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发飘飘路迢迢》(小说)

楼主
[原创]《长发飘飘路迢迢》(小说)
长发飘飘路迢迢
                                   文/泪语问花

刚到你公司上班的时候,我留着和男孩一样的短发。
长发的女孩更让人心动!无意中听到你说这句话时,我心里倏地升腾一个矢志不渝的信念:我要把头发留长!
这个信念的突而其来并没有让我吃惊,它只是我一个人的秘密。我的沉寂与孤僻能把它藏匿得很安全,就象我藏起第一眼见到你时的感觉一样万无一失。
谁都不会知道,第一眼遭遇你明媚的黑眸,我如梦初醒:为了与它这一回转瞬即逝的碰接,我在时间无限的荒野里实在等得太久太久了。

把头发由短而长留起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何况那时我的头发短得十足一个刺猬。
我以出奇的耐性去守候这一过程的完结。这不是我以往的性格。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里,其实我的愿望很简单。我想让我的长发有天能在你明媚的黑眸里飘舞,我并不敢奢望把它缠绕。它,你明媚的黑眸,和你一样优秀。你是一个在福利院长大的孤儿,今天的一切全是你个人的努力。这,让你更加优秀,优秀得我可望而不可及。我只是你众多职员中并不算出色的一个,我没有太多的奢望。没有人知道我来自一个贫穷而破碎的家庭,我什么都没有,甚至连话都没有多说几句。
我,就这样守着我的秘密,远远地看着你。
                    二
我始终没有守住自以为万无一失的秘密!
那时,我的头发已过肩了吧。你偶然看到我珍藏着一张你和我的合影。确切地说,那本来是一张全体工作人员在公司周年庆典的合影。你是老板,站在队列的中央,离我好远。我在你右边最后的一个位置。
我用剪刀先把相片里站在你左边的所有人一次剪掉,相片就只剩下半张了。然后再把这半张相片里除了我和你之外的其它人剪掉,留下边沿。这样,相片里你我之间便出现了一爿空旷的距离。最后,又在相片的背面裱上一张蓝色的干净的纸,在你我之间那爿空旷的距离写上:人世间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在你身边,你不知道我爱你!
就这样,一张你我的合影就出炉了。
当你拿着相片念着上面那句话的那一刻,我不敢抬头看眼前如天上明月一样遥远的你。我仿佛是一个受了多年委屈的倔强的孩子,猝不及防便被当初漠视他的人洞悉了他所有苦楚,践踏了他和他同样高贵的自尊。泪,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然而你竟说你也一直在爱着你!
这是你对着我说的话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你相信一个女孩的长发只为心爱的人留。可你在我渐长的发梢和沉寂的眼眸从没搜索到一丝你的影子。所以,你认为,你不是我为之把长发留起的人。所以……
你伸过手来轻轻抹去我脸上的泪水,重复一遍,我爱你!
我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好痛!我真的不是做梦或喝醉了。可我还是找不到相信的理由。
你说,爱是不需要理由的!
这就是爱吗?记得一个古老的传说。传说中,在遥远的地方,有一种神奇的小草,它的名字叫十二月花。它的生命里只开一次花,而且是为世间最真最纯的爱情而开。此刻,我想我就是一朵十二月花吧,悄然开放,而且只为你一人,开到荼蘼。
总说长发给女人添了一份妩媚,一丝娇柔。原来,那是爱情!
                          三
我的头发一天比一天长。晚风中,它轻盈地飘舞,一缕缕地缠绕你明媚的黑眸。你明媚的黑眸扑闪着畅快的光,你与我十指相扣。我相信我们会这样一路走下去。
一个雨丝缠绵的夜,我们有了第一次。之后,你问我,痛吗?
我如实地点头,痛!好痛!
你抚摸着我,说,对不起!
我捂住了你的嘴,不!你不能说对不起!你知道吗?这是我前世守候到今生的盼望,是我今生延续到来世的幸福!只有你,才能了结与给予。因为你,是唯一!
那时好认真的想,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缘订三生吗?但愿!
                         四
我的头发已经很长了。我们说,等我头发长到腰际,我就把头发盘起,做你美丽的新娘。
多想为你把我的头发盘起啊!
在我的长发快要齐腰时,一场突而其来的变故遏制了它的生长。
一次错误的的估计与投资,令你的公司毫无挽救地倒闭了。一夜之间,你不单一无所有,还负债累累。
瞬间大山压顶,我们彷徨无助,一筹莫展。
我们想到了以前的好友和知己。你没有别的亲人,我的亲人贫穷。
可我们高估了事实与现实。有心的人无力,有力的人无心。
所有的希望均告徒劳,你紧紧抱着我说,幸好还有你!

