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7280
    • 经验842
    • 文章68
    • 注册2006-02-10
    [小说]《往事如烟》连载之21--知青们的鲜血
    果不其然,从青山方向传来一阵阵沉重的汽车马达声,一会儿十几辆满载着全副武装,头戴钢盔的“造反派战士”的“大道奇”汽车一字排开,停到了洪山宾馆前面,马上从汽车上跳下荷枪实弹的“战士”门,一队拨开人群上前占据着宾馆大门的台阶,一对拥进宾馆旁的大院,占据着后面山坡,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强烈的火药味。

        那些“返城知青”们本来憋着一肚子气,现在看到“省抓总”像如临大敌似地对待他们,激愤之情更加高涨,个个憋红了脸要往里冲,口号喊得震天响::“谁胆敢镇压革命群众,谁就是反革命!”“谁胆敢动知识青年一根汗毛,就砸烂谁的狗头!”“革命无罪,要户口有理!”

        这些身经百战,经过“文化大革命”武斗洗礼的“造反派战士”们哪会把那些已带有一些乡土味道的“返城知青”们放在眼里,他们一个个横着枪支,咄咄逼人地将人群向后推搡着。由于人太多,后面的人頂着不动,“造反派战士”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把人群推后半步。这不免有失“造反派战士”的威严,他们边推搡边大声地呵斥着眼前的人群,有的甚至把枪拴拉得哗哗的响,想以此来威胁人们。

        “返城支青”们被激怒了,有些胆大的上前抓住他们的枪支纠缠起来,横在人们面前的枪支被扯来拽去的,现场一片混乱,场面一下子完全失控。突然,“砰”的一声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混乱中,不知是哪个“造反派战士”的枪可能走了火,子弹射到水泥地面,反弹到前面一个“返城知青”的大腿上,他一下子歪倒,殷红的鲜血冒了出来。顿时,双方都惊呆了,经过一阵短暂的沉寂,等人们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后,“返城知青”这边首先怒吼了:“啊!打死人了!不得了,不得了啦!”“他们开枪镇压革命群众了!镇压革命群众决没有好下场!”“血债要用血来偿!”

        人群中引发了更大的骚乱。“造反派战士”们暂时还没得到指令,一时不知所措,顿时乱了阵脚,人群像潮水般地涌了过来。一个像是头头的“造反派”反应过来,跳到门前最高的台阶上大声地发出命令:“封闭大门,都向后撤,上山坡警戒!”

        “冲啊!向他们讨还血债!”“冲啊!冲啊!”人群中发出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呐喊,见到鲜血就红了眼的“返城知青”们一个个赤手空拳、奋不顾身地向前冲,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这股勇气。让里面的人看了只觉得浑身倒抽凉气。血肉之躯啊!要是“造反派战士”们拿出武斗时的狠气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但愿双方中有一方理智清醒一点,主动撤退就好了。

        然而,事情并不以人们良好的愿望而转移,“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山坡那边响起了沉闷的机枪声,子弹打在离人们不远的水泥地面上,飞溅的火花打出一道火力警戒线,大楼里的喇叭同时响了:“严正声明!严正声明!如果谁还敢向前冲,谁就是反革命!如果谁还敢向前冲,谁就是反革命!”

        “不!我们的血不能白流!不能让他们任意摆布我们!”“不怕死的跟我来!”人群中一个彪形大汉,“呼”的一下脱去上衣,光着黝黑的背膀,带头向前冲。大概由于“返城知青”们以为自己是革命行动,对方不敢真的朝他们身上开枪,就又有一些人随着一起向前冲去。

        警戒线眼看一下就冲过去了,对方沉寂着。“返城知青”们胆子更大了,人们蜂拥着向前冲,距离越来越近,只听见对方一声大吼:“给我打!”在片刻的犹豫后,枪声终于又响了,相信武力可以征服一切的“造反派战士”们,满有把握地认为可以把人们吓退。谁知道已经红了眼的“返城知青”们仍然向前冲着,已经收不住脚了。没有长眼的子弹终于撂倒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鲜血从他们身上喷溅出来,和那从枪管喷射出来的火焰构成一幅使人目眩的血与火的图画。尽管如此,潮水般的人群根本无法停下来,前赴后继地从自己同伴的尸体旁迈过,用他们的血肉去冲击钢铁和火焰交织着的网,这悲壮的场面震撼着人们的的心灵!就连身经百战的“武斗战士”们也膛目结舌,眼看就要被愤怒的人海席卷,遭受灭顶之灾,“造反派战士”们没等头头下令,一个个慌不择路地倒背着枪撒腿飞跑。

        “返城知青”们付出了生命和热血的代价,得到了悲哀的胜利,人们蜂拥进早已人去楼空的洪山宾馆,一阵乱打乱砸发泄着他们的愤怒。刘江涛他们几个也像丧家之犬一样仓慌逃命地溜出了洪山宾馆,匆匆忙忙回到江北,这件事似乎也给了他们当头重重的一棒。

        刚回到江城,就遇到这件使人非常不好理解的事,刘江涛常常问自己:这到底是谁的错?怪“造反派战士”们太不近人情?太“法西斯”?这也未免多少有点冤枉他们了,他们是在奉命行事,在当时,他们还认为自己是在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那年月,即使在武斗中,大部分人(除了少数别有用心的以外)都狂热的认为自己是忠于党忠于毛主席的,是为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而献身的。在“武斗”中“牺牲”了的人当时可能会被自己这派组织誉为“英雄”,也很可能轰轰烈烈一阵子,过后决不会被追认为“烈士”的。到文革以后,这些人甚至可能会被人们嗤之为“死有余辜”,如果这些人泉下有知的话,还不知道后悔几辈子;怪“返城知青”们太冲动太激进?似乎更不近情理,他们不惜生命和热血而争取的,本来就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他们原来就是这个城市里的人,是当初思想好,响应号召去了农村,于人民于社会都是有过贡献的。他们要回城,在当时文革处在夺权的关键时期,没有哪个部门会受理他们的要求,只有到当时地方最高权力机构——“省抓总”,希望在这里能得到哪怕是模棱两可的答复。可严酷的现实却无情地粉碎了他们美好的愿望,为什么他们想回城却又遭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对待呢?由此,他也莫名地产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来。

        “要户口有理!”多么悲愤的口号!他想。“户口”原本是一个人在某地居住的书面证明,按“公民有迁徙自由”的法律,人们到哪里居住,“户口”就应跟随他到哪里,可是恰恰相反,在这里刚好倒了过来!有谁知道,就是那几张薄纸,剥夺了多少人的“迁徙自由”?而又有多少前前后后的“知识青年”们,为了那几张薄纸,苦熬了半辈子甚至搭上整个青春和生命!

        这一天成了刘江涛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天!那充满血和火的一天!不知道这一天对他们今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在刘江涛看来,杀回老家复课老革命的希望渺茫,要想永立江城,那可能更是不现实的想法,他隐隐觉得,洪山宾馆那一群下乡知青的下场,说不定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不幸的是,他的这种感觉在以后的时间当中逐渐得到印证。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1875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