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询 家园设施
首页 >> 社区论坛 >> 美华论坛 >> 闲语茶香 >> 查看帖子
 新帖 新投票 回复帖子 上篇 刷新 树型 下篇  


 帖子主题: [原创]身作云霓牵日月 逍遥四海话诗情--纪念美国诗人觉虹
 

下面引用由文刀发表的内容:

云,还是那么白;草,还是那么绿;
水依旧,还是那么清;天依旧,还是那么很蓝。
百花相约一起地开,四季如约纷纷地来!

低碳广元,新年安好。健康绿道,幸福吉祥!
白鹭成队成群地在振翼飞翔,在嘉...

大鱼喜欢在这里育儿,去年8月份气最热的时候,我给即将干涸的小鱼送了几天水,如今这些鱼儿不知被嘉陵江水送到了哪里
[IMGA][/IMGA]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小寒影梅》
日照花千树
霞衣万朵真
而今冬尚早
幻若武陵人

巴西诗人梅裔庆联和:

        寒梅雪鏡赞如玉,
        章曲文壇称似花。

            芊绵千里新,
            岵岭万年春。
            花甲联吟颂,
            弘掦不怕辛。
            


黄鸭、白鹭,成群结队,唱着这里有鱼。
长江、黄河,现在筹划生态环境保护区。
我为嘉陵江的水尚未污染欢呼!也不仅仅是为了钓鱼。谢谢寒章!

                                                      文刀
                                                  2016年1月13日

                                            

                                               


下面引用由文刀发表的内容:

黄鸭、白鹭,成群结队,唱着这里有鱼。
长江、黄河,现在筹划生态环境保护区。
我为嘉陵江的水尚未污染欢呼!也不仅仅是为了钓鱼。谢谢寒章!

                           ...

前段时间,嘉陵江水被甘肃锑矿污染,不能饮用,如今被污染的水已经流走了。
不知鹭鸭鱼健康否?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昨日,阳光明媚,梅花烂漫。


