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询 家园设施
首页 >> 社区论坛 >> 美华论坛 >> 闲语茶香 >> 查看帖子
 新帖 新投票 回复帖子 上篇 刷新 树型 下篇  


 帖子主题: [原创]身作云霓牵日月 逍遥四海话诗情--纪念美国诗人觉虹
 

下面引用由冰云发表的内容:

隐忍即修行!好句!



鷓鴣天·《悉全球粥会陸炳文會長獲“人文科學博士學位”訊有寄》
新疆吕繁玲

粥会全球掌舵忙,
和平共处百花芳。
中山右任遗光亮,
妈祖观音护佑祥。
担道义,
著文章,
铁肩妙语热心肠。
诗人盛会传嘉讯,
瀚海田园飘果香。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盐城粥会群組内诸位诗友、文友、粥友们:大家早上好!我是陆炳文,今年75岁,6岁到台湾,曾任中学及大学教师,也做过高阶公务员,现任全球粥会世界总会长、台湾文化艺术界联合会理事主席、海峡两岸和谐文化交流协进会会长、台湾海峡两岸同走一带一路协会理事长,两天以来拜读诸君在群里的大作与见解,受用不尽、受益匪浅,但为增进大家对<粥会>的了解,特地在此做个简单的介绍,尚祈诸君不吝指教。
 
1、粥会乃1924年创立于上海,创始人丁福保居士,当时正在编纂<说文解字诂林>,便定期在今沪上虹桥的诂林精舍,约集同道啜粥佐以几碟小菜,久而久之想取个名字,惟常客中有诗人、作家、书画家、社会活动家等,就不好叫做诗社、书法家或画会,因此才以粥会名之,取其水米融合之意,大家一锅粥,才有和谐可言;
 
2、自此93年来,成为文化人士之雅集,它并非社团,更无门派、类别之争,只关心国家事,却從不谈政事,还奉始烹谷为粥、初教民做糜的人文初祖、黄帝轩辕氏为粥文化始祖,迄今全球类此文人雅集,已经累至160个以上,各自约集例会,以粥会友、粥以弘道,以文会友、文以载道,以友辅仁,友以行道,我们所行的道,是仁道、世界和平之道、天下为公大道;
 
3、粥会旨趣端在:闲话家常、笑谈古今,自由自在,自然结合,有爱同心,有志同行,共促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共进中华文化的宏大昌盛,现阶段首要工作,则在增进家庭和睦、社会和谐、两岸和平、天下太平,至盼群组内诸位诗友、文友、粥友们,团结协力,共勉互励,各尽所能,促其实现。  
 
闽籍台员末学老叟 陆炳文 敬上 乞巧节次日于台北

http://www.52hrtt.com/webservicepage_getInformationPage.do?isApp=1&id=G1502960969794&areaId=47&languageId=1&flag=1&from=groupmessage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8-31 1:24:40编辑过 ]   

天山脚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8-29 14:03:47编辑过 ]   

