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人的六个瞬间》(小说)

楼主
[原创]《一个人的六个瞬间》(小说)
出生:有那第一声啼哭作证,对于自己的一生,其实我早已预知。初为人父始做人母的一男一女忘了自己的痛处,抱我在怀,将我当作他们的战利品逢人便炫耀。那些路过的三姑六婆也凑上前来,嘴里啧啧有声地赞叹我的英俊,然后摸着我的耳垂抚着我的额说这是一个非富即贵的好命。我紧闭着眼睛,想笑但又没有笑出声来。我不断地提醒自己:我是一个小毛头,就要扮着什么也不懂的样子。这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世界,入乡随俗,我不能坏了他们的规矩。人一生下来可以有思想,但不能有思想就想张嘴表达,如果这样,他们会视我为妖孽,即使我是从他们身上掉下来的血肉,他们也不得不将我放逐。
  我是一个偶然,诞生于一次欲望的交媾,没有人问过我愿意或不愿意,所以生命的降临对于我,原本就不是一种期望中的幸福,而是我一生所有灾难中最早出现、最为不幸的灾难。
  
  婴儿:这是人生的第一张签证,手持着它,我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旅程。我看见了一片白花花的肌肤,嗅到了一股肉香。我本能地钻进去,贪婪地捏住一把柔软,衔住一枚紫色的果子,迫不及待地咂吧着。我的两片唇越来越干枯,因为要而不得而越来越焦渴,于是,我像仓皇无着的小老鼠,一下子又蹿到另一枚紫色的果子前。可是,很快我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美丽的颜色下面,覆盖着的是一些类似硅胶的人造景点,我吮吸不出甘甜的清泉。
  我的嚎啕悲戚,如同丧家之犬,忽然想起殷素素对张无忌的忠告,终于相信,美丽的女人已经成为毒药,爱美的人都是引火自焚的飞蛾。这个时代的流行曲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风流是有条件的,前提是在吃饱了肚子以后。我在超市里拆开一袋包装精美的奶粉,用眼泪冲服了下去。然后,我听到了路人的一声惊叫,来来的往往的所有眼光都聚焦到我的身上,像探照灯似地审视着一头怪兽。
  我按捺住自己的心跳,故作镇静地踱到商场的玻璃橱窗前,我看见玻璃窗里有一张丑陋的脸,黑碳的皮肤,塌陷的鼻梁,眯缝的小眼。虽然我从不相信那些三姑六婆的恭维话,却多少还是相信自己的,以为一个人的相貌怎样不堪也不至于太离谱,但是……我死死地盯着玻璃里的那人,他的头像气球一样在膨胀,仿佛有人在里面拿着打气筒使劲儿地吹。
  然后有人告诉我,我吃下的是“问题奶粉”。这是一个新词,翻开报纸,每天我都能学到一些类似这样的新词。
  不得不承认,饥饿原来也是一样好东西,它能刺激人的想像力和创造力。饥渴得找不着北的人,总能憋出种种的奇思妙想,用甜蜜素兑酒,拿福尔马林泡海鲜,将洗衣粉揉到面里。
  这世界到处游荡着找不到肉骨头的野狗,欲哭无泪的感觉,是突然发现,自己也不过是其中的一条。饥饿能撕下人一切的面具,就像一袋奶粉就可以将我打回原形。我还可以相信谁呢,是别人还是自己?
  
  幼年:回家的时候,三个人面面相觑,然后整间屋子便开始晃动起来,地震来了。一个男人暴跳如雷,脸红脖子粗地指着我,问一个女人:这是谁的野种?!说实话,我也想知道,便也把目光罩到那个女人的粉面上。
  女人抵死不改口,认定我是他们家养的纯种。这真没意思,做就做了,明摆着的铁证也能不认帐么?男人拽着我的胳膊,冲到医院,开口就嚷:要做亲子鉴定!
  排队去!医生瞟了我们一眼,摆了摆头。顺着她的头望去,一条长龙蜿蜒几十里,看不到头。
  男人的脸色于是缓和了许多,还呵呵地笑出了声,这么多男人的头上都戴着绿帽子啊,呵呵!呵呵!
  从医院出来,男人和我一样垂头丧气地,我们不约而同地抬起狐疑不定的眼神,在彼此的脸上扫描,目光一交汇,又像做贼似地赶紧躲开,仿佛对方都是自己的镜子,从镜子里看见的都是自己的丑陋。
  女人逼迫无奈,拿出几张照片,我在照片上咧着嘴傻傻地笑,什么时候偷拍的?我竟然不知道。
  那不是你,是我!女人轻轻地说,很多年前,她被父亲带到韩国,用一百万几十次大大小小的手术换来了人面桃腮,然后遇到了他。
  男人一纸诉状,告到法庭,坚称自己守身如玉,蹉跎多年,就只为找一位真正的美女,而女人刻意欺瞒,骗取了他的感情。男人声泪俱下,恳请法庭责令女人赔偿他的青春损失费一百万。
  孩子怎么办?法官问。
  男人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我不能忍受丑陋的东西!
  我能!我张了张嘴,嘴里却蹦出两个字来,我能说话了。
  嘿嘿,他不能,却也夜夜趴在女人的身体上流连忘返,六年了,那是多少个夜啊?我默默拾起那撒落在地的照片,忽然觉得与眼前的漂亮女人亲近起来。
  法官驳回了男人的不合理请求,判决女人赔偿男人青春损失费十万。我乜斜着眼,盯着法官看了一眼,原来法官也是趁火打劫的主啊。幸亏女人的父亲有钱,要搁在平常女子身上,砸锅卖铁把自己一块儿搭进去也赔不起。
  国外倒有一半老徐娘,离婚8次之后,居然没有被弃成垃圾,反而一跃成为世界十大女富豪之一。十万人民币,虽然与男人预期的数字少了很多,但找一个美女应该还是够了的吧。
  
