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121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QUOTE][b]下面引用由[u]蕭振[/u]发表的内容:[/b]

    几场讨论会的安排和论题都很接地气,放在今天依然精彩又有得辩,其中又以这一场安排最有意思。
    种族问题:人生而平等,但演化进程中形成了不同的遗传基因,造成了种族的复杂性。[/QUOTE]
    人生而平等是理想而非现实,因为差异是个体存在的依据,追求平等是仁义道德的要求,这既是对人类自然本性的遵循,也是对自然本性的背叛,仁义道德是人类在自由意志主导下对自身行为进行约法,该过程源于人的良心与良知,是对人的动物性本能的甄别与限制,就这样与科学意识同时产生的道德意识使人类渐渐摆脱了自然法则的束缚,形成属于人类独有的仁义道德法则,从这天起人性便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人类区别于动物的独一无二的秉性。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22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QUOTE][b]下面引用由[u]冰云[/u]发表的内容:[/b]

      经历过后沉痛,铭刻在心。[/QUOTE]
      经历过磨难的人才能练就一双慧眼,才可能开怀大笑,因为欢乐之塔是由痛苦的砖块垒筑起来的。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23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第三集  家庭风波


                              31

        小迷自从上幼儿园后,带给父母的欢乐更多了,她的单纯和机智像润滑剂一般调和着高泊与韩山菊之间的尖锐矛盾。有一天上午,韩山菊要高泊去买米,高泊买完米绕道去了文化宫,正巧李月华带闺蜜来捐书,高泊和她们一聊就忘了时间,还是唐心蕊好心催促他:“你家里都闹饥荒了,还不赶快回去救灾!”高泊这才赶紧骑上单车载米回家,到家时已经过了十二点,好在韩山菊已从邻居家借了米,这才没耽误下午上班。到晚上,韩山菊又旧事重提,高泊再三道歉也无济于事,小迷就说:

        “都别吵了,以后我当裁判,我叫停就停。今天的事先是爸爸不对,爸爸道歉了妈妈还骂,就是妈妈不对了!”

        一场家庭纷争很快在小迷的调停下平息了。有一次,爸爸妈妈吵嘴后,小迷问爸爸:“妈妈总说和你没有共同语言,共同语言是什么?”爸爸说:“就是说同一种话。”后来小迷宣布:以后在家里只准说普通话,不准讲各自的家乡话。原来韩山菊每次吵架都爱用家乡话,因为家乡话语速快,骂人词汇又丰富,吵起架来得心应手。小迷的普通话禁令一出,自然大大减少韩山菊和高泊吵架的频度与强度。

        又一个星期天午后,高泊匆匆忙忙吃完饭准备骑车出门,这时,韩山菊照例背过身望着墙一声不吭,自从读书会开办以来,她像月月来临的例假一般,每周日都要生一场闷气。

        高泊出门时,小迷拖着他的衣角心事重重地问:

        “爸爸,妈妈说你每个星期天下午去爱别人,不爱我和妈妈,是不是呀?”

        “不是这样的,小迷!你和妈妈都是我的心肝宝贝,我每时每刻都爱你们。”高泊蹲下身子,拉着小迷的手温柔地说,“我星期天去读书会是和朋友们进行交流,因为知识装在肚子里是死的,只有与人交流才能变成活的、才能变得有用。你现在小,还不明白这个道理,等你长大以后……”

        “爸爸,我已经长大了,我懂!你放心去和别人交流吧,以后星期天下午妈妈就归我管,我来和她交流,保证她会快快乐乐的。”小迷打断高泊的话说。

        正在一旁生闷气的韩山菊听了小迷的话,突然噗呲一下笑出了声,这时小迷骄傲地仰起头,望着高泊说:

        “我说的没错吧?你看她马上开心起来了!爸爸,你放心去和别人交流吧,妈妈一生气我就和她交流,她马上就会高兴起来!”

        于是,高泊伴着韩山菊的笑声愉快地离开了家,到文化宫时已经人头济济。那天的主题是“假如这是我最后一天”,话题虽然有些沉重,但能激起人们对生与死的诸多思考,还能激起人们对亲人的爱与关怀。

        会议散场后,读书会核心成员迟迟不愿离去,这几乎已成惯例,无论有事没事大家都会多待一段时间。这时,白灵芝忽然失魂落魄地一路小跑而来,见到大家说了句“我哥哥死了!”说完失声痛哭起来。大家立刻围在她身边极力安抚她的情绪,唐心蕊一边搂着她一边也流下眼泪,过了一会,白灵芝终于抽抽噎噎说出事情的原委。

        原来白家坪乡村公路修好后,村民建房都到镇上拖预制板和水泥门窗,家具都买现成的而不请木匠打制了。白灵芝哥哥失业后也来云边市打工,今天上午在雾山风景区的云峰大厦建筑工地,被水泥块砸中头部当场断了气。白灵芝刚刚把父母送到建筑工地便匆匆赶到文化宫,她全然乱了分寸,只好来求助大家。

        “千刀万剐的‘云峰大厦’!”张伟彦立刻气愤填庸地骂道,“我知道雾山开发公司是北京人办的,雾山本不准建高楼,他们竟敢建二十几层的‘云峰大厦’,这其中肯定有猫腻,一定要让他们赔得心惊肉跳!”