《红楼梦研究》读后感
吕老师好!杨老师多才多艺,睿智明达。虽然他的作品是在网上发表的,没有胡适,俞平伯,周汝昌这些作家有名气,但是我拜读了此书后不仅爱不释手,并且被他不可辩驳的逻辑的分析深深的抓住了心。这是非常强的学术论文。称他是研究红楼梦集大成者并不过分。
学术并非小说,它不可虚构,杨老师以事实为根据,全方位的进行研究,深入细致的对曹雪芹家族进行分析,澄清了曹雪芹家种族问题,以不争的逻辑论证了书箱里的诗“是曹雪芹写的”难解之谜。解决了后四十回谁写的诸多问题,不得不赞叹杨老师独具慧眼和高尚的文德。
世称《红楼梦》是一部“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研究《红楼梦》是高深莫测的,所以我偶而也看红楼梦研究之类的书刊,比如报纸,但那只是随意看一下而已,在走马灯似的看也没有什么名堂看出来。
记得那年(大概五六年了),《温州都市报》连载了刘心武先生《红楼梦>揭秘》,我也看来一下,开始有味,但看了三分之一就不看了,似乎其写作动机不严谨,逻辑推理带有过分主观随意性。似乎其醉翁之意不在酒。凑巧,在都市报看到了一则新闻;温州藉红学家林冠夫先生赶车去某处讨论学术(由于不用心具体事没认真记下),林冠夫先生正上遇上了刘心武作家。林冠夫先生直率的批评了刘心武的《红楼梦>揭秘》‘想当然’的推论太泛。并且告诉他:“网上的读者都在骂你。”刘兴武则认为:人人都有权评论《红楼梦》,我也可以评红楼梦。按经济方面看,刘心武确实达到了预期效果,赚了一些钱,这是人之常情。
是的,《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登峰造极的作品,研究这方面的人多如牛毛,深感像杨先生实事求是,不哗众取宠的作风,如此深入浅出的研究,精辟的的分析,丰硕的成果,给读者,也给我写作带来财富。
巨作《红楼梦》可谓家喻户晓,然而我总觉得这本书有点“乱”;但我不敢非议这样有影响的名著!然而看了杨老师《红楼梦研究》大作,他的非凡的立论使我茅塞顿开法:他善用直笔:“我们历来都有对曹雪芹拔高之嫌,并且吹嘘。”道出了大作也有不足的事实。比如《红楼梦》的时间安排,杨先生指出曹雪芹多处混乱,其中例子:按理说,宝玉和秦钟是在数月之后相见的,但在曹雪芹人为安排下宝玉和秦钟“竟然几天后就相遇”了。杨老师认为:这是曹雪芹把时间回缩了,因为“此处实接王熙凤于腊月看望秦钟回来事,……但又写‘一进’,‘二进’荣国府,同时又写贾瑞从病到死,这样的时间就复杂了。”几天内怎么按纳如此多的事?这样多事需要数月的时间啊!年龄问题也混乱:杨老师写道:“那时“贾母在‘壬子年最多七十二岁,’而过了二年后的‘甲寅年’她却是‘八十大庆’”这样入木三分的分析,使我全然明白了红楼梦为什么这样难读懂!因为曹雪芹在时间安排上“有个内在的规律,“它一直在围绕着的圈子是为了应付时间不足,却每每缩回时间;”而人为安排的。
对后四十回谁写的,杨老师的理论更精辟:他反驳了胡适所谓高鹗补完后四十回结论:“胡适认为‘所补的后四十回的程本出现以前,根本就没有百二十回的《红楼梦》。’”,“这个是胡适的误会,因为胡适并没有看到另一个历史资料。据周春记载,他在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年)秋天,就有杨畹耕告诉他以重金购得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对于这一问题,最好的说明就是“程乙本”与“程甲本”的文字异同对照。我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在黛玉“解琴书”一段里,“程甲本”黛玉话里有:“书上说:师旷鼓琴,能来风雷龙凤。”(见“程甲本”1240页)而“程乙本”却写成:“书上说:师旷教琴,能来风雷龙凤。”(见“程乙本”1134页)“程甲本”与“程乙本”这一处文字,虽一字之差,却谬在千里。“师旷鼓琴”来源于典古,“师旷教琴”却无出处。”补写红楼梦的高鹗怎么连成语都不会用?
“后四十回中可能还有一部分为曹雪芹之笔,有一部分为曹雪芹的朋友所补。”杨老师列举了大量资料后,说:“就时间结构而言,后四十回在时间上同样存在着徘徊不前的现象。”这证明跟前八十回相似。
杨老师通过了“程甲本”和“程乙本”“梦稿本”异字演变过程的查对,也对后四十回一些框架结构下的时间、生日、方位进行了大概的查对,查对的结果是后四十回的写作结构和手法与前八十回完全“师出同门”。论证后四十回既非高鹗所补;同时也说明后四十回的作者显然也非一般人所为;他是一个对《红楼梦》结构相当熟悉的人物。”杨老师最终得出:“后四十回的作者是张宜泉”“再从时间上来说,曹雪芹死于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除夕”(1762),张宜泉死于乾隆四十年乙未春(1775),两者相差十三年。这十三年时间张宜泉完全有时间补完《红楼梦》后四十回。”
学术最忌其泛猜,结果只有一个。提纲并不代表完成了的作品;以俄罗斯大文豪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为例;原先他构思跟作完成后的此巨著是两码事,(此巨著只是开始计划的延伸题材。)换句话说:他原先不是写《战争与和平》,在写作过程中,一种突然的灵感促使他转入写此作品。又比如我的文章(我的文章虽然微不足道),起码三易其稿,有时第三次的稿子跟第一次的意图纯属牛头不对马嘴,为什么?因为随着情节成熟,发现有更好的结局,我就丢弃前者的计划。我认为如曹雪芹健康允许的话,就像杨老师说的:“后四十回和前八十回会更就更成熟。”学术不是什么人有名就是什么人说的对。其实杨老师已经给我们找到了解决了《红楼梦》之谜的答案。
杨先生使我吸收了这么多的知识,解决的诸多写作疑问,尤其技巧得到的确实是太,对于我的写作大有推进作用,他也给我们广大读者开了写作的方便之门。
向深爱的杨老师致敬!
向制作此电子书的先生致敬!
黄兴荣  上
2017年7月24日


