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4550
    • 经验112
    • 文章18
    • 注册2005-04-17
    [散文][原创]梦里故乡

    □      一场春雨
      我是被梦赶回故乡的。那一刻,我正挤在嘈杂喧嚣的车站候车室里排队,等待穿过那牛圈一般的栅栏,四周陌生的面孔充满冷漠戒备,甚或还有森森的敌视,我忽然感觉冷,也就是在这时,故乡一下子闪回到我的面前,我当时最大的奢望就是赶快回一趟老家。我掐指计算了一下领导安排的出差时间,还真是有机会,于是决定绕道故乡,回乡下看望一下年迈的父母。
      人就是这么怪,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想到一个新鲜的地方去走走,而一旦离开,就无时不在思念着那个地方。譬如我,青年时代多么渴盼着城市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啊,而今跳出贫穷的故乡也不过十多年,每当孤独无助、落寞惆怅时,面对着熙来攘往、车水马龙的城市我总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每当这个时候也就特别想念故乡。想深了、久了,就常常做梦,常常梦回故乡。
      我是在一个秋雨过后的早晨走进故乡的。故乡在连绵起伏的山套里,夹着一个葫芦形的山谷,落叶熔金的树木簇拥着青砖红瓦的屋舍,被雨水清洗过的瓦片闪着润泽的红光,金黄的田畴阡陌纵横,泛着成熟色泽的庄稼闪现出层层醉人的波澜。远望晨岚里的村庄炊烟袅袅,走近了,则鸡犬之声相闻,猪羊欢叫声声,特别是村前老槐树下那柄坚硬光滑、疤痕斑斑的辘轳旁,此时正人影绰绰,悠长的井绳讲述着一段古老而悠远的岁月,担水的乡亲肩上鸣唱清脆的歌谣。
      在这个宁静的清晨,我走在秋雨滋润过的村庄里,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新自然,恬静安详,吆牛的声音随着吱吱呀呀的开门声渐渐传过来,我看见许多人家的大门这个时候都已打开了半边,也许主人早已到庄稼地里忙活着收获了,他们家的门上大都没有上锁,半掩的大门透露出乡里人的诚实憨厚和心不设防,当然,更值得欣慰的是这里少了城里的那份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处处透露出祥和宽容,心地无私。
      一只黄狗绅士一般站在大门口静静地观察我,没有歇斯底里的狂吠和狗仗人势的桀骜,我想这狗那么的温和,一定是父母或者左邻右舍喂养,见过我或者熟悉我的气味,要不它决不会这么彬彬有礼地看着我,果然,是我邻居三奶奶家的,一年前我回家时它还是一个胖嘟嘟的小绒球,现在竟出落的威武雄壮了。此时,三奶奶正端了一瓢玉米赶着一群鸡从院子里出来,一只火红冠子的大公鸡扑棱着翅膀倏地从我面前闪过,去追逐那只羽毛丰满、面色潮红的母鸡去了。
      三奶奶是在对着门口那群鸡撒粮食的那霎看见我的,她显得非常惊喜,也许她压根儿不会想到我这么早就回到家了,以前我回家的时间大都在傍晚时分。她揉了揉昏花的眼睛,大声地问:“是'四'(四是我的小名)回来了吧?”我赶忙走向前,问:“三奶奶好啊!你身体还那么硬朗!”她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笑着说:“老了,不行了!”她说:“你娘和爷都到岭上去刨地瓜去了,门敞着,快回家歇歇吧!”我的眼前一下子闪现出父母佝偻的身影,多少年了,他们以不变的耕牛的姿势不知疲倦地穿行于山间瘠薄的泥土上,坚实的足印,构筑了土地最真实的风景。那蹒跚的脚步,深深浅浅的脚印,在岁月的坎上踉跄移动,这一剪影,在我心里刻印的一清二楚。有一股酸楚忽然将我淹没,我于是便迫不及待地想到田里去,帮帮父母。