《红楼梦研究》


                                        杨兴让
目录
序………………………………………………胡文彬(1)
自序……………………………………………………(1)
第一章   概论…………………………………………(1)
第二章   曹雪芹的社会思想…………………………(27)
一、引言…………………………………………(27)
二、曹雪芹的民族问题…………………………(29)
1.旗籍……………………………………………(29)
2.民族……………………………………………(31)
三、曹寅的民族思想……………………………(35)
四、张宜泉的社会思想…………………………(49)
五、遗物“书箱”的曹雪芹亲笔七律…………(58)
六、结语…………………………………………(61)
第三章  遗物——“书箱”…………………………(63)
一、引言…………………………………………(63)
二、书箱概况……………………………………(65)
三、书箱的真伪…………………………………(71)
四、曹雪芹的婚姻问题…………………………(73)
五、书箱箱盖正面的图案及其文字……………(78)
六、书箱箱盖正面文字的作者…………………(85)
七、书箱箱盖背面七言律诗及其作者…………(94)
八、五条目录……………………………………(116)
九、书箱的往返经过…………………………(121)
第四章  版本问题……………………………………(125)
一、“庚辰本”与“己卯本”的关系…………(125)
二、“庚辰本”是原本——“庚辰本”朱笔眉批笔迹的研究…(140)
三、“甲戌本”的成本年限……………………(157)
四、所谓“靖本”的脂批……………………(163)
五、“梦稿本”是稿本…………………………(174)
第五章  脂砚斋…………………………………………(177)
一、引言…………………………………………(177)
二、历来研究………………………………………(179)
三、脂砚斋畸笏叟是曹雪芹自己、兄弟、湘云、叔父、舅父或曹(兆+页)吗?……(189) 
四、脂砚斋与畸笏叟是一是二?…………………………(192)
五、脂砚斋是张宜泉……………………………………(222)
1.张宜泉与曹雪芹的关系……………………………(222)
2.“书箱”和《红梦楼》残稿的归属…………………(223)
3.张宜泉参与了《红楼梦》的写作……………………(224)
4.“过来人”与“严父”、“慈母”、“先姊”的重合…(225)
5.脂砚斋批语的谐谑和张宜泉的特性…………………(231)
6.脂批中的“狡猾之笔”和《诗稿》注释中的“狡猾
之笔”的类同……………………………………………(232)
7.《诗稿》中“脂砚”与“畸笏”的注脚……………(235)
8.对曹雪芹别号“芹溪”的称谓………………………(239)
9.《诗稿》诗之“俗”和“书箱”五言 “俗”的一致;“书箱”
五言绝句的笔迹和“庚辰本”脂批笔迹的相同…………(241) 
10.脂砚斋与张宜泉卒年的重合…………………………(242)  
第六章 《红楼梦》前八十回中的某些特殊框架结构组合…………(251)
一、引言…………………………………………………………(251)
二、年龄结构……………………………………………………(256)
三、时间结构组合………………………………………………(261)
1.小引……………………………………………………(261)
2.第一回至第二回………………………………………(262)
3.第三回至第十八回      ——“丁未”冬………………(265)
4.第十九回至二十五回  ——“壬子”春……………(292)
5.第二十六回至三十六回——“壬子”夏……………(298)
6.第三十七回至四十回    ——“壬子”秋………………(309) 
7.第四十八回至五十三回——“壬子”冬………………(321)
8.第五十四回至六十九回  ——“癸丑”年………………(332)
9.第七十回至八十回    ——“甲寅”年………………(356)
10.简结………………………………………………………(374)
四、生日结构组合…………………………………………………(377)
1.小引…………………………………………………………(377)
2.薛家生辰……………………………………………………(378)
3.王熙凤生辰…………………………………………………(418)
4.贾宝玉生辰…………………………………………………(452)
5.贾母生辰……………………………………………………(484)
6.简结…………………………………………………………(506) 
五、方位结构组合………………………………………………(509)       
第七章  《红楼梦》的写作思想……………………………………(531)
一、引言…………………………………………………………(531)
二、“耶律雄奴”………………………………………………(532)
三、十首怀古诗谜底破释……………………………………(542)
四、四个日期的重合…………………………………………(580)
五、李纨在《红楼梦》中的特殊地位………………………(589)
六、刘姥姥在《红楼梦》中的特殊身份……………………(601)
七、十二钗“副册”“又副册”………………………………(623)
八、结束语……………………………………………………(658)
第八章  《红楼梦》中的两大疑案…………………………………(671)
一、“白首双星”………………………………………………(671)
1.历来评论……………………………………………………(671)
2.“金麒麟”与“伏白首双星”牵涉到的诸问题  …………(680)
二、“钗黛合一”说——兼论《红楼梦》原著究竟写了多少回…(705)
1.《红楼梦》原著究竟写了多少回…………………………(705)
2.“钗黛合一”说……………………………………………(716)
第九章  后四十回及其作者…………………………………………(727)
