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7280
    • 经验842
    • 文章68
    • 注册2006-02-10
    [小说]《往事如烟》连载之8--夭折的青春

    [img]../images/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
    [imga]../images/upload/2006/02/28/035559.jpg[/imga]
    原来,就在前不久,二连的支边青年中出了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

        二连也是支边青年比较集中的连队,不管什么地方,年轻人一多,事情也多。当初分到二连的有个名叫孙志远的男孩,年龄很小,大概十五岁多一点,人非常调皮。由于人小,身体又单薄,经受不了大田劳动那份艰苦,所以常常装病不出工,班长排长都把他没办法。

        有时候排长不准他的假,他就找连长纠缠,说要请长假回口里(新疆人习惯把内地称为口里,新疆为口外,与东北人称关里关外一样)看病,连长当然不准假,他就以上吊自杀来威胁,连长根本不以为然。

        晚上,值夜班的职工远远发现林带里吊着一个人,吓得头皮发麻,赶忙跑回去喊连长指导员。等他们这伙人急忙赶上前一看,果然是孙志远上吊了,这一下可让连长指导员吃惊不小,赶忙三步并者两步,冲上前把他解下来。正要动手的时候,吊在树上的孙志远突然嘻嘻的笑了起来,大家又惊又疑,仔细一看,原来这个小家伙只是把自己的胳膊吊在树上面,黑夜里远远看上去,很像是有人上吊自杀。

        年长气的吹胡子瞪眼的说:“他妈的,让他就这样吊着,谁也不许帮他解开!”孙志远吊在树上面,腿脚乱蹬,嘴里乱骂道:“你这个当连长的是个王八蛋,你再不把老子解下来,老子非杀死你不可!”指导员怕出事,让人将他解下来了。

        时隔不久,也该是孙志远气数已尽,那天在大田里干活,他突然真的感觉肚子特别不舒服,痛得腰都直不起来。他想,可能是到新疆后一直都在吃苞谷馍馍,胃里非常不适应,消化不良引起的。前些时也疼过几次,请假休息就好了,没想到这次疼的这么厉害,疼的他索性倒在地上打滚。

        排长走过来见他躺在地上,以为他老毛病犯了,又在偷懒耍滑,厉声对他说:“起来干活!想耍赖偷懒怎么地?”孙志远疼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哀求的说道:“排长,这次是真的肚子疼,哎哟,真疼死我了!”排长哈哈大笑说:“装得还真像那么回事,谁不知道你的德行?连上吊都吊不死你,装肚子疼就能骗过人?少客气吧你,赶快起来干活!”

        孙志远实在是坚持不了,连说话的气力都快没了,有气无力的说:“排长,你行行好吧,赶快派人把我扶回去休息,我坚持不了了。”排长一直认为他在装病,仍旧十分气愤的说:“少客气!想的怪好的,派个人扶你回去,还派个轿子把你抬回去呢,做梦吧,还装给谁看?起来起来!”

        说话的功夫,周围已经围满了人,排长见状,气得直挥手,对大家说:“有什么看的?这家伙老一套,耍赖装病想偷懒,大家走吧,都干活去,不要因为他一个人而影响大家的工作。”

        围观的人群中,支边青年董建国发现孙志远情形有点不对,他觉得孙志远不像是在装病,于是走到排长跟前说:“排长,我觉得他这次不是装的,好像确实有病,你看他脸色都变黄了,一点血色都没有。”支边青年罗建中也说:“就是,连额头都渗出汗了,可能是真的。”排长一听就烦了,大声说道:“什么真的假的,我难道看不出来?你们不要替他打掩护。”支青韦晨韦健兄妹俩的父母亲是医生,他们知道一点医学上的事,见到孙志远这个样子,觉得非常危险,对排长说:“排长,我们不是替他打掩护,他真的是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应该赶快送卫生队治疗,不要耽误了病情。”

        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孙志远脸色已经由蜡黄变成惨白,豆大的汗珠往下淌,身子蜷曲成虾米状,还不停的抽搐。排长见状,开始害怕出问题,连忙对董建国他们几个说:“既然是真的病了,那就派你们几个把他送到卫生队去吧。”于是大家七手八脚找来抬把子(新疆特有的人力运输工具),匆忙把孙志远抬起来往卫生队赶,半路上孙志远已经休克,等抬到卫生队,一切都晚了,孙志远由于胃出血耽误了抢救时间,死了。

