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7280
    • 经验842
    • 文章68
    • 注册2006-02-10
    [小说]长篇小说《往事如烟》连载之41--酒的激情
    开始“洗澡”,三个人就用的那一桶好不容易在火炉上把用雪化开再把它烧热的水。多么宝贵的热水呀,一人就分那么大半脸盆,大家都不可能痛痛快快的洗个舒服澡,只有蘸着水在身子上搓搽一番,他们戏称是河南人洗澡。那搓出来的灰垢简直可以肥田,从出门到地方有几个月没有洗澡,可想而知人有多脏。

        一切安排停当,付晓和晓云又来到他们宿舍,说是要吃饭了,几个人都有些奇怪,就对她们说:“吃饭就随便点吧,难道你们还要给我们几个接风不成?到食堂不现成些。”说着就准备洗碗去打饭。

        “你想得美吧!这个时候就别做梦,过不成饭来伸手的日子了。”晓云说着俏皮话,付晓则开始捅炉子把火烧旺,说:“难得找老孙头家要来一点煤,我们大家就会会餐,只当是给你们接风!”他们恭敬不如从命,其实大家心里也确实欢喜,一起出来到今天,大家伙还没有在一起好好吃一顿像样的饭。看到底她们能给大家吃什么好东西,只有刘江涛还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大伙房就不能去吃饭呢?

        此时的他根本还没体会到煤的珍贵和它的来之不易,68年冬天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早已经把上山拉煤的路封死了,有煤拉不下来,入冬前人们根本没有思想准备。再加上连队大伙房由于储存的原因,煤不能一次性拉到位,封山前抢着拉的一车堆在煤房里只能勉强烧个把多月,管不了多久,伙房早已熄火断炊。管理员许迷糊于是给每个单干户打“牌牌子”发面粉、油和土豆大白菜以及咸肉,让大家回宿舍自己弄着吃。其实,去年秋天连队早已把小家户的烤火煤都挨家挨户供应足了,单干户宿舍要差一点儿,到现在火墙也早已没有冒烟,

        “锅没锅,勺没勺的,咋做饭呢?”陈汉生咋呼起来。“着啥急?你们到一边待着去,做好了只管吃!”晓云指着他说。“吃啥?”王建疆又嘴谗地问。“吃啥,反正没有排骨煨藕汤,尽这会有的,有啥吃啥。”晓云吊他的胃口的说。

        其实,她们进门的时候,他们早已看到她俩手上端满了盆盆罐罐,就是没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反正,有吃的就行,估计不会只有土豆大白菜。

        “今天咱们过实实在在的共产主义生活,来个土豆炖牛肉!”付晓终于公布了今天晚餐的菜谱。于是,他们几个欢呼起来:“呜啦,共产主义在我们宿舍里实现了!”

        早在他们洗澡的时候,她们两个已经到自己的宿舍里把准备工作做好了,冻得僵硬的牛肉亏她们借来劈柴的斧子硬是剁成小块,和洗干净的土豆一起满满的装了一脸盆,另外还有一些清油白面,大葱干姜盐巴什么的一股脑像搬家似的搬到他们男娃娃宿舍。

        热气腾腾开始弥漫在整个宿舍里,炉子上炖着的是用付晓的洗脸盆盛的土豆牛肉,毫不奇怪,那时候都是单干户,没有配置厨房用具。先前男娃娃们嘴谗想吃荷包蛋,趁大礼拜跑到附近少数民族老乡家里买回来,也是用洗脸盆放在炉子上煮。那时女娃娃还讥笑他们,说你们男娃娃太恶心,一个盆子,又洗脸又洗脚还当饭锅煮蛋吃。而到现在,女娃娃的盆子也用来做饭煮牛肉。陈汉生调皮的说:“唉,当初你们女娃娃笑话我们男娃娃窝囊,一个盆子又洗脸又洗脚还拿来煮蛋吃。现在呢,你们也干这事?”付晓说:“谁像你们?干什么都一个盆?”刘江涛接着说:“她们洗脚另外还有个盆子,这个盆子是她们洗脸用的,所以用她们的盆子煮出来的东西,你就放心吃吧。”王建疆插嘴说:“江涛,看不出来呀,你对女娃娃还这么了解啊。”刘江涛不好意思了,脸红红的说:“去去去,就你话多。”