一、高鹗补作的否定…………………………………………(727)
二、后四十回中的一些框架结构问题………………………(740)
1.时间问题……………………………………………………(741)
2.生日问题……………………………………………………(756)
3.方位问题……………………………………………………(763)
4.简结…………………………………………………………(765) 
三、后四十回的作者………………………………………………(768)
1.后四十回中的几处特殊文字………………………………(769)
2.后四十回的作者是张宜泉…………………………………(776) 
四、后四十回中的某些写作内容……………………………………(778)
1.宝玉“出家为僧”…………………………………………(780)
2.宝玉“中举”………………………………………………(780)
3.甄宝玉与李绮、也即与李纨、贾兰的奇特组合  …………(782)
4“兰桂齐芳,家道夏初”、香菱结局及其它………………(789) 
附:曹雪芹的卒年……………………………………………………(795)
后记……………………………………………………………………(803)
自序
我本来没有想写这一本书,也可以说,连写一篇有关《红楼梦》的论文也没有想。这倒不是别的什么原因,而是深感自己的文才不足。 也可能我亦如同某些红学家一样,由于出于对《红楼梦》“真事隐”与“假语村言”的好奇,也为了追究《红楼梦》的本来面目,而不自觉地涉足于红学界了。所不同的是,我不曾是因为“闲且惫矣”:因为我并无文人的“闲暇”,自然也无无所事事的“疲惫”,而我是一个干活的。
前数年,我深感一些红学家的立论是对《红楼梦》写作思想的歪曲,自然也有些对曹雪芹的褒贬不实;于是我曾将自己的看法写信给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负责人,希望能更正一些错误的东西。但社科院的回信却说,某领导正忙于其它事务,要我将自己的看法写成论文投递给一些刊物。
到此,我才不得已试笔撰文而涉足于红学界了。
也可能我的文章不成文章,所以每每见弃而退回。
当然我的一些文章除投递一些刊物和报刊外,还几曾经历一些《红楼梦》专刊。比如说我的《曹雪芹卒年》一文曾两次投递《红楼梦学刊》。还有,我曾为此篇文章两次到过其编辑部。
在投递论文和我亲自赴京的过程中,我深感奇怪的是,不是编辑部的一些负责人指出我文章的弊端,或者是以一个学者的身份在谈论一些学术问题,而却是给我一些感到茫然的答复。我记得八四年第一次进《学刊》编辑部时,其编辑室主任曾这样回答我:“这些问题再有二百年也说不清楚”。九一年再到其编辑部时,其中一位编辑,即在曹雪芹卒年问题上持“甲申说”的孙玉明先生在看了我的拙作后,曾坦率地放弃了他的“甲申说”观点,同意了我的论证过程和结论;然而其编辑室主任兼副主编却用了“说不清”三个字含糊其辞地回答了我。 第一次《学刊》以“我们目前不研究这类问题”而退还了我的稿件;第二次因我的稿件存放于编辑部,我连给《学刊》编辑部去了几封挂号信去询问稿件情况,并寄去了退稿费,希望编辑部如若不用我的稿件,请将稿件退回,但《学刊》编辑部既不选用,也不退稿,干脆就不回信。
由于我的论文每每见弃而不用,所以在胡文彬先生的劝告下,我才执笔著此书了。
我记得1991年5月3日在胡文彬先生家中同他的谈话,当时他并没有接受我的观点。不过他说:“你的观点,我现在接受不了,也可能我以后会接受;也可能我们这一代人都接受不了,等到下一代人才可能接受。不过你把你的东西全部写出来,写成一本书,不要一点一点地写,不要一篇文章一篇文章地写,这样谁也看不懂你的意思。”从与他的谈话过程中,我感到他的坦诚,也得到他的启迪,但确实也感到有些茫然:这牵涉出书的经费问题;还有一个是我的写作能力。没有办法,在论文每每见弃的情况下,我不得不“铤而走险”执笔著述了。
此书是从1991年7月份开始动笔的。
对于著此一书的前身,即写论文,开始仅是一般的设想与推测而已,也就是说,仅凭着一部一般的《红楼梦》这本通俗读物而已;后来又买到了周汝昌先生的《曹雪芹小传》和其它一些刊物的一些人的零散文章,这些便是我研究《红楼梦》与曹雪芹的最早资料。
我第一次回家探亲,我表弟王运峰从他任教的中学为我借来了一部《红楼梦》“庚辰本”的复印本和俞平伯辑录的《脂砚斋红楼梦辑评》,还有后来胡文彬先生陆续给我寄来的《春柳堂诗稿》和一些《红楼梦》“梦稿本”的复印件,这些原始资料才为我研究《红楼梦》和研究曹雪芹提供了扎实的基础。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从别人文章所汲取的“资料”大多不过是一些人的断章取义而已。
我就凭着后来得到的这些原始资料,沿着我原来的思路展开了对《红楼梦》和曹雪芹系统地研究。
此书共分九章一附,其中除了《曹雪芹卒年》一章不是属于探讨《红楼梦研究》这一范畴外,其它各章节均是围绕着这一主题而进行的。
也就是说,我的这本书纯属于揭开《红楼梦》奥秘和曹雪芹的社会思想而作的,此书可以说并没有从文学艺术入手。
关于此书的内容,胡文彬先生的序言里已作了介绍,此处不作重复。
这便是此书作的大略始末。
在此序言的最后,我想说一下,如果我这一本书的研究有什么成果的话,我想借此向为我提供资料并每每关心我此书写作的胡文彬先生和王运峰先生致以感谢!自然也借此向其它一些关心过此书并与此书有关的一些人一并致以谢意!
我也想借此替一直难于瞑目于九泉之下的曹雪芹和张宜泉的亡灵说一声:“谢谢胡文彬先生和其它一些为此书出版而作出贡献的人们!”
安息吧,一芹一脂!
安息吧,一曹一张!
                                                                杨 兴 让
                                                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二日晚补写于成都

