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秀才》(小说)

楼主
[原创]《大秀才》(小说)
            《大秀才》(小说)

  大秀才是他的网名,不过他周围的人也有这么叫的,不是因为他的文才,而是看不管他那种自命清高说话走路忸怩作态的架势,哎,那个酸劲吆,
  就封了他这样一个雅号,多半是讽刺的意味,而他本人呢却全然不知,还以为别人是真的在恭维他呢!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实在看不管他那种“酸”,就指着他的鼻子说:“总听见有人叫你大秀才,我怎么在报纸上连你一个字毛都没看到?”
  这下可捅到“大秀才”的疼处,说实话,就是别人不这么说,他心里也在想这个问题。
  “是啊,都叫我大秀才,我得拿出点玩意来啊,让大家看看!”
  于是,他就暗地里使劲。他想凭他那么大的才华,写上两笔还不是小菜一碟!想归想可做起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别看他平时瞎摆划起来煞有介事的样子,到了真事上可就犯难了。
  写点什么呢?写点什么能让那帮小子服气呢?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写诗,这可是最深奥的啊,得镇镇那些小子。
  于是大秀才开始写诗,你还别说很快他就写了一大本,这其中也不乏有令自己满意的。写完了他就向报社寄,一封一封,有时一天能寄上五六封。可都一去不返,如泥牛入海。这多少让他有些沮丧。
  “这帮家伙们,真他妈不识货!”有时他骂道。“看来他妈的得送礼,不送办不了啊!”有时他又这样想,但想归想,他还是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终于有一天,他真的盼来了一封报社的来信,他一见那信很薄,知道稿子没被退回来,禁不住一阵欣喜。“哈哈,这回我看有本钱让那帮小子看看我大秀才是不是个人才!”
  他抑制着内心的狂喜轻轻捏起那封信又前后左右看了个遍,这才小心翼翼地把信打开,里面就掉出一张叠得不很归整的纸片,他把那纸片展开,“用稿通知”四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大作留用,请不要再投寄其他报刊……”
  “哈哈,终于用了!”他激动得差一点没嚷出来。
  他开始考虑这“大作”的内容。在这之前他是寄过许多稿子的,这些稿子虽说都是自己一笔一画认认真真写出来的,但是要想从记忆的库存里找出这具体的某一个来还真不容易,他有些埋怨编辑的粗心,但这“一个”的内容他还是很快回忆起来了,因为伴随那些稿子他还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他每次寄稿都要附封信的,内容无非是请关照、多赐教、问问好、客气客气,而这一次却有些不同,除了那些内容他还大书特书了自己的成长背景、社会关系等等,尽管他说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未必存在,但他写得真挚、感人,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他记得随这封信寄出的是一组6首诗,这六首诗除一首仅8行外,其余都很长。他想要将这组刊登在那家晚报副刊上还不得占它多半个版?如果编辑再附上篇评论推介类的文章,那这个版面就没别人的了,假如再配上张照片,那我就会一夜走红,那些歌星影星怎么了,不也就是唱一首歌演一次电影就红起来的吗?这样以来很多人都会注意他,包括领导,甚至那些追星的漂亮美眉,到那时那些平时说风凉话的家伙,要想在和我套近乎,
  哼!一边去吧!
  他美美地做着梦,竟忘了早该到了下班时间。
  不久样报寄来了,他打开报纸极力地寻找刊有自己作品的版面,手有些抖,以至于那张报纸被他哆嗦的手撤去一个角。他前前后后翻不下三四遍,才在三版右下角找到自己的名字,而且与自己名字连在一起的是四行被编辑改得面目全非连题目都改了的文字。很显然,那是编辑为了填补那点空缺才将他的那几行文字加上的。
  他感到无比的沮丧和失落,就想从高空掉到地上,继而产生了一种被玩弄被亵渎的感觉。再看看自己的名字,非但没有了先前想象中的光芒,而且越看越觉得渺小,渺小得以至于有些猥琐。
  他又想到了那封信,那封写给编辑的热情洋溢又不乏夸张的信,觉得极具讽刺意味。
不过这种情绪没有持续多久就很快调整过来,因为甭管怎么说,这毕竟是自己第一次正式发表作品,他不应该加怒于人。于是他铺开稿子又给那家报社的编辑写了封信,他真的应该感谢他,没有夸张的语言,而是实实在在的心里话。
  从这以后,“大秀才“的作品接二连三的见报。不仅如此,人们也渐渐发现,他说话走路的神态和姿势不再象以前那么“酸”了。




[em35][em50]
1楼
喜欢。
2楼
哈哈,大秀才的革命经历好玩,恭喜心花兄了:)))
3楼
哈哈,是不是有点象孔乙己酸文人的样子?
4楼
越酸越好玩儿!
5楼
写的挺好!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1104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