        “对,一定要让他们脱一层皮,否则总不会长记性。”刘宏毅随声附和道。

        “他们不受点教训,是不会把民工当人看的。”叶知秋说。

        大伙对白灵芝的事如此热心,高泊心里感到异常温暖,读书会成立才几个月,大家已经亲如一家,这让高泊万分欣慰,但看到彼此间观点分歧很大,他又不免隐隐产生一丝担忧。

        “先别说那些,想想该怎么办吧!”王偲说。

        “对!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高泊说,“唐心蕊和李月华你俩负责照顾白灵芝和她父母,死亡赔偿和安葬的事由我们男士负责。明天我先去工地摸清情况,晚上大家再商量下一步计划。”

        第二天晚上,大家早早便聚集到读书会大厅里。

        “昨天我代表死者家属和雾山开发公司谈了,白灵芝哥哥的死属于工伤事故,责任百分之百在公司,砖块是从十楼拦网破损处掉下来砸在他头上的,安全帽也被砸烂了,这些都没有异议,公司方愿意按国家规定赔偿六千元,说的时候公司经理还拿出一叠国家关于职工死亡赔偿的文件。去的时候我叫上了我的同学——云边市赫赫有名的戈律师,刘宏毅你是知道的,他是你的前辈。戈律师当场戳穿了他们的鬼把戏,他说根据法律规定城市户籍人员事故死亡赔偿通常在三万左右,非城市户籍两万左右,他们一见蒙不到我们,便同意继续协商。大家看怎么办好。”高泊首先介绍了情况。

        “我们要以这件事为导火线,彻底揭露雾山开发公司官商勾结的内幕,只有这样才能为白灵芝家争取到最多赔偿。”张伟彦紧接着说。

        “起码赔十万!他们不答应我愿意免费为白灵芝家打官司。”刘宏毅义愤填庸地说。他的仗义之举,立刻迎来唐心蕊仰慕的眼光。

        “对!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叶知秋说。

        “奸商背后总有贪官撑腰,我们不能指望他们良心发现,首先我们要形成压倒性态势:第一让白灵芝父亲鼓动更多亲属围攻项目部,第二尽量鼓动读书会会员前来声援,把声势造得越大越好,只有演变成一场政治事件,他们才有可能让步,说不定到时还能拉几个市里的大贪官下马呢!”张伟彦说,他的话立刻引起了强烈共鸣。

        “如果演变成政治事件,谁能掌控未来走向?白家利益最大化才是我们需要考量的,社会的公平公正不是我们此刻的目的,我认为与他们和平协商才是上策。”高泊说完,王偲当即表示赞同。

        “那就表决吧!”李临风提议。

        表决结果是:刘宏毅、叶知秋、唐心蕊投了张伟彦的票,王偲、王实、李临风投了高泊的票,李月华犹豫片刻后选择了弃权。事情一下又回到了原点,于是大家纷纷让白灵芝自己选择。白灵芝充满感激地望了望在场的每一个人,失去亲人的悲痛顿时减轻了许多,最后她对高泊说:“还是你去和他们协商吧。”

        三天后,开发公司赔偿了白家父母三万六千元,接着高泊陪白家人将死者运回白家坪安葬,前前后后整整忙了一个星期。高泊离开白家坪时,白灵芝父亲拿出一千元想酬谢高泊,高泊死活不肯接受。

        “我们在城里你已经破费了那么多,你现在请假又没有工资,这叫我们如何心安?我们不能让你亏得太多了。”白灵芝父亲说。

        “这钱是你儿子性命换来的,我怎么能接受?你们一定要节哀,千万别伤了身子,现在白灵芝在城里开了缝纫店,以后你们到城里和她一起去过吧。”

        高泊明知家中有一场芳名“电母”的台风在等他,如果接受这笔劳务费,“电母”可能法外开恩让他平安度过这场灾难,然而,他宁愿独自面对妻子的唇枪舌剑也不愿背负丝毫良心债,因为前者只会伤及心的表层,后者却会像刺一样牢牢扎在心灵最深处。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24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48
          • 经验29890
          • 文章5339
          • 注册2009-02-11
          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的权利。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25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QUOTE][b]下面引用由[u]蕭振[/u]发表的内容:[/b]

            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的权利。[/QUOTE]
            既然造物主是人类的虚构与想象,所以仁义道德原则也是,只要这些原则被大多数人接受,也就具有了客观性。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26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32

              高泊到家时已是黄昏,小迷正在门口