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4400
    • 经验286
    • 文章12
    • 注册2006-02-25
    [原创]青春舞歌
    青春舞歌
    序言
    一、      关于苔丝

    阴暗、潮湿
    它活着
    却见不得光
      我想写本书,一本关于自己的书,写作对于我来说只是回忆,我要记住一些东西,现实的东西太复杂,每一瞬间都包含着太多的疑惑,只有往昔才是纯粹的,只有往昔才不带任何的杀伤力,也只有往昔因为过往而都可原谅。
      我厌烦生活如同厌烦自己。在我看来,生活如同霸道的母亲,降临我而不管我是否愿意;如同霸道的教师,管束我,而不管是否有可信服的理由。
      我无权要求别人,因为没有理由,因为一无所有。可我却时刻感到如空气般无处不在的逼迫,我气喘吁吁,无所适从。
      当我自以为是,如猪一般愚蠢时,我却有快乐,会笑,感激一切。可当我如梦初醒,天空就失去了光彩,如同一无所有的乞丐。我如同一只任人摆布木偶,只感到尴尬、嘲笑和臂膀的无力。
    面对空白,渴望一个嗜好,哪怕是罪恶的,只是一直未能如愿。我如同一条被锁链牵引的狗,对于一切都虎视耽耽,却又无能为力。我想看清一切,却陷入了虚无。在清醒时却开始渴望愚蠢亦或一种沉迷。我不知自己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我有没有选择?
    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一切的一切终归于黑暗
      即使是太阳
    也不过是一面黯然神伤的影子
    给培的信中我经常习惯于这样抒写,平庸的人把朋友当垃圾桶,我时常嘲笑自己,如同我的愤怒袒露我的无能一样。
      
    二、      关于自己

       经常一个人低着头,慢慢的走自己的路,不是在寻觅什么,而只是喜欢。
      日子过得过于懒散,也不顺心,只是自己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忧虑不堪了,对于自己和明天如同对待别人口袋中的钱币一样漠不关心。对于别人和生活习惯于惯性,从不加思考,脑袋都快锈住了。
      世间有两种潇洒,一种是真的不在乎,真的洒脱。另一种是装出来的,没有能力挽留和保存,就笑着离去,何必把生活过得残酷?面对选择时我总是习惯于清醒后的退出和离去,而且有时也真的不是注定要失败,只是由于自己放弃太早,可即使失败我也想败得干脆彻底。
      我感觉自己是一个生命力萎缩的人,对于人生我渴望沉迷如同渴望纯粹一样的急切。我所能写的和所歌颂的也只是些有罪的飞翔和无歌的青春。我肆意的放纵自己,只是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有限制和期限的。
    我觉得自己开始习惯了寂寞和孤独,心里没有多少热量可以给别人,也包括自己。很多时候对于很多事情也不再在意了,对于朋友,我从怀疑到漠不关心,如同从狗的警觉堕落成狗的傲慢与自豪一样。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成熟了还是胆怯了。我也不想弄明白,生活也不一定非要有个答案才好!
