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37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10
    • 积分501888
    • 经验231477
    • 文章9363
    • 注册2009-05-21
    萧大叔的《东山少爷纪实》写得流畅贴切,感同身受的情节,沉醉不已!

    敬佩!
    在诗词里长醉 在生活里长醒
    在线情况
    38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谢谢邓治兄賞評!
      谢谢冰云君赏评!
      我不过记录了事情,有感染力话,主要是事情的力量。
      [ 这个贴子最后由蕭振在2015-8-15 21:21:02编辑过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39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连载十一

                                三、打“劳改犯”


            一九六七年八月初,“文攻武卫”的口号和着枪炮声,广州各街各道的路口都闸街筑垒,有磚瓦砌、有木料制。街坊组建联防队,或拿棍棒,或拿一端斜锯成尖角的“水喉通”(自来水管),或铜锣、脸盘,日夜守卫。入夜更关閘加鎖, 禁止进出。銅鑼、脸盆声日夜能闻,开始还让人警觉,随着一场场虚惊,慢慢人们也有些麻木了。

            英伯也从工厂拿回几个弯曲成C型的粗塑胶管用又长又粗的螺丝钉固定在大门、客厅阳台和厨房阳台的门后两侧,每扇门分上中下各一对,天一挨晚,就插上三道门杠。因为门外的铁闸在一九五八年全民大炼钢铁时候给街道无偿拆去炼钢。幸亏留下钢制窗花没拆,有的人家连这都拆掉了。

            十一日,“劳改犯即将血洗广州”的流言在广州城的大街小巷不脛而走,人心惶惶。

            十一日晚上,文化革命中的广州这个文化悠久的历史名城发生了一场灭绝人性的血腥大屠杀——“打劳改犯”。

            绝大部分善良的市民在这个不寻常的夜晚没有什麽特别的和平常夜晚不同的感觉,断续响起的铜锣、脸盘声即便梦中听到也已经像“狼来了”的叫喊。

            可是,十二日晨,广州震惊了,悲恸了。

            英仲出门的时候奇怪零星的路人神色都很凝重。他经过东山浸信会堂走到庙前直街,看到东山一路车总站对开的安全岛的灯柱上吊着一个死人,下面几个人围观外,路过的都匆匆而过。英仲边走边看,吊着的人遍体鳞伤,全身黑紫,衣衫烂成丝丝綹绺,头垂得低低的就像吊着脖子死了的鸡鸭。英仲不忍细看,扭头看过右边东山公园。公园的凤凰花衬着朝阳倒是烧得红红彤彤,远处白兰花还飘来幽香。

            后来,英仲听说了广州市内的主要干道几乎每一个路口都吊着死人。

            长堤一带的大榕树吊了不少死人;黄沙的七号公共汽车总站,吊三具死人;北京路的十字路口街心岗亭倒伏着一具发黑的尸体;禺山路和北京路交界处,也吊一上身赤裸,双手被捆,背后有一刀口的尸体;海珠广场的雕像脚下,坐着一具尸体;西关、河南街道两旁的树上、电线杆上、也吊着一具具尸体,一些十字路口死尸更多,横七竖八倒在人行道或交通岗亭;广州郊区也不例外,白鹤洞人民公社礼堂前的街口吊了两具包着头的死尸……

            听说当时旗派“红警司”事发后曾点数各地的尸体,得出不完全统计,大概有一百多两百具尸体出现在这个晚上。一、两百个生命被剥夺在这一个晚上。

            如果,这个晚上发生在今日,世界必定震怒。当年天知道。

            可是,至今都没有一个说法给这个晚上,给这个晚上死去的一、两百人和他们的亲属。

            有人想象出广州这一晚好莱坞式的恐怖片:

            月黑风高,载着尸体的车队隆隆驶入广州後分别开往指定地点。车一停,跳出的人拖出一具具尸体到树下、电线杆下,迅速把绞索套在死者的脖子上吊起来。又开车到下一个地点,又重复前事,或干脆把尸体扔在路上。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吊,一路扔,一路令人发指,一路让人心寒。

            这是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的“阴谋”!这是部分人对此事件的看法。部分人认为除此之外,不排除个别死者是某些广州市民听信了劳改犯冲击广州的谣言,混乱中把一些乞丐、流浪汉、精神病人、串连学生、工人和外乡农民等当作“劳改犯”打死了。当中也会有个别真正劳改犯,因为劳改场无人看守了。也有些人泄私愤报复杀人的。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一日广州的夜晚,是悲惨的世界,血肉模糊的谜团。

