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询 家园设施
首页 >> 社区论坛 >> 美华论坛 >> 漫步人生 >> 查看帖子
 新帖 新投票 回复帖子 上篇 刷新 树型 下篇  


 帖子主题: [原创]说三道四谈人生
 

                  9、谈上网的苦恼
   
     在一个网络论坛沉浮久了,我渐渐产生一种恍若隔世之感:几天不登陆便会感到深深的怅惘与眷恋,这情形恰似一个即将告别人生舞台的耄耋老人对自己曾经沉沦过屈辱过风光过的尘世的缱绻与纠结。
     这一变化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曾在《谈网络依赖》中详细列举了网络论坛与现实人生之间的巨大差距,我深知网络尽管可以用文字和图片反映现实生活,但毕竟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生活本身。我唯恐这种依恋是网络成瘾的先兆,于是努力去搜寻网络论坛与现实人生之间的共同点。通过一番苦苦寻觅,我真的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庐山真面目”!
     首先,在现实生活中,无论你如何才华出众,无论你建立了怎样的丰功伟绩,最终你总得销声匿迹,变成一个抽象的概念、一个了无声息的符号,被时代的潮水冲走、被岁月的灰尘掩埋。同样,在网络论坛里,无论你的文字如何美不胜收,无论你的事迹如何震古烁今,你的文章终究会被滚滚而来的新帖覆盖、你的影像终究会被曾经喜爱或憎恶的网友遗忘……
     网络论坛与现实人生在对声名的诠释上竟然达到如此惊人的一致:声名显赫对于具体的物质人而言永远只是瞬间,永恒只是人类虚构出来的一个美丽梦想!无论网络论坛还是人生舞台,你可以在某一时段叱咤风云,但很快便会沉沦,无论谁都逃脱不了这一宿命。在人生舞台“各领风骚数十年”,在网络论坛“各领风骚数十天”!
     其次,无论在网络论坛还是在现实人生你都可能遇到推心置腹肝胆相照的君子,也可能遇到恶语相向阴险狡诈的小人。因此,你既可能受到毁谤与伤害,也可能获得理解与同情;既可能与人结怨,也可能收获友谊与爱情。
     既然言为心声,那么,无论在虚拟的网络还是在现实的人生,真诚与虚伪、崇高与庸俗、伟大与卑下自然都会黑白相间泾渭分明。关键在于你会以一种什么样的人生态度去面对和取舍。
     当然,我说的这种论坛是指那些能直抒胸臆自由表达个人意愿的论坛,而不是那些听命于某种政治实体、努力宣扬某种政治理念的御用论坛,也不包括那些被某些诗人作家把持而相互恭维彼此著名、成天做着流芳百世的南柯迷梦的文学论坛。我说的这种论坛没有权威、没有等级,只要你注册一个ID,便享有绝对平等的权利,可以抨击也可以赞扬任何一位熟悉或陌生的网友。
    这种自由的平民论坛,没有政治的门槛、没有学历的台阶、更没有拉帮结派任人唯亲的潜规则。每个人都能尽情一吐心中的块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用青春的热血去温暖人间的冷漠,用正义的利斧去铲除人世的不公。只要足够真诚与真实,即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也能一夜之间爆红天下。在这里虚伪与矫揉造作很快会被人遗忘、趋炎附势为虎作伥则会顷刻间遭致“群殴”。
     正因如此,那些在电视里频频露面的达官贵人是不屑于登临的,因为这里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有直言不讳的诤言与谏言;那些在报刊上连篇累牍地登载大作的文人学士也不会眷顾,因为他们自视甚高的“传世经典”很可能被某个愣头青立马批得体无完肤。权势与高位在这里威风扫地,金钱与名声在这里一文不名。再大的官、再煊赫的名人一旦失去道德底线就会遭千夫指万夫唾,沦为网络论坛上的“弱势群体”。怪不得有些在网络论坛上落难的达官贵人要指责网络是公共厕所,实在是被真话的砖块拍晕后老羞成怒说出的昏话与胡话。
     我承认在这样的论坛上,的确不乏幼稚粗俗甚至有些刻薄恶毒的平庸之帖,但是在沉浮的帖潮中同样也闪烁着许多让人振聋发聩耳目一新的好文章。前者很快便会沉沦,后者却会被人顶帖转载久久传诵。因为这是一片渴望自由的网民辛勤耕耘的真实沃土,因为善与美的花朵便盛开在这片真实的沃土之中。虚伪只能收获虚伪的颂扬,真实才能获得真实的赞誉。这里虽然诞生不了财富与权势,但却能诞生勇士与智者!  
     我见过那样一些网友,他们初涉论坛小试锋芒,很快获得网友的诸多好评。于是踌躅满志地捧着那些半成品毕恭毕敬地叩响报刊杂志的大门,在某位知名编辑的提携下一步跃入作协文联的龙门,从此千人一面心安理得地担起社会主义文艺工作者歌功颂德的光荣使命。
     有些颇具灵性自命不凡的“诗人”或“哲人”,他们将自己潜心耕耘的压箱宝典公之于世,在遭到网友冷落后愤而离去,或自编自印出书传世,或邀三五好友自创一个冷清落寞的网站聊以自慰。他们在自吹自擂之余免不了频频感叹世风日下,并且对世人的有眼无珠耿耿于怀,唯独不想想自己那高雅的“鸟语”为何不能打动世人的凡心?
     还有人在网上专找人寻隙干战,他们不是为了探寻真理,也不是为了探明真相,仅仅是为了发泄内心的不满与怨愤。他们或奉命行事、或出于妒忌、或因为莫名的恶劣情绪,像野狼一样在这些自由论坛上游弋。
     上面这些人把新闻媒体都当成了自己追名逐利的工具,面对这种散发着浓郁自由气息的网络论坛,他们或当成跳板,或当成弃屐,或当成玩物。他们根本想不到他对网络论坛的态度将注定他们人生的高度与厚度,因为一个开放的自由论坛恰似一个人成长壮大的人生舞台,在这里你的思想观点、情感情绪以及语言文字都将受到严酷的检验,否定与肯定、诅咒与赞扬会像翅膀一样托着你飞上高高的蓝天。
     在新闻媒体普遍沦为党的喉舌和权力的遮羞布之后,网络自由论坛便成了人们探寻真相、展示真实、弘扬正义的无奈选择。有多少爱美如痴、嫉恶如仇的网民在这虚拟的空间默默奉献着心血与汗水,他们不图喝彩不图扬名只图在这个官话套话假话胡话漫天飞舞的世界说一句真话、活一个真实。
     是的,自由的网络论坛正是人生舞台的一个真实角落,尽管这种自由时时受到威胁,尽管删帖、屏蔽的阴影时时笼罩在头顶,但是只要亿万网民渴望自由渴求真实的心不变,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欺实马、躲猫猫、俯卧撑、跨省追捕、开胸验肺……的真相不都是被愤怒的网民揭开的吗?河蟹、杯具、散步、织围脖、被代表、被幸福……等等极具时代特色的新名词不都是智慧的网民创造的吗?
     真实是真理的灵魂,是善与美的温床。离开了真实,假丑恶必然泛滥成灾;远离了真实,自我将迷失在物欲横流中。从最初的潜水观望到后来的发帖冲浪,一晃已过去好几个年头,我既有兴奋也有失落,但始终坚守在此,不为别的,就为了做一回真实的自己。
     人生有高潮也有低谷,网络有热闹也有孤独,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我愿意默默守护着这片真实的荒原。涨潮时筑高楼、掀热浪,和众网友一道唇枪舌剑叱咤风云;退潮后读新书、交旧友,为年青人顶帖、为勇士们呐喊。
     永恒和无限只是人类最奇特的一种想象,我欣赏花朵片刻的绽放,我追求流星瞬间的灿烂,因为那美丽的刹那就是永恒!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10、谈暴力

