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询 家园设施
首页 >> 社区论坛 >> 美华论坛 >> 漫步人生 >> 查看帖子
 新帖 新投票 回复帖子 上篇 刷新 树型 下篇  


 帖子主题: [随笔、杂文]童心与世界
 

下面引用由Huangtian发表的内容:



《童心与世界》共分三辑:第一辑童趣盎然,第二辑童言无忌,第三辑童心永在,全篇共十三万字。能出书我当然求之不得,但我既不愿求人,也不愿按编辑的意思进行修改,所以只能以这种方式与读者见面。
谢谢你的夸奖与鼓励!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搬家    
 
    我们原来住在楼下,隔壁是位邋遢而又不讲理的倔老太婆。有一次,小迷刚出门就踩响了倔老太婆孙儿埋下的地雷,弄得屎臭喧天。妻刚说了一句,倔老太婆就回敬了十句,结果两人大吵一场,落了个“咳嗽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下场。
    于是我想到了换房,正好住顶楼那家想搬下来,我便同妻商量,妻却一口气罗列出住顶楼的坏处:每天要多爬二百四十 级台阶(还没算倒垃圾、购物、玩耍的级数)、自行车天天要背上楼、楼顶漏雨、煤球得一个一个往上提。末了,她反问我:
    “你说住顶楼有什么好处?”
    我一下愣住了,竟说不出半点住楼上的好处,唯一的理由就是躲开倔老太婆,但妻却越斗越勇,紧紧逼问我道:
    “要是楼上的邻居也像她一样,你还能往哪儿搬?!”
    我傻眼了,尽管心里不服,却又无力反驳,幸亏正在一旁画画的小迷开了腔:
     “住顶楼就有好处,我吹的肥皂泡可以飞好远好远。”
    “还有呢?”妻瞥了我一眼,揶揄地问小迷道。
    “还有……手可摘星辰!”
    妻得意地笑了起来。不过妻尽管是胜利者,可我毕竟还是一家之主,况且还有个“小皇帝”在撑腰,家到底还是搬了。
    搬家后,小迷可谓如虎添翼,她一有闲暇就跑到阳台上去看云、数星星。每次出现彩虹,她兴奋得像只小喜鹊,唧唧喳喳非把我和妻叫出阳台不可。有一天,小迷又吟出了一首新作:       

                   彩虹是天的衣服
                   每次洗完澡
                   天就穿上它
                   像一只美丽的花蝴蝶

    妻的变化也不小,以前她怕看倔老太婆的嘴脸,成天闷在家里,现在离地远了,离天近了,她也常常站在阳台上朝远方眺望,她的心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愉快开朗,一边干活一边还要哼上几首流行歌曲。特别令我欣慰的是,她居然同楼下那位曾发誓永不搭理的“原始人”言归于好了。
    我们的肉体尚且渴望纤尘不染的境地,我们的灵魂更不例外。如果我们不时让自己的灵魂到彩虹的故乡去做做客,一定会其乐无穷。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恭候并拜读大作!


下面引用由蕭振发表的内容:

恭候并拜读大作!

