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1600
    • 经验175
    • 文章12
    • 注册2005-07-04
    坐家女香融和她的爱情
                                  坐家女香融和她的爱情
    █提示:现代“坐家女”是指农村离异或丧偶的中年妇女,她们因为缺乏劳动力在农忙时节与当地的鳏夫组成临时家庭,维系一种各取所需的不受法律保护的特殊关系,妇女作为弱势群体始终处于受害者的地位,她们有着怎么样的人生故事?或许香融的人生故事就是极具代表性的一种!
       香融是更纯粹意义上的现代“坐家女”,因为她对男人的要求不高,只要给她一口饭吃,她就会跟这个男人住上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香融也曾经有过一个幸福的家庭,前年春上她的丈夫铁匠来根死了,去年她的一对双胞胎儿子又因为盗窃光缆被派出所给抓走了,她患有间歇性精神病身体差做不了重体力活,如今在我老家的小镇上孤苦伶仃地一个人过着日子。
    关于香融的身世是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最正版的说法是:很多年前,有人见她昏倒在老家镇上的老井边上,问起身世她一脸茫然,镇上孤寡的刘阿婆把她领回家,闺女似地养着。香融当年的漂亮是出了名的,打那以后刘阿婆沉静了很多年的院子象春天里装满青蛙的池塘一样热闹,当时我家与刘阿婆就一墙之隔,那时年幼的我尽管弄不明白是啥回事,但对那种深夜仍人潮汹涌的景象记忆深刻。
        后来镇上铁木社的铁匠来根很幸运地牵到了香融的纤纤细手,这桩婚事是刘阿婆的“钦点”,因为许多年前刘阿婆也有过一个女儿,本来是要嫁给来根的,到了要谈婚论嫁的时候却患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病,死了。那段时间,镇上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就是这对极不般配的婚姻:香融清水芙蓉的美和矮小黝黑的铁匠来根的埋汰——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呀!倒是香融毫不避嫌地挽起来根的手招摇过市,这时来根往往做贼似地羞红了脸,很多个月亮很好的夜,我坐在院子里纳凉,透过墙的罅缝,我看见来根在刘阿婆的院子里来回地踱步,一口接一口地猛抽旱烟,似乎还见过他拧过自己的大腿,然后发出很响的“嗬—嗬—”的笑声。
        香融与来根的婚礼很简单,从镇上的土酒铺子里赊来两斤米酒,叫上几个本家的亲戚办了两席饭菜,便算是喜宴,因为是邻居,我的父母和我都有幸参加了她的婚礼,当新娘的头盖在一阵轰笑声里轻轻飘落,众宾客都屏住呼吸为香融的美而赞叹,刘阿婆对这场场面小但是热闹的婚礼很满意,我看见她多次转过身去拭泪。来根从小父母双亡,香融更不知自己父母的门庭朝向何方,刘阿婆身兼四职,领喝了很多人的敬酒。当繁星点点,众人散去,刘阿婆的小屋被隔成两格,一边是刘阿婆的卧室一边做了洞房,在新娘新郎高亢的合欢声中,刘阿婆翩然而逝,脸上笑意盎然。
        顺理成章地,香融来根夫妇成了我家的邻居,少不更事的我亲眼看见香融挥汗如雨地分娩,当殷红的血水浸湿了床单,一对俊美的男婴呱呱坠地,40岁的来根脸笑得象一个满是疙瘩的大南瓜。
        香融的疯是因为一次雨后塌方,紧挨山崖而建的他们的小屋一夜之间被泥石流冲垮,隔壁我的家却奇迹般地完好无缺,当大家七手八脚地从废墟里把来根香融拉出来时,一对双胞胎男婴却不见踪影,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一切的希望都破灭,这一急,香融就疯了,她竭斯底里地大哭大叫:我的宝宝!然后拼命地扒拉掩盖在废墟上的泥沙,直到十指鲜血淋漓。一双男婴是在傍晚盏灯时分才发现的,这时候小家伙满是泥污的脸上还挂着坏坏的笑。许多年以后,我常常在反思:如果男婴早点被救出来,香融的人生或许会被改写,但命运就是那么地让人啼笑皆非。
    香融从此以后便疯疯癫癫,但她从来没有忘记过一件事,就是按时给一双男婴喂奶。生活的重压让来根象一只炎炎夏日里张嘴吐舌喘息的狗,那段时间铁木社的工棚里彻夜灯火通明,总听到叮叮铛铛的打铁声,来根的旱烟抽得越来越凶了,一双小男孩却浑然不觉生活的艰辛,没心没肺地疯长。香融的病时好时坏,甚至她的病情好时还拎着一个小篮子到镇上的电影院去卖炒货,我时不时还能得到她的小恩小惠,她的笑还是那么迷人!