此主题相关图片



薛宝琴十首怀古诗谜底破释之一


   曹雪芹在《红楼梦》的第五十一回中,借薛宝琴在各省阅历的古迹和《西厢记》、《牡丹亭》为资料,借题发挥,编成“十首怀古诗”。这十首怀古诗是以“诗虽粗鄙,却怀往事,又暗隐俗物十件”(见1180页)。然而奇怪的是曹雪芹却以“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冬日天短,不觉又是前头吃晚饭之时,一齐前来吃饭”(见1189至1190页)为由突然煞车,作了结束。这十首怀古诗的谜底一直未得到解释,就是脂砚斋的批语也未曾透露任何情况,大有“禁区”之忌,敬而远之。
   曹雪芹创作了《十首怀古诗》,这十首“怀古诗”表现了他的艺术才华,也表现了他对十个人物的评价;但是,这与“十首怀古诗”所隐的谜底相比较,重心则在谜底一边,而不是在“十首怀古诗”诗句对各个人物的评价本身。即诗句中的人物评价本身和谜底相比较,前者是微不足道的。
   自从《红楼梦》问世以来,人们确实在探讨着曹雪芹的社会思想,也在探讨着《红楼梦》一书的写作思想,但有关这些问题的一个核心问题——《红楼梦》“十首怀古诗”的谜底的重要性却被人们忽视了。虽然有些读者对“十首怀古诗”的谜底出于好奇,并企图作一些解释,但没有一个人把它当作《红楼梦》一书内容和文章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来研究。
   我们不妨来看看几个红学家下的结论。
   《红楼梦诗词评注》一书的责任编辑王敬文有这么一段话:“实际上,有无谜底,是否揭晓,无关重要,重要的是,每首怀古诗的形象和寓意。”“如果胡乱猜测,强求谜底,实在徒劳无益,而且容易误入歧途”。何其芳也认为十首怀古诗的谜底“无关重要”,“不是《红楼梦》中的重大问题”。其他红学家也有类同的观点。
   这些红学家的话未免说得过于自信,曹雪芹并没有“施放烟幕,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开去索解谜底”;而且恰恰相反,正要求人们去索解谜底。一方面,作为谜语本身来说,作谜语固然要照顾故事情节,但更重要的是照顾谜底。如若诗文不照顾谜底,诗文作的再好,也同样失去谜语的价值。另一方面,曹雪芹避而不谈谜底,正说明“十首怀古诗”的要害在谜底之中。如果认为曹雪芹的思想表现在故事情节中,而不是表现在谜底之中,那么,曹雪芹的“用心良苦”的结论又是从何而来呢?
   可以说,不能正确地解释“十首怀古诗”的谜底,就不能正确地说明《红楼梦》;也不能理解曹雪芹。
   对于《十首怀古诗》的谜底,大某山民倒有一个明智的见解,他在他的《总评》中就有这么一句话:“怀古诗谜,人有猜之者矣,予未敢深信?”(见“合评本”23页)。我们不管大某山民的其它观点正确与否,但大某山民的“予不敢深信”一语,就表现了他的非同一般的见识,也足见“十首怀古诗”谜底的重要性了。
   这十首怀古诗谜底,先后经周春、徐仪凤、护花主人王希廉,太平闲人张新之,以及陈毓罴等人作了注释,但却都不理想。可以说,除护花主人王希廉关于第五首《广陵怀古》的谜底猜为“柳絮”猜对了之外,其它各首每个人都全部猜错了,可以说根本就不贴边。
   在《十首怀古诗》的谜底解释中,要算第五首《广陵怀古诗》的谜底最好解释。也可能因为如此,所以,总还算被一个人护花主人猜中了。假若最好猜的谜底不是这一首而是第六、第七、第八首;假若护花主人猜中的不是这一首,而是第六、第七、第八三首中的某一首的谜底,人们、包括护花主人在内,将会为猜到的谜底大吃一惊,那可能在旧评点派年代就为探索十首怀古诗的谜底而挖空心思,《红楼梦》的内容披露可能就不是在今天,而是在一百多年以前了。
   尽管如此,就护花主人解释对了的第五首谜底也被今人所推翻。由此我们看到我们的某些研究不是在前进,而是在倒退。尽管是一首小小的第五首怀古诗的谜底。
   在谈到此问题时,当然我绝没有说陈毓罴是有意的,也可能仅仅由于看法不同罢了。他在对十首怀古诗谜底的解释要远远比故意视“贾化”为“假话”而不见,将贾化歪曲为一般贪官污吏来研究还是要认真得多。
   现在,我们就来研究《十首怀古诗》谜底。
   在解释谜底之前,我先说明几个问题:
   (一)由于陈毓罴曾为解释十首怀古诗谜底作了专门研究,所以,本文准备参照周春、徐仪凤、护花主人的谜底,并参照陈毓罴的谜底并其解释,再结合自己的看法来对《十首怀古诗》谜底进行研究。
   (二)本文在探讨谜底的顺序时,不准备从第一首开始,而是从第五首开始。这为的是避难就易。但第五至第十首的谜底探索丝毫没有牵强附会的意思,只是借文解意,并从中寻出规律性的东西。
   (三)我和何其芳、陈毓罴、王敬文等人的观点不同,即不注意谜语的故事含义,不注重曹雪芹对古人古事的态度问题,而只注重谜语所含的谜底本身。至于曹雪芹对古人古事的态度,包括我本人对古人古事的态度,则避而不谈。
   (四)十首怀古诗的文字以“庚辰本”的原文为依据。
   (五)最后需要说明的问题是:所谓组成谜语所包括的每一个字,必须不仅做到谜语中的每一个字与做线索依据的故事情节相符合;更重要的是,属于谜语故事含义的文字,必须与谜底含义的文字在语言上保持一致。如果得出的谜底不能用谜语中的文字作恰当地、全面地解释,那么得出的谜底便不能成立。这也就是说,如果忽略或误解谜语中的每一句话或每一个字,将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第五首怀古诗
   《广陵怀古》
   蝉噪鸦栖转眼过,隋堤风景近如何。
   只缘占得风流号,惹得纷纷口舌多。
   这首怀古诗是曹雪芹借隋炀帝沿运河南游的故事写成的谜语。
