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3500
    • 经验294
    • 文章39
    • 注册2005-11-01
    [原创]《终点站》连载五
      我没再说话,关了电脑,很多时候没话说了,倒不如不说更好一些。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去华房间的欲望。到这这么久了,我一直没认真观察过他的房间,除了做爱,没再走进过。华的房间采光很好,阳光充分的从窗口射进来,让整个房间洋溢着阳光的气息。我倒在床上,曾经和华一起沉沦的地方,感受阳光。我的视线定格在窗头柜上,一张全家福,阳光下华和一个女人抱着小时候的欣欣,面带微笑。让我惊讶的不是他们的笑容,而是那个女人。她和我的相貌极相似。哈哈我笑着明白一切,很多时候人笑并不因为开心,高兴能落泪,那失望也能大笑吧?我终于明白,这么久了,我只是华心中的一个女人的替代品,一个傀儡爱人。华爱的是欣欣妈妈,他的妻子,而不是我。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华开始不愿意触碰我的身体,因为他爱的是她而不是我。
      我上楼打开电脑,给蓝发消息。
      “蓝,我决定要走了,马上。”
      “怎么这么快?”
      “没什么,只是明白了一切,这对我来说已经完全失去意义,我只是一个替代品,这不属于我。”
      “我也马上要去A城了,东西都已经收拾全了。”
      “蓝,我们又要开始新的生活了,又得到自由了,祝贺。”
      “你真的开心吗?孤寂。”
      蓝,看见这话的时候,我莫名的心痛。为什么要说出来呢?即使不开心,伪装一下自己,得到暂时的解脱也是错吗?为什么要帮我把面具撕下来。
      “我只感觉到轻松,别的不是我们应该去理会的。”
      “好吧,孤寂,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一起到A城。”
      “好,到了联系。”
      我关了聊天室,给华留言。
    [B]  “华
        谢谢你一直来对我的照顾,我想这不是属于我的地方,我不想再做你回忆中的影子,更不想成为你爱的人。因为我不想让我爱上你,我是不鞍的人,或许有一天,我会爱上一个人,但叛逆不会让我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切终究会是悲剧,这是我的宿命。我是向往自由的,不可能让别人捆住我的脚,所以我不能有爱情。华,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忘记心中的影子,过去的,让它过去,为了欣欣开始你新的生活。好好待自己,待欣欣。我走了,不要来找我。我想我不会安静的被困在一个地方,也许累的时候会找一个港湾停泊,但是不会永远这样停留,除非我的生命已经结束。所以不要再找我,我不能给你带去你要的一切。祝你幸福。
                             冰”[/B]
       我关上电脑,背上属于我的背包,然后搭出租车直奔火车站。很幸运,买到了一小时后去A城的票。我背上背包,到网吧,交钱,给蓝发消息。
      “蓝,我坐一小时后的火车到A城,到了联系。”
      蓝没回话,我想他已经出发了。
      我又一次登上火车,结束了S城的47天生活。
      火车缓缓启动,向A城行进。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我第一次在离开的列车上流下眼泪,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是因为华,还是因为这的安逸生活,我只是流泪,泪中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苦涩。我没去过A城,到那依然又是一个陌生人。更不知道见到蓝以后会怎样,孤寂的人走到一起是不是会有共鸣,之后的路,只是一条迷雾森林中的小道,看不到前方的路。
      带起耳机,让轻微的振动刺激耳膜。除了FIR的音乐,别的什么都参杂不进来。世界被音乐排斥一切因孤寂带来的惊骇,然而却又是一片空白。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在拿烟的时候,我的手指又敏感的触碰到袋子里的银行卡,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会由之一振,但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再没那样的感觉,因为我开始吸烟,开始暂时遗忘一切。
      我站在吸烟室不停的吸烟,看门窗外快速变换的画面,眼睛感觉到疲劳,但并没有停止捕捉画面。

      FIR的歌永远是让人痛的,或许因为我每次受伤或者伤带别人的时候都在他们的歌声中离开,不管唱的歌是悲还是喜,她特殊的嗓音都是让人痛的。
      A城离S城不是很远,这是乘务员告诉我的,事实就和他说的一样,我不知道是否是时间的流速加快了,还是我吸烟的速度减慢了。一包烟还没吸完,嘴上的烟才刚刚开始更新,只烧掉上面的几个文字,火车发出了刺耳的悲鸣,火车到站了。