    我知道生活开不得玩笑,只是一面对自己我总是嘻笑不止,或许生活过于真实,亦或只是我恍然如梦。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看自己如同在剥洋葱,剥到最后或许会令自己惊讶不止,因为那时的自己早已面目全非了。有电脑的日子里总想为自己存留一份记忆,或许一段时间过后,再回过头来看看那时的我在想些什么,会很有意思和乐趣,对于自己除了好奇之外最多的可能只是感到无能为力,自己也一直习惯如此。
    日复一日,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情节不断地上映,我们是在不断的改变,只是导演从来不是我们,我们如同生活在水中,所能感到的只是一种自溺。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我们都得承受着这外在的逼迫和冲击。这种境域我们无从选择,如同我们的出生一样。
    我们习惯于在自己的身上背负太多的责任和义务,如同一只不知好歹的虫子。
    西方希腊的犬儒主义认为人不比狗高明,因为狗比人简单、快乐、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狄欧根尼,他是苏格拉底的再传弟子,犬儒主义的开山人。他们认为财富蒙蔽了人类的眼睛,技术使人失去了本性,宗教腐蚀了人的心灵。所以他们决定要像狗一样的生活,他本人就在裹着一条破毯子,住在山顶上,亚历山大慕名拜访,问他要什么赏赐,他轻松的说请别挡着我的阳光。
    后来亚历山大王去世了,躺在水晶打造的棺材里,棺材的两边留着两个洞,他的手伸在了外面,全城的人都看到了他的手是空的。
    人来到世界上的时候都是哭着来的,是不是在人生开始的前面有个天堂。

    三、      关于匕首

    小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戴一些小饰物。戴过外园内方的铜钱,王刚导演说,做人也要像它。我否定过,赞许过,似我的人生,激情过冷漠过,但一直漫无目的地活着。我的铜钱最后被班里的一位爱收藏的女生抢走了,她只爱写作,并且靠着写作考上了大学。后来一想到我的铜钱,我总觉得它是一件古董,值很多钱。只是自己知道,即使真的再一次遇见她,我只会远远的躲开。
      后来我戴的是一个小刀饰物,同时也是一个十字架,我一直想用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可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后来这件饰物也没有了,怎样没的我也忘了。
      再后来的时候,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到一处,我就会情不自禁想弄到一把当地的匕首,不是为了防身,而只是为了弄到一把而已。自己多多少少有些胆怯,胆怯的也并非单单因为对手,只是感到一切的背后都有一个虚空,包括眼下的路和未来的追求在内。虽然这些东西的存在对于我们只是一种未知,我们却常常因为未知的东西而胆怯如鼠,而不觉可笑,我们又似乎真的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现在脖子上戴的是女朋友给我的玉佛。
    自己的生命成长得益于三个人,而且恰好都是女性。
      妈妈给了我生命和世上最无私的爱。姥姥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当疾病缠身的她,却创造了医学上的奇迹,并最终以微笑谢世,这深深地感染了我。如果要我列出第三个对我影响深刻的人,我想就是莹了,我的女朋友。我不是很爱她,但是我知道她需要我的呵护,她使我感到自己被需要,面对她我习惯于微笑和坦然,我不再抱怨,甚至想到过放弃自己的冷漠,如同一片无私的草地决心要托起小鹿的欢快一样。
      有人说失恋能使人成熟,我也想说如果一个男人真正的想娶一个女人为妻并真心的想照顾她时,他才真正的离开了父母,学会了自立。
      我的妈妈,我的亲人,我的朋友给我的是爱,而我的女朋友则提醒我需要给予爱,我是一个依靠,一个男人,她需要我给予她爱和依靠。
    走过了热恋,走进了婚姻。我们真正的成熟。

    青春舞歌
    1
    刚进大学的时候,我想见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培,一个是环,她们都是我的同桌。环我想是没有希望可以见到了,后来也真的没能联系到她。我想或许有些事情一旦没了意义,人便开始理智起来,甚至拒绝可能会有的变化。
    大一时和培联系上了,大二便想和她断交。
      杰是我对着头一块睡的朋友。高考那年,我和杰都考上了南方的一所的专科院校,都是学法律的,他没有去,我也没有去。我们是朋友,这是我以后才知道的事实。
      杰追了静,追了三年,我骂了他三年,而且觉得自己很高尚。
      我是在一瞬间决定复课的,只是一瞬,亦或准确说只是青的一个淡淡的微笑。复课是一端密封的时空,没有弹性和生命。
      培大二时过来看我,哭了,哭地我无所适从,没了思维。
      培说他们一次一次的吵,一次一次的烦,一次一次的远……
      看着培憔悴的脸,我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人生中不可挽回的错误。
      培说他们分手了,我想大概是他们的心里都怕了这样下去后的结局。
      记得一句刻在课桌上的名言“永远到底有多远,我的眼睛只有0*4”。
      高中的最后的34天,青和我莫名其妙地打了一架,又莫名其妙地提到了培,说我和培合伙欺负她。就因为这一句话我就想……培,感谢自己那时没有那么疯狂。
      复课时我有一个比喻,我如同一条在目光沼泽中潜游的泥鳅,用腮呼吸。
      杰去了一中复课,整个四中只剩下自己熟悉自己了。我不经常走动,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培来四中找过她的弟弟,青也来过,和萍一块来的。
      培说看见我了,可是一转身就不见了。
      青、萍和我们原先的班主任在自习室里找到了我。
      青说要去打电话,要我陪她去。
      我发表文章了。
      是嘛。在哪?