   周春将此首谜底拟猜为“洞箫”,徐仪凤拟猜为“柳牙签”。护花主人拟猜为“柳絮”。太平闲人拟为“雪柳”。陈毓罴从徐议,亦解释为“牙签”。
   周春、徐仪凤的解释我没有见过;护花主人仅有八个字:“《广陵怀古》似是柳絮”。太平闲人的解释是:“此是雪柳。雪则钗,柳则黛,并为丧物。北俗以细篾条沾碎白纸如柳叶,插瓶中,送丧棒以为仪”(见“合评木”八一八页)。
   陈毓罴的解释为:“《广陵怀古》的谜底似是‘牙签’。清代何耳有《燕台竹枝词》,其中一首《树木牙签》写道:‘取材堤畔削纤纤,一束将来市肆筵。好待酒阑宾未散,和盘托出众人拈。’由此可知当时酒席上用的牙签是柳木制成的。怀古诗首句‘蝉噪鸦栖’,已点明了‘柳’,(唐代李商隐的《柳》诗有‘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之句,又《隋宫》诗有‘如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之句)。头两句大意是说秋日已尽,杨柳被人伐取,牙签之原料即取之于此。三句指此‘牙签’与古代作为藏书标志的‘牙签’(如韩愈在《送诸葛觉往随州读书》一诗里说:‘邺侯家多书,插架三万轴。一一悬牙签,新若手未触’)名字完全相同,但实际毫不相干,故谓占得文彩风流之号,用一‘占字’,妙极。又俗谓柳木可以去风,与‘风流’之另一义可解作‘风流云散’,亦切。末句指出此物出入口舌之间,专备饭后剔牙之用,当日风行一时。”(引文均见《红楼梦论丛》《怀古诗试释》一文)。
   在此首谜底的解释中,除周春的“洞箫”外,其它人的解释可谓每个人还算不很离题。即不论“柳木”“牙签”也好,“雪柳”也好,“柳絮”也好,总还没有离开一个“柳”字。这还不失为所见相近吧。周春的“洞箫”一谜底可能取源于才子佳人沿“堤”弄玉吹笙,“风流”郊游一事。亦不算太离题。太平闲人的解释是未曾先以解释谜底为第一,而是先入为主,即首先带着“雪为钗,柳为黛”的主导思想来解释谜底。这样固然没有什么不好,但颠倒了研究顺序。它不是客观地用诗语中的句子含义来解释谜底,然后再看谜底到底与什么有关,而是带着主观见解来框定谜底的范围。这就很不好。
   陈毓罴的解释引用了古人的诗词,当然说明了某些问题,即清亦有柳木牙签,这种“牙签”与隋唐藏书标志的“牙签”有何用途不同等等。但陈毓罴忽略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即“只缘占得风流号,惹得纷纷口舌多”二句。我们不管“牙签”在清朝为何盛行于“好待酒阑宾未散”之时,但这毕竟与“风流”一词无关。当然更与“口舌多”无有任何瓜葛。“口舌”一词指人们的语言,并不是指“口”和“舌头”。在解释此首怀古诗时,也根本不能解释为“口”一张一张,“舌”一动一动,“牙”签一剔一剔;它是指人们对某些事物的评论抨击褒贬之类俗称。在这里,我们不妨试问“风流”与“牙签”何关?“口舌”又与“牙签”何缘?难道真如陈毓罴所说的“又俗谓柳木可以去风,与‘风流’的另一义可解作风流云散”吗?这样解释,未免太牵强了。
   周春的谜底虽不对,并离物太远,但周春却偏重于“风流”与“口舌”一辞,这是他的独到处。太平闲人先入为主,不谈,徐仪凤和陈毓罴的解释显然忽视了“风流”一词,并曲解了“口舌”一词的含义。
   护花主人的解释虽只有四个字,“似是柳絮”,但却说对了。此首怀古诗的谜底确实是“柳絮”。
   此首怀古诗的意思是,在明媚的柳堤岸上,“蝉噪”而“鸦栖”,“柳絮”随风飘逸;这隋堤的“风景”,只因“柳絮”独占“风流”之“号”,“惹得”无数才子佳人、墨人诗客,借题发挥,吟诗填词,每每成为千古绝唱。
   我们远的不说,就以《红楼梦》为例,我们不妨来看看第七十回几首《柳絮词》,就可知这首怀古诗的谜底是什么,也可看到“风流”指什么,也自然理解到“口舌”当指什么。
   《如梦令》史湘云
   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
   《南柯子》贾宝玉
   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落去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莺愁蝶倦晚芳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
   《唐多令》林黛玉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对成毬。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西江月》薛宝琴
   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
   《临江仙》薛宝钗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我们不管《红楼梦》的诸女才子们其填词时的心情如何,其词谁优谁劣,但我想薛宝琴此词中的“隋堤点缀无穷”和怀古诗中的“隋堤风景近如何”真可谓一问一答,林黛玉柳絮词中的“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才是真风流,“牙签”岂敢妄攀。还有诸红颜们柳絮词中的言辞,才算得怀古诗中的所谓真正的“口舌”。真是舍却“柳絮”,谁敢再妄“占”“风流”之“号”呢?
   到此,我想我们该明白了第五首怀古诗的谜底是“柳絮”还是“牙签”了。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6-1-18 6:35:48编辑过 ]   