    暴力这个恶魔几乎和人类的历史同样悠久。从人类诞生的那天起,它就潜伏在人的血液里、隐藏在人的脑海中,时不时地兴风作浪、喋血人寰。
    有人说暴力源于人类蒙昧未脱的兽性。然而,只要稍具一点动物行为学知识的人就会知道:野兽的残忍基于生存的需要,大多是针对其他物种而言,没有哪一种野兽会像人类这样幸灾乐祸地对同类百般折磨、凌辱、肆意杀戮。
    还有人说暴力源于人类恶的天性。然而,翻开人类的历史你会发现:人类暴力的盛行恰恰与人类的文明在同步增长!人类社会出现的那一次次宗教大屠杀、种族大灭绝和阶级大清洗,都是发生在人类文明高速发展的地区与时代。
    由此可见,一个人的暴力倾向并非与生俱来,而是随着他的成长慢慢形成的。因此暴力与人的思维活动有关,换言之,暴力是人类思维的产物,是偏见与谬误的产物!要想终结暴力,首先必须战胜偏见与谬误。

    暴力是暴政存在的基础,独裁者的宝座无一例外都是靠阴谋与暴力支撑的。但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对暴力趋之若鹜呢?  
    首先因为暴力既是获取政权的一种手段,自然也成了摧毁暴政的一个选项。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有人给暴力戴上了一顶光鲜亮丽的头冠——“正义的暴力”。
    于是,无论是一心想取代暴君的政治家还是一心渴望解放的劳苦大众,都对“正义的暴力”(即“暴力革命”)乐此不疲。尽管他们清楚自己可能丧命,尽管他们知道可能还会有无数其他人因此丧命,但他们仍然在所不惜、勇往直前。不掀开暴力头上这块美丽的遮羞布,“暴力革命思想”就依然会大行其道,“千百万人头落地”的惨剧也将会不断上演。