            现今五、六十岁的广州人记得这段“打劳改犯”往事。英仲记得这段“打劳改犯”往事。。“打劳改犯”和文化革命一样都摧毁了人的伦理道德,把人和兽之间的间墙打掉,人兽难分,做成今天人的道德普遍沦丧。


                                    四、武斗烽火


            文化革命,毛主席最高指示“要武嘛”。

            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九日,广州。地总群众把市二轻局工联和一中红旗的学生在糖厂贴的一条“广糖红旗工人是革命左派”的标语,“左”涂改成“阻”,“工联”上打了两个叉,引起对骂,推搡。其间一农民小孩受伤。当晚,几十个郊贫联的农民围住糖厂要求工联“交出凶手”。

            七月二十日晚,工联、支农青年、三司、红农友、红体兵等正在糖厂开会,地总、郊贫联、主义兵扛着长矛、锄头、带钉的扁担和浓氨水冲入爆发武斗。后来又有学生陆续加入,共约一千多人。

            据网上有关资料,省军管会的值班日记对糖厂武斗有如下记录:
          (市军管会):糖厂情况恶化,工联冲进去一些人,大约一千人,据说地总、红总正在调人,可能一二万人。黄荣海司令员意见,叫给各总部做一些工作。
          (工交小组):攻进糖厂的大部是支农青年,红农友在集中,向糖厂移动,电厂工人也在集中。

          (市军管会于同志报告糖厂情况)我军主要是保护机器,防堵群众继续进厂,现感兵力不足,要求增兵。
          (工交小组):六榕寺前过旗派卡车21台,满载人员去糖厂。地总35分钟出四台车,去糖厂。

          (工交小组):政治部反映,工业大道四百人,已到同福西路,旗派拿着马刀……中大红旗二千人,在管型厂、船厂宿舍,干什么不清楚,听说西村电厂集中三千人。中山纪念堂有一千多人,东较场也在集结人。
          郊贫联在糖厂附近的也介入武斗。

            最后解放军劝阻两派脱离接触。

            七月二十三日,广州“主义兵”总部成立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庆祝。三千多位“革命的红后代”穿着旧军装斗志昂扬。红旗工人在越秀山体育场召开糖厂死难者追悼会并游行。中午,“灵车”到了中山纪念堂附近,红旗工人与主义兵发生矛盾,成千上万人手持铁棍、木棒、长矛、大刀、砖块大打出手。直到晚上“人民子弟兵”出动,手挽手把双方隔开。

            随斗争白热,武斗升级了,广州抢枪、抢汽车,抢装甲车、坦克车。武斗不再是刀棍石块,机关枪、大炮、装甲车、坦克车出动了。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九日晚,工联等旗派进攻主义兵和地总、红总占领的总工会,枪声、炸药包、手****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八月二十日,“红旗派”五百多人乘二十余部汽车往石井进发,抢夺石井海军仓库的武器。行至三元里遇“东风派”伏击,死伤者众。

            英季学校的操场 。

            一班高中学生有的拿迫击炮的炮身,有的拿炮架,有的拿座钣、瞄准具,几个女同学合力抬着一箱炮弹意气风发组装迫击炮。他们要试炮。迫击炮架好了,张三撬开炮弹箱木盖,拿出一个迫击炮炮弹,二话不说,威风凛凛地学着电影上的动作双手握住炮弹就把炮弹从炮口滑进炮管。几个人凝神屏息,也没后退。他们身边还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同学。可是期待的爆炸声没有响起,炮弹躺在炮管里不动。

           “打哪里?” 看热闹的同学好奇地问。

            这几个高中学生恍惚大梦初觉,突然吃了一惊。周围不是校舍就是教职工宿舍,也没有敌人,打哪里?!他们以为炮响了就成功了、胜利了。然后才想到打谁。后来他们知道这门迫击炮不是依靠炮弹自身重量使炮弹底火撞击炮管底部的撞针发射的,是需要射手操作释放撞针撞击炮弹底火发射的。多少年后,他们庆幸当年的无知。

            武斗风起云涌的时候,英季还回学校参加运动。每一次,英叔远远的跟着英季,默默地保护自己的弟弟,一直看到他进了学校才转身回家 。随着武斗越演越烈,到处枪炮轰鸣,很多父母都让小孩离开广州到四乡。英季也到了大姐萧虹的家。

            再摘录网上一篇报道:八月三十日,旗派进攻地总占据的西村水厂一座大楼。大楼里面大概有五、六十人,除了手****、步枪、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等还配备高射机枪。旗派以退役军人和退伍军人为主力,工厂和农村的民兵、学生为辅。战斗部署头头是道,断后路的是西村水厂过江水管索道对面的建筑物上一队十多人的退伍军人,居高临下封锁索道出口。打增援的在西场铁路口、西村木材厂铁路口备了多节装煤的货卡和火车头;水厂北面设埋伏,防范北面郊贫联增援。

