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7280
    • 经验842
    • 文章68
    • 注册2006-02-10
    [小说]《往事如烟》连载之16--谈判
    在野马渡招待所的一处大通间的房屋里,大汽油桶改制的铁炉,黑色的烟煤熊熊燃烧,发出劈劈啪啪和呼呼的响声。他们这群年轻人聚集在一起,像破庙里的菩萨,累得实在是没有一点精神,东倒西歪地靠在各自的行李或木箱上,懒懒散散地在等待着前来接见他们的师首长。

        一会儿,门口出现了一高一矮的两个人,高个瘦,但穿戴整齐利落,军纪严正,一看就是副官的样,矮的胖,内着呢子军装,外披军呢大衣,一副首长模样。他们进来后,见没有人理他们,那瘦高个先开了腔:“支边青年同志们!师首长来看望你们了,大家欢迎!”,见没人鼓掌,那矮胖的首长摆了摆他那只肥厚的手:“好了,不要欢迎了,大家都吃饭了吧?有没有冻着的?饿着的?有没有生病的?只要没有什么意外,我们就放心了。”他顿了顿,双手交叉地放在肚子上“事情很简单,一,我们是代表师党委到这里来看望大家的,二,受师党委嘱托,劝说大家回农场安心工作,新疆不比内地,到处冰天雪地的,不要想什么大串联。”

        到底是师首长,说话干脆利落,甚至还很斩钉截铁,令人有不可违背的感觉。

        下面一阵沉默,师首长见大家没有反应,接着又说:“看来大家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很好,现在大家都累了,需要休息,陈协理员,你给伙房安排一下,晚饭伙食叫他们搞好点,大肉、羊肉多弄点,给大家增加些营养和热量,哦,对了,他们南方人喜欢吃大米,再叫伙房多蒸些大米饭,让大家管饱!”

        “师首长,谢谢您对我们大家的关心,”一个清晰而又稳重的声音在年轻人中间响起,大家注目一看,是付晓,她站起来理了理散在额前的短发,用手习惯性地扶了一下眼镜,接着又一字一句地说“我们不是搞大串联,我们是要杀回老家去,参加我们当地的文化大革命,所以,我们恐怕要辜负您的期望,不能回农场安心工作了。”说完又稳稳地坐下了,大家都不由得对她的大胆和镇静投去敬佩的眼光,要知道,当时虽然是文革期间,但在文革初期的兵团来说,文革之风还只停留在批判“三家村”的阶段,比内地落后一大截,当时兵团的规矩还没被破坏,和部队一样等级森严,纪律严明,一般人与首长们说不上话,特别又是一个显得那么文弱的女孩子,就连师首长都感到吃惊。

        “哦,你叫什么名字?”师首长盯着她问。

        付晓站了起来,迎着师首长的目光,清脆的回答:“我叫付晓。师首长是不是想和我们辩论这个问题?”

        师首长皱了下眉说:“大辩论是你们革命小将的事罗,我们老啦,不管是从组织纪律还是从个人感情上来讲,我劝你们慎重从事,不要凭一时的冲动,酿下苦果,一辈子后悔莫及。政治上不要犯错误,大冬天也别搞坏了身体,这就是我,一个军人和长辈对你们的忠告。”

        大家在下面窃窃私语,叽叽喳喳起来,付晓理了下思绪,非常从容地说:“师首长,不管您愿不愿意和我们辩论,但我们的观点一定得给您讲清楚,并想得到您的理解。”她伸出双手打了个似乎像请求的手势,继续说“我们原本是文化大革命开始时的在校学生,因为遭受到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当时驻校工作组的蒙骗和迫害,把我们遣送到新疆来了,剥夺了我们参加学校文化大革命和当红卫兵的权利,为了恢复我们的本来面目,我们要杀回老家去,揭发武汉市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当好毛主席的红卫兵。凡是符合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事,我想您不会反对吧,师党委也会支持我们的吧。”

        一席话,竟然说得师首长好一阵没有话答,支边青年在下面欢欣鼓舞,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付晓的情绪更是高涨,她乘胜前进似的接着说:“大冬天天寒地冻,我们也挺够呛的,既然师首长那么关心我们大家的身体,就请师首长派几辆汽车,送我们到乌鲁木齐,我们代表武汉的红卫兵感谢您!”