        由于单干户没有擀面杖和面板,所以晓云就拿着面粉到老孙头家去擀面条,据说她的面条擀得特好,下到锅里不粘不糊,吃到嘴里又有劲道又爽滑,特别是她的刀功了得,面条切得一根根一条条,就像是轧面机轧出来的。

        看来,这是他们离家到现在,算是最丰盛的晚餐,整个屋子里温暖如春,香气四溢,有的坐在土块上,有的坐在矮木桩上,有的甚至就把砍土鏝往地上一横,把砍土鏝把子当板凳,大家围在炉子边,温馨得像一家人。

        这时,付晓擦了擦手,站在火炉边郑重地宣布:“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感谢这个多雪的冬天,它给我们带来太多的灾难,使我们一路坎坎坷坷,几乎九死一生。但是没有这个冬天,我们丰盛的晚餐只有在大伙房进行,这些在大雪灾中冻死的可怜牛羊,也不会走到我们宴会中来。反正,在这个暴风雪的冬天之中,不管是为了被冻死的牛羊还是为了没有被冻死的我们,大家在一起尽情地庆祝,开始吃吧!”

        刘江涛突然想起什么,到床铺下捞出在暴风雪中没喝完的大半瓶“黄鹤楼”,说:“我们五个人,从离开武汉到现在,终于胜利地回到这里,中间经历了不少坎坷,但上苍有眼,都大难不死,叫我们又得以在一起团聚,酒是个好东西,曾经在最危急的时候救了我们大家,今天面对这么好的一盆佳肴,不能没有美酒,来,我提议,为我们自己干杯!”“对对对,为我们大难不死干杯!”“为我们的再次团聚干杯!”“为我们的永远团聚干杯!”“为我们的过去和未来干杯!”大家七嘴八舌,有的拿支边时发的大搪瓷缸子,有的拿碗,一一斟过,举杯仰脖,好不痛快!

        酒是个好东西,它可以激发人的情绪,更能够使人忘乎所以。一杯酒下肚,就连平时不苟言语,或不善言谈之人,有一杯酒垫底,什么样的话都能说,也都敢说。

        “雅达西”首先带着三分醉意,慢悠悠地说:“看到你们一路坎坷终于又聚到一块,我真……高兴,为你们高……兴,可我一冬天都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是触境生情还是酒后吐真言,结结巴巴的一番话使所有在座的人有点吃惊,大家都拿眼睛看着他。他好像感觉出什么,索性自己把事情全都说明白:“是这样的,我和张菊花谈……恋爱,”说到恋爱两个字,他非常不自然,很有些不好意思地接着说“去年春天,她和几个女娃娃一起去女子……牧羊组,那时他们还……经常下……来,入……冬后,大暴风雪把……她们阻隔在……深山里面,到现在还……不知道她们的……消息,我……想啊,真的好……想!”

        陈汉生故意逗他说:“怎么个想法?”“雅达西”老实地说:“危险啊,今年这场大……雪灾,不知道冻死……了多少牛羊和……牧羊人,她们……”说完就号啕大哭起来。

        大家都为他的真情所感动了,付晓马上对汉生说:“去去去,只知道开玩笑,你们才回来,不知道情况,我们知道一点,今天盆里的牛肉,就是我们只花了两毛钱就买回了一只大牛腿,惨啊,我们那时回来正好看见到处都是冻死饿死的牛羊,到最后连扒皮都来不及,只要你把皮还给他,整只牛羊都可以送给你。他的张菊花还有夏文玉……”没说完她就望着刘江涛,眼睛中感情复杂。刘江涛听到这里已经顾不了许多,赶紧问道:“你们说说,她们牧羊组到底怎么了?”李晓云接着我的话说:“到现在都没消息。”说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刘江涛完全失态了,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差一点就像“雅达西”那样号啕大哭,可他毕竟不是“雅达西”,忍住了。他观察到在座所有人的表情,只有付晓投过来理解和同情的目光,其他人好像也知道一点什么似的,但不好意思面对他的窘态。他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不想为自己一个人而扫了大家的兴,于是就强装笑容,拿起酒杯说:“来来来,我们好不容易聚到一块,今天不说忧愁,都谈点高兴的事!”说完自己给自己斟酒,一仰脖子喝了下去。喝完后,忙着给大家斟酒,极力地劝别人喝,不喝者就开始灌,好不容易把气氛恢复起来。