    何谓暴力?暴力是一种非正义的强制力量。
    暴力不是某种手段,而是目的与手段的统一;暴力不是某种行为,而是动机与效果的统一。鼓吹暴力者把暴力当成一种手段,他们认为:只要目的崇高,便可以不择手段。其实手段与目的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从手段甚至能分辨出目的的崇高与卑劣。暴力具体说就是强者用一种非正义的强制力量剥夺他人的生命权、人格权、自由权,不管他动用的是国家权力还是个人强力都应该统统归于暴力的范畴。
    以杀人为例,杀人的刀与杀人行为只是暴力的一个选项。恃强凌弱的杀人是暴力,屠杀和平请愿的民众是暴力,而弱者为捍卫自己的生存权杀死暴徒与暴君却不能算是暴力,那是弱者在进行“正当防卫”。尽管它们的手段与结果可能一样,但目的与效果却迥然不同。此外,对滥用暴力残害弱者的恶人施行惩罚,那样的动武也不能归于暴力,而是一种替天行道伸张正义的英雄壮举。这种正义的英雄壮举与“暴力革命”的区别在于:“正义的武力”是对“非正义的暴力”的镇压,前者旨在防止人滥用暴力,是要置恶行于死地;后者旨在置人于死地,他们是暴力的滥用者。而“暴力革命思想”抹杀了正义与非正义的界限,那些鼓吹“暴力革命”的人用信仰、种族、阶级等等莫须有的标准自己决定了自己的“正义性”,他们不惜采用形形色色的暴力手段将他人认定为“敌人”而予以无情地清洗清除。
    当一个政权使用国家暴力残酷镇压本国和平示威的民众时,民众有权展开正当防卫,国际社会也有义务使用“正义的武力”惩恶扬善。不过,这种反抗与惩处只是针对暴行的,他们惩处的只是滥施暴力的罪魁祸首,而不是整个“统治阶级”。具有“暴力革命思想”的人却会以此为借口,将怒火烧向“统治阶级”全体成员,他们会将阻碍自己获取政权的人统统视为“敌人”而予以消灭!

    暴力之所以会盛行于世,主要原因是暴力的鼓吹者自我设定了一个所谓的“正义标准”。
    众所周知,“正义标准”是人类的共同选择,是不同种族、不同国度、不同阶级、不同宗教信仰人们之间的共同选择,如果由一个民族、一个政党、一集团或一个人自行设定,结果就会将另一部分人视为敌人,这样首先从道德上宣判了他们的死刑,接下去自然会无情地使用暴力将其消灭。一个人一旦自认为掌握了绝对真理,就会把自己当成正义的化身,而一个把偏见与谬误视为毋庸置疑的真理信条的人,他内在的情感也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从而使暴力获得人类情感的支撑。
    偏激的思想观点能大大激发偏激的情感与情绪,尤其是那种刻骨铭心的仇恨。 每个人都具有道德直觉,都会对恶产生本能的憎恨。对恶人作恶的愤怒是人类极为推崇的,但对恶人刻骨铭心的仇恨则应该警惕。因为愤怒是人的一种基本情绪,人们在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看到不平之事时不由自主都会怒火中烧,并且为捍卫个人权利或者伸张正义奋不顾身勇往直前;仇恨则是一种可以由观念和利益激发的变态情感,它可以人为制造,也可以相互感染,当仇恨在政客们鼓动下成为一个阶级、民族或国家的仇恨时尤为可怕,它会驱使人们将暴力作为自己的首选,并在暴力的搏杀中迷失本性。
    我们在认识恶人与恶行的关系时常常会犯一个错误:恶行是恶人的行为,恶人是因为他具有恶的本性!就这样“好人”与“坏人”、“同志”与“敌人”便由一条随意划定的道德鸿沟泾渭分明了。
    事实上,恶人是因为有恶行,而恶行却是因为该行为本身具有恶的性质,这些性质是由人类的多数因时而立约定俗成的,恶的性质并非一成不变。
    人的本质也一样,是由其行为来决定。他的行为既由他的观念和品性也由他所处的环境来决定,也就是说没有人注定终生是恶人也没有人注定终生是善人,善与恶全得由他的行为、由他所处的时代来说话。以贪腐现象为例,并非所有贪官本质上都是恶的,在权力不受限制的社会几乎无人能避免成为贪官(如果他不被逆淘汰的话),原因何在?权力使人腐败!由此可见,人的本质由他的存在来决定,而不是他的本质决定他的存在。

    在反对暴力的巨大声浪中,有一种人的声音格外柔和甜美,然而它们却像大海中女妖塞壬的歌声,能让正义之师船毁人亡。这种人将暴力定格为某种手段与行为,反对限制一切人的自由与生命,哪怕是那些正在施暴的暴君与暴徒!这种人反对的其实并非暴力,而是反对对暴力施虐者的惩罚!
    暴力绝非某种单纯的手段与行为,而是手段与目的、行为与效果的统一。当暴君与暴徒对平民与弱者滥施暴力时,人们采用同样的手段进行自卫和惩治作恶者是正义的行为,其客观效果在于警示滥用暴力者,其终极目的在于消除暴力,这种正义的反抗和惩恶与暴力风马牛不相及,那些企图混淆视听的人如果不是暴君与暴徒的帮凶,就是善恶不分的糊涂虫!反对一切杀人形式的人忘了:暴君与暴徒的杀人只会使暴力日益蔓延,而杀死暴君与暴徒则会使暴力渐趋消弭。况且,惩罚暴君与暴徒是上天赋予每个善良人的神圣权利。
    宽容是一种美德,但是宽恕必须在恶行被制止、恶人认罪伏法以后。失去了善恶标准的宽恕不叫宽恕,那是对恶人的姑息养奸!容忍恶行也是恶,是恶的帮凶与帮闲!

