们怕侵犯肖像权,特声明:没有拍你们的正面,请你们放心。
她们笑了,我也笑了。
其中一位大姐问我自己做不做饭,我说做。她让我採些豌豆尖回去吃,我说你们在江边开垦这点地不容易,我不能要,她又抓了些自己採的,非要我拿上,我硬是没要。
另一位大姐拔了几个大萝卜,要我全拿上,盛情难却,要了一个。
我用江水洗了洗萝卜,边吃边看野鸭白鹭,涉江捕捉它们的近影。
当时我疑惑,这两位大姐对我的态度从质疑到热情,为什么转变得这样快?
几天后才明白,我背个大包,她们以为我是来偷菜的。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1/7/2015 1:03:56 AM编辑过 ]   

我和小龙女
小龙女是我在广元嘉陵广场唱歌时遇到的女子,比我小十来岁。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村女孩,靠自己打拼,成为商海里的女强人。近几年离开生意场,在家专心照顾上初中的女儿,等女儿考上高中,再回丈夫公司工作。初遇时,她说昨天打了一个多小时麻将就输了一千多块钱。牌桌上她基本不赢,已经输过一套楼房。她想戒赌,但不想读书看电视,认为自己的经历比书上写的电视上演的还曲折精彩。看网上东西,眼睛不舒服,再说也没有兴趣,总得找个适合自己身份、品位的圏子消磨时间。
在麻将桌上,她赢了,怕挣工资的牌友无法生活,不好意思;输了,等于给牌友支援了点生活费,但牌友并不领情,心里也不是很痛快。
我虽然退休在家,但日夜忙碌,读书读人读社会读风景,摄影唱歌爬山涉江网络游,看人看花看草看微信看太阳看雁翔,等蝶等蝉等野鸭等白鹭,打坐打羽毛球打太极拳做健身操……
她电话约我喝茶时,问我在做什么?我说在读书、和朋友的词。她觉得我做的都是没有用的事,很同情我,教育我应该去多赚钱才好,当然也建议我打打牌,洗洗脑。我不知怎么向她解释才令她放心,我说有些不赚钱的事也得有人做。她出了狠招:你的神经是不是有问题?我笑了,我说我天生就有这病。可能顾及我的面子,没有问我是不是人。
我见过不少像她这样的人,但她第一次遇到我这样的“人”。
她的经历对别人说,一是别人存疑,二是别人未必有耐心听。我是当真的,就像在听书、传奇,特有趣。她的故事我不是全懂,我的故事她也如是,因此可以胡言乱语,谈笑风生,毫无禁忌。
我们俩都入戏了,或许将来会被重新演绎。
路边有朵鸢尾花,我说梵高有幅《鸢尾花》图值几千万美元,她觉得不可思议。她说她们家的不少名人字画有的送了朋友有的被朋友骗去,她都不在乎,唯有钱被骗,才令她伤心、痛恨。
我想,艺术品被懂它的人收藏会更安全些。
她想请我吃饭,被我婉言拒绝。因为我胃口好,多吃会发胖,再说只想吃自己做的饭。
今天她刚打完点滴,必须吃饭,我才同意和她一起去,但声明:今天是国际素食日,我要过这个节。我点了份麻婆豆腐,特告知厨师:要当饭吃,少放点盐。她点了份扣肉,和一碗豌豆尖汤。她说米饭不好吃,喝了点汤,菜基本没有动。走时我要将菜打包,明天吃。她说你想吃我重新买一份,这菜不能要。
我说,在我面前不能浪费。
昨天她又输了两千块钱,决定戒赌,把牌友的电话都删除了。但又不甘心:如果我把握好两点就不会输,一是不贪,别想青一色一条龙自摸和……二是什么我记不得了。
我说,你不去,等于牌友输了。
我们俩的生活轨迹像两条异面线,虽然永不相交,但可以离得很近。一样率真、透明。
她善于挣钱花钱,我热爱江山田园。
她给我倾诉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她每受一次友朋的伤害,就把人性之恶放大一些,觉得到处都有算计她的人。我给她说我经历的令我感动感激的人和事。非亲非故的关爱,更容易把人性之善放大。
她担心我对人不设防会受骗,我说你不能学我,我在探险。
我相信人有善恶两面,就像拍摄阳光下的花朵,不同的角度,背景,心境,拍出照片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我很幸运,人们总把美好的那面呈现在我的面前。因此,接受了不少人的好意。
我的生命之旅,基本上是在陌生人的帮助中走过来的,无法回报,心里满存感激、感动。
我们也分享成长经历,谈谈奥巴马。她说黑马小时候就说过要做美国总统,我说黑马身内身外都充满阳光,所以黑。
我们在她朋友开的茶馆从中午一直聊到晚上7点多,她去接放学的女儿,顺便带我回了家。
在品茶的过程中,她打了几分钟电话,卖了件玉器,把昨天打麻将输的两千块钱赚回来了。我认为这比去麻将桌上拼安全,但时间怎么度过?
我们都有原罪,但都不觉得。她挣钱多消费多对GDP贡献大,我挣钱少消耗资源少对地球关心多。
我的能力爱好决定我不可能进入她的圈子,但也不想影响她,只是遇到便牵挂着。
通过几次与小龙女畅谈,我似乎更了解了自己。
我很喜欢她的名字明君和她爱人送她的网名小龙女。
小龙女,为描述我的一块石头画面找到了灵感,我觉得画面上的女子也确实像她。
她想做慈善事,目前正在策划、准备。

此主题相关图片



《赏梅》依韵和小土豆《忆梦》
日照花千树,霞衣万朵真。而今冬尚早,幻若武陵人。

附:小土豆佳作《忆梦》
夢裡花千樹, 迎風幻若真. 只祈冬日晚, 好作武陵人.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极赏寒章的这首《赏梅》
也只有冷过,冻过,不畏严寒的人,才写得出。

日照花千树,是景的迷人;霞衣万朵真,是花的灿烂。
最妙的是“而今冬尚早”呢——苍蝇怕冻,冬天易死,总望暖天,这是常情。
而寒章笔下的梅花,却贪恋漫天风雪的寒冬。跃然纸上的,是梅花喜雪、爱
雪,越冻越红的顽强。来吧,玩个够吧,而今冬尚早呢!嘻嘻,最幸运的,
还数图中的这只密蜂!谢谢。

                                                               文刀
                                                           2015年2月15日

                                                         





广元梅花为诗开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15/2015 12:04:02 AM编辑过 ]   

 9 7 ...3 4 5 6 7 8 9 10 11... 8 : 此主题共有728帖 此页8帖 每页8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用户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长度不得超过255字
内容(最大16K)

是否是UBB代码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
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其它选项:  显示签名   锁定帖子  - 颜色表   Alt+S或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