鷓鴣天•依韻和呂繁玲“悉陸炳文會長獲‘人文科學博士學位’獎有寄”
邱道美(廣東)
馳譽全球歲月長,以和為貴自芬芳。
情融粥會壹肩雨,愛滿家邦兩鬢霜。
勤耕德,善謀章。慣看江海起滄浪。
春風載酒鄉愁烈,赤子難忘故土香。

原玉:
鷓鴣天•悉六炳文會長獲“人文科學博士學位”獎有寄
呂繁玲(新疆)
粥會全球掌舵忙,和平共處百花芳。
逸仙右任遺光亮,媽祖觀音護佑祥。
擔道義,著文章。鐵肩妙語熱心腸。
詩人盛會傳嘉訊,瀚海田園飄果香。


鐵肩妙語熱心腸,詩人盛會傳嘉訊,瀚海田園飄果香
[粥會新聞中心8月30日臺北訊]全球粥會世界總會長陸炳文博士頃獲殊榮,昨天8月29日又收到三位同道以詩詞小品申賀:第一位、年輕女詩人、筆名寒章的呂繁玲(新疆),和首鷓鴣天•《悉陸炳文會長獲“人文科學博士學位”訊有寄》,句云:「粥會全球掌舵忙,和平共處百花芳。中山右任遺光亮,媽祖觀音護佑祥。   擔道義,著文章,鐵肩妙語熱心腸。詩人盛會傳嘉訊,瀚海田園飄果香」。原玉係美加中華詩詞楹聯學會會長、美國大芝加哥地區粥會會長葉恒青祝賀之作,詞牌名<鷓鴣天•同嘉祝 共舉杯>(仝賀陸炳文會長榮獲“人文科學博士學位奬”感而興賦) :「博士奇葩第一枝,掌聲熱烈響如雷。全球粥會增光彩,世界詩詞耀獎旗。    騎白馬,著黃衣,精神矍鑠挺英姿。殊榮分享同嘉祝,兩岸飛觴共舉杯」。

第二位、上海粥友王小璣作打油詩,<賀陸總會長榮獲粥會“人文科學博士”第一人>:粥長博士獲殊榮,粥友上下齊歡動,粥賢前輩點頭頌,粥會後繼力無窮。第三位、臺北粥會倡複人狄膺哲嗣、定居北京的狄原溟來函:炳文兄,聽到您榮獲博士的喜訊,真為您高興;鼎文培炳文,文脈傳遞遠,台粥領世粥,粥香熏騰久,以後如能拜讀大作,當大樂也,皆大歡喜。

日前,寒章被她老師葉恒青派了任務,為賀陸博士和詞寫作的需要,希望多方面認識世界藝術文化學院、及其授予詩人和文人獎項,並表示很珍惜這次機會,來瞭解全球詩壇、學習知識、見賢思齊。陸炳文因此幫忙她找資料,找到世界藝術文化學院(world academy of arts and culture,簡稱WACC),竟然來頭不小,是由世界詩人大會創立于1973年,附屬于世界詩人大會,緣起於那年第二屆世界詩人大會在臺灣臺北舉行,來自43個國家的400名詩人參加會議,同時頒佈了世界詩人大會憲章,得到了全世界的普遍認可。

根據世界詩人大會憲章第四條,建立一所世界藝術文化學院,來獎勵那些值得讚賞的詩人和傑出的文人,該獎項包括表彰證書,“桂冠詩人”證書和榮譽學位。世界詩人大會當局,旋即要求第二屆大會會長鐘鼎文博士,負責建立世界藝術文化學院,來踐行在第二屆世界詩人大會上,所確立的憲章。

最初,鐘博士在臺灣陽明山國家公園內,找到了一套房子,暫時作為世界藝術文化學院的辦公地點。世界詩人大會和世界藝術文化學院的四位創始人阿瑪杜•余松博士、克裡希納•斯瑞尼沃斯博士、路洛托博士和鐘鼎文博士齊心協力,想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作為學院的總部,並且把臺北辦事處,建成永久的秘書處。

