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财富1
    • 积分10000
    • 经验1915
    • 文章18
    • 注册2005-01-03
    [小说][原创]《最软的季节》
    0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大明白,没有预感,这事竟然来了。街道上的行人稀少,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是中午的时候,太阳很暖和地洒下来。
        电话里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
        我走了出来,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几个人在玩电脑游戏。时不时爆发出一种很奇怪的声音。我不太喜欢这样子。尽管我也玩游戏,不过偶尔为之罢了。
        太阳,阴影。
        那家小百货店里,老板娘无精打采地坐在那里发呆,今天没有人陪她打麻将了,每天都有人在这儿打麻将。我看了一眼,没有一个顾客。
        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心里很烦躁。想不出的理由,是因为刚才的话吗?我不知道,今天一早,我出来还满心欢喜的。在星座书上说,我这周的运气很不错。可接到那个电话之后我的心情就很糟了。
        何以。我会让你好看的。在电话中,她说。

    1
        下班之后,侠子约我去她那玩。侠子是我的同事,我不大想去,她肯定看出来了。这事是很尴尬的,我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我说改天吧。侠子眨着眼睛说,呵呵,你不想尝尝我的手艺吗?一直以来,侠子就说我的手艺很好啊,会做很多好吃的,现在有女孩子能会这样真的是很少了啊。我跟许多女孩子来往过,好像吃的大都是餐馆,她们都是白领,似乎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好吃的之类的。
        坐在车上,我的精神还是不大好。侠子说,今天你想吃什么。我说,随便吧。她说,怎么能这样啊,那我做什么吃的啊。我笑了笑说,那,你看呢?她说,不晓得你喜欢吃什么。我说,你拿手的是什么?就这样聊着聊着,我的心情才渐渐地好了起来。
        侠子说,我知道,你一个人整天也没有吃什么好的啊。
        是啊是啊,一个人还是将就着对付就过去了。我呵呵地笑了起来。
        侠子住在二环路外面,我们的单位在市中心,这很是花了不少时间。现在的坊城开发得很厉害,到处在修路,到处是工地,这让我想起了大炼钢铁那阵儿的事。热火朝天的啊,人民群众很不满意,有很多路修着修着就不修了,丢在那儿,然后又换一条街道,继续修,修着修着,又丢下了,不管了。这样折腾了大半年,那些路还是老样子。所以,车在这些路上走走停停,到处是堵车,等到了侠子的住所,天已经黑了。
        侠子在单位里是我的领导,她很关心下面的人。我是刚到单位不久的,原来在一些单位打工,可都不如意,有的是干十天半月的,公司垮了,老总没见了影儿,当初,刚进去的时候,老总豪情万丈说,我们要做就做大集团,并购世界500强。很牛逼的样子。很多像我这样的傻逼跟着就相信了他的话。这样的活儿我可没少做,有回,我到一个单位去应聘,负责人说,我们是属于交通部管的,我想那肯定不错的啊,估计不会拖欠工资什么的,也许从此就找到了立身之地。可我去面试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做清洁工。靠,现在都是靠牛皮吹的啊。
        回到家里,侠子就忙活开了,很快,就有几个菜端了出来。我说,你做的肯定好吃,这味道就很好。还没尝啊,就开始拍马屁了。我说不是的。
        我有些拘束,毕竟第一次跟女领导在一块吃饭啊。侠子说,何以,不要客气,你要喝酒的话,这儿还有点红酒。我怕出丑,就说,谢谢,我不喝酒。嗨,那有男人不喝酒的。她笑吟吟地说。
        那就喝一点吧。我看推不过,就说。
        呵呵,到这就不要客气了哈。侠子说。
        我点了点头。

        何以。我会让你好看的。在电话中,她说。
        我吼了一声,真有些生气了。我说,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何以,你醒醒,怎么啦?
        我一下子醒了过来。原来是做了一个噩梦。我看了看,是侠子。一下子我没明白过来。她柔情地说,你昨天喝多了。