        这件事在二连引起很大的轰动,支边青年以董建国、罗江中带头,将此事闹到团部,团首长们受到极大震动,为此,对全团支边青年的工作、生活采取了一系列解决问题的措施。

        刘江涛他们工地由于离团部较远,对这事一无所知。回到工地没几天,就突然接到通知,让他们打背包回队部报道,大家有点莫名其妙。回到队部才知道,分散在其他排的所有支青都打背包回来了,刚到不一会,文教赵文理就找到刘江涛,对他讲队里领导要找他谈话,搞得大家又是一头雾水。

        回到队部的当天晚上,基建队召开了一个所有在队部全体人员以及各工地排长参加的大会,首先是照例从政治学习开始。今天的政治学习是由候指导员讲如何学习毛主席著作《纪念白求恩》,侯指导员坐在桌子后面,干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的说:“有好长时间没和大家在一起学习了,人不学习要落后啊,今天我们一起再学习一遍毛主席著作《纪念白求恩》,老三篇大家学习过多次,但还远远不够,林副统帅教导我们说,老三篇,不但战士要学,干部也要学,老三篇最容易读,真正学好就不容易了,要把老三篇作为座右铭来学。下面,我先把文章读一遍。”

        接下来他用单调干涩的声调,磕磕巴巴的读着,一篇不需要五分钟就可以读完的文章,他却断断续续的用了近十五分钟,每一句他都分开几次读,从没连贯念过一整句,而且不停地喝水。支青们听他读文章,一个个都难受的皱眉头,可其他人却若无其事,非常坦然的用心听。

        好不容易读完,指导员稍事休息,用手抹了几下脸,又喝了一大口水,可能是喝急了一点,呛得咳了几下,马上用手捶了几下前胸,镇定下来后接着开始讲解《纪念白求恩》:“诺尔曼,白求恩,是两个加拿大的人,”下面支青们一片哗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但会场上其他人仍旧泰然处之,有的闭目静听,有的托着腮若有所思的一副非常用心听的样子。“他们受共产党的派遣,来到中国,诺尔曼干得不怎么地,白求恩干得好些,所以毛主席就写文章表扬他,号召大家向他学习……”支青们坐不住了,好一个指导员,怎么就是这么个水平?全队其他人也是,难道都见怪不怪?会场开始有点乱哄哄的,指导员往下讲的什么,没有人能够听清楚,大家也不想去听清楚了。

        指导员好不容易讲解完,轮到张队长讲话,他往桌子后面一站,几乎把墙上挂着的马灯光亮全挡完了,下面马上黑了一大片。他用洪亮的声音说:“同志们注意了,”全会场马上紧张起来,支青们也来了精神。

        “指导员给我们学习了毛主席著作《纪念白求恩》,在目前来看有重大的意义,我们队支边青年们不是像白求恩同志一样,不远万里来到新疆兵团农场吗,但这只是开始,以后的路还很长,希望你们学习白求恩,服从领导分配,遵守劳动纪律,不怕苦不怕累,发扬我们解放军艰苦奋斗的传统,搞好今后的工作。这是第一点,第二,你们支边青年来后反映了一些问题,团里面也有所重视,但这只是小问题,你们也有好的榜样嘛,五连六连不就提拔了两个前几年进疆的女支边青年当副连长吗?所以这第二点就是要求你们不要学坏的,要学好的,工作中不要讲条件,应努力克服困难,完成工作任务,”

        下面支青们感到不知所以,特别是陈汉生几个,就因为仅仅反映下伙食太差,要求调剂一下花色品种,就是学坏了?张队长用勿庸置疑的口吻接着说他的话“第三,我宣布一项由党支部研究决定的事,我们队也要学其他连队,将支边青年集中起来,成立一个支青排,由一排一班班长胡大富同志代理排长,由支边青年刘江涛同志任副排长。这样一来便于集中管理,二来可以集中发挥你们支边青年的作用,希望你们今后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下面支青们不由自主的鼓起掌。

        张队长用双手使劲往下按了按,接着说:“大家静一静,”他提高嗓音“第四,团部命令我们队,抽调一部分力量支援三夏,所以我宣布,支青排明天在家休整一天,后天到三连报到,支援他们的三夏工作。”