為符合世界詩人大會憲章的要求,1979年7月在韓國首爾舉行的第四屆大會上,任命8人作為世界藝術文化學院理事會成員,他們分別是:鐘鼎文、耶諾•普拉西(Jeno Platthy)、趙炳華、羅絲瑪麗•C•威爾金森、克裡希納•斯瑞尼沃斯(Krishna Srinivas)、路洛托、P•布萊恩•考克斯(P.Brian Cox) 和米莫•莫里納(Mimmo Morina);這八位元組織成立了世界藝術文化學院理事會,選舉鐘鼎文、路洛托和克裡希納•斯瑞尼沃斯分別為院長、副院長和秘書長。

根據世界詩人大會和世界藝術文化學院的憲章,學院有權授予合格的詩人和文人以下獎項:(1)桂冠詩人,(2)榮譽文學博士學位,(3)榮譽人文(人文科學)博士學位。獎項候選人應該獲得世界詩人大會成員所在國家、或地區的詩歌學會、或文學學會、或世界詩人大會本身的推薦,或獲得世界藝術文化學院理事會的提名,並且,候選人須提供個人已出版的兩部作品,還須附帶個人傳記資料,以供評審,理事會最終批准後,將由院長正式宣佈獲獎人名單。

每年的世界詩人大會在頒獎儀式上,將授予獲獎證書,或是郵寄給未出席大會的獲獎人。1979年在首爾召開的世界詩人大會之後,大量申請傑出詩人和榮譽學位的候選人獲得了提名和推薦,評委非常嚴格地對候選人進行了評審,並通過函件獲得了理事會的批准。1981年7月在美國三藩市舉辦的第五屆世界詩人大會之前,世界藝術文化學院已經將獲獎者的名字,分別印在了獲獎證書上,完成了給獲獎人頒發獎項的任務。所有獲獎者,包括前塞內加爾總統列奧波爾多•賽達爾•桑果、美國國會圖書館詩歌顧問理查•埃伯哈特(Richard Eberhart)教授、比利時國際詩歌雙年展主席愛德蒙•範德卡門閣下(Edmond Vandercammen)等,都很高興獲得獎項,並且向學院傳達了他們的良好反應。

1981年在美國三藩市舉辦的第五屆世界詩人大會之後,秘書長米莫•莫里納博士在盧森堡組織成立了秘書處。他曾負責三屆世界詩人大會,即1982年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辦的第六屆、1984年在摩洛哥馬拉凱琦市舉辦的第七屆大會、1985年在希臘科孚島舉辦的第八屆大會。1986年,學院總部從臺北轉移到了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三藩市,並在加州註冊為非營利性團體。同時,世界詩人大會秘書長米莫•莫里納博士辭去了職務。在三藩市舉辦的第五屆大會上,羅絲瑪麗•C•威爾金森被任命為秘書長至今2017年。根據在加州頒佈的規章制度,自此以後,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成為了世界詩人大會的管理機構。

5年前的2012年,世界詩人大會創會人、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首任院長鐘鼎文,不幸在臺北辭世,目前院長一職改由旅法華人楊允達博士承擔,並且主導辦理了第卅七屆世界詩人大會,2017年8月21日才在烏蘭巴托(蒙古國首都)閉幕,這次詩人大會中因緣殊勝,世界文壇華人難得有了雙喜,榮譽人文科學博士榮歸臺灣文聯主席陸炳文,榮譽文學博士則頒給歐華作協高關中,嘉獎他們通過生動的筆下功力、與活躍的紙上感動力,對促進世人和睦共處、世界和平共存作出偉大的貢獻。

據瞭解,先前國際社會代表最大榮耀的文人詩人獎項,也就是已經世界藝術文化學院肯定的獲獎者,世人所熟悉的美國前總統雷根、中華民國國民大會前議長錢複等,都獲得過榮譽人文科學博士;而中國大陸外交部前部長李肇星、著名詩人北塔,臺灣桂冠詩人余光中、蓉子(本名王蓉芷),和瑞典的厄斯 ...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美國的雅沙•凱斯勒(Jascha Kessler)等,均已被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授予文學榮譽博士學位在案。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本书系央视“社会与法”频道“法律讲堂”(文史版)2017年3月播出系列节目“红楼梦成书传世之谜”(12集)讲稿,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2017年8月25日上午在北京顺义新国展首发。)