      我直奔车站内设的网吧,打开电脑和蓝联系。
      “蓝,我到了,在火车站内的网吧,在7号机。”
      我本以为他会比我晚到,计划在网吧写点文章,但是我错了。消息发出后,很快得到了回复。
      “孤寂,我在19号。”
      我环顾四周,终于看见一头蓝色长发的蓝。如果不是身上的男士衬衣,不是电脑板上大大写着的19号,我想我不会知道他是男人。他回过头,头发遮住了他的脸,让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我知道他在对我笑。于是我也上扬嘴角,我不喜欢笑,只是做出一个姿势罢拉,算是招呼吧。
      我们没像其他人一样,马上走到一起搭话或者拥抱。因为我们都是孤寂的陌生人,我们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像铁轨一样让生活运行,但是永远不会紧贴在一起。同行着,却不会干涉对方,所以我们继续上网,继续聊天或者做别的事情。
      “你看起来就是孤寂的,让人第一眼见到你就看的出来。”
      “你的心不也是孤寂的吗?和你接触的人在第一时间就能明显感觉到。”
      我咯咯的对着电脑笑,他说的对,我的心是孤寂的,因为它只知道自由,而不知道别的一切。
      “孤寂,你和我想像的完全一样,有一张漂亮的脸。”
      “蓝,你也开始变的庸俗吗?漂亮那也只是一张华丽的表皮,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只要我喜欢,也可以让它多几条花纹,我并不在乎它。
      “可是你却一直在利用它,利用它生存,利用它寻找自由。”
      “也许吧,我并不在乎这一切,所以我没去研究过什么。”
      “孤寂,你比我想的更加孤傲,我们都是自毁的人。”
      “这是宿命,我只是在寻找新的生活,并不像你说的自毁,我还没到向往死亡的时候。”
      于是我们又一次沉默,各自沉寂在各自的网络世界。沉默对孤寂的人是一剂良药,却也是毒药。
      我正要下线,光标都已经停在“关闭”键上,却收到了华的邮件。
    [B]  “冰
      回来吧,我爱你,对不起,一直没把她的事情告诉你,我只是不想你误会什么,没想到你还是误会了。我是清醒的,我需要的是你,真实的你,并不是一个替身或者一个影子。就和你说的,一切都是往事,我必须忘记,必须开始新生活。可是为什么你不给我一个新生的机会呢?如果你真的对我已经没任何感情,那我放你飞翔,还你一片天空。
      还有,欣欣很想你,一整天都闹着要见你,没吃任何东西。我们都是需要你的。
                                          华”[/B]  
      他的文字和他的性格一样朴实、平凡、真实,让我又一次感觉到心被刀割。如果我是一个安分的人,得到他我会是幸福的。可是我是不鞍的,我注定漂泊,注定不能有爱情,尽管我心里有华,甚至可以承认,那是爱,但那又怎么样呢?叛逆的我,不允许自己爱上任何人,爱了就注定了分离,因为我对生活的厌倦,对平凡生活的不满。
      “怎么了?累了吧?孤寂的人容易疲倦。如果放不下,还是做个安分的人更合适,有何必这样伤自己呢?”
      我回头看蓝,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开始站在背后。而即使是这样,我依然看不清楚他的眼睛。但我知道如果他脸上没那道刀疤,他是帅的,有了这道疤,他是酷的。
      “没有,我只会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生活。”我关了邮件,关掉电脑,背上背包和他一起离开。
      “可是你依然放不下过去,你不是一个能轻松得到孤寂自由的人,孤寂是轻松的,而我们都是累的,都是失败者,都在自欺欺人。”
      “我没有,孤寂的人在我看来就是累的,别好像你很了解我,没人会了解我。”我对他反驳,没让他再继续说下去,我怕自己被他说服,我怕他掀开我久未愈合的伤口,我怕自己会马上跑去买S城的车票,我不想成服于平凡无聊的生活。
      “可是你在流泪。”他看着我,一个人潇洒的向前走,像一只斗胜的公鸡,发出讥讽的笑声。
      我用手在眼前挥过,确实流泪了,也许蓝是对的,我在逃避自己、在欺骗自己、早虐待自己。我注定了是个会疲倦一生的人,这是我的宿命,它注定了我不能爱,不能幸福。 
      我们走进一家咖啡厅,扑面而来的是伴有酒精气味的咖啡香,还伴有少许的烟草味,这让我想起在X城的那个男人的话。“******和尼古丁混合在一起对人身体不好。”那现在又有多少人在自虐呢?其实只要自己愿意,自己觉得合适,身体又算的上什么呢?我扫了一眼,里面的人不是很多,只有窗边的几桌客人,基本上是成双成对地拥抱着坐在一起。店里的灯光是温柔却带有诡异的蓝色,我想蓝来这,很大原因是因为它吧。能用蓝取名,必然对蓝有着特殊的感情。
      蓝带我在一个靠窗的小角落坐下,周围放了很多假花,让这显得神秘,不易让人发现,因为不起眼。我想没多少人会坐到这桌,但这的环境的确好,或许对一些小青年来说,这是这家咖啡厅最有情调的地方,但大多人往往不会选择这里,或许觉得躲在这没办法让世人见证他们的爱情吧。呵呵小青年,其实我也不过18岁,但这几个月来,我似乎开始步入中年了,不再和他们一伙。
      “这地方你常来吧?”