     2
        我从家里出来,到坊城已经差不多快有一年了,没有挣到什么钱,虽然这个单位很好,可我总觉得心里没底。侠子有意让我多做一些事情,多挣一些钱。可我知道这个,除了心里感激之外,我却不好有更多的表示。在单位里,除了和侠子有较多的接触之外,别的人就很少了。
        在这个城市里,我的朋友很少。空闲下来的时候,我就躲在出租屋里,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时就去旁边的一家录相厅里看一会录相,我不知道怎么样来打发这些时间。
        周末,我去到购书中心去看书。说起来,在看到一册册的书时,我就会想起小时候在老家,看到一张带字的纸片捡起来看看,那时的书很少,家里没钱买什么书,上学的钱还是老爹到学校跑了无数次才赊下的,尽管学费不过几十块钱罢了。我翻了翻书,都没有心情看下去,大约快两年了吧,我没有再看过书之类的东西。电视也几乎不看。我想这样也好,可以多节约一点钱。
        我从书店里走了出来。旁边一家麦当劳店,很多人像潮水一样涌进去,我一直没有进去过,尽管我知道那花不了几个钱,尽管我这时候的肚子开始叫了。我朝里面看了看,一些人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的。我想了想咽下了口水,还是回家随便吃点什么吧。
        电视上说,老家里有干旱了,家里需要钱呐,我给家里电话,媳妇未然说,你还想着家里啊,一分钱也不往家里拿,想在那鬼混啊。我想说什么。然后她说,何以。我会让你好看的。在电话中,她说。
        这是我的错嘛?没挣到钱,我拿屁钱回家啊。我不能说这样的话。我一说,她说不定立马赶车过来,看看我到底是不是说的实话。

        真是混球。在老家里,好多人都这样说她。
        未然讨来得不容易,花了差不多两万块呢。我只有将就着她,而且老爹老妈等着抱孙子呢?我一想那事就生气。未然真的不懂人情世故,到处张扬她这样能干那样能干,好像她比谁都能干似的。这时,我都不会说什么,只是站在旁边微笑着看着,让她显摆去吧。农村的女人还不都是这样的。
        你怎么老是呆在家里啊。有天,她跟我说。
        我去哪儿,打工啊,不会什么技术,能干啥?我说。
        要不,你就呆在家里,我去。看上去她不像开玩笑。
        在家,种地种好了,比在外面打工还要好呢?我说,前村的老刀不是养牛发了大财。李庄的李四不是种菜盖起了楼房,安下心来做事,做久了还能不成为专业户吗?
        你就想种一辈子地吗?她哭了起来。
        我没料到她会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哭了一阵,就恨恨地说没想到我找到一个这样没出息的人。然后,她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回娘家去。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虽然很生气,虽然想拉住她,却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直到她走出大门口,消失在拐角,脚步声越来越远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闹别扭。
        我想,这就是命。

    3
        刚到办公室,侠子说,今天上午要开会。我说不会是什么好事吧。原来没有星期一开会的惯例。她说,一会你就知道了。我坐到座位上。每个周一都是我很忙的时候,收取信件啊报纸啊什么的,还有部门的一些事需要我做。
        等了一下,开会了。侠子在会上宣布,我从今天成为她的助理。我还有点不大习惯。这是公司决定的。同事说,看不来吧,何以这样能干,这么快就提升了。 有的就说,我早看出来了,何以不是一般的人。侠子说,大家知道,我们公司实行的是人性化管理,只有做事认真负责有能力,公司不会亏待的。
        我走进了办公室,阿成说,怎么能这样啊,我们这些研究生,难道还没有一个中学生的水平高吗?显然看上去对我不大满意,看我走了过来,他不说了。我装做没有听见,开始做自己的事。

        中午的时候,我从那堆文件中抬起头来,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头绪。我承认,我不能跟阿成他们比,所以,我要不断努力,好好地工作,让他说不出什么话来。中学生怎么啦,中学生就不能做大事吗?人家小学生还能上中国富豪榜呢?
        侠子过来说,今晚部门要祝贺你升职了,大家聚聚,沟通一下,也好方便你今后的工作。我点了点头,说,好的啊,办公室里的气氛太需要活跃了。侠子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吧,我说,那怎么可能,你不去的话,我们大家还有心情啊。再说了,不是你,我能升迁吗?我还要感谢感谢你呢?那你怎么感谢啊?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在下午宣布了这事,阿成说,恐怕我来不了,我早约了女友看《功夫》,再不去......我说,把她一块带来吧,他说,这恐怕不好啊。大家说没事的没事的。他说,那我再给她说说看。事情定了啊,我说。于是,下午的办公室里洋溢着欢快的氛围。    
         