《红楼梦》是一部奇书,从它问世以来,人们对它的解读是多种多样的,争论也很激烈,权威观点也一直在修正完善。有人认为《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传,书里写的就是他们家的真事。有人认为《红楼梦》表达了“反清复明”的政治思想。有人认为《红楼梦》讲述了雍正朝的宫廷阴谋,还有人认为《红楼梦》不是曹雪芹写的。鲁迅先生早就说过,关于《红楼梦》的理解一直是多种多样的,“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红楼梦》阐释的多样性,来源于作品本身主题的多样性。乾隆年间文人戚蓼生曾见《红楼梦》早期抄本,此人很有才华,他在为《石头记》抄本作的序中写道:
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 书。嘻!异矣。
意思就是说,我听说古代有一个很著名的音乐家叫绛树,他一张嘴你能听到两个声音,一个声音从喉咙出来,一个声音从鼻子出来,还听说古代有一个书法家叫黄华,能同时用两只手写字,一手写楷书,一手写草书。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世间不可得的奇迹,但是我在《石头记》这书里看到了这样的奇迹。
《红楼梦》就是这样的一部奇书,不同的读者可以从中看到完全不同的主题。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文学作品来说,本来不存在唯一正确的解读,而只有好的和不好的解读,读者喜欢和不喜欢的解读。但是有一种对文学作品的解读,我想肯定是作者本人不愿意看到的,那就是不把它当作文学作品,而是当作真实的事件记录。伟大的作家是一个创作者,他靠自己的创作力、想象力征服读者,而如果我们告诉他(她),你的作品写的都是一些真实的事件,你只不过是把它们记录下来了,你不是一个创作者,而只是一个记录者。我想这样的评价,对于一个作家可能是致命的伤害,那基本上剥夺了他(她)成为作家的可能。
当然,作家会从生活中取材,他自己经历、见闻中的人和事,都可能成为他创作的素材,但写到书里边肯定是经过加工的。对一个作家来说,影响他创作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所处时代的社会氛围,尤其在一个文字狱鼎盛的时代,这个时代政治上讳言的事件,作者如果在书中表达了,会给自己带来很大风险,也会给作品的传播带来重重障碍。作者所生活时代的政治法律氛围也会影响他对很多社会问题的认识,甚至影响他的世界观。本书的主题即是希望通过对乾隆年间文字狱相关法律的考察,来说明这些法律怎样影响了《红楼梦》的创作和传播。《红楼梦》是一部命运多舛的书,在乾隆朝文字狱的几度波折中,它经历了重重劫难才流传至今。起初它是以手抄本形式秘密流传的,后来被迫删改,最后八十回后真本被毁。本书试图从法律人的视角去解读,曹雪芹究竟是不是《红楼梦》的作者?这本书作了哪些删改?为什么被删改?它触犯了什么禁忌?为什么八十回后的真本没有流传下来?曹雪芹身为一个汉军旗人,在沦入社会底层后思想发生了怎样的转变?究竟什么样的身世背景、什么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完成了这本奇书,而且敢于触碰乾隆朝文字狱的禁忌?
另外,本书也附带介绍了近年来红学界的一些最新成果,即关于《红楼梦》作者的争议、关于《红楼梦》究竟选取了同时代哪些素材的考证、《红楼梦》对雍正的讽刺、《红楼梦》八十回后的作者到底是谁,主要包括赵冈、黄一农、冯精志、杨兴让等学者的成果。这些成果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材料、证据来检验支持,但这些新的解释都为红学研究提供了更多线索,也对曹氏自传说、高鹗续书说提出了一些值得认真对待的质疑。只有允许争鸣、在多种观点中辩证互动,才可能形成红学发展的健康局面。
《红楼梦》的作者是谁,一直争论很多。我个人觉得不能用现代知识产权的观念去看待古代作品,中国古典小说由多代作者逐步加工成书是常见的创作过程,《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都是这样创作完成的。《红楼梦》开篇关于创作过程的交代提到多人,这应该是曹雪芹真实的自述,《红楼梦》中出现了多种方言,也出现了不同时代历史的痕迹,这些证据说明《红楼梦》更可能是多代作者逐步加工成书的,曹雪芹是最后负责完成全书的写定作者。但是我们不能用现代的知识产权观念,去赋予曹雪芹一个著作权,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著作权,也没有这个观念,曹雪芹也死去几百年了,《红楼梦》已经进入公共文学遗产的领域。这部书这样流传到今天,如果说法律上曹雪芹还有什么权益应该保护,那就是他的精神权益,他的人格和荣誉还应得到适度的尊重,但这种权益的保护也是不具有诉讼可能性的。