第六首怀古诗
   《桃叶渡怀古》
   衰草闲花映浅池,桃枝桃叶总分离。
   六朝梁栋多如许,小照空悬壁上题。
   这首怀古诗是曹雪芹借用东晋王献之之宠妾桃叶渡江的故事写成的谜语。
   周春拟谜底为“团扇”,太平闲人拟“拨灯棍”。陈毓罴拟谜底为“油灯”。
   陈毓罴的解释如下:
   陈毓罴将第一句中的“衰草”解释为油灯的“灯草”;将“闲花”解释为油灯偶尔结成的“灯花”;将“浅池”解释为油灯的“灯盏”。将第二句“桃枝桃叶总分离”解释为“油灯包括灯盏和灯座两个部分,灯盏常作一花朵形,下面即是灯座类似根上开花,既无枝,也无叶。”然后又将“桃”释为“陶”的谐音字,得出“暗示油灯是粗陶器,即瓦器”。第三句“六朝梁栋多如许”,陈毓罴解释为“灯草在燃后化为青烟和灰烬,六朝梁栋的命运大都如此”。第四句“小照空悬壁上题”,陈毓罴解释为“灯盏中的灯草吐出灯火之状,白描入神”。又用谐音字的办法将“壁上题”的“题”字解释为“提”,得出“‘壁上题’者,盖谓人们多将油灯置于壁龛之中。”
  这种解释是不妥当的。
   “灯草”长期浸在灯油之中,不存在反影,就是偶然结的“灯花”,也“映”不到灯油之中,“灯草”与“灯花”不存在“映浅池”的问题。这句解释不通。第二句解释更为牵强,何况有灯盏和灯座两个部分的油灯何止陶器一种,铁油灯和铜油灯不是到处都有吗?清朝毕竟不是陶器时代。第三句好像解释得通,但实际也解释不通,何止六朝梁栋的命运大都如此,那一个人的命运不是如此?老百姓不是常有这么一句话,人的命运像油灯,油耗尽,灯就灭了。第四句更讲不通,“题”与“提”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词,何必牵强。
   这首怀古诗的谜底是“兰草”。也即“兰花”。
   “兰草”是一种供人欣赏的高雅植物,当然在一般“俗人”的眼里被看作“衰草闲花”了,这里作者用了反意词。这一种植物原生长于我国东部和南部的山坡林荫下。由于东南多雨水,这种植物生长在小池或小水渠旁是很自然的,所以有“映浅池”一语。
   第二句“桃枝桃叶总分离”是说“兰草”是不会与“桃树”为邻的,处所总是分离的,不论野生和室内栽培皆然。“桃枝桃叶”指“桃树”。用不着将“桃”字释为“陶”字,本来是自然的东西何必牵强。
   第三句“六朝梁栋多如许”是说:“兰草”是多叶的丛生植物,它繁多的叶子多如“六朝梁栋”;反过来说,就中国战乱年代在南京建都的吴、东晋、宋、齐、梁、陈的六朝诸将相们多的如丛生植物“兰草”的叶子。
   第四句“小照空悬壁上题”,“小照”对人来说是肖象,对“兰草”来说是指将它作成画幅。“空悬壁上题”是指一些书香人家将“兰草”作成横幅画挂在墙上,供人欣赏。“题”,有如今天“写生”的“写”一样,即是作或画的意思。这种壁画就经常在一些书香人家出现过,也可能这种壁画就是今天略微富裕的一些人家都习惯于养一盆兰花的先声。
   第一、二句是说“兰草”的境地;第三句是说“兰草”的形状;第四句是指人们对“春兰秋菊为一时之秀”的“兰草”的仰慕。
   第七首怀古诗
   《青冢怀古》
   黑水茫茫咽不流,冰弦拨尽曲中愁。
   汉家制度诚堪叹,樗栎应渐万古羞。
   这首怀古诗的谜语是曹雪芹借用汉代宫女王昭君和番一事写成的谜语。
   周春将谜底释为“枇杷”。太平闲人、护花主人、徐仪凤皆释为“墨斗”。陈毓罴亦释为“墨斗”。