    我们为什么不能“以暴力对抗邪恶”呢?因为暴力本身就是一种邪恶。“以暴易暴”者反对的只是暴君,而非滋生暴君、支撑暴政的基础!暴力本身是暴政存在的基础,卑劣的手段只能证明卑劣的目的,不管它表面上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以阴谋与暴力夺取政权的人,无一例外都会成为新的暴君,前车之鉴不能不引以为训。“以暴易暴”实质上是用一种专制形式取代另一种专制形式,而且这种转换还会牺牲大量无辜的生命。
    但愿攻打冬宫的闹剧不再重演,但愿湘南暴动的炮声从此绝迹,但愿人人都用理性的非暴力方式维护权益、解决争端……
    然而,当暴徒横行乡里、肆虐街头时,当暴君向和平请愿的民众举起屠刀时,每一个善良的人都应该发出正义的吼声,每一个热爱和平的人都应该争当除暴安良的英雄侠士!人可以没有敌人,但决不可以没有道德底线;人可以没有仇恨,但决不可以没有正义的愤怒。没有对暴徒与暴君的惩戒,暴力绝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正义的武力非但不是暴力,恰恰是暴力的克星!
    但愿人人都对暴力深恶痛绝,但愿人人都对暴力零容忍,只有到那时,人类才有望终结暴力,永享和平与安宁之谈很多人都感同身受极力推崇,不过其中的奥秘却很少有人。



[ 这个贴子最后由湖湘思者在9/20/2013 9:01:38 PM编辑过 ]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11、谈男女之别

    每次排解婚姻纠纷时,人们就用“家不是讲理的地方”来劝导,这句话强调解决夫妻矛盾不能一味遵循平时习惯了的常理,也不能严格遵守平时用惯了的逻辑。虽然大家都觉得说这句话有些唐突,但它每次都能让烽烟骤起的家庭逢凶化吉,并将家庭损失减到最低。这句看似矛盾却又百试百灵的经验去探究。
    夫妻之间为什么不能按常理出牌呢?这可能与男女间的差别有关。我们常把阳刚之美赋予男人,把阴柔之美赋予女人,这一阴一阳之别便足以概括男女间差异之大。上帝造人之初赐予了男人和女人各自不同的功能与秉赋,其用意就是为了让他们彼此相亲相爱、取长补短、携手同行,而正是男女间这巨大的差异才使人类得以繁衍壮大、生生不息。
    天性阳刚的男人偏于理性、擅长思辨,在生活中他们倚重大脑,遇事总爱进行缜密的思考;天性阴柔的女人则偏于感性、擅长情感,尤其是爱。在生活中她们偏重心灵,遇事总用心去感悟、用情去化解。理性思维与逻辑思维是男人的专利,感性思维与形象思维则是女人的强项,男人和女人就这样彼此分庭抗礼共同肩负传承人类优秀思想和优良秉性的重任。
    男人用大脑进行理性思维时,通过逻辑去思考万事万物得出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思想,思想则靠语言文字、数学逻辑规则以及自然科学规律来传承,总之那些都是人类“意识”的产物; 女人用心灵进行感性思维时,凭借直觉去感受万事万物,继而产生形形色色千变万化的情感与情绪。情感与情绪的传承靠声音、色彩、线条构成的各种形象,人类的情感与情绪很大一部分都是隐藏在无人知晓的“无意识”的深海之中。
    而每当我们说理时,男人通常以意识层面的逻辑为原则,女人则以无意识层面的爱为原则,夫妻间的误会和误解于是便由此而生。
    清人李渔在论述女性态度时有两段话很耐人寻味:“相面、相肌、相眉、相眼之法,皆可言传,独相态一事,则予心能知之,口实不能言之。”“使无态之人与有态之人同居,朝夕熏陶,或能为其所化。”这两段话的意思是说女性的柔媚不能凭语言文字(意识)来传承,只能通过耳濡目染、朝夕熏陶、为其所化,也就是在不知不觉(无意识)中慢慢习得。
由此可见,女人天生就是诗人与艺术家,她们传承爱保持人性的纯正与高贵;而男人则先天就具有哲人与逻辑学家的禀赋,他们忠实地传承着思想使人类永葆“万物之灵”的崇高地位。
    对于大脑我们过于夸大其功用了,至于心灵的作用则被贬到完全从属的地位。换句话说我们只看重大脑皮层对意识的功用,对无意识则视而不见。人类的灵魂由大脑和心灵共同组成,由意识和无意识共同来诠释,缺一不可。
    女人的内在禀赋与男人的内在禀赋的差异我们的先人早已有所察觉,不过他们没有意识到女人的禀赋和男人的禀赋同样高贵、同样值得尊重。那些说“子不教父之过”的人将女人仅仅当成了生育后代的工具,他们没有意识到在传承爱、传承优良的人性与品格方面女人起的作用甚至要远远高于男人!
    有人过于推崇理性而贬斥感性,“男尊女卑”于是应运而生。他们忘了上帝之所以赋予男人女人不同的身体构造和内在禀赋,其目的就在于让男人女人成为彼此的缔造者。思想传承的是人类的意识,丰富多彩的情感与情绪才能传承人类的无意识。
    为什么人类既需要哲学逻辑学也需要文学艺术呢?因为前者靠语言传承人类的意识,后者靠难以言说的形象来传承人类的无意识。人的理性思维必须有条有理、中规中矩,违反逻辑规则必然导致思维混乱;感性思维则需要符合人性、符合情理,这却不是靠遵循语言规则与逻辑规则能够做到的,而必须依赖声音、色彩、线条构成的形象凭借人类的第六感凭借直觉来传播与传承!
    “重男轻女”的思想不仅仅只存在于男人的头脑中,某些追求“男女平等”的女性内心同样也有它挥之不去的阴影。有些女人在追求与男人政治经济平等的同时,还要努力追求生理与性格上的平等。她们不知道女人的男性化和男人的女性化一样,都是一种人格的自戕!她们忘了“男女平等”必须在充分发展各自先天秉赋的基础上谋求实现,一味抹杀自己的性别特征去追求“男女平等”其实是在邯郸学步、缘木求鱼!
    人之所以成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人与万物有差异;世界之所以丰富多彩欣欣向荣,是因为万物各有千秋独具本色。男人和女人是彼此的缔造者,一刻也不能分离。男人离开了女人可能因思想而疯狂,即使最伟大的思想家也不例外,尼采就是前车之鉴;女人离开了男人可能因情感而迷失方向,被宠坏的孩子大多是因为女人的溺爱。
    对人类社会而言,男人和女人缺一不可;对精神世界而言,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同样不可或缺。理性思维与感性思维对立又相容,它们彼此相交、彼此包容,如同俄罗斯套娃那样一层套一层重叠在一起,共同完善着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神奇的人类每一单独的个体。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像一对强劲有力的翅膀,托起人类在广袤无垠的时空中肆意翱翔。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湖湘思者不但思路清晰,還是個有心人,敬佩