有很多证据表明《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是在乾隆年间成书的。它最初的读者群体是乾隆朝的旗人贵族,它描写了旗人的风俗和生活,另外,台湾学者黄一农考证乾隆年间才有首例准嫔妃出宫省亲。我个人发现,《红楼梦》描写了雍正朝关于戏剧的法律制度,而且《红楼梦》很多细节的删改都是在避开乾隆朝文字狱的禁忌,《红楼梦》从来不提《桃花扇》,也是乾隆朝的法律制度造成的。
《红楼梦》中的故事和曹家的事迹很多对不上,所以《红楼梦》不太可能是曹氏自传,曹雪芹写这书利用了自己家族的一些素材,也利用了同时代的很多其他素材,包括明珠家事。但他对素材作了天才加工,超越了自己的经历和阶级局限。很多人都从《红楼梦》中找到了共鸣,觉得这写的是某家人的事情,但是它不是只属于某个人的故事,它概括了一个动荡的时代中国社会精英共同的命运,这才是它的伟大之处。
其实,近代中国最早专门研究《红楼梦》的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早就指出过这一点:
自我朝考证之学盛行,而读小说者,亦以考证之眼读之,于是评《红楼梦》者,纷然索此书之主人公之为谁,此又甚不可解者也。夫美术之所写者,非个人之性质,而人类全体之性质也。惟美术之特质,贵具体而不贵抽象。于是举人类全体之性质,置诸个人之名字之下……善于观物者能就个人之事实,而发见人类全体之性质。今对人类之全体,而必规规焉求个人以实之,人之知力相越,岂不远哉!
对《红楼梦》的阐释,应该去发掘其中隐藏的文化母题,而不是褊狭地将其定位为某个具体人的家族史,将其据为某个具体人的私人感受。如果作者不能超越自己的私人感受,仅仅是记录某一家人的生活经历,二百多年来,《红楼梦》也不可能感染那么多读者,产生那样持久的生命力。
正如读者所知的,《红楼梦》写成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刊刻印行,而是用手抄本的形式秘密流传,人们也不清楚这个书的作者是谁。曹雪芹死后五年,满族诗人爱新觉罗·永忠写了三首诗悼念曹雪芹,题为《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才指明此书作者是曹雪芹。其中第一首最为感人:
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
这诗旁边有一句批语:“第《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而终不欲一见,恐其中有碍语也。” 批语作者是永忠的叔叔弘旿,号瑶华道人,他是乾隆的堂兄弟,政治上非常谨慎。“非传世小说”说得再清楚不过,这书是不能公开的,公开了朝廷知道了就麻烦了。弘旿这就是在委婉地提醒永忠:《红楼梦》这书犯忌讳,最好就是不要看。原来《红楼梦》问世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本书:写的人不敢说是自己写的,看的人也不敢说自己看过,知道的人有的都不敢看,怕看了给自己带来麻烦。
在乾隆朝文字狱的几次风波中,《红楼梦》被迫进行了删改,其中关于剃发、缠足的描写被删。在乾隆朝,汉人对于汉装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红楼梦》原本中关于剃发、缠足的描写恰恰保留了对汉装的记忆。这说明曹雪芹身为汉军旗人,沦落到社会底层后发生了民族认同的转变,他通过对汉装的描写寄托了对故国的哀思。
《红楼梦》对女性服饰的描写多是汉装,王熙凤应该是旗装。《红楼梦》几乎从来不描写男性服饰。为什么女人的服饰可以写,男人的就不能写呢?我觉得这是清朝初年“男降女不降”这种法律文化的真实写照,清政府要求汉族男人剃发改装,但却允许汉族女人保留汉装和缠足,这就是民间所说的“男降女不降”。到了乾隆朝,乾隆希望抹去汉族人的民族记忆,也严禁满族妇女仿效汉族女子缠足,剃发、缠足、男性汉装都成了不能说的禁忌,《红楼梦》在乾隆朝成书,为了避祸不得不删去剃发、缠足的描写。曹雪芹沦落到社会底层,开始把自己认同为一个汉人,他在心理上排斥男性的满装,所以就基本不描写男性服饰,《红楼梦》中统治贾府的男性就成了一个没有形象的群体。