我们只好先找工作,以解决目前的生计。
这个社会失业的人太多。两个多月过去了,我们的工作还没有着落。
眼看我们将陷入绝境,这时你的身体糟了起来。由于不断的奔波与困扰,你明显消瘦,有时累得连路都走不了。
我拿着一百多块钱陪你去了医院。这一百多块钱是我们当时的全部财产。
医生说你患了前列腺炎,不能延误,要及时医治,不然对身体和以后的生育能力都极有影响。这是由于休息不好和过度的性生活引起的。
在这段风雨飘摇的日子里,除了频繁地做爱,我们真的束手无策。起码生理上的快感可以暂时替我们驱赶一切不可逆转的困顿,回避那种深深的恐惧。困顿与恐惧就如我们身边的墙,无形地向我们压迫、包围,让人窒息。我们只能在自己爱人的身体里呼吸。

我和医生说没带够钱拿药,我们先回家。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经过一间面包店。你说饿了。我用仅剩的五元钱买了五个面包和一支矿泉水。
你拿起一个面包,连垫着的纸片都没有撕下就塞进嘴里狼吞虎咽,然后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半支水,接着又囫囵吞枣地吃了两个面包。其间,你顾不得抹去嘴角的面包屑和溢出的水。吃完后,你连续打了几个嗝,努力地翻了翻眼,像垂危的鱼。突然,你用手捂着肚子蹲了下来,说下腹痛,可能是吃得太快了,也可能是前列腺炎引起的膀胱胀痛。这时有风吹过,你的头发被吹得像乱草,你的脸色看起来腊黄,你原本明媚的黑眸已变灰暗。其实你的头发已嫌长了,你没有时间去修剪。这些日子我们几乎天天喝稀饭,也没有闲钱去修剪头发。

站在你的旁边,看着这一切,我想到了好多。想到了第一眼遭遇你明媚的黑眸时它眨动间的摄人心魂,想到了第一次和你喝咖啡时你的优雅与悠然,想到了以前穿在你身上笔挺的西装、洁白的衬衣、乌亮的皮鞋以及你梳理得文丝不乱的干净的头发。
悄悄转过身,我鼻子发酸,泪如雨下。泪水把我手上那两个留作我们晚餐的面包浸湿了,像一团棉絮。
                 五
我向一个要好的同学借了三百块钱,到医院为你开了几天的药。我没有告诉你,昨天从医院回来后,我们已身无分文了。
你的身体越来越差。我们实在没有钱买营养品,加上药物的反应,你觉得头昏眼花,全身无力,瘦得令我心碎。你开始颓废和发牢骚。
我想尽一切办法要改变这一切。你说过幸好还有我!为了这一句,我要让你重新站起来。可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改变。
我在记忆中努力地搜索每一个人,终于想到了他。
他在多年前资助过我上学。我是一个成绩优秀的特困生。他曾和我说,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就来找叔叔。现在,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和听到他的名字,他频繁地出现在这个城市的电视和报纸上。他已由一个知名的企业家晋身成地方领导。我想他应该还会像以前一样帮助我的。他和蔼可亲得就如邻家那位慈祥而充满爱心的尊长。
他认不出我来了。当我站在他面前自报家门时,他的慈眉善目一如往昔,眯着菩萨一样的眼睛说,原来是你呀!哈哈,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啦!
这位身居要职的叔叔一口答应尽力帮我。

我拿着一张三十万元的现金支票和一封信找到了你那个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好友,叮嘱他务必如此:支票绝不能说是我给的!除此之外尽可能帮我找一个能令你信服的理由收下这张支票。信,也一定要交到你的手上。我的留言很简短:忘了一个害怕再继续贫穷的人吧!
把一切安排妥当,天将黑了。我回到我们租住的地方,但我没有进屋里去。我站在窗口,静静地看着你。你伏在桌上睡着了。我知道你在等我。我骗你说我出去找工作了,晚上会回来。我是回来了,但我不能叫醒你,我不能让你看见我。只要你一睁开眼睛,用你明媚的黑眸看我一眼,我就再也迈不动踟蹰的脚步。
晚风中,我的长发凌乱飘散。流着泪,我一步一回首离开了我们在风吹雨打中赖以栖身的小屋,离开了你。
                    六
搬进郊外那栋豪华的别墅前,我剪掉了快要及腰的长发。不管我多么贫穷,我固执地认为它是高贵无价的。三十万元买不到我的一头长发。它是我圣洁的爱情,圣洁得如一朵灿烂的十二月花。
我必须在这栋别墅里住满一年。这是那位曾资助过我上学的叔叔说的。现在我不能再叫他叔叔了。他叫我做宝贝,像叫一只宠物。一个宠物,不知道怎样称呼它的主人,因为它不会说话。不!是它根本没有说话的自由和必要!况且,他并不需要我的声音来慰藉。他需要的,是我在青春里僵硬的身体。
   
