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7280
    • 经验842
    • 文章68
    • 注册2006-02-10
    [小说]长篇小说《往事如烟》连载之34--乌鲁木齐
     沉默了一会,李晓云突然说:“喂,张汉桥,你不是说你们有江城革委会的证明吗?拿出来给我们刘江涛看看呀。”张汉桥谦虚的说:“也没什么,只不过想搞一个护身符,到了新疆能让他们不要歧视打击我们就行。”嘴里虽这么说,但却有些许得意的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小心翼翼的展开,递给刘江涛。

        刘江涛接过来一看,是一张便笺纸,上面盖一个圆圆的红印章,看得不怎么清楚,落款是江城某某街道某某居委会的字样,由于字迹比较潦草,不仔细看,很可能看成江城某某革委会。纸上面写的无外乎是某某人自从返城后没有搞打、砸、抢之列的坏事,能与革命派站在一起之类的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日伪时期的良民证。

        刘江涛看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有不屑,也有悲哀,还有些说不清的感觉。但嘴里还是说:“我看报纸上面说新疆的形势也走上正轨了,不至于还有派性和老牛班之类的事吧?而且中央再三强调,对返回单位的革命群众不能打击报复,要一视同仁的嘛。不过,有你们这样一纸证明是要强一些,起码可以证明你们在江城没有干坏事。”

        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议论一番,刘江涛嘴里虽是这么说,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没有底,对着车窗玻璃,他胡思乱想了一阵。

        他在想,他们从六七年七月份离开团场,还是在那场惊心动魄的事件后,立下保证,留在团场和转业军人一起“抓革命,促生产”的情况下走的,这一走就是一年半,回去后真有一个如何面对的问题。人家肯定会问,这么长时间你们都在干什么?现成的要你们交代问题。不是早就听说团场有人散布过支边青年的谣言,说什么“支边青年”在伊犁冲击军区,抢了枪,回到江城胡作非为,大搞“打、砸、抢”,强奸妇女,耍流氓行为等等等等。那些先回团场的江城“支边青年”被丢进“老牛班”的遭遇可能就是因为这些谣言造成的。

        他依然靠在车窗前,神情恍惚,真不知道前途如何?要是团场连队那些“革命派”把那些谣言与自己联系在一起,还不知道回去后会生出什么事来呢,到那时候,可没像在江城古琴台那次事情那样能解释清楚的,想到这,刘江涛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想着想着,人也疲倦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唉!算了吧,一切都听天由命吧。

        列车已经驶出秦岭地区,到了更加荒凉的地域,好像进入到另一个天地一样。人们心头不由得生出“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悲凉,映入眼帘的尽是“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那些令人非常伤感的景色。在空旷的荒原上,一轮火红的夕阳正在缓缓西下,使人真正感受到了“断肠人在天涯”的滋味。

        在火车上已经度过了两天两夜,刘江涛的那些难兄难弟们也都疲乏得昏昏欲睡,他们早已钻到座位底下、行李架上呼呼地进入了梦乡天地,天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美梦。离江城越来越远,也就是说离他们的“故乡”也越来越近了,此时的刘江涛根本没有丝毫睡意,他的心越发复杂起来,埋藏在心底的那份从来没有暴露过的情感不由得又暗暗爬上了他的心头:那个使自己这一年多来整天魂牵梦萦的文玉最近怎么样了?他好后悔,后悔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每时每刻都在自己谴责自己,当年“支边青年”集结准备一起偷偷离开团场时,为什么就没有发现她掉了队呢?把她留在了那里,自己却远走高飞了,到武汉后给她写过几封信,但不知什么原因一直都没有收到她一封回信,不知她从大家走后到现在怎么样了?他还真有点“近乡情更怯”。

        往后两天多的旅程里,他一直都在这种心情中煎熬。穿过枯燥乏味而又寒冷的河西走廊,那还叫做“田野”的大地上被一层薄薄的白雪覆盖着,强劲的西北风把应该是厚厚的雪都不知道刮到什么地方去了。孤立地耸立在荒漠上的嘉峪关也只在车窗外一晃而过,那显得颓废而又低矮的城楼和淹没在戈壁荒沙之中的土城墙,根本没来得及给人们留下什么印象就一逝而过。

        过了一个叫“红柳河”的小站后,列车正式进入到新疆。新疆给人们的感觉是戈壁滩更加一望无际,那空旷得几乎原始的不毛之地使人忘记了时间的存在,那尘世间的纷纷扰扰也好,五彩缤纷也好,在这里找不到一丝痕迹。刘江涛突发奇想:如果让那些在滚滚红尘中的热衷于“文攻武卫”和“夺权”的“文革闯将”们,远离城市和人群,统统都到这旷无人烟的大漠中,让他们肆无忌惮的拼杀,这些人能够轰轰烈烈得起来吗?他想他们可能会被这原始和空旷给凝固了。

        在列车上颠簸了四天四夜后,终于风尘仆仆地到了乌鲁木齐。长时间的困顿所带来的疲倦,使每个人的胳膊腿都麻木了,下了火车,脚刚刚踏上月台上坚硬的冰雪时,原来列车上的惯性还使人觉得自己被一个什么力量推着踉踉跄跄地向前走,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在地,耳边还“哐噹哐噹”地响着列车行进的声音,阳光照在冰雪上反射出刺眼的光,叫人睁不开眼,好半天才缓过来。站在这个位于半山腰的火车站上举目四望,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被一片白色覆盖,它的上空萦绕着由每家每户取暖的烟囱冒出的青烟所笼罩,虽然是个大晴天,但到处还是雾气腾腾,叫人莫名这个塞外边城的深奥。

        他们和13团的几个聚集到一起,商量出站后的去向,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先到师办事处看看再说,因为听说前几批“支边青年”都是由办事处安排回伊犁的,但同时也听说过,办事处的人都很凶狠,对“支边青年”要反复审查,动辄就打,在他们窝子里,就得由他们摆布。摆布就摆布吧,他们经过反复权衡,觉得这总比到地方长途汽车站排队买票还是要强得多,一来票很难买到,二来早就听说过长途汽车站那里是多民族聚集的地方,治安非常复杂,坏人太多,有个什么闪失都不好。办事处虽然也很凶险,但毕竟还是兵团内部的。他们受这种典型的“宁愿在家受气,不愿在外受欺”心理状态的驱使,决定还是到师办事处。

        于是,他们这一大帮十一个人分乘好几辆人力三轮车,好一个“浩浩荡荡”的“难民潮”涌向师办事处,一阵下坡转弯,不一会就到了。一路上真佩服车把式的高超水平,又是满地的冰雪,又是下坡路带转弯,坐在上的人胆战心惊生怕车翻了。

        站在陌生的办事处前面,不是看到那块“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业第四师办事处”的牌子,还以为是哪个单位的汽车队呢,破旧的院子里,一排破旧低矮的房子,最显眼的是偌大一个显得有些空旷的院子,在那坑洼不平的地面上,停着一辆搭好帆布蓬子的解放牌汽车。整个院子里没有看见一个人,每间屋子的房顶上烟囱都冒着缕缕青烟,看样子,办事处还住满了人。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2656 seconds wi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