                          12、谈批评
     
    人对人的批评、学术间的探讨、不同思想观点之间的辩论有一条底线绝对不能触碰,那就是对你要批评的人作道德评判。人们一旦触碰这条底线,批评就会变成批判,争论就会转为争吵。
    批评是在平等基础上展开的一种探讨,道德评判则是居高临下作出的一种盖棺论定。你一旦对某人或某事作出道德评判,便很难再深入了解那些事人物或事件的本质与真相了,因为所有的道德标准都是依据过去的人或事作出的判断,而你所面临的人或事却是全新的,它们的本质只有在它们的存在完全展开后你才能予以认识,任何事前的判断都会妨碍一个人真正了解人或事物的本质与真相,也会妨碍你真正理解对方的批评与论辩的真意。——人类所有的道德原则在面对活鲜鲜的存在时都是蹩脚的!
    批评与论辩是人类心灵成长的催化剂,但在批评与论辩时人们很容易践踏批评的底线、触犯批评的禁忌,从而使善意的批评变成“恶意的攻击”,使友好的探讨转为刀光剑影的唇枪舌战。这种尴尬的局面要怎样才能避免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弄清为什么有些人会频频触犯批评的禁忌。毫无疑义我们在对他人作道德评判时,必然会对某些观点、某些道德原则深信不疑到痴迷的程度。
例如一个对阶级斗争念念不忘的人,总会用怀疑猜忌的眼光去打量不同阶级的人,对对方的任何意见都可能随时上升为无情的批判。
    再譬如一个把“一分为二”“对立统一”当成分析事物的唯一正确方法的人,自然会将人分成“好”与“坏”,将人性分为“善”与“恶”。殊不知在现实生活中“好人”与“坏人”绝不像划分性别那么简单明了,而“善”与“恶”在每个人身上的体现也并非泾渭分明确定无误,很多时候一个人的“优点”恰恰又是他的“缺点”!
    对人性的探究越深入,我们会发现没有一条道德原则是至高无上、永远正确的。在人类的精神世界中,没有什么可以逃避思想的追问!未经审察,善也可能带来无尽的灾难;即便是人人推崇备至的爱,一旦盲目而偏狭也会使人因痴迷而疯狂。因为每一种道德原则都是对人类自然天性的某种强制,让人困惑不解的是你永远无法确定哪一种天性应该被强制、哪一种天性不应该被强制,这种疑惑便构成了人类在道德判断上永恒的矛盾与冲突。
    谁也不可能成为上帝,一个时时对他人指手画脚作道德评判的人,其实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上帝。天长日久他可能变成一头被旧道德的条条框框囚禁了心灵的怪兽,他会一丝不苟地去毁灭任何可能燃烧的激情,把自己周边的世界变成一潭死水。人生需要激情,激情带来的有善也有恶,但正是那些鲜活的生命,正是那些被人挑剔遭人诟病的言行才构成生活本身,才使人类的道德有所皈依。
    古人云:“以铜为镜,可整衣冠;以人为镜,可知得失;以史为镜,可知兴替”,批评正是催人奋进的马鞭声,它能把人从自恋的魔沼中拽出来,让他们重新回归正道。
    批评与赞美是口味迥异但又不可或缺的人生滋补品,在生命的不同阶段它们对一个人人格的成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对成年人而言,接受批评比接受赞美更有益于他的身心健康,因为赞美只会肯定一个人已经获得的东西,甚至包括恶习与错误;批评却能让人在抛弃恶习与错误的同时获取新的东西。尤其对老年人来说,赞美是温柔的陷阱、甜蜜的毒药、使人昏昏欲睡的咒语,批评才是一副让他时刻保持清醒的苦口良药。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13、谈诗