      “……”
      “很寂静的一块地方,适合我们孤寂的人处身。”
      “也许吧,我常在这坐,一坐就到天亮。”
      他走出去,和外面的服务员小说着什么,然后在书架上取来两本杂志,自己坐下来翻阅。或许和他相比,我并不算孤寂,他比我更寂寞,内心像一个黑洞,让人无法了解。里面或许是另外一个世界,但没人知道。或许他自己也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吧,因为孤寂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不想去思考,只是随风随情,做过了也不会去回忆。
      服务员端来两杯淡蓝色的液体,在蓝色灯光下,有如蓝色深邃的大海,流露出美和诡异的妖气。美但凄凉。
      “这是酒?”我尝到酒精的味道,但是柔和的,很爽口,并不烈。
      “对,我唯一喝的酒。”他依然看杂志,偶尔呡一小口。
      我点烟,吸进去,再吐出来,然后喝酒。
      “知道这是什么酒吗?”他收起杂志,抬头和我交谈。
      “蓝色妖姬。”他告诉我酒的名字,然后和我一样点烟,在我面前吐出烟圈。这上第一次看他吸烟,原本以为他不会吸烟,没想到他还是个老手。我至今还不能吐出烟圈。
      就这样干坐着,直到打烊。我们话不多,只是喝酒、吸烟,然后结帐走人。
      刚走出大门,蓝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然后转进一个角落接电话。我站在原地点烟,然后吐出淡淡的带有尼古丁的东西。
      我不知道蓝在接谁的电话,似乎很神秘。我从不喜欢过问别人的私生活,一切都是和我无关的,我没必要多问什么。只是偶尔会传来蓝的声音,让我不得不觉得好奇。一个大男人在打电话时的声音完全和生活中的不一样,那声音带有强烈的雌性特征。说白了,就像一个发嗲的女人发出的。我淡笑,没想到在某人面前,蓝会变的这样撒娇。
      A城已经过了长江,确切的说,已经是北方的城了。然而八月的夜,我却感觉不到太多的寒意。或许因为心是寒的,所以外界的寒对我来说并不能产生多大的效果。我站在咖啡厅外,透过玻璃看里面消遣的男男女女。醉倒在男人怀里的女人被那些男人肆意乱摸,丝毫没任何反应。有本书上说女人是不容易醉的动物,醉的女人只有两种。一种真的被酒精洗劫了大脑,让她失去控制。而另一种,则是借着酒精微弱的作用,发挥自己的演技。不是流行这样一些话吗: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男人不醉,女人没小费。可如果女人“醉”了,那得到的又岂止是微少的不起眼的小费呢?女人是最可怕的动物,说的一点不错,呵呵我也算得上可怕吧。
      我站在夜空下,周围是霓红灯染照的城,脚下是七八个被抛弃的烟头。蓝依然在那和某人聊侃、发嗲,我只有再点一支烟,刚点着,蓝已经从黑暗中走出来了。
      “让你久等了,一个朋友的电话。”他关上手机,在路边拦车,我不知道一切怎么会变化的如此神速,蓝似乎在一瞬间雄性激素大增,又显出阳刚之气,声音又恢复了低沉。而我对这一切只能微笑。不想也不去过问太多的事情,因为孤寂。
      “孤寂,上车。”蓝站在一两红色出租车旁边,打开车门。
      “恩。”我掐灭手上的烟,坐进车子。
      出租车在柏油路上快速奔跑,穿过繁华的街市,拐进一个巷子,在一个破旧的小巷口停住。蓝付了钱,我们下车,巷子四周黑的能感觉到夜的存在,然而并不安静,四周弥漫着淫荡的气息。
      蓝带我走进一栋破旧的楼房。木门被推开,发出衰老的叹息。在昏暗的灯光下,似乎能看到这饱经沧桑的墙面上布满全身的疤痕。蓝住在顶层,三楼。一间不算太大的套间。虽然不是很大,布置却精妙,洗手间、浴室依然有。墙面是整洁的,我用手划过,没碰到一粒灰尘。房间里一张双人床占了1/3的空间。蓝色的被套、蓝色的枕头,还有一只蓝色的布娃娃。我觉得不可思议,很少见到男人房间会有这样的东西,更怪的是,还有一张梳妆台,放了些盒子,偶尔飘来一阵淡香,完全不缺少女性气味,或许曾经这是一对情侣的世界吧。                                                      