  少年:一个人的离去,就像偶尔投进水面的石头。不管石头有多重,溅起的水花有多大,是石头的终究还是会沉下,日子会继续,地球不会停止转动,水面依然是平静的一块。
  我进了学校,老师牵进教室的时候,特意对我的五官作了附加说明。我沐浴在几十双澄清的眼睛里,忽然发觉自己已经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丑陋原来不是我的错,而是别人的眼睛出了故障。
  这个发现拯救了我,我很快融入到外面的世界,才知道,自己的那点破事根本就不值得拿来当泡泡糖吹。世界很大,受苦受难的人很多,我永远不是最不幸的那一个。女人离婚不可怕,孩子单亲不可耻,像我一样没有爸爸的,班上还有十三位。也许是13这个数字太不吉利,今天一大早,同桌的小女生趴在课桌上哭出了声,她的爸爸被妖精拐跑了。
  读过聊斋的人都清楚,妖精大多是勾魂摄魄的美女,男人都喜欢妖精。我淡淡地这样安慰她。听了我的话,她仰起梨花带雨的脸,狠狠地抹了一把泪,恨恨地说:长大了我也要做妖精。我一怔,呆呆地望着她的眼,脑子里依稀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摇曳,是她吗?那一刻,在她的眼底我看到了自己的将来
  
  青年:我们双双考进了一所名牌大学,那里鸟语花香,俊男美女云集,我冲所有的人笑,他们却只是很礼貌地对我点点头。没关系,俺牙口好,胃口倍棒,什么都消化得了,我这样以为。可是,走进食堂,面对橱窗口那一张肉乎乎的脸,我却嗫嚅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的眼睛粘在菜牌上,手在裤兜里打着算盘,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落魄。现在我越来越讨厌数字,看见它们我就忍不住要把手藏在裤兜里划算,所以,尽管厌恶,但我的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要什么要什么快说!手中的大铁铲子,在硕大的不锈钢盆上不耐烦地敲打着,他粗着嗓子喊。
  我要了一份稀粥。确实很稀,我低下头去喝的时候,它照见了我的影子,我看见了一只丑小鸭。
  而她如愿以偿,终于兑现了自己从前的誓言,变成一个花枝招展的妖精。
  我爱妖精,很多人都爱。
  她对很多人眉开眼笑,温言软语,对我却越来越沉默。
  我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只红艳艳的西红柿,请原谅,这是我惟一能够付与的奢侈。我用小巧的刀,将西红柿的皮旋下盘成信誓旦旦的玫瑰,想别在她的胸口。
  她抬起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我的花便跌落在地上,成一摊烂泥。
  而后,她的身子像我的花一样倒了下去,我看见她的胸口插着一把小巧的刀。
  
  死亡:时间嘎然而止,我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了,人间原本就不是我该来的地方。我被固定在一张特制的椅子里,做了它的实验品,他们说,结束一个罪恶的生命,用毒液比用子弹更人性。
  我浅浅而笑,看着一些液体缓缓地被注进我的血液
  眼睛一点一点合上,我困了,她的脸却在渐渐模糊的意识里一点一点地放大,她说,我们要一起慢慢变老。
  
1楼
很有韵味,像首诗。
2楼
诡异,美丽。烟子!
3楼
诡异,思维和切入点都很诡异!
4楼
又見開花﹐媚兒﹐南雁這兩個小蹄子﹐還不出來迎接哥哥﹖
5楼
她们两个不知道又去哪里玩了?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779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