            装甲车进攻了。夜空里飞过的洩光弹织成恐怖的吃人妖魔,汽车改装加上两公分厚钢板的土装甲车被高射机关枪打成蜂窝,当场死了四个中学生。制造这部装甲车的工人以为万吨巨轮船身的钢板可以防枪弹和高射机抢子弹,没料到对方用******。

            另一辆军用装甲车不怕******,到处巡走,用火力压制对方掩护自己人员进攻。整整一夜,西村的百姓就在惊慌中渡过。

            凌晨,旗派调了一门迫击炮对准大楼开炮。

            这场武斗是广州文革史上规模最大,最专业,最多大型武器,伤亡惨重的一次武斗事件。
           
            中央专门发出“九.五命令”,限令停止武斗、上缴武器装备。广州有幸成为全国武斗时间最短,并第一个结束的大城市。

            英仲自小爱枪、爱车,可是这场武斗他从头到尾没有参加,不是觉悟高,更没有政治眼光的原因,近七十岁时候他再深究自己,觉得恐怕还是散漫随便之故。高中时代他第一个穿海绵人字拖上学。他直到近七十岁,唯一束搏身体的除了衣物,手表,戒指、项链等等一概束之高阁。手机普及后,他更是连手表也少带了。他是一个自由散漫的人。“打‘劳改犯’”和此篇“武斗烽火”收入书集,是他纪念那个年代死去的冤魂,并向一众网上提供资料的人士表示深谢!

                                   五、天台鸽棚


            武斗后,很多人在血海中思索,从一个极端,革命派,变成另一个极端,逍遥派;反正上班的不用上班,上课的不用上课,正好发展“海陆空”,养金鱼、鸡、鸽子。英叔、英季利用自家天台这个全街道的制高点,在制高点的至高处,绿色琉璃瓦顶盖旁边的平台用竹子搭建了七、八平方米、一人多高的鸽子棚。棚子进去右面是一层层的鸽子屋,左面是活动的广阔天地,人和鸽子进出的竹门几乎占了整整一面。竹门靠近地面处,还有一个两尺见方的小竹门,小竹门能从外进内不能从内到外。

            喂食的玉米市面没有销售,由亲戚帮忙走后门弄到。每天早晚两次,英叔、英季进去喂食兼放飞鸽子。他俩甚至有时候拿着鸽子到河南、芳村、佛山等地去放飞。他们回到家上到鸽子棚,放飞的鸽子早已飞回来了,鸽子自己从小竹门进鸽子棚看着他们咕咕地叫。他们累积了不少选鸽子的经验,头大、额宽、鼻子大、眼小有神、体态匀称、手感好 、肌肉富弹性, 主羽发达,细而硬、有弧度。

            鸽子最多的时候近二十只。有的是自己的鸽子繁殖,有的是放飞的鸽子带了不知谁家的鸽子回来。看着母鸽产蛋、孵化,到给自己毛茸茸的雏鸽嘴对嘴喂食鸽乳,到雏鸽羽翼渐丰学飞,给他俩在荒废的学业中有了一种寄托。这也是一种无奈,是疯狂的文革,惨绝的武斗后,百姓忽然觉得精神和时间都空落落了而在无奈中的自娱。自来鸽是自娱的兴奋点。全街道的制高点本身就是对鸽子的诱惑,由此飞进飞出的鸽群更常常让不知谁家的鸽子弃暗投明加入队伍。放飞的时候,英叔、英季和他们的伙伴站在鸽棚外,目送自己的鸽群上下远近敖翔,时而盘旋在自家房顶,时而远飞到目力不及的地方。有时候眼见自己的鸽群飞着飞着忽然就有一只别的鸽子义无反顾地飞进加入,或在翻飞踌躇後投诚。每逢看到自己的鸽群附近一只鸽子在徘徊不定左思右想,英叔、英季和他们的伙伴更兴致勃勃,不失时机地为这只鸽子呐喊加油。