        我随意坐在床上吸烟,这个房间让人感觉到充实,却并没太多的安全感,偶尔感觉到一些诡异的气息,但对我和蓝,诡异似乎是正常的。在常人眼里,我们不就是异类中的同类吗?
      “孤寂。”
      蓝正要说什么,他的手机又一次打断一切。他小跑进洗手间接电话,我不知道蓝为什么对那个电话显得这样神秘,但我想,我比他幸福,因为我没手机。如果有,或许会和他一样多一些繁忙,多一些牵挂。虽然喜欢热闹,但并不喜欢这种方式,只喜欢在一个热闹却又陌生的地方,看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就像酒吧,或者迪吧那种场合。我不喜欢被熟悉的人或事物捆住寻找自由的脚步,那会让一个人变的庸俗。                                                                             蓝每次接电话总会让人等很长的时间,总要让我七到八支烟阵亡。我不知道一个孤寂的人为什么会向电话的另一头不停的发嗲,发出让人恶心的变态的声音,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说。这让我怀疑他是不是一个孤寂的人,是不是网上孤寂的蓝。
      “孤寂。”蓝从烟盒中抽出一支DJ,一种我曾经抽过的女士香烟,做在我旁边陪我一起吸食尼古丁,脸上的表情是冷漠、失落。
      “你相信爱情吗?”蓝激动的望着我,眼球被红色的血丝网蒙住,却找不到疯狂的感觉。
      “蓝,我曾经告诉过你,我不相信爱情,不会让自己拥有爱情,难道你忘了吗?”我不想提及爱情,蓝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忘记,我会有爱情,但我的不鞍,我的叛逆阻止一切发生。它们指使我去抹杀爱情,我是永远不可能得到爱情的。我知道我爱上了华,但我必须离开,必须放弃,有爱情就没有我要的自由,对我来说,自由是我的一切。可如今,我却感觉到心痛。
      “我相信爱情,可我不可能得到爱情。因为我爱上了不是爱情的爱情。”蓝走到窗边,我看不清他的脸,唯一看见的是他的背影和从他口中飘出的带有尼古丁的烟。我们都在心痛,为同一件东西心痛,所以我感觉的到他的痛,他的泪,因为我也在痛,在心底流泪。
      我和蓝谁都没开口再说什么,我们是同类,言语有时候对我们来说是那样的多余。沉默是我们最好的相处方式,在沉默中存活。
      蓝带给我的是沉寂,是神秘,是理解。他是多变的,时而是我认识的,夹杂着忧郁气息的,在网上孤寂的蓝。时而又是一个雌雄同体,在电话中发嗲的陌生人。然而,一切并无关紧要,在我面前的蓝只是一个伤痕累累的孤寂男人,欲爱而不得的人。
      和蓝待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一个星期,谁也没有离开半步。冰箱里有足够的酒水还有咖啡,抽屉里满是香烟,不会让你的身体缺乏酒精、******或者尼古丁。而我的生活所需要的能量不过这些。每天吸烟、凶酒或者随便找个地方倒下,望着一处遐想。空气中散发着静的气息,时间、空间在一段时间凝固,然后跨越到另一阶段,再凝固。没有白天没有黑夜,醒了就吸烟、喝酒或者吃少量食物填饱肚子。累了,就闭上眼睛,带梦沉沉的睡去。身体在一定的空间是不能算得上自由的,然而思维却在无限的空间自由释放,即使未在世间四处奔波,却也感受到自由。
      蓝是低调的,我们在一起除了吃、喝、抽、睡,别的什么都没做。没握过手,没接过吻,没上床,甚至连睡觉也在不同的地方。我在床上他在地板上,或者我在地板上,他在床上。一切都是那样随意,没有多的负担。
      有时候,人被平静困压的太久,容易疯狂。和蓝在一起的日子,是前所未有的自由、平静。然而,似乎太过完美,这样的生活似乎并非我能所有。完美的同时,是另一个激荡生活的预兆。我有预感将会发生什么,我的预感犹如一个寓言,总会适时应验。