        又一杯下肚,胸中燃起青春的火焰,年轻人的狂热马上表现出来,有了一杯垫底,就像李玉和一样,什么样的酒都能喝。在此之前,不是暴风雪,谁也没沾过酒的边,而今天,大家你一点我一点,把这大半瓶酒搞得精光,硬是觉得不过瘾。王建疆又跑到连队小卖部买了一瓶“伊犁大曲”,那么,长江与伊犁河的水就此连接起来了。六个人开怀畅饮,那晚就连女秀才付晓也一改往常的斯文,喝得脸红脖子粗,在那里发表豪言壮语:“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五台风雪何所惧,支青豪迈谱伟业。”接下来王建疆来了词:“啊!暴风雪就要来了!只有雪燕迎着他高高地飞翔,它说,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些吧!”陈汉生说:“啥话呢,哪来的什么雪燕?有这玩意儿吗?”李晓云说:“没有就不能艺术创造?”建疆捞到了根据:“是啊,我们不就是雪燕吗,你真不懂艺术!”说完大家哈哈大笑,在座的人全都开始忘形了,当时真有点“少年壮志不言愁”的味道。

        大家闹得正欢腾,可刘江涛的心里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想念文玉,已经到连队了,原以为只要回到连队,就可以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姑娘,他们之间就可以久别重逢,同时也可了结文玉的父母与女儿失去联系的痛苦。可事与愿违,不但见不到她,还从她们口中隐约透露出的连队曾经发生过的某种灾难,使人在怀念之中更加为暴风雪之中的牧羊姑娘担心,种种猜测困扰着他,那种阻挡不住的思念简直要喷薄而出,他只有借酒来麻醉自己,为了不使大家再看到自己的失态,于是他高声大唱:“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他几乎用醉酒的粗嗓子突然吼出这么一段杨子荣的唱腔,最后那一连串的大笑,从他嘴里滚出来,完全变了味,听起来简直就像痛哭的声音,震得屋顶的灰尘都往下落,震得付晓用惊异的眼光看着他好半天,可能只有她看出他在借酒浇愁。

        一阵暂时的沉默,但不过一会儿,一花引来万花开,这下不得了,王建疆的“临行喝妈一碗酒”又来了,最后连当时被称之为“黄色歌曲”也竟冒天下之大不韪从陈汉生嘴里溜出来:“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往日,又喝了第二杯”唱的是那么绵缠。吓得晓云连忙喊停:“这你也敢唱?”陈汉生不屑地说:“谅他们这些人都听不出是什么歌,不是说的话,这个歌他们这辈子听过没有还是问题。”“霏靡之音,一听就有那种味道。”晓云说着,带头唱起了毛主席语录歌:“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造反有理!”就连好半天没言语的“雅达西”也来了情绪,好像为自己也是为女子牧样组打气,憋红脸唱起来:“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出万难,去争取胜利!”大家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无限热爱,不约而同地唱起了“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我们又多少知心的话要对你讲,我们又多少热情的歌要对你唱”忘情地大唱着歌颂他老人家的歌和语录歌,借以抒发各自的感情,一个个直到声嘶力竭,欲罢不能,这都是酒精惹的祸!

        屋里炉火正红,炉子上脸盆里的土豆炖牛肉正“嘟嘟”地冒着热气,香噴噴的肉味和着酒香弥漫在小屋,每个人都忘情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声歌唱,大口享受着李晓云给大家带来得光滑爽口的面条。外面冰天雪地还没融化,屋里人们汗流浃背热气腾腾,青春活力在任意流淌,一腔豪情、痛苦、幽怨、不平、激愤、莫名其妙的兴奋都毫无遮拦地宣泄出来,如大河奔流,如雪崩万里,如万道霞光映红苍穹!

        果不其然,等他们几个进完到连队的第一顿丰盛的晚餐,还沉浸在热烈的气氛之中时,你不找人家,人家可要找你。连队的文教上门叫来了:“刘江涛,你出来,”刘江涛因不胜酒力,躺在床上,刚才朦胧之中听到喊他的名字,差一点儿翻倒,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答应:“到!班长。”在看守所一两个月已习惯成自然,人犯对管教人员一律叫“班长”。“连长、指导员叫你到连部去有事。”文教又喊道。这时他的神智才清醒过来,心想刚回来有什么事这么急?真扫兴!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4844 seconds wi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