   陈毓罴说,“首句写墨斗盛满了墨汁,用时细细渗出。”又说“作者用了一个‘咽’字,甚妙。”第二句“冰弦”是“隐喻墨斗之线”,“拨尽曲中愁”是“妙语双关,指弹墨线时,务必求直,一点也不能含糊。”第三句是“三句说做木器活,要有一定尺寸,一定章法,一定制度。制度问题很重要,决不能搞乱。如果像汉家制度那样陷于混乱,那么,木匠师傅只好摇头叹气了,束手无策。”第四句陈毓罴引用了《庄子》典故一段,惠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拥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途,匠者不顾。”陈毓罴用这一典故证明樗栎与“墨斗”的无缘。
   陈毓罴这样解释是不恰当的。
   其一,小小墨斗之墨池,何来“茫茫”之谈。其二,墨斗之运用又何能“拨尽曲中愁”呢?其三,墨斗固有规矩之可言,又岂能涉及“制度”二字。至于第四句的解释虽然可用来解释墨斗,但前三句已站不住脚,单凭第四句,又何能作数。
   我们首先必须立足于“茫茫”二字,“黑水”是在“茫茫”严格修饰之下的。如果不注重“茫茫”二字,“黑水”便成为脱疆野马,失去控制。
   “墨斗”固然有墨池中的墨汁如“黑水”,但与“茫茫”二字差距甚大,最大不过十公分的墨池,岂敢狂称“茫茫”。从眼睛的角度来看,“茫茫”二字是指无边无际。它是形容词,它只形容“茫茫林海”一类东西,却无法形容“茫茫墨斗之墨池”,“墨池”只能用“小小”二字来形容,只能说“小小墨池”,二者是相差万里之遥的。
   是不是“茫茫”总是和“大”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只能修饰“大”的东西呢?也不全是。如果“茫茫”来修饰“小”的东西,那只能是反意词。但第一句“黑水茫茫咽不流”中的“茫茫”是反义词吗?
   我们必须用视觉的角度来看“茫茫”二字,如果站在高山上,可以看几十公里,如果站在森林边上,那可能几十米的林子也可称“茫茫”了,因为超出了视觉范围,就可用“茫茫”来形容了。
   第一句“黑水茫茫”实际上是指“林海”,但由于某些树木并非青黑色,与“黑水”无关,所以说“黑水茫茫”确切地说是指一片松树林子。“咽不流”是指在刮风时,树木被风摇曳,发出呼啸声;也即所谓“流水声”,但这“流水声”却和水不一样,它只有声音,却不流逝。
   第二句“冰弦拨尽曲中愁”,“冰弦”原意指王昭君抱的琵琶的琴弦,在谜底中是对“松树”的褒称。“拨”,指风吹而言。“拨尽曲中愁”是指人们在愁绪时,站在森林边上,听着林子在风中的呼啸声,心旷神怡,愁绪顿消。
   第三句“汉家制度诚堪叹”,应这么解释:“汉家制度”在谜语中指汉朝可耻的和亲政策,在谜底中指汉族的风俗习惯,即汉族在坟地里只能栽“松树”和“柏树”,其它树是不许进坟地的。当然有些小片坟地和野坟里也植有其它树种。
   《流寇志》一书中有这么一句记载“焚皇陵楼殿,燔松三十万株。”由此可见“松树”在坟地里的地位和声势了。
   第四句“樗栎应渐万古羞”是说在汉族风俗制度方面,只有“松树”和“柏树”可进坟地,才享有这份特权;“樗栎”这种树,虽大而粗,是无法与“松树”“柏树”相比较的,只有羞愧而已了。
   这首怀古诗的谜底是“松树”和“柏树”
   第八首怀古诗
   《马嵬怀古》
   寂寞脂痕渍汗光,温柔一旦付东洋。
   只因遗得风流迹,此日衣衾尚有香。
   这首怀古诗的谜语是曹雪芹借唐玄宗历安禄山之乱,仓皇南逃,六军不发,逼迫杨贵妃在马嵬自杀的故事写成的。
   此首谜底周春拟为“白芍药”,太平闲人拟为“胰皂”。陈毓罴亦拟为“香皂”。
   陈毓罴的解释很简单,不妨全抄如下:
   “诗的一、二句是指脂痕汗渍,用皂加以揉搓,都可用水漂去。‘柔’谐音‘揉’,‘付东洋’即‘付之东流’的意思。三、四句是说日晒风吹,衣服凉干,上面还有些香味,实指皂中加有香料。”
