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3500
    • 经验294
    • 文章39
    • 注册2005-11-01
    [原创]终点站连载三
                 三、第二站
      U城在我来的城的北方,而现在,我又开始从U城往更北的地方走……
      这次买的是一张普通列车的票,慢车。这也正合了我意。我的目的地是茫然的,从未去过的地方甚至不太熟悉它的名字,更不了解那的风情。我只是向它走去,盲目地毫无目的地。
      火车经过大小站都会停下来,上载下一批又一批陌生的走或者回去的人。已经很久没这种突变的感觉了,和伟在一起的两个月,是沉寂的,就像两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狗,除了做爱,剩余的时间都在享受彼此的孤寂。还好,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已经结束了。
      火车又开始缓慢地前进。窗外的一切开始向后行走,天已经开始黑暗,火车内被灯光暖暖地照着,却越感觉孤寂。在群山荒野间,孤独地前进,时不时发出碑铭。我戴上耳塞,继续听FIR沙哑的声音。
      乘务员时不时提着一篮特产或者一大捆的袜子向乘客推销。在人群中卖力地做着试验。用一把钢刷在袜子上用力地划过袜面,借此让袜子大卖特卖。偶尔会和他们聊侃几句,他们只是在完成任务,被生活所逼迫。乘务员也得在车上吆喝着卖袜子,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像一部老电影里放的那样,在火车上开包厢。为愿意掏腰包的人提供特殊的服务吧。既然这样追求利润,何不放下面子,让一个人守在洗手间门口,向每个进去的人伸手讨五角钱呢?我想着一个人在车厢里发出笑声,引来一群人的非议。
      我只做我爱做的事,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我开始点烟,把尼古丁和那些带有怨恨的文字吸入肺中,再轻轻地吐出来,手指轻轻弹去燃尽的烟灰。
      坐在对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子。这个男人很细心地照顾着她,脸上洋溢出快乐,让人感觉温暖和甜蜜。这样的男人,现在已经不多见了,恐怕数目不及熊猫吧。
      “爸爸,你看那个姐姐。”
      小女孩直直地用她那双纯真的眼睛看着我。
      “别这样,太不礼貌咯。”
      男人看了我一眼,对小孩子微笑。手指在她的嫩小的微微翘起的鼻子上轻轻点一下。然后把剥好皮的橘子一片片放进她那张可爱的小嘴。
      “别见怪,小孩子不懂事。”他微笑的样子总这样让人觉得亲切,没有一点做作的感觉。
      “没什么。”我回了一个微笑。“小孩子好可爱哦。”然后看着她。
      童年多么美好,什么都不用想,不必操心,只拥有一颗尚未被污秽的世界污染的心。尽情地享受生活中的快乐。或许在童年,我也是快乐的吧,只是对于过去,我毫无记忆。甚至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从小到大,我从未拍过照片,我不愿意让相机把自己的样子禁锢在一张塑胶纸上,不喜欢自己被照相机拍的变形,不习惯对着一台机器微笑,或者摆着恶心的动作。所以我注定了是拥有极少记忆的人,容易淡忘生活。
      我继续吸烟,继续吐出白色的,夹杂着尼古丁,在车厢内散开。
      “姐姐,吸烟不好。”小女孩嘟着嘴巴看着我,我对她微笑,想说什么,但终究没开口,即使和她说了,她也未必明白。亦不想在她幼小的心灵,种上我那些带毒的种子。
      “咳……咳……,姐姐可以不吸烟吗?我难受。”她似乎有些无奈地望着我,轻轻地咳嗽。
      “别不讲礼貌。”男人轻轻抓起她的小手,在和她低声说着什么。一双是男人强有力的手,一双是柔弱的似乎一碰就会断的纤细的手。两者结合在一起居然恰到好处。或许这是亲情的力量吧,又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别听小孩子乱说什么,她从小没妈妈,我没好好管教,不要介意。”男人一脸的歉意,脸上是惯来的微笑,充斥着一些无奈。原来是个丧妻的男人,一个兼双职的父亲。
      “她很可爱,没什么。”我掐了烟,只是看着对我微笑的小女孩。这不是我一贯的风格,我不喜欢也不会为别人改变什么。这次对我来说,是个奇迹,我想给自己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但找不到。呵呵或许不想毒害儿童吧。