      匆忙地进家扔下随身携带的提包,踏上沙石铺就的乡村小路。此时的田野,庄稼五谷都显示出成熟的气色,宛如一个等待临产的幸福的母亲,早已收割了的高粱堆积在田间地头,或站姿或卧姿,象凯旋归来的士兵,显现出一种胜利者的满足与悠闲。是啊,高粱完全有理由展示自己,它用自己毕生的精血结成粮食、站成青纱帐,甚至连秸杆也毫不吝啬奉献出来当作牛羊的饲料,就象我的父母将一丝一毫的爱毫不保留地哺育给我。
      转过那道山梁的时候,我就看见了母亲,她正手握弯弯的镰刀用力地割着纠纠缠缠的地瓜秧,锋利的刃在初晴朝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耀眼的弧线。那些杂草在她的弓背下“嚓嚓”地倒下。我蓦然发现,岁月的刃光已经漂白了母亲满头光滑的青丝,连同那蹒跚的脚步在这促织声声的的秋野,构成一道光灿夺目的风景。
      我静静地在她的身后站了许久,看秋风撩起她单薄的衣衫,瘦弱的身子颤微微地在风中晃动,我不禁潸然泪下。母亲,十多年了,我象一片落叶飘在他乡,还真没有这样仔细地看过你,看你在秋风中劳作的模样。为着生活你辛勤地劳作着,是那么的忘我,以至于几年不见的飘落他乡的儿子猛然出现,你也毫无察觉,你用弓一样的身躯在山旮旯里不停地播种收获。踩着晨露,顶着烈日,踏着夕阳,一年四季,披星戴月,为生活、为子女而奔波。
      其实,走出大山,不仅仅是我童年的梦啊,这其中也包含着父母无言的期望!那些年,我的家我的故乡实在是太贫穷了,我在整个中学期间,吃的几乎全部是高粱玉米煎饼,肉食也只有过节时才偶尔吃那么一两次,每当我从学校回家取饭,步行十多里山路回到家,整整一个夜晚,我的双腿就会不知不觉地转筋,疼的我辗转无法入眠,母亲就披衣起床用手捏着我的小腿,泪汪汪地看着我麻杆似的身子,颤颤地说:“儿啊,这都是营养不良缺钙啊!好好学习吧,长大了考上大学赶快离开这个穷地方!”那年高考张榜后,我从乡中学看榜回来,父母正在山坳里犁地,当听到我被大学录取的那一刹,母亲竟激动的流下了眼泪,然后就匆匆忙忙抗起农具跑回家,到菜园里择菜。父亲则兴高采烈地跑到公社驻地割回大半年没有吃过的肥猪肉,置办酒席请乡邻们喝酒,父亲还拜托在城里铁矿工作的乡邻特意为我买了一块手表,之后,父亲泪眼婆娑地送我到公社驻地坐车,眼巴巴地看着我远离故乡。
      许多年后,当我在城里找到了体面的工作,有了一个优裕温馨的小家,过上了还算是富足的日子,我多么想把父母接来,让他们也享享福、看看城市的光景,但父母却又无法舍弃自己那清贫的家了。我知道,他们在土地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早已融进了这片土地,又怎能无缘无辜的舍弃呢?正如我,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眷恋生养我的故乡,我知道故乡就是父母啊!它虽贫穷但很善良,它虽穿着破旧但很干净,它的怀抱虽孱弱但很温暖,它能够宽容任何一个孩子,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裕,它温馨宽大的胸怀都永远给你留了一个心灵栖息的地方!
      ……
      我还没来得及喊一声爷娘,父亲猛然起身抬眼的那一霎还是看到了我,他的眼里一下子放出欣喜的光芒,“你怎么没提前说声就回来了?”我说:“单位安排出差顺便绕道回家看看。”他赶忙让母亲停下手中的活儿回家做饭,并一再让我跟母亲一道先回家。
      走在回家的砂石路上,凝望着朝阳下的村庄,我的心竟有一种塌实温暖的感觉,我知道,我也是属于这个村庄的,无论我走的多远,这里永远是我灵魂的安放故乡!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1875 seconds with 7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