        当天晚上,刘江涛被支青们围在宿舍里,你一言我一语地数说。

        “好啊你个刘江涛,当了官也不先给我们讲一声,让大家提前高兴一下嘛。”王建疆首先“发难”。

        “我先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被队里喊去谈话后,接着就开大会了,哪有时间先告诉你们?”刘江涛委屈的说。

        “这下可好了,我们有个当官的撑腰。”陈汉生高兴的说。

        “不要高兴的太早,以后的矛盾会更多。”刘江涛冷静的说。

        “那个姓胡的代理排长到底咋的?”伍林问。

        “现在还说不清楚……”

        “那怎么说,支青排不让支青当排长,搞个老职工来代理排长。”

        “不是这么个问题,我听说这个姓胡的原先在一排当班长时,我们那些支边青年就对他不感冒,说把他们也当新生人员对待,成天不是吼就是骂的,这小子坏的很。”伍林说。

        刘江涛说:“不管咋样,咱们今后要注意点,不要被人家抓住话把子。队里领导找我谈话时就说了,你们支边青年组织纪律性差,工作不服从分配,在伙食上要求过高。伙食问题可能说的是咱们,工作不服从分配可能说的是二排,因为胡大富也说了,他不怕支边青年们调皮捣蛋,他有办法治。队领导还赞扬了他,要求到支青排后大胆开展工作,加强对支边青年的教育管理,还让我好好协助他,多做支青的说服工作。”

        “哎呀,是这样,那以后我们只听你的,把那个胡大富凉在一边。”陈汉生说。

        “不要太过分,这样不利于团结。”刘江涛一本正经的说。

        “走着瞧吧。”大家都这么说。

        第二天,支青排召开第一次全体大会,参加支青排的,除了二十个支青外,还有十几个老职工从口里接来的小舅子小姨子什么的,也都是十几二十的大姑娘小伙子,济济一堂三十好几个人。

        会议由李副指导员主持,他说:“同志们,我们支青排正式成立了。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导我们说,你们年轻人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大家知道,我们基建队是个新生人员占多数的单位,你们不仅是我们队的新鲜血液,而且是我们的骨干力量,今后一切工作就靠你们了。胡大富同志代理你们的排长,大家一定要支持他的工作。这位同志工作能力很强,有原则性。”

        他转过脸对胡大富说“胡排长啊,这些年轻人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带他们,你是老职工,老军垦,有经验,可要多关心帮助他们。”

        然后又对刘江涛说:“小刘啊,你人年轻,又有文化,以后肯定有前途,组织上信任你,让你担任副排长,你不要辜负领导的希望,和胡排长一起,把大家带好。同志们,队里面决定,支青排分三个班,一班长由伍林担任,二班长由姚达思担任,三班长由徐为成担任。”

      接下来就由胡大富宣布各班人员名单,完后他也讲了几句:“同志们,毛主席教导说,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大家走到一起来了,这充分体现出领导对你们支边青年的关心。我没别的说的,既然大家在一起工作,就要一切行动听指挥,好好工作,决不能辜负领导对咱的一片苦心。”

        下面支青们听了,都觉得这家伙毛主席语录没学好,在语录中乱插入自己的话,有一点是很清楚的,一切行动听指挥,那就是一切都要听他的,不听就是辜负了领导。最后李副指导员要刘江涛也说两句表个态,刘江涛说:“我没啥说的,我们刚进疆,生活和工作要尽快适应,非常需要组织上和领导的关心和教育帮助,成立支青排,也是组织领导关心帮助我们的具体体现,我本人一定不辜负领导希望,和大家一起搞好工作。”

        大家不解的是,徐为成他们那些小舅子小姨子们,怎么也混到支青排来。对这事,李副指导员解释说:“到新疆来的,都是支边,他们也年轻,所以也可以叫支边青年,不见得你们城市里来的学生娃娃就是支边青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你们不同地方来的支边青年们,编在一个排,对大家对工作都有好处。”于是这个支青混编排就样诞生了。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财富4
      • 积分301930
      • 经验50371
      • 文章2295
      • 注册2006-08-13
      读起来很亲切,我也写过一篇短篇小说,也是关于兵团的经历,那可真是一段令人难忘的往事。。。
      lijiazhen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4062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