      有一种诗人仇恨思想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他们公然宣称要对“新诗”大动干戈——“抽空思想”。如果他们仅仅因为鄙视那些图解政治概念的口号诗和吹捧达官贵人的马屁诗,我倒十分赞赏这种叛逆精神,可惜他们在还没弄清思想为何物之前便盲目对思想展开口诛笔伐,他们不知道编写“口号诗”和“马屁诗”的人其实根本就不会思想!正因其不愿也不肯思想,所以才会鹦鹉学舌般吟诵出一些毫无艺术感染力的伪诗来!
       何谓思想?思想是思想者本人思维活动的过程、方式与结果,思想是流动的,是动与静的结合。思想一旦形成文字便成了概念与教条,对已有概念与教条的复述与图解只能证明你在学习与宣扬他人的思想,却不能称“你在思想”,而所有原创作品的第一要件便是:文章中必须得有“你的思想”!    
       思想是你对世界的认识和对生活的感悟、是你的价值判断与情感取向,思想是个性的基石、是语言文字的灵魂!停止了思想的人,只会人云亦云不断重复他人的思想,只会亦步亦趋遵照他人的指令机械地行文行事。
       思想是自由的,绝不受他人的控制;思想是无畏的,决不为世俗利益所左右!思想是一个人像人一样活着的基石,是一个人活得像人一样的实证!

       那么人类是怎样展开与展现各自迥异的思想的呢?或者说人类是怎样思考世界与自身以及怎样把自己的思考对他人进行表述的呢?
      在文字尚未诞生以前,毫无疑义靠的是形象思维——图画与音乐。随着人类精神世界日益拓展、随着人类思维方式与思想成果日益丰富,语言诞生了,逻辑思维(即抽象的理论思维)也随即出现,于是对思想的展开与展现便有了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
      逻辑思维是凭借概念、原理、以及逻辑规则靠语言进行的一种思维活动,表述的是人类意识层面的东西。形象思维则凭借语言、声音、色彩等手段赋予事物以形象来传递我们内在的认识与感受,形象思维在传递意识的同时还兼顾传递无意识层面的东西。
      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虽然彼此迥异各行其是,但在人类思想形成的过程中又彼此渗透互为因果,没有谁能单凭它们中的一种而攀登科学与艺术的高峰,它们就像人类的左右腿缺一不可。科学家哲学家离开了形象思维,他们的自由创造力会大大减弱,他们的文字也会变得枯燥乏味了无情趣乃至于无人肯拜读;文学家艺术家离开了逻辑思维便很难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他们塑造的艺术形象也会因此变得支离破碎无法构成完整的意境。
       形象思维是用语言、声音、色彩通过一定的形式与手段对具体形象的描述与创造,通过形象思维创造出来的形象不同于自然界原有的形象,因为在加工过程中掺入了作者的认识与情感。通过艺术形象我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作者的价值判断、审美趣味以及情感与情绪的波动,感受到作者的愿望与期待。
       文学艺术以形象思维为主,艺术家通过典型化的意象来表达独自的认识与感受,因此形象思维也叫艺术思维。文学艺术的思想性指的是那些除文学艺术表现手法之外的东西,也就是作者用技巧想要表达的东西。艺术必须以人为目的,如果艺术以自身为目的,就会沦为游戏而失去存在的价值。所以罗丹说“真正的艺术是忽视艺术的”,歌德也说“艺术的真正职责就在于帮助人认识到心灵的最高旨趣”。 为艺术的艺术之所以没有出路,就在于它丢弃了艺术赖以生存的根本!
       思想不仅仅是用语言文字表述出来的概念与判断,而是思想者本人思维活动的过程、方式与结果。逻辑思维通过语言文字表达人类清醒的意识,形象思维则通过意象展现作者思想的全过程,包括那些隐藏在黑暗的无意识中的无法用语言文字表述的东西。
      因此离开了思想性,离开了作者的价值判断和情感取向,离开了作者对真善美的不倦探索,文学艺术就会变成无聊文人进行精神自慰的可怜道具!况且人类是通过思想彼此沟通的,失去思想性的标尺,别人无法与你沟通,你最终只能带着那自以为是的可怜道具归于虚无。