      在这列车上,我不是寂寞的,和这对父女断断续续地聊天,偶尔想吸烟,只能到吸烟处,似乎是躲在一个角落,让尼古丁混入血液,然后再回到座位,继续听歌聊天。
      “以后还是少抽点吧,对身体不好,你还年轻,要好好爱护自己。”男人聊多了,见我总在车厢来回,为吸烟奔跑,开始劝我。我依然是微笑,然后转向别的话题。
      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聊他的生活,聊我的故事。彼此都充满了同情,但谁都不会直言,他是我遇到的最有涵养、也是最细心的男人,纯真但并不让人感觉到幼稚。
      时间似乎在和我赛跑,我到站了,男人给了我一张名片,告诉我有事去找他。我微笑地点头,临走前亲亲小女孩,戴上耳塞,伴着FIR的音乐,步入陌生的X城,开始为生活寻觅。
      X城并没想的那样大,但比U城还要繁华很多。因为是晚上,处处是霓虹灯的采光,一整条街的酒吧、西餐厅。我走进一家咖啡厅,点了一杯当时比较流行的capucino,在这以前,我没喝过咖啡,因为没兴趣,但这次,在这座陌生的城,我品尝了人生第一杯咖啡。微微的苦中藏有淡淡的奶香,还有一些别的味道,我一直以为咖啡是苦得难以入口的,但现在看来,很多东西并不像别人所说的那样。我点燃一支没有任何文字的烟,因为新的生活已经开始,一支支去忘记过去,似乎赶不上脚步,倒不如一口气都忘记。
      我吐出残余在肺中的烟气,看着手中的名片。他叫华,是一个小广告公司的老板,上面有他的地址和电话。他是一个成功的男人,拥有其他男人少有的温柔细心和冷静,而且还有一张帅气而成熟的脸,整齐的黑发,光滑的下巴,全身上下洋溢出丰富的男人味。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和他联系,我是没目标的人,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做什么,我总不去思考未来,我只过今天。也不会去回忆过去,因为一切已经被时间带走,无法挽回或者改变什么。所以对明天,我是迷茫的,或许明天甚至天一亮,我就会坐下一列车去找他,或许,我永远不会打他电话,我只是随风飘荡,不想刻意去追求什么。
      我把他的名片放进包里,继续吸烟,和咖啡,继续孤寂,继续看窗外来往的车辆,继续一切可以继续的。
      “喝咖啡时……抽烟……不好。”一个浑厚的声音在我对面响起,打断了我的孤寂,他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强壮的男人,只是喝酒喝得有些醉了。不知道是因为喝得太多,还是因为不胜酒力。他自觉地在我对面坐下,告诉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能和尼古丁混合。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喝酒,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我一向不关心多余的无意义的事情。我只感觉到他是孤独的,至少现在是,感觉到他的心在隐隐作痛,在一滴滴地流血。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他在我面前落泪,对我诉说他心中的苦恼,而我继续吸烟,继续咖啡,同时听他,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的故事,不过在我的生活中,似乎所有人都是陌生的。
      “我对她那么好,什么都依她,尽最大努力去满足她,为什么她要骗我。我为她和家人里分家,搬到外面和她一起生活,为她拼命赚钱,还有一个月就要结婚了,呵呵,她卷走了我的一切一切和一个小子跑了。”说几句就停下来喝酒,喝完再继续说,唯一没有间断的,是他的眼泪和我的烟。他不停地流泪,而我,不停地吸烟。
      嘴里不停地喝酒,眼睛不停地流泪。从没见过一个这样泪流满面的男人。他喝得烂醉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我只是吸烟,换了一杯咖啡再换一杯,每一杯都是不同的牌子,不同的味道,越喝越苦。直到所有的牌子都喝过了,这里也要打烊了。结帐的时候,我知道我喝了十八杯咖啡,我身上的钱已经不够付了,包括他的酒水钱,一共要530多,我只能到他身上找出钱包去买单,还好钱够多。
      背起背包,拍了他很久,依然没有反应,坐在那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服务员告诉我隔壁就是一家旅馆,并帮我一起把这个只认识几个小时素不相识的人抬进旅馆的房间。一间双人间,却只有一张床,庆幸的是有卫生间还有电视。