这一年里,我几乎没有出过门,没有亮过灯。我害怕一切光线。所以我的身上和这栋房子一样,纵然华丽,却无法掩盖阵阵尸臭的霉味。
在没有一丝光线的黑暗里,我无数次捕捞到你明媚的黑眸。我看到我被剪掉的长发把它缠绕。这是唯一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的感觉,也是我仅仅剩余的权利。我无须如初次见你时那般小心翼翼地把它藏匿。因为它已凝固成为我记忆中关于你的永远的臆想,我不会再给它留下任何印记,永远不会再有人把它洞悉。它真正成了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秘密。
                  七
一年,这漫长的三百六十五天,我再次以出奇的耐性等到了它的完结。
走在大街上,阳光很温暖,空气很自由。我却不敢抬着头呼吸。我畏畏缩缩,远离人群,绕道而行,怕人们闻到我身上的霉味。

我首先去找你那个好友。他的确是一个值得付以重托的朋友,我对他无言感激。他希望能清楚这其间的来龙去脉。我没有对他道出原委,我要杜绝一切会让你知道真相的可能。那位叔叔不会告诉你的,押上他的名誉与地位赌注太大。
你的好友说,他现在很好,相信东山再起指日可待。但你……
我打断了他,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我只要知道你现在很好就足够了,这样我便了无牵挂。最后,他要给我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婉谢。我永远不能让自己知道你在哪,我不想我的心有一个固定的流浪方向。这让人绝望,无法承受。这种绝望来自于无望而徘徊的希冀,刺人心头。
我打算离开。
离开这个城市的那一刻,我依然不知道你是否还在这里?抑或在更远的地方?

要走了。我提前出门,随便上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载我转一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我想最后一次看看这里,包括我曾与你到过或没有到过的地方。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许多许多妩媚的女孩。她们长发飘飘。她们纤长的小手,与身边那人有力的大手紧紧相扣。他们恬静祥和。我感动,因为他们给了这座城市无以伦比的幸福。我用感动的泪水祝福他们。
人和路,在我的身后逐渐隐退,摇上车窗,失去了世上的一切声音。这座南方的小城,以后不会再有人记住我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仿佛完全了一项伟大而悲壮的使命。
         八
我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北方边城。这里的四月桃花盛开。
在桃花盛开的古老小街,我又想起了古老传说中那一生只爱情盛开一次的十二月花。它应该比这里的桃花更娇艳更妩媚吧?只是,现在它又回到了属于它的古老的传说中去,开在那遥远的地方。我们是凡夫俗子始终看不到。
异乡孤身,日子一天天地过,长长短短,头发又过肩了。说是长发为君留,我仍为心中的你留。尽管你看不到,尽管它永远不能再为你盘起。

长发更长了,快及腰了。又是一年的四月,桃花盛开。在桃花树下流连的目光中,有一双明媚的黑眸,穿越千山万水,拼退熙攘人群,向我奔涌而来。它提醒我在来时的最初,曾是一朵十二月花,并且坚持只为一人,开到荼蘼。当我看清它并不是被你薄薄的眼睑所围拢,我回避了它的凝望与关注。明媚的黑眸,它只在你的眼内,就如云,只在巫山。
然而它却以我当初怀着矢志不渝的信念为你把长发留起的执着告诉我,人生旅途,是一条由来到去的路。路上开着两种幸福的花,一种叫疼痛,一种叫平淡。它们分别开在来时的最初和去时的最终。它会是我最终平淡的幸福!
它坚持在我沉寂的眼眸里徜徉。

一天早上醒来,看见昨晚还盛放的桃花竟然在一夜之间不再鲜艳如昔。谁说岁月无痕?
于是,我答应了它,答应了那双不是被你薄薄的眼睑所围拢的明媚的黑眸,让它陪着我与及我在风中飘舞的长发,从平淡走向更平淡。



1楼
我的眼泪下来了。
2楼
泪雨问花姐姐,很动人的故事,好喜欢,可以拍电影电视
3楼
泪花的言情小说自成风格。这个故事有很大的发挥余地,
找到金主,会是一个很好的电视连续剧:-D

一点意见:“你”生意突然失败的过程,似乎略嫌简单,使“你”的优秀过于表面化。

看到两个虱子:

瞬间大山压顶,我们旁徨无助,一筹莫展。
应该是“彷徨无助”

在没有一丝光线的黑暗里,我无数次捕捞到你明媚的黑眸。我看到我被剪掉的长发把它缠绕。这是唯一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的感觉,也是我仅仅剩余的权利。我无须如初次见你时那般小心翼翼的把它藏匿。
最后一句建议改动一个字:“小心翼翼地把它藏匿”
4楼
谢谢大家!谢谢爱花兄。匆忙间可能打错了的,我立刻改正。情节也再作修改!谢谢!
5楼
故事感人,语言也有穿透力,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问好小花!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940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