            “呜……咯…….”鸽子懂不懂不知道,不过大多数时候这只鸽子经过深思熟虑后、经过呐喊助威后就投身他们的鸽群队伍了。他们称这“自来鸽”。

            另外一种自来鸽直接就主动投奔英叔、英季的鸽棚。它们会找到小竹门,从小竹门进鸽子棚。英叔、英季的鸽群也有公平机会投诚别家鸽子,当然,这种机率少而又少,还是盈余多。

             一段自由自在的鸽子情缘维系了大约一年,全国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英叔、英季拆掉天台鸽棚带着两三只心爱的鸽子去了。英仲不久也和广大干部下放五七干校劳动。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0
        • 头像
        • 级别
          • 财富1
          • 积分48830
          • 经验13766
          • 文章810
          • 注册2009-09-12
          [QUOTE][b]下面引用由[u]蕭振[/u]发表的内容:[/b]

          谢谢树立兄、冰云君、荒田先生和文东兄高抬!
          老广州人无不知晓广州两大人文文化——西关小姐和东山少爷。东山少爷尽管叫少爷,和纨绔子弟、二世祖却格格不入,是独特的少爷,我凑巧当了,自我调侃大概也算末代东...[/QUOTE]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萧老师的大作引人入胜,让我欲罢不能。其实之前也曾零散读过其中一些章节,只不像现在这么完整而已。在此,我可能算一个特殊的读者,因为我曾经用自己的秃笔出了一点小小的力,在惭愧帮倒忙的同时,也多少有一点点荣幸。
               大约是两年前,蒙萧老师不弃,从洛杉矶打电话到上海,让我为其大作题写书名,我一非名人大家,二非技艺高超。一介书生万难当此重任。。。。。然盛情难却,终惴惴提笔,不免贻笑大方!今有幸拜读更多内容,恰恰印证了我当初的预感,我涂鸦的平凡,实在是配不上萧老师的煌煌大作的精彩。但木已成舟,也只能任其出乖露丑了。除了深感荣幸之外,只能谢谢萧老师的抬举!(张纯启)
          张纯启,男,47岁,客居上海,书法的“信徒”。

          美能赏心方播远,艺靠唬人难久长!

          个人主页:http://qingpingle98.blog.163.com

          在线情况
          41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謝謝純啓賞讀!
            纯启兄太客气了!
            一如之前我所说,你的题字让拙著增色!让我三生有幸!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2
            • 头像
            • 级别
              • 职务论坛版主
              • 财富2
              • 积分251663
              • 经验49520
              • 文章4173
              • 注册2010-12-29
              读过这几章后,小弟突然有一股改行做纸张生意的冲动。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3
              • 头像
              • 级别
                • 职务论坛版主
                • 财富6
                • 积分183435
                • 经验84574
                • 文章3084
                • 注册2005-11-15
                [QUOTE][b]下面引用由[u]蕭振[/u]发表的内容:

                謝謝寒章君深夜賞讀!
                你的跟帖像詩,充滿意象,我接龍兩句:
                【深夜,在川蜀的星空下,坐在芦花丛中,就着二胡、葫芦丝、歌声、跫鸣……,把“严母慈父”“兄弟姐妹”丢进江水,摇曳了嘉陵江里的霓虹~~】
                在波光斑斕裡
                歲月飄忽,歷史晃蕩

                眼前浮现一幅画: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

                [ 这个贴子最后由寒章在2015-8-16 10:27:53编辑过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4
                • 头像
                • 级别
                  • 职务论坛版主
                  • 财富6
                  • 积分183435
                  • 经验84574
                  • 文章3084
                  • 注册2005-11-15


                  [img]../images/fileType/jpe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
                  [imga]../images/upload/2015/08/16/100225.jpeg[/imga]

                  [img]../images/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
                  [imga]../images/upload/2015/08/16/100254.jpg[/imga]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5
                  • 头像
                  • 级别
                    • 职务论坛版主
                    • 财富1
                    • 积分99360
                    • 经验30537
                    • 文章1342
                    • 注册2009-04-11
                    说是小说,更是历史,信史。我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萧兄这部著作是下了大功夫写的!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6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QUOTE][b]下面引用由[u]mty[/u]发表的内容:[/b]

                      读过这几章后,小弟突然有一股改行做纸张生意的冲动。[/QUOTE]
                      谢谢文东兄幽默的赏评!
                      洛阳纸贵,要到洛阳做纸张生意。我这里不可能做成。呵呵。我真的做梦都不敢想。
                      再三感谢高抬!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7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寒章君,看了你眼前的画,我不禁笑起来。畫是歌歌是畫,歌太熟了,半夜叫醒都会唱。结合到你的奇石,看着就像妈妈坐在谷堆,又像妈妈刚从古代穿越,头上双髻還沒改裝就給領導叫來傳幫帶讲那过去的事情 。螳螂的意象覺得深沉,我不好說,還望明鑒。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8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謝謝樹立兄抬愛!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2344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