      我冲了凉,用浴巾包裹着身体,坐在他身边,他依然是睡着,眼角还有残余的泪水,就像一个在黑夜中无助的孩子。可能喝了太多的咖啡,我感觉不到一丝睡意,只有打开电视。
      这么晚了,旅馆的小电台在放一些赤身露体的情色片子。一丝不挂的男人站在床边虐待倒在床上的女人。我想他们是可耻的,并非因为肉体关系,只因为和没有感情的人在大众面前做本该在二人空间做的事。说真的,我佩服他们在灯光、导演、摄影机和其他工作人员面前竟能这样大方陶醉,更佩服在一旁拍摄的人员,有超强的定立,在那样的环境中还能安心工作。
      我换了一个台,一个正在讨论网络生活的栏目。男女主持人在那一唱一喝,对某些网民大肆评论。说某个网民在网站发布“卖身为母亲治病的消息。”赢得了十几万的捐款。当一些想去慰问的网民发现是个骗局的时候,气得报案。说那个女人伤了众多好心人的心。
      对这则消息,我倒没太多的感悟。这事在当今网络已经不算少见,这或许只是她们被迫的一种生活方式,又或许她们真的缺钱。若不出示“卖身”,想必也没那么好的效应。而那些要去慰问的人,难道就没有冲着卖身的诱惑而去吗?
      换台,再换,换来换去,都是一些电视剧,最后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情色片。半个多小时了,他们的身体依然在那做亲密接触。呵,他们不觉得累吗,我想我还是要休息了。于是关了电视,身体只裹了一条浴巾,睡在一个醉鬼身边。
      快天亮的时候,他醒来和我做爱,我不知道他是否清醒了,从他疯狂的时候起,我想我已经清醒了,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疯狂,感觉到沉重的身体让我无法呼吸。感觉到自己像玩具一样被他顶在墙上把玩。
      我没作任何反抗,或许因为对生活对爱情的鄙视,或许因为刚才被情色片的刺激。当他发泄完的时候,他站起来哭泣,残余的体液滴在我身上,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温度。
      “原谅我,因为我被压抑得太久。”他抱头跪在床上,并把头深深埋在胸前。
      “因为你孤寂,所以用我的身体发泄,这不是很可笑吗?”
      我有些藐视眼前这个裸体跪在面前的家伙,点燃一支烟在黑暗中,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在床上吸烟。我想,如果有美术系的学生在场的话,我们将会成为一幅巨作的模特。可惜,这只有我们两个赤裸的,刚走出性欲的人,或者说是动物。
      “我只有这些了,对不起。“他从地上的裤子口袋中找出钱包,把所有的钱都放在床上,提起裤子,捡起地上的衣服消失在我的面前。或许因为怕或者是紧张吧,他的内裤依然皱巴巴地躺在地上,没被带走。
      我捡起床上的钱,一共三百零八块,呵,我站在窗边,风从窗外冲进来洗刷我的身体,站在楼上,看这个城的一条街。路灯和一些大小酒店的灯依然亮着。隔壁时不时地传来沉醉在爱中的嚎叫声。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不夜城。对我来说,却是一个一夜城,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共度一夜,然后再不见面。
      我蜷缩在床头,不停的吸烟。等待欧若拉的到来,把黎明还给这个世界。让我早点离开这座城。
      吸完一包烟,我穿上衣服背上背包,带着一个装有594元钱的钱包,离开旅社。在火车站的电话亭,我用一个硬币给华打电话。

    注明:因为时间问题,后面的连载可能晚点发,希望读了能多给我意见,让我好及时修改,谢谢[em06]
    [ 这个贴子最后由Aihua在11/3/2005 2:06:41 AM编辑过 ]
    爱上孤寂,寻找孤寂的自由。
    每天矛盾的生活,让自己平凡的堕落,
    寻找自由的天堂,寻找新的希望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孤寂小子在讲一个颓废的故事,却是现实生活中的故事,坛中文学贤达请给意见,Re:[原创]终点站连载三
      文字方面,有不少不规范用字,请今后注意,见信箱信息。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1250 seconds wi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