        “开玩笑!别想的得那么天真,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你们来说服我,而是你们要听从我的说服和——命令!”师首长的语气明显透露出生气的味道,军人一贯的作风表现出来了,他要他们这些革命激情高涨的支青们服从他的命令。

        坏了!整个房间里的空气开始紧张起来,付晓也被噎住了,师首长这番话把大家美丽的梦想——当红卫兵上天安门广场激动地接受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的梦想,给打破了。大家开始愤怒,开始没有耐心,叽叽喳喳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有人呼喊起了口号:“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杀回老家去,就地闹革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整个会场接近失控,这时候老半天没捞到说话机会的那个瘦高个陈协理员举起双手用力往下按了按,大声说:“同志们静一静!同志们静一静!师首长还有话要说。”好不容易大家才安静下来。

        “好吧,既然大家的要求这么强烈,我一时也说服不了你们,但对于你们的要求,我还得向师党委汇报,等师党委有了具体意见后再给大家传达,再此之前,你们要好好地待在这里休息,暂时哪儿都不要去,更不要随便过伊犁河。”

        这一场师首长的接见就这样谁也没说服谁的散场了。晚上吃饱了大肉大米饭,大家三个一群五个一堆地议论着这件事的发展前景。刘江涛心里想,此时的问题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摆在他们面前,前途如何,每个人心中都没有底。

        原来出发之前,他曾建议大家轻装上阵,进退自如,徒步串联行动起来就机动灵活些。对外面也只是拿出一个姿态,尽量赢得有关方面的支持和援助,真的靠双腿在冰天雪地里是绝对走不出新疆的。可在一些支青心目中觉得为刘江涛缺乏信心,他们认为,我们必胜无疑,全都拿出一个破釜沉舟一去不返的姿态,一切生活用品全都塞进木箱,打进背包,来了个搬家式的徒步大串联。

        天真的想法带来了实际困难,不要说身背几十公斤重的物品,就是一个人甚么东西不带,光身上穿的那厚厚的棉衣棉裤大头鞋,走起路来也十分够呛。结果不出刘江涛所料,几百个人的队伍,开始还比较整齐,打着红旗雄赳赳气昂昂的前进,走了不到两公里地,大家就开始气喘吁吁,头上冒汗。队伍从此开始稀拉,走的走,歇的歇,前后拉开了距离,绵绵延延拖了一公里多长。不过支青们胸中有宏伟的革命目标支撑,靠着顽强的毅力,八公里路硬是从太阳升起一直走到太阳落山,胜利的到达野马渡,人也累的非常的疲劳,倒在雪地里几乎快爬不动。

        再往下,没有人敢保证第二天可以继续他们征程。在这种情况下,刘江涛、付晓他们几个找到其他连队的支青代表商量,就在女生们下榻的小招待所房间里开起了临时碰头会。

        刚开始,碰头会意见不太统一,有部分支青比较激进。

        三连的王贤良,外号“二球”,他首先发炮:“我们被张副师长拦在这里,太窝囊了,我看主要是大家身上的负担太重,走不动路。我建议大家全部都把木箱行李通通扔掉,不管明天师部怎么答复,我们走我们的,看他们怎么办。”三连的张汉军说:“王二球,别想的那么简单,我反正是吃够了亏,脚上已经被大头鞋打出好几个血泡,再让我走,我也走不动了。”王贤良说:“你这个庺包,像你这样还想回江城?趁早回团里躲到火墙里去。”江美华说:“王二球,别瞎说,大家好好商量一下。走我们肯定是要走的,就看怎么个走法。”付晓说:“我看,我们的目标不能动摇,我们一定要杀回老家去,大家都要坚定这个信心。但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困难比较多,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战胜张副师长和师部领导,说服上级不要干涉我们,最好争取他们的帮助。”刘华芳说:“天下哪有这好的事啊?”