《红楼梦》原本描写了很多缠足女性,包括晴雯、警幻仙姑、尤氏姐妹等。康熙朝以后,清政府推行禁缠令失败,不再要求汉族妇女放足,于是缠足愈演愈烈,连皇帝和旗人贵族也带头欣赏缠足,很多满族人也开始给自家妇女缠足。曹雪芹就描写了当时社会妇女缠足的真实状况。到了乾隆朝,乾隆查禁满人缠足,《红楼梦》中的缠足描写就被删除了。但是曹雪芹对缠足的心理是矛盾的,林黛玉更有可能是天足的,可以在大观园中自由活动。林黛玉应是个虚构的人物,曹雪芹通过她表达了自己的理想,他还是希望女性不要受到缠足的摧残。
有很多人认为《红楼梦》在骂雍正。曹家在康熙朝一直兴盛,雍正上台不久就把曹家抄了家,曹雪芹家道中落,穷困潦倒。也可以说曹雪芹这辈子算是毁在雍正手里的。有学者指出,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用巧妙的技巧揭示了雍正的真正死因。但《红楼梦》也记录了雍正除豁贱民的善政,《红楼梦》中的红楼十二伶就属于当时的贱民阶层,是社会最底层的身份不自由的人。通过红楼十二伶的描写,《红楼梦》展示了清代贱民的真实生活状态,戏剧演员在贱民中是最受歧视的,比丫鬟地位更低。后来红楼十二伶被免除了贱民身份,解散回家。《红楼梦》在不经意之间记录了雍正除豁贱民的法令怎样改变了戏剧演员的命运,并且推动了戏曲艺术的发展。曹雪芹是一个客观的作家,他能够从自己的个人恩怨中超脱出来,《红楼梦》固然讽刺了雍正,但它也记录了雍正行过的德政。
民国时候胡适考证出《红楼梦》作者是曹雪芹,他还得出另一个结论: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写的,是高鹗自己写的冒充原作。程、高都说自己是整理者,只是找全了手抄本补上了脱漏文字,但胡适认为他们在撒谎。随着新材料的发现,现在看来程、高并没有撒谎,这是胡适制造的一桩冤案,高鹗没有伪造八十回后,他只是整理者,高鹗、程伟元是传播红楼梦的大功臣。红学界根据这些新材料,已经为高、程二人平反,200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古典文学读本”《红楼梦》已将《红楼梦》作者更正为:[前八十回]曹雪芹作,[后四十回]无名氏作,程伟元、高鹗整理。
曹雪芹死后十年,《四库全书》开始编纂,清代文字狱达于顶峰。种种证据表明,我们现在看到的八十回后不是曹雪芹的原作,曹雪芹八十回后原本在这次文字狱顶峰期可能彻底被毁了。八十回后的作者是一个不知名的作家。
我是一个研究法律文化的学人,爱好红学多年。我想透过清代法律史的窗口,来透视《红楼梦》创作和传播中出现的一些难以解释的现象,也试图提出一个法律人对此的解释。如今这个资讯空前繁荣的时代,史料的整理、传播工作都在飞速发展,每一个爱《红楼梦》也本着严谨态度的研究者,都可以为《红楼梦》的研究贡献自己负责任的理解,也接受同道的质疑和批评。电视节目《<</span>红楼梦>成书传世之谜》自2016年4月在央视“法律讲堂(文史版)”首播、2017年3月扩容重播以来,得到很多观众朋友、学界同仁的鼓励和指正,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黄安年教授、暨南大学人文学院罗立群教授对节目的研究思路给予了一个前辈学者宽容的鼓励,也希望更多方家不吝赐教,多多批评指正。
本书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法治文化的传统资源及其创造性转化”(14ZDC023)的阶段成果,在研究过程中得到西北政法大学中华法系研究院的大力支持,不胜感谢。
柯 岚
2017年4月9日于西安寓所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昨天去多浪公园游玩留影

天山脚下有荷香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7-9-4 14:26:54编辑过 ]   

 9 7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 : 此主题共有762帖 此页8帖 每页8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用户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长度不得超过255字
内容(最大16K)

是否是UBB代码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
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其它选项:  显示签名   锁定帖子  - 颜色表   Alt+S或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