        大家玩得很开心。又唱又跳的,玩到大半夜才散。

    4
        未然越来越不象话了。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麦收了,大家都去田里忙活,可她却说身体不舒服,怎么也不愿意去。老妈很快活地说,不去就不去吧,反正也没有多少活了,我们去就可以了。我闷闷不语,跟着跨出了院门,也不去理会她。
        傍晚,从地里回来,我以为未然该把晚饭都做好了,就跑到厨屋去,哪儿有饭啊,未然在看电视,怎么没做饭啊。我有些生气了。她不理我。仍然看电视,我伸手把电视机关了,太不象话了。你怎么能这样啊,在家也不做饭,晚上吃什么?老妈刚好回来,忙说,没事没事,我来做。我说,你还吃不吃?不吃。未然说。你想气死我啊。气死你有能怎么样?
        我说不过她,就走开了。
        老爹说,你到你奶奶家去看看,她家有什么活没有?
        奶奶不愿意和她的儿子们一起过,就单独出来和爷爷住在一起。每个月几家按时给他们送一些米面什么的。
        我往奶奶家走去。
        他们已经吃完饭了,在看那一台17寸黑白电视,唱的是出什么戏。我不喜欢听戏,总觉得他们唱得很讨厌。这电视是姑丈在外地收废品收的,他摆弄了一下,又有了声响,就这样给爷送来了。我问了问,没什么事,我坐了一下就回家了。
        何里跟他女人又吵了起来,因为什么事情,一些人围在那里看,我在那站了一阵,一些人乱七八糟地说着什么。吵架在他们看来就是家常便饭,我忽然觉得很没劲,就回家了。
        未然没吃饭就躺下了,我也不去管她,胡乱扒拉几口饭,就去村边的河里洗了澡。回来倒头就睡。未然说,你回来干啥?我还是你老婆吗?
        看看,你们家里把你娇惯成啥样子了?还有脸说。
        管你啥事?你家既然那么好,怎么还讨老婆啊?
        我伸手给了她一个耳光,说,越说越不象话!
        她抓住我的胳膊,又是掐又是咬的,我一甩把她甩到一边去了。于是她更加气恼了,哭闹了起来,我说,有本事你去死啊?我就死给你看?说着她往墙上撞去,到了墙边,她忽地停住了,我不死,我死了你好去找别的女人啊。我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谁讨上个这样的女人,可真是麻烦啊。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摊到一个这样的女人。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看见邻居阿虎娶的媳妇,怎么看着怎么好啊,那时我做梦都想要一个这样的女人。因为前后村的无不说她的好,可惜她在生小孩子的时候,大出血死了,孩子保住了。人们都叹息说,谁也没想到她是这个命,那么好的人呐。
        好女人总是这样的。爷爷喜欢看一些戏书,他说,老古语说的好啊,好人不长命。那时候我还不懂得这个道理。有回,在爷爷家,爷爷说,你媳妇又混了吧。我说,真没办法。他又说,过一家人也不容易啊。你看,有的人家过得好好的,说败了就败了,有的人家起初看着不起眼,可过了几十年,再看,他们发达起来了。我点了点头。爷爷是我们村那一代里惟一识书断字的人。
        媳妇再不象话,也是你媳妇啊,我看她还是年轻气盛,没受过苦,不晓得日子的难处。爷爷好像睡着了,停了一阵又说。我说,可她也不能那样混啊。爷爷摇了摇头。
            
        到未然娘家去。本来我是不大乐意去的,未然非让我陪着她去。这事说来,还是自己不喜欢他们家的缘故。怎么看,都觉得他们家像个饭馆似的,由于他爹做镇长,家里客人就很多,我去了,他哥哥的儿子就跟我闹,说姑丈,你怎么到我们家来啊。你来干吗?我说,你到我们家去吧。他小子说,你家有啥好吃的吗?有啥好玩的?我说没有。那我去干嘛?有病啊。未然爹说,越说越不象话,跟你姑丈怎么这样说话?他笑着跑开了。
        未然妈有点不悦地说,你们怎么待未然的,又瘦了。
        我说,可能是......
        是有了吧。未然嫂子笑着说。
        那就更该好好照看一下啊。未然妈更加不快了。
        我坐在沙发上什么话也不说。
        还没有吃饭,就有人来了,说是来办什么事,提了一大兜的东西。镇长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不能收的。来人穿的衣服有些破旧,他说,我媳妇被派出所关起来了,她正怀着孩子呢?为什么呢?镇长皱了下眉头。现在,搞计划生育很厉害,派出所专门在到镇的路上,拦那些大着肚子的妇女,一逮着非去流产不可,要不就罚款。来人说的就是这个事。镇长说,你是头生还是二生。头生。那好,我给派出所打一个电话,问问。你回吧。来人说,那可真感谢你啊,黄镇长。镇长摆了摆手,来人就把东西丢下往派出所去了。镇长摇了摇头,这计划生育可真是没办法的事。
        准备吃饭了。大家都坐了下来。又有人敲门,说,计划生育专干把他家的牛牵走了。因为没有交罚款。镇长几句话把他打发走了。然后坐下来说,越来越没王法了啊,长久这样搞下去,农民怎么生活啊。可上头压得紧,我也没办法啊。