       诗是诗人用文字绘出的图画、用语言奏响的音乐,是诗人通过回忆、联想、想象用夸张、比喻、象征、通感等表现手法揉成意象来表现自己“思维活动的过程、方式与结果”。亚里士多德认为“心灵没有意象就永远不能思考”,诗人正是用丰富多彩的意象于不知不觉中将读者引入他精心构筑的意境中去的。
       意境是诗人对社会现象和自然现象感受后产生的一种情怀与心境,是光怪陆离的外部世界通过诗人心灵的改造萌生的新境界,是诗人五彩缤纷的心灵之光投射到外部世界后闪现出的新景象。艺术意境本质上是一种心理现象,是人类心灵的生命律动,它必须反映作者对世界的认识与观照,必须反映作者对人性透视的力度与深度。
       如果“抽空思想”,如果丢开思想性这杆标尺,诗剩下的便只有形式与技巧,请问人类还能怎样评判诗的优劣?离开了思想性,任何一种形式与技巧都可能成为举世无双的“杰作”! 别林斯基说“诗的本质就是給不具形的思想以生动的、感性的、美丽的形象”,陆游所谓“尔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正是对诗的思想性的肯定与重视。
      诗如果不能表达作者对世界直感的观察、对世事强烈的爱憎、对人生深刻的感悟、对生活独特的沉思,诗还能靠什么去打动人心?失去了“思想”的灵魂,那空洞的形式和干瘪的技巧还能称作诗吗?!

      不会思想的“口号诗人”“马屁诗人”既可怜又可悲,那是一群从没迈进过艺术殿堂的伪诗人,他们根本不知灵感为何物!拒绝思想的诗人比起那些伪诗人来可就幸运多了,因为他们毕竟得到过缪斯的祝福、沐浴过灵感的洗礼、品尝过诗的玉液琼浆;然而拒绝思想的诗人又是不幸的,他们迷失在诗的荒原,沉沦于“为艺术而艺术”的泥沼!
       因为拒绝思想,他们失去了生活的目标与激情,成天埋头于对形式与技巧的苦苦挖掘;因为拒绝思想,他们无法与常人沟通,三三两两偏安一隅,相互吹捧、彼此著名;因为拒绝思想,他们的诗作除了技巧还是技巧,彼此间的应酬也语不成句、阴阳怪气、要死不活;因为拒绝思想,他们变得孤僻怪异,将所有人斥之诗盲、鸟人,整天陶醉在“天下第一”的幻梦中……
       拒绝思想的诗人将写诗当成一门技术,技术容易过时,因此他们轻视所有过往的诗人。他们说得最多的话是:“你还崇拜屈原、李白、普希金、泰戈尔呀?他们早过时了!”“你还这样写诗呀?这种写法早过时了!”他们甚至不屑于读除诗以外的所有文章,更别说伟大思想家的巨著了,他们以为所有的思想都是诗人的克星。他们以诗为圣以诗自娱,欣欣然如庄子笔下的井蛙:“吾乐与!出跳梁乎井干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则接腋持颐,蹶泥则没足灭跗。还虷、蟹与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乐,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时来入观乎?”
      拒绝思想的诗人把技巧看得高于一切,从而失去了对自然、对生命、对崇高、对真善美的敬畏。道德之高尚、人性之伟大在他们眼中分文不值,他们整天惦念着如何写出绝世佳句流芳百世。他们视政治如深壑,避之唯恐不及,对敢于用诗歌鞭挞丑恶讴歌正义的诗人嗤之以鼻。友谊、爱情、崇高的献身精神对他们来说全属成名路上的绊脚石,什么信仰、理想,什么真理、正义,统统成了他们嘲弄的对象!丢弃了思想标尺的他们,个个自诩为独一无二的天才诗人!他们不再需要感动和批评,他们需要的只是人们对他们作品的俯首帖耳顶礼膜拜!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14、谈文人风骨