      “蓝,今天出大太阳了,去郊外爬山吧。”我转弄着手中的笔,停止文字的产生,对刚睡醒的蓝说话。
      “恩,我也想出去走走,冰箱差不多都空了。”蓝打开冰箱,拿出最后一点蓝色妖姬。
      我不知道上帝为什么让人长出嘴,为什么要不断的进食,不断排泄。像植物一样依赖阳光该有多好,那就不会有人为生活奔,没人会这样困惑。或许那样会有很多自由人,但现实总这样冷冷地摆在眼前,让人无可奈何。
      打理完一切,刚走出门,蓝的手机响了。蓝一如继往的躲进角落,而我,独自运行,不愿意打搅他接电话。蓝给我的感觉总带有神秘,他的生活中似乎有一个空洞,让人不能看到里面的世界。无论何时,蓝总伴着手机躲进洞里,寻找他的另一总生活。而我,从来只站在远离洞口的地方,即使再好奇,依然不会干涉,因为那并不属于我的生活,和我没任何干系。又何必去了解或者去窥视。
      我背着背包,拿着稿纸、相机,钻进一辆出租车,向郊外疾驰。一直来都被钢筋混凝土包裹,已经很久没接触到泥土的气味了。看到草木繁多的世界,看到满山红叶,看到菊花遍地,竟有总莫名的激动,颤抖着有流泪的欲望,但心情却好到极点。我喜欢山野的味道,一切都是原创的,自由蔓延或者消失,没有一丝做作。或许有一天我累了,会找一个僻野,将自己埋在草木之中,让自己回归自然。 
      我狂奔到山脚下,放羊的老头对我微笑。羊群被我赶得四处乱撞,发出咩咩的叫声。我找到一块安静的草坪让身体自由倒下,虽然草已经换上金色睡衣,我依然感觉到美,感觉到自由。这是完美的天堂般的地方。我幻想在这隐居,当年那终究只能是个幻想,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我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脱下背包,坐在在阳光下发黄的草坪上,拿出稿纸写一些文字。当文字开始变的生硬,找不到灵感的时候,拿出相机,四处搜索心仪的景致收藏起来。我喜欢照下美好的东西,但不喜欢把自己放进去。猛然感觉到什么,又提笔狂写。点上一支烟,轻吸,轻吐,怕破坏梦境般的生活。打开包发现里面满是糖果,便再次想起欣欣。一切都完了,安宁被回忆充斥,我撕心裂肺得对苍天喊,发呆的坐在那一动不动,直到天黑。
      郊区没有车,我只有步行回市区。一路上只听的到脚步的声音,内心一片空白。阴影弥留在心中,久久不散去。是痛、是寒、是无可奈何。
      到蓝住的地方天已经很黑了,处处灯火通明,然而院里却只有一盏昏暗的灯。我拖着疲惫的身子爬到顶楼。房间没锁,里面似乎没开灯,门缝中透出黑暗的冷光。我推门而入,却发现,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然而一切终究还是晚了。

    爱上孤寂,寻找孤寂的自由。
    每天矛盾的生活,让自己平凡的堕落,
    寻找自由的天堂,寻找新的希望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孤寂小弟周末好,下载了慢慢读。谢谢!Re:[原创]《终点站》连载五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级别
        • 积分3500
        • 经验294
        • 文章39
        • 注册2005-11-01
        谢谢你
        大哥,如果可以看完了多多告诉我意见,很多地方还上不足,但是靠自己难找出来
        爱上孤寂,寻找孤寂的自由。
        每天矛盾的生活,让自己平凡的堕落,
        寻找自由的天堂,寻找新的希望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1875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