    5
        我回到住的地方,有几个人在往院子里搬东西,又有人搬进来了。这时,开始阴了起来。我把晾在外面的衣服收了进来。天气实在是热得无奈。我随便吃点什么,就走了出去。
        录相厅里没有几个人,我站在门口看了一下,觉得没劲,就往回走。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看来今晚非要下雨不可。实在是什么都不想做。未然在做什么啊,我不知道,也不想给她电话。不知怎么,没来由的,我竟然想起了侠子。
        院子里有几个女人进出,不晓得她们是做什么的。我看了几眼,就进屋去了。
        躺在床上,我怎么都睡不着。望着黑黑的屋子,外面开始下雨了,雨声渐渐地大了起来。时不时响起一声炸雷。很响亮的。
        后来,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何以。我会让你好看的。未然说。
        不要仗着你爹是镇长我不敢揍你,你把我惹急了,我不揍你才怪。
        你敢!我叫派出所把你抓起来!
        镇长也不能随便抓人。我说道。
        猛地,一声雷声响了起来,把我惊醒了。我坐了起来,外面的雨越下越密了。我忽然有些害怕,不知道是怕什么。
        外面除了了雨声之外,还是雨声。
        又好像有人在门外走动。似乎还说着什么,我侧着耳朵仔细听,可什么都没有听到。我又躺下了,对自己说,不要瞎想,明天还要上班呢。
        可我又睡不着了。

        天亮了。外面吵闹了起来,在小区的门口,一个女子被杀死了,怎么回事,没人知道。她是谁,没人知道。警察来了,也没问出什么。大家陆陆续续走了。
        我到单位了,仍然还在想着这事。想来,也许我昨天晚上听到的声音就是这个女子的也未可知。这说不清楚,也许是情杀,也许是自杀。但不管怎么说这事肯定不简单。越想越后怕,真是出人意料啊,一个夜晚,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下班回去,在靠近小区的路上的行人很少,录相厅关门了,人们没事就呆在家里,连门也都不出了。好像生怕杀手再次出现似的。
        刚搬过来的女子看上去很妖艳。我从她们门口走过,她们冲我笑笑。也不说什么,我也笑笑,说下班了啊。下班了。她们回应着。看上去,觉得很是有些陌生,但又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异性,这样的感觉还是一直没有过。
        回到屋里,我休息了一下,准备下面。侠子给我电话,在电话中她也不说什么事情,我一下子不晓得说什么了。就愣了一下。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在电话中她说,你过来吧。我无奈地说,好吧。
        车子飞驰而去。我想不出是什么事情非要我过去。似乎也没什么,也许是我多想了。

     6
        未然忽地给我来电话,让我有点惊讶。我记得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给家里电话,她接也不接,甚至见了电话都躲。在电话中我能想象出她当时的样子。我很是烦闷。也许是因为这个。也许是因为单位里的事。现在,同事看我跟侠子走得很近,不免风言风语的。我倒不在乎这些,但这对于一个清白的女孩来说,是很不好的,因而,我见她都远了些似的。
        天气很好。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我来年心情似乎也发霉了。闷闷不乐。看着什么似乎都没更多的情感了。从单位回来,就这样。我想给谁电话,我又不知该和谁说去。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侠子。我本能地想拒绝。可是,我拒绝不了。我知道她的男友走了,同样心情不好。
        风一丝丝地吹进来。我对什么似乎都厌倦了。

    [ 这个贴子最后由Zengning在10/28/2005 9:58:34 PM从 美华论坛 转移过来 ]
    http://zxjlxl.tianya.com/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冯新华
    • 级别
      • 职务论坛版主
      • 财富2
      • 积分166023
      • 经验53260
      • 文章641
      • 注册2004-11-26
      写出了城市\乡村在发展变革中的思想冲突.这是个非常显示的问题.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财富7
        • 积分1103227
        • 经验140362
        • 文章4784
        • 注册2004-11-26
        提讀好文﹗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14348
        http://blog.sina.com.cn/u/1278777884
        在线情况
        4
        • 头像
        • 级别
          • 财富1
          • 积分10000
          • 经验1915
          • 文章18
          • 注册2005-01-03
          谢谢新华、宁儿。
          http://zxjlxl.tianya.com/
          在线情况
          5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最软的季节》以电影式的穿插叙事手法,揭示了一个平凡人感情上的烦恼事,
            有些东西,若隐若现,若即若离,结尾给读者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爱华冒昧作了部分文字上的技术更动,详情请参加信箱信息。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2031 seconds wi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