    文人——这个代表了知识、良心、民族脊梁而让无数国人引以为荣的熠熠闪光的名字,曾几何时,已经渐渐变成一个令人纠结尴尬、让人正邪莫辩的模糊概念!
    “文人”一词最早出现在《诗经》《大雅•江汉》:“厘尔圭瓒,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锡山土田”。据《诗经•毛传》解释:“文人,文德之人也”。我国历史上的文人通常指那些有操守有德行的文学家艺术家,如屈原、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欧阳修、郑板桥等,他们具有独立人格,具有道德勇气和社会良知;他们不惧强暴,敢于对社会丑恶现象说不;他们清高孤傲、淡泊明志、风骨凛然。他们其实就是现代西方人尊称的可敬可爱的“知识分子”。
    萨义德说:“真正的知识分子在受到形而上的热情以及正义、真理的超然无私的原则感召时,斥责腐败、保卫弱者、反抗不完美的或压迫的权威,这才是他们的本色”“我一向觉得知识分子扮演的应该是质疑,而不是顾问的角色,对于权威与传统应该质疑,甚至以怀疑的眼光看待”。
    毫无疑义,知识分子应该是人类普世价值的勇敢捍卫者,是理性、自由、公平、正义的忠实维护者。他们必须具有独立性和批判精神,必须肩负起监督政府、批判现实、鞭挞丑恶、歌颂真善美的社会职责,必须敢于对强权说真话,成为不折不扣的“社会良心”。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创作出让人百读不厌的传世之作。
    然而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进步,报刊杂志电视广播渐渐成了权力者愚弄民众得心应手的先进武器,那些出卖良知和才能的伪知识分子——“御用文人”渐渐涌现,他们“忘道以从势”“曲学以阿世”,用猥琐的人格和浮华的文风把昔日那风骨奇伟的“文人学士”涂抹得面目全非、不堪入目!
    纵观当今文坛,御用文人多于过江之鲫。从形式上御用文人大致可分为歌功颂德型、娱乐休闲型、小骂大帮忙型三类。不管哪种类型,他们都是权力不可或缺的帮闲,其中尤以第三类最为可恶,因为那些小骂大帮忙的御用文人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将读者与受众引入与民族利益相背离的歧途。
    从本质上看御用文人可分为可怜可嫌型和可鄙可憎型两种,前一种人摄于权力的淫威,迫不得已当上权力的奴才与走狗,他们粉饰太平、掩盖人世的不公;后一种人觊觎权力拥有的各种利益,主动投怀送抱、曲意逢迎,他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为虎作伥!
    今天无论你翻开哪一份报纸杂志、打开哪一种广播电视,充斥耳目的尽是些阿谀奉承的献媚丑态和哗众取宠的靡靡噪声。我们不禁要发问:为什么我们悠久的文化传统会毁于一旦?为什么几千年文字狱摧不垮的中国文人会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境地?究其原因,无非是“艺术为政治服务”惹的祸!
    政治从古至今就是艺术的夙敌,因为真正伟大的艺术家是未经公认的潜在的立法者,是现实政治永恒的挑战者。因此庸俗的现实政治要么将艺术阉割,使之成为自己的号角与回音;要么将其封杀,使之永远不能发声。现代的政客们在收买知识精英时除了用金钱、地位与名声之外,还会进行道德收买——即用革命、改革、爱国主义、为人民服务等标签为那些出卖良知者卑劣的行径贴金!
    对一个民族而言,社会上层的堕落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知识阶层的堕落。当那些本该肩负鞭挞丑恶弘扬正义的神圣职责的文人学士变成了世俗政治惟命是从的走卒时,当他们用语言文字把社会的腐败堕落粉饰得天衣无缝甚至还巧言令色地将腐败堕落说成是一种社会进步时,那个民族将坠入怎样万马齐喑的苦难深渊呀!那些身居高位见多识广的文人学士,他们通晓让国家抵达美好未来的路径,通晓让弱势民众摆脱眼前当下苦难的方法,所以他们的说谎或者沉默与常人相比便显得愈加可耻、愈加难以让人原谅!
    早在一千多年前刘勰在《文心雕龙》中就对“为文之道”有过极其精辟的论述:“怊怅述情,必始乎风,沉吟铺词,莫先于骨。故辞之待骨,如体之树骸;情之含风,犹形之包气。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意气骏爽,则文风生焉。”
    毫无疑问一个读书人要想成为可敬可爱的知识分子非得有风骨不可,然而文人的风骨究竟是什么?高风亮节的文人究竟应该具备哪些品质呢?
    风骨凛然的文人首先必须具有不惧强暴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铮铮骨气。骨气是自爱自尊的产物,是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不可或缺的要素。有骨气的文人甘守清贫与寂寞、“不为繁华易素心”;他们“手持一枝菊,调笑两千石”“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风骨奇伟的文人还需具备“杀身成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志气。志气是他爱的产物,是一个人迈向崇高的起点。有志气的文人“位卑未敢忘国忧”“我以我血荐轩辕”,他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风骨超凡的文人必须具备的第三个要素是浩然之气。浩然之气由深邃的思想与广博的情怀共同孕育而成,是一个读书人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有浩然之气的文人放眼宇宙俯瞰生死,“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他们“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客,视通万里”“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字的首要功能是传播爱,书籍的首要功能是载道解惑传递文明密码。那些一心想通过文字争权夺利、扬名后世的人实在异想天开,他们不知道人的名字只是一个虚无空洞的符号,在人的短暂生命永久消失的那一刻,名声也会如同五彩斑斓的肥皂泡一般瞬间破灭,未来的褒贬赞毁统统是后人茶余饭后的消遣,与他真实的生命毫不相干。
    风骨之于文人犹如脊梁之于人,没有风骨的文人纵然辉煌腾达依旧屈膝卑躬;风骨之于文章犹如重量之于黄金,没有风骨的文章纵使金光灿烂依旧分文不值!


[ 这个贴子最后由湖湘思者在10/13/2013 6:00:03 PM编辑过 ]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湖湘思者是一位
冷静的、很有造诣的思想者。
在其很多的作品中,跳动着一颗社会良心。谢谢。

                                       文刀
                                   2013年10月6日


[ 这个贴子最后由文刀在10/5/2013 6:53:34 AM编辑过 ]   

 9 7 1 2 3 4 5 6 7 8 : 此主题共有56帖 此页8帖 每页8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用户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长度不得超过255字
内容(最大16K)

是否是UBB代码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
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其它选项:  显示签名   锁定帖子  - 颜色表   Alt+S或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