谢谢鼓励1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阳台

    不知什么时候起,社会上刮起一阵装修阳台的风。起先是住房拥挤的人家迫于无奈,将阳台改装成卧室。也有些暴发户为防小偷而用铁栅栏包裹起来的。久而久之,竟蔚然成风。你用木框,我便用铝合金;你用铁条,我便用不锈钢。有的还在上面雕龙画凤、刻“富”镶“贵”。一时间大有不装阳台不成家的态势,这股风,自然打破了我们家的平静。
    星期天,妻郑重其事地将我和小迷叫到阳台上,指着左邻右舍装饰一新的阳台,提出了装修阳台的建议。在她眼里,空荡荡的阳台就像个光着上身的穷汉,使她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而在我看来,拥挤的都市、繁忙的工作使我们几乎要同大自然断绝外交关系了,阳台成了我们同大自然的唯一联系,使我们可以忙里偷闲,不时透过这一窗口眺望远山的壮美,窥探天外的消息。
    妻见我反对,立马变成一只好斗的公鸡:
    “装好阳台,并不防碍你坐井观天呀!”
    我还没来得及答腔,小迷可着急了:
    “装阳台就是不好,天都被割成一块一块的了,要是有彩虹,我还要跑到外面才看得清楚。”
    妻没有反驳女儿,不知是对那些童稚之言懒于反驳呢,还是要节省炮弹专门对付我。我以为在空荡荡的阳台上凝神眺望才显得自然大方,隔着铁栅栏就难免有窥探他人隐私之嫌了。不过我懒得开口,既然女儿和我同一条战线,她的胜利自然就是我的胜利。
    自从装修阳台的提案被否决,妻一直闷闷不乐,仿佛我们骤然降为下等公民。我和小迷想尽办法,也无法使她快乐起来。
    国庆那天,市政府要在东风广场燃放焰火,我们坐在阳台上正好饱览这一盛况。这天晚上,我们早早吃完饭在阳台上等候。焰火开始燃放后,我家的房门忽然被频频敲响,原来邻居的孩子们都讨厌封闭的阳台,纷纷聚集到我家阳台上来了。这一晚,我家的笑声与欢乐比广场上燃放的焰火还要绚烂多彩。
    第二天,妻倏然容光焕发了。以前她总怕别人问我家的住所,现在每逢有人问起,她除了将楼房的方位介绍外,还要自豪地加上一句:“阳台上有月季花的就是我家!”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骤看一个《阳台》,内里一片天地。


                          小别

    妻打过一个绝妙的比喻,她把自己比作囚徒,把小迷比作看守。为了女儿,妻的确忙得像只团团转的陀螺,而且一转就是五年。
    这几天,妻的情绪很不好,唠叨起来没完没了。先从我不谙世事唸起,继而说她干的家务多,买的衣服少,唸着唸着就离了谱,说她嫁给我是犯了原则错误,不是吃错了药,就是前世得罪了和尚……唸得我眼冒金花,脑袋都快炸了,那时正值暑假,我赌气对她说:
“就释放你半个月,你爱上哪上哪,女儿让我带。”
    她一听高兴得蹦了起来,真像个重获自由的囚徒。她有位表姐在杭州,曾三番五次邀她去玩,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
    妻一走,我顿时长长地松了口气,就像孙大圣离开老唸紧箍咒的唐三藏,只觉得身轻如燕,仿佛一纵身就能飞上月球。同妻的唠叨相比,小迷的嘻笑就像催人心花怒放的春风,而妻的唠叨则无异于三座大山。然而,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几天,渐渐地我变得空虚起来。妻不在家,我们的家仿佛成了一艘没有船长的航船。慢慢地空虚又转为沉重,我忽然觉得妻的唠叨同女儿的嘻笑一样具有迷人的魅力……
    十天后,妻春风满面地回来了。我打开提袋想看看她新购的女式服饰,那可是早列入了财政预算的。谁知我拿出来的却是一套价格昂贵的男式西服和一条华丽的童式连衣裙,属于她的不过是一件廉价衬衣。我不觉眼圈一红,差点当着她的面掉下泪来。原来离别并不是心与心的障碍,有时候彼此靠得太近了,反而不能发现美,分离有时能像味精一样使家庭生活更甜美。
    现在我的耳边又时常响起妻的唠叨声,不过我已不再觉得刺耳,不知是她的唠叨掺入了西湖的柔波,还是我久经考验练成了金钢不坏身?总之,她的唠叨仿佛成了石音钟报时的乐音,又仿佛是精明的船长向笨拙的水手发出的指令,不过那些指令有些啰唆罢了。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小别”是现身说法的家庭学,风趣生动发人深省。


 9 7 ...3 4 5 6 7 8 9 10 11... 8 : 此主题共有170帖 此页8帖 每页8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用户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长度不得超过255字
内容(最大16K)

是否是UBB代码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
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其它选项:  显示签名   锁定帖子  - 颜色表   Alt+S或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