      《语文报》
      妈,我在四中聚会,今天不回去了。
      四毛
      我支吧,她没有说话,自己支了,在她的面前我没有任何的反驳的力量。
    我请你吃火炬,她笑了。
    那天阴天,下着小雨,有点冷。我没有笑,一夜无眠。
      我给青写了我一生中第一封的情书,说她是天空中的青鸟,我是大海中的一处柱石,希望她飞倦了,飞累了,在此歇息。
      离再一次的高考还有20天,我又写了一封信给青,说自己不上了,去威海打工去了。没有回信,因为地址是假的,我为此傻笑了很久。
      生活原本如此,何必过得太残酷呢!给自己一个理由,哪怕是虚假的。
      那年夏天很热,爸的手伤了,爸做了一辈子的木匠,那是他第一次受伤。
      爸,我会好好考的,你别来了。
      考完第一场,我急急忙忙跑出考场,爸爸在人群中向我招手,我的眼睛一下就朦胧了。只是在要上车的一瞬间,我还是想到了一个人的存在,轻轻叹息了一下,爸爸没有看到。
      杰考入了南方的一所院校,我留在了北方。
      后悔么?我问杰。
      能后悔么?他反问了一句。我们就再没有说话,只是在一块喝了半晚上的酒,看了半晚的录象,便回家了,有很多的东西不需要解释,因为没有必要。
    2
      和培和解时是我要去看成绩时,下了车后,我习惯着步行穿过火车站去学校。培在我的身后喊住了我,我们已经一年没有说话了。高中是属浪漫的季节,在复课的一年中,我总是步行穿过火车站,我幻想着有一天青会在我的身后轻轻地唤我一句……
      还生气呀?都毕业一年了。
      我刚刚毕业呀!我笑了。
      接着我们一同走过一段杨树的树荫,培塞给了我一辆我更本不会骑的自行车,其实我一直都想说,培,还记得我们说好要一起去西藏朝圣么?这句话,我一直埋在心里,有很多事情是有时间限制的,过去了就成了强求了。
      浪漫是属于自己的,故事是永恒的,最令人难堪的却是人本身,留个梦在自己身边吧。
      第一次参加同学聚会,我就喝醉了。杰笑着说聂,敬青和萍一杯,我也笑了,只是没有那样去做,我敬了办主任两杯。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特别是对于第一次喝的人来说。
      聚到一半,办主任说下午有课就走了,我也借机遛了。回去的路上下起来了小雨,哥哥用自行车驮着我回家,我一手撑着雨伞,倚在哥哥的后背上就睡着了。人世间总有我们不设防的领地。
      大二培过来找我的时,我已经学会骑自行车了。我驮着她穿过繁忙的路口,我的肩膀都僵硬了,我第一次注意马路上的路灯,有红灯、绿灯和黄灯。人生呢?人生的十字路口有没有交警?