        刘江涛半天没发言,仔细的在听每个人的意见,最后他说:“我基本同意付晓的意见,不过依我分析,师部不会同意我们大队伍前进,更不可能给大家全部提供帮助。如果我们硬性继续向前走下去,一来我们的体力不能适应,如果在戈壁滩上遇到暴风雪那样的恶劣天气根本就没办法。二来团里面和师部也不可能就这样随随便便让我们走,肯定会阻挡我们。你们没见刘副参谋长已经带了一个值班连进驻野马渡吗?万一发生冲突,情况就说不清楚了。但我们有一个优势,就是我们的大队伍已经开到这里,并且和张副师长形成对峙的状态,他们对此比较棘手。假如能够找到我们既可以达到一定的目的,团里面和师部也可以接受的双方都比较认同的条件,那是最好不过的。”

        大家非常注意听刘江涛的发言,等他说完后,江美华立即问:“那么,双方都可接受的条件是什么呢?”刘江涛想了一下说:“这就需要我们自己先确定一个最低要求,尽量满足我们的全部目的,实在不行也不能降到最低要求以下。我想第一,我们可以把大家的行李暂时押在这里,要求师部派车将我们全部送到乌鲁木齐兵团司令部集体上访,由兵团决定我们的去留;第二,如果不答应的话,我们则再要求把我们送到师部也可以,到了师部,我们就有了活动的空间,这是我们的小算盘,不能让他们识破;第三,也就是最起码的要求,由我们派代表去北京到中央文革上访,一切行动听中央文革的。其他我们再没有退让的余地,一定要守住这三条。”

        大家议论了一下,觉得也只有按刘江涛所说的办了。为了有充分的准备,大家提议事先把上京代表选出来,等明天和张副师长谈条件时不至于临时慌乱。

        三连的几个人一致推荐刘江涛和付晓作为大家的代表是理所当然的,但刘江涛心里对夏文玉放心不下,他一走,觉得文玉就会没人照顾,怕遇到外人欺负时,没人出面护着她,他想了想说:“我可能不好离开,基建队那个胡大富如今加入了千钧棒,对我们队支青威胁很大,我在时他还有些顾忌,毕竟我还是他的副排长,所以我不能走。我建议让付晓、江美华她们去合适些。”

        付晓原以为能和江涛一起上京是再好不过的事,见江涛不想当代表,她马上就明白是他心里放不下文玉。当时就有些气馁的说:“代表关系着我们支青们的大事,担子很重的,我怕不能胜任,再说,江涛也讲了,基建队确实比较复杂,我要和江涛他们一起与那些人好好斗斗。”江美华说:“无论如何,你们基建队要派一个代表出来,大家要我去,我不推让了,我能保证将支青们所托丝毫不漏的带到北京,给大家带回胜利的消息。”

        于是经过几番斟酌,基建队的支青认为伍林话语虽不多,但为人稳重,有一定的头脑,就选他当代表。三连因为支青较多,就选江美华、柳晓津两个,另外还有二连的罗建中和四连的何芸芳,一共五人,他们将肩负着广大支青的重托,踏上新的征程。

        散会后大家出来呼吸着冰冷但非常清新的空气,才感觉到夜幕下的伊犁河好美,那是一个明月高照的夜晚,万里寒空,山高月小,白雪皑皑的大地上,河流、村庄、原野在月光下交相辉映,远处的天山山脉犹如罩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轻纱,显得那样神秘和深奥。古老的渡口这个时候显得多么安祥和宁静啊,人们就在这么美好的夜晚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1875 seconds wi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