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长篇小说《往事如烟》连载之49--牧羊姑娘

楼主
[小说]长篇小说《往事如烟》连载之49--牧羊姑娘
以后的日子里,刘江涛总是想方设法找借口争取到羊群去的任务。有一次,和她们在一起的另一个羊群里一个叫“小羊倌”的男同志,骑马下山来补充供给,顺便带些常用药品。回去时由于带的东西太多,一匹马不好带走,正在犹豫,恰好遇见刘江涛。他知道后就给小羊倌出主意,东西太多,但派个车又太浪费,就要求连里派个人送你回去,可以节约点。就这样,刘江涛又争取到一次上山与夏文玉相见的机会。

    于是,他们两人两匹马,托上面粉清油及一些日用品,外加发了芽的洋芋,一起上路。刘江涛见那个小羊倌比较活跃,有问必答,于是饶着圈子问他。

    “小羊倌,连里面的领导怎么不是前几年我们在时的那些?咋都换了?”

    “你还不知道?连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没撤老领导的职就算好的。都调到其他连去降职使用了。”

    “发生什么大事,那么严重?”

    “哦,你可能不知道,就是你们走后的那年春节,在大食堂放电影时烧起一场大火,死了好多人,这么严重的事你都不知道?”

    刘江涛想,可能连队里的人都被领导们打过招呼,这么大的事传出去影响不好,所以对此事都讳莫如深,在外人面前支支捂捂的。羊群的人基本与世隔绝,是被领导们遗忘的角落,他们压根不知道这件事不该乱说。

    “我们刚回来,再说事情也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大概人们都差不多已经遗忘。”

    “哪会呢?死了那么多的人,最后都统计不出一个确切的数字。留在人们心里面的创伤太大,可能是大家不愿提起它。自从那以后,团里对我们连进行了整编,人马大换防。就连我们羊群,就多了几个女子牧羊组,夏文玉她们就是从那以后上山的。”

    “哦,那她们为什么都想放羊呢?”

    “这个你要去问她们个人,我想可能她们不愿意在连队待下去,看到那些死去亲人的同志,大家都非常伤心的。”

    “你们羊群工作和生活都比较艰苦吧?特别今年大雪封山,可吃尽了苦头,是不是?”

    “唉!生活苦归苦,但山上空气好,特别是夏秋两季,真正的黄金季节。各种可以吃的野菜多的很,味道又特鲜,还有水果如野葡萄、野果子、鲜贝母另有一种甜浆果子都十分好吃,应有尽有,并且不要钱。生活自由自在没人管,不提有多舒畅!就是冬天和春季青黄不接时,下面的蔬菜就很难运上来,就是运上些菜来也不好保存。在我们这里只有洋芋胡罗卜,成天洋芋打糊糊,多放点盐巴,味道咸咸的,又当饭又当菜,还要节约点吃,所以我们放羊的人口味都特重。今年遇上别人说六十年难遇的大雪灾,差点要了大家的命。”于是他就滔滔不绝地讲叙起来:

  “刚开始下雪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感觉,与常年一样,大家堆雪人打雪仗,玩得很高兴。哪知道雪越下越大,最后连走路都开始感到困难,我们才觉得不妙。几个羊群在一起合计,马上搬到一堆,选个靠山溪很近的又可避风的山窝驻扎帐篷。幸亏当时有这个决定,我们才没有遇到危险。但是,保护好羊群成了我们每天最艰苦的任务,因为雪大,漫山遍野全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野兽们都找不到地上的食物,纷纷跑到我们苜蓿堆上吃草,我们赶都赶不赢。那些野兔黄羊在雪地里都非常笨,人都可以追到它们,这些可怜的野兽,可饱了我们的嘴福,同时也解决了我们的粮食危机。

  可狼就不一样了,凶猛的很,经常三五成群来偷袭我们,刚开始时我们不知道,夜里被它们刁走了几只羊,我们发现后整夜都点起松树枝,把盆盆罐罐敲出大大的声音,吓跑那些狼。后来狼也变精了,大白天也敢跑来,于是我们就把大家分成三班,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值班。那些狼狡猾的很,你不动,它们就一点点向前靠,你要是拿起棒子站起来,它们就不紧不慢地退后,与你玩起了捉迷藏,把人搞得精疲力竭。最后在我们附近的边防哨所发现我们夜里经常点火敲盆,就过来了解情况,当知道我们的困难后,他们就每天派一个战士到羊群来帮我们打狼,那时天天几乎可以打到一只狼,过了一段时间后,狼再也没有出现了。”

    听了“小羊倌”这一段话,刘江涛不竟感慨万分,心里想:文玉啊,你真是吃了不少的苦,这到底是为什么?刘江涛关心地问起女子牧羊组的人,她们日常怎么过的日子。

    “小羊倌”说:“她们比我们更苦,你想象看,都是些女娃娃,跟我们男同志一样,不要说放羊,成天在山上跑上跑下,回到帐篷还要拣柴做饭,怪不容易的。来了例假还要坚持,山上条件差,夏天还好些,冬天洗身子都特别困难,亏了那些女娃娃。”

    他又问道:“上次来没见你们有炉子,那怎么个做饭烧水呢?”

    “小羊倌”说:“就是啊,我们流动性强,每到一处,就地取材,找几块大石头,在地上一垒就是炉灶。”

    不知不觉他们就到了羊群,第一个跑来迎接他们的,就是张菊花。大老远她就高声叫起来:“唉,小刘,我的咸菜酸罗卜带来没有?”刘江涛在马背上高兴的说:“你要的东西不但带来了,还给你多带了些其他东西。”她快步跑到跟前说:“快给我看看!”小羊倌在一旁打趣道:“慌你什么的,看把你急的,要是雅大西亲自来,还不把你急晕了。”张菊花似恨似喜地接过东西,对小羊倌说:“去去去,这里没你的事。小刘,谢谢你了。”说完拿着那包东西一溜烟地跑了。

    大家帮他们两卸下马背上的物资,高高兴兴的邀请刘江涛到他们帐篷去休息。

    刘江涛迫不及待地跑到女子牧羊组的帐篷跟前,把文玉喊到一边,拿出为她带来的一大包东西,脸红地对她说:“这是给你带来的。”她却非常平淡地说:“谁叫你带东西来了?”他结结巴巴地说:“临来时付晓她们对我说,你们在山上最需要这些。”她漫不经心地接过用头巾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脸也一下红了,原来付晓她给他出的主意,让他给她带些女娃娃最需要的卫生纸、香皂和牙膏。她低声说:“你不要再给我带东西来,别人看见不好。”他说:“有什么不好的,我就偏要当着大家的面大大方方给你带东西来。”她把头一低就跑开不理他,直到他与大家告别,骑上马慢慢地走时,她仍然没有出现。

    刘江涛高兴而来,又是垂头丧气而归,望着火红的夕阳,满怀惆怅地下山。一路归鸟啾啾,好像在笑话他的庸碌无为。他在马背上想:我失恋了吗?我不承认!她不可能不接受我的爱。他觉得,与她这两次短暂的接触,他敏感地发现,她肯定有难言之苦,只是她情愿一人承受,不让别人分担她的忧愁,他觉得这个时候他更应该加倍的爱护她。他惆怅地对天叹道:文玉啊,你有什么苦衷,在你历来被看作是大哥的我面前尽情地倾诉出来,我会帮你走出心灵的困境,我始终如一的爱你,一辈子不会改变!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2820 seconds wid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