      我是想对培说如果你想哭,就哭吧!那一刻我真想静静的拥她入怀,让她在我的怀抱中哭泣。
      培来的时候,睡在莹的床上的。莹是我的女朋友,我很愤怒,但又没有可以反驳的理由。
      培待了三天,要走了,我送了她一大堆没有用的东西:一把伞、几本书、各类的棋盘、当地的小吃和一封短信。今天送你一把伞,人生难免要散,但我希望在你有风雨的日子里,你能想到我。送她到火车站时,我一生中第二次“掉向”了。汽车站在火车站的西面,而我领着培向东走了十五分钟。培送给我了一个气球。
      培,我不习惯于别人送我,总是我把别人都送走了,再把自己送走。
    她没有问我关于小莹的事情,我也没有问她现在的心境。我们只是在花园里谈自己的童年,谈我们的同学和彼此的生活。
      回去不久,培打过电话说,她想生本。我说你一定能行的。
      那年夏天,她便升入省师范大学。也是那年夏天,我知道了她成了一名虔诚的基督徒。
    3
      第一次坐火车回家,由于弄错了时间,身上又没有带很多的钱,只好选择在后车室待上一晚,然后再转车回家。
      如果你要抓两只兔子,只能是抓住一只后,再去抓另一只,而不是两只一块抓,可是令人尴尬的是有时就是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需要什么,希望什么,得到的不管怎样好也不如原先想得好,而且时时都有失去的可能。而自认为已失去的东西却总是紧扣你的心弦,并时时刻刻准备在你脆弱的时候浮现。
      夜漫漫,又不敢睡。左边坐着一位学生,好像是护校的。
      彼此沉默18分钟后,她开始说话。
      几点了?
      你有表。我很直率。
      喝水么?
      吃饼干么?我们同时笑了。
      我们老师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给你一毛钱。
      干么?
      我的老师,就是因为我交了学费,就唠唠叨叨给我讲了大半个人生。
      你真逗!
      这是我们这里的方言,你在这上了几年了?
      换个口气好不好?
    对不起,把你当陌生人了。
    我们是陌生人么?
      当然不是,你已经问了我几点了。
      你很怯懦。
      不是真是的,只是有些不太相信未来,当然也包括自己。
      11分钟后,她去洗手间。27分钟后,我替她打水,随后我们便到火车站前的广场溜达。
      她叫榕。早上5点49分,榕坐车回家,开学第一天,收到她的信,丝毫不足为奇。
    4
      在这个大学里,我有三个同班同学,两个九七级的,一个九八级的。玫、梅和娟。玫找了一个比她还矮的男朋友,而且已经工作了。梅,我大二时,她就毕业了,我很想帮她,只是那个学期她像失踪了一样没了踪影。娟是来到学校的时候才说的第一句话。娟是唯一个可以静静听我讲我们家小羊的故事,而且听得津津有味的人,我和娟说,我和莹吵架,被他们宿舍的人好骂了一顿。娟只是笑。
      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
      莹说怎样让一个人不爱你的人爱你。
      我说天天和他在一起,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给他时间和空间,如同水宽容鱼一样。
      大二时,自己发起成立了一个诗社,后来发展到几百人,是我始料不及的,也因此我又选择了退出。
      青已经是他们校报文艺版的主编了。在她的面前我总是感到距离。我想这不是事实的原因。
      大一时,我写过一首小诗:
      没有你的日子
      日子不再年轻
      一夜之间,竟长出许多胡须。
      我写了23封信,寄了7份诗报。她没有回一封信和一个电话。可是现在的我却因此很感谢她,如同我的短诗。
    5
      一进大三,我预支了一学期的生活费,买了一台二手的电脑。我开始沉默,不再说话。
      梅给我发了几封电子邮件,只是没有地址和电话。
    我把莹的照片发到我们的校友录上,我们已经相恋三年了,应该考虑到我应该把她领到家中给我妈妈看看。
    三年里,依旧习惯于一个人躲到卫生间里手淫,手淫有一种无求于人的感受,精液射在洁白的地面砖上,如同一堆哭泣的眼泪,令我双倍的厌倦和懈怠。
    6
    培,我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冷漠的人,甚至是对于自己。
    培,我不想考研了,不想再看到自己失望。失望是绝望的坑底,而所能培育的只会是厌倦的心。
      大三过年,哥哥就要结婚了,只剩了自己让自己为难。