    好象是一个雨夜,香融嘟囔着说要到井里去汲水,从此没有回来。第二天,明媚的阳光下一对男孩光着屁股蛋满院子撒欢。来根既当爹又当妈日子一天一天地挨,院子里的狗尾巴草黄了又黄。我也成了一名城里人。
       也不知过了好多年,香融拖着一条瘸腿回家了,香融回家的事并没有象她当初出现一样轰动,甚至当一群好事的小男孩指着香融问她的儿子说:“这个老女人是谁?”,香融的一双男孩愣愣地回答说:“别人说是我妈!”,来根听到了狠很地骂了两个傻呆呆的儿子一句:“她就是你们的妈!!”,那晚,来根喝了很多的米酒,烂醉如泥,仍是星星满天,已修葺好的小屋里呻吟声不断。香融这许多年的漂泊又成了一个谜,又有一种很正版的说法是,香融被人贩子卖到了四川,在那边又一次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小孩,她浑浑噩噩过了这么多年后,一个早晨她突然清醒,来根对她的点点滴滴的好刺痛了她麻木的心,于是她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一个包袱都没带就急匆匆地踏上了返乡路,香融是依凭怎样的残存的记忆走回来的,路上又遇到了怎样的千辛万苦,这也是一个谜,香融的瘸腿似乎能说明点什么。
        前年我回老家省亲,恰巧遇上来根的出殡,香融一袭麻衣跟在来根单薄的灵柩后哭得惊天动地,两个肩宽臂圆的儿子恨恨地跟在她的身后,漫天的冥纸,呜咽的唢呐,在如血的残阳下恣意地演绎着凄婉和悲凉。据说,来根是死于肺癌!
        香融的头脑又有一些不清醒了,两个长大成人的儿子接过来根的大铁锤叮叮铛铛地继承了来根的手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居然除了吃穿还稍有节余。但是对香融他们是由衷地憎恶,因为这么多年他们没有从香融那里得到丝毫的母爱,在他们眼里凭空多出的疯老母是他们的累赘。后来,两个儿子迷上了“******”,大锤撩到一边都生了锈,他们输多赢少的状况促使他们铤而走险,直到东窗事发锒铛入狱,香融一次都没有去看他们,因为她不知道怎么才能探视到他们,两兄弟在狱中都在诅咒香融快死。
        香融成了一名无亲无故的“坐家女”一如当年的刘阿婆,知道香融以前年轻貌美的一些鳏夫猫见腥似地将香融供了起来,香融一时间仿佛又找回了少女时候的荣光。每逢头脑清醒的时候,香融都会到来根的坟上去看一看,然后又会到镇前的老井边倚着那棵老槐树往远处望一望。
        今年清明我回老家扫墓,偶然又遇到了香融,她的脸已经很是沧桑了,她的腿也瘸得更厉害了,她还认得我,她还托我问我父母好!
    [ 这个贴子最后由Aihua在7/7/2005 9:50:34 AM编辑过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读了坐家女香融的故事,令人唏嘘不已。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级别
        • 积分1600
        • 经验175
        • 文章12
        • 注册2005-07-04
            绝对真实的一个悲情故事,并未杜撰半点煽情的情节,包括“香融”的名字都是采用原名,她现在仍然生活在我老家的小镇上,只是“坐家女”的称谓是我给她定义的,我想这一点,仍然不减该文的真实性,香融绝对好听的一个名字,据说香融的母亲是末代皇帝傅仪的远房表妹,也是生得国色天香的,香融的父亲是本地人,官至国民党某师师长,解放前夕自上海省亲回老家,时值“百万雄师过长江”时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后滞留在老家,只是两位老人都已经作古,没有办法得到核实,故作者隐去了这段幕后的故事!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4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坐家女香融和她的爱情》是绝好的一个电影故事脚本:
          格格血统,国共恩怨,上海千金,湖南美女,人生跌宕,命运坎坷。。。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5
          • 头像
          • 级别
            • 积分1600
            • 经验175
            • 文章12
            • 注册2005-07-04
                一定听从老大的吩咐,对该文再作进一步深化,往剧本方面靠拢,以期早日付梓!但是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呢?:)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6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海清先生,该我称您为老大吧?民国14年生的,奔80了?德高望重啊!Re:坐家女香融和她的爱情
                                              梦里吴山总关情
              。。。。。。

              █古风流韵遽然远  过去韶华空回味
              。。。。。。
              大概是民国18年,我4岁,还依稀记得一件事,村里请了桂阳李高立的私人湘剧团,团里有个演花旦的台柱子叫李新莲,她一双单凤眼,两弯柳叶眉,人长得漂亮,戏也唱得绝好。。。。。。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7
              • 头像
              • 级别
                • 积分1600
                • 经验175
                • 文章12
                • 注册2005-07-04
                   艾华兄理解错了,那个“我”是文中的曹登满老人,本人刚刚而立,年富力强,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呀!:)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1250 seconds wi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