  陈毓罴在解释谜底时,往往借用谐音字。《红楼梦》中的谐音字是不少,比如“甄士隐”与“贾雨村”等等,但在十首怀古诗中,却一个谐音字也没有。这可能出于《红楼梦》中的人物场面假而又假,而十首怀古诗中的每一个字却真而又真的缘故吧。
   就是陈毓罴将“柔”解释为“揉”的谐音,此谜底也解释不通。
   其一,香皂并没有“脂痕”和“汗光”,人们就是用它来洗什么,它的面皮也是干净的。
   其二,香皂里外皆香,并不是它的皮面是香的,它与“此日衣衾尚有香”对不上号。
   其三,香皂和香袋不一样,不是妆饰品,它虽带有香味,可除汗去垢,但它并不“风流”,与“只因遗得风流迹”对不上号。
   其四,“温柔”是相对“不温柔”而言,也即就是说与凶悍相对而言。香皂有什么“温柔”“不温柔”呢?
   这首怀古诗的谜底是“簪子”
   第一句“寂寞脂痕渍汗光”是说挽头发用的“簪子”“寂寞”地插在油渍的头发内,它的外皮,即第四句所说的“衣衾”上沾着“脂痕”和“渍”着“汗光”。
   第二句“温柔一旦付东洋”是说“簪子”当有人一旦将它从头发中拔出行凶时,它原来“风流”“温柔”妆饰品的面目不见了,顿时凶相毕露,此时的所谓“温柔”便“付之东洋”了。在闺阁中,“簪子”曾一度是温柔女子的象征,如“裙钗”一词;但“簪子”又经常作为凶器在闺阁中出现。在《红楼梦》中,凤姐对他的丫环,晴雯对宝玉的小丫环坠儿,都用“簪子”作为凶器使用过(我们此处不谈凤姐与晴雯的是与非)。
   第三句和第四句是,因为“簪子”经常是女子簪头发用的“风流”的妆饰品,所以,每当人们拿到它时,它的“衣衾”,即“簪子”的外皮上总留有头油和脂粉的香味。
   四首怀古诗的谜底解释完了,除了第五首谜底“柳絮”之外。这里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第六首怀古诗的谜底“兰草”与大观园“四大处”之一的李纨的“一盆兰”有关;第七首怀古诗的谜底“松树”和“柏树”与大观园“四大处”之一的林黛玉的“二株枯木”有关,也可以说与“林”字有关,与林如海有关;第八首怀古诗所隐的谜底“簪子”与大观园“四大处”之一的薛宝钗的“金簪”有关。《红楼梦》的描写是以贾府为中心的,贾府的描写又是以大观园为中心的,大观园是由“四大处”的“怡红院”、“潇湘馆”、“蘅芜院”、“稻香村”为主建造的。我们解释了四首怀古诗的谜底,就有三首的谜底与“四大处”的三大处的主人有关,这一切又说明了什么呢?
   难道真是“实际上,有无谜底无关重要”吗?
   难道真是“重要的是每首怀古诗的形象和寓意”吗?
   难道真是“如果胡乱猜测,强求谜底,实在徒劳无益,而且误入歧途”吗?
   我们再继续来解释以下谜底。
   


 9 7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8 : 此主题共有717帖 此页8帖 每页8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用户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长度不得超过255字
内容(最大16K)

是否是UBB代码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
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其它选项:  显示签名   锁定帖子  - 颜色表   Alt+S或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