      莹很霸道地拆了我的两封信,榕的。
      榕说今年5月就要毕业了,希望我去看她,因为可能是最后的一次的见面的机会了。
      另一封也是榕的:你一定有女朋友了,为什么不来看我,我14号就要毕业了。有两张照片,很漂亮。
      我想抱你,榕,我在电话里说。
    7
      每一次回家我总是急匆匆回来,我和杰说,我年初八就来了,杰说我初三就在火车上了。杰恋了静三年,没有结果,静已经毕业了,而且正准备结婚。
      总感觉自己亏欠父母很多,我爱他们可是正是这爱让我远离了他们,至少在现在是这样的。
      我很喜欢独处,每次放假,我总是在离校园挺远的地方租一间小房子,挂一张蚊帐,给自己下碗鸡蛋面,就幸福的不得了了。
    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欲望很小的人,很容易满足,我需要的只是自由和无拘无束。
      今天我想写本书,因为想写,也是因为恐惧,经常失眠,感到恐惧,恐惧自己什么都不会,养不活自己。我尴尬的笑了,原来脚色也是可悲的。
      我想上去广西,在漓江边上散步。
      时常想起远方,关于远方,我们或许诱惑于遥远,也或许诱惑于传说。
      或许远方不尽人意,我们也无须伤痛,因为远方原本就是一个美丽的错!
    8
      培说你12点前过来,我带了一瓶水,坐上了车,本来可以在12前到的,只是我帮了一个只聊31分钟的朋友提行李,耽误了。
    培是一个可以让我产生对于自己久违感觉的女孩,是可以从一举一动中看到亲切的人,这是宿命。这样说带有宿命的味道,可是我相信宿命,如同我相信生活的残酷一样。
    培只在左边扎了一个小辫,我只想笑,目不转睛地笑。可一旦面对她,我就开始不相信自己,总是如同原先的我一样的恐惧,我害怕会没有话可说,所以经常犯错,而且无法弥补。
      你怎么给她支车费。
      无所谓了。
      接着培就给我传了一下午的福音。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如不籍着我,没有人可以到父那里去。
      耶稣说:我来是为了让人的生命的,而且得的更丰盛。
      你听过四个属灵的原则么?
      没有,我笑了,尴尬的时候我就会笑。以前和小莹吵架要分手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总是禁不住想笑。真正愤怒和痛苦时,反而会沉默,沉默是可怕,就连我自己也害怕。
      那个下午想到了一个梦,一个很遥远的梦,如同我的理想一般遥远。
      那天,我梦到自己陷入了黑色的沼泽中,微微闭着眼,缓缓的呼吸,很平静。突然有一具尸体开始挣扎,他奋力地挥舞着手臂,向上爬。
      他每次的挣扎都抓下一些土,刚开始,我就很厌烦他,他打扰了我的休息。
    被他抓下一些土,开始飞扬、坠落、掩埋了他的脚、他的腿、他的胸膛和他的嘴
    我开始禁不住地嘲笑他,又同情他,却只能无能为力。
      我们都要死,他是被土埋的,连眼睛都被埋葬了。
    我也要死,什么时候,寂静没有回答我;怎么死,空气没有回答我;问自己,我是谁,谁是我?
    没有音乐的舞蹈是没有生命的,会不会如同祭祀一般庄严。
    我原先就是这样,没有腹,没有呼叫。
    四个属灵原则一:  
    神爱世人,并且为你的生命有一个奇妙的计划。
                                                                             
    2005-5-26    

    [em28]
    [ 这个贴子最后由圆子在5/9/2006 6:54:50 PM编辑过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财富5
      • 积分178010
      • 经验81074
      • 文章314
      • 注册2005-01-31
      提!
      alice@dbphoto.com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级别
        • 积分4400
        • 经验286
        • 文章12
        • 注册2006-02-25
        谢谢!有人欣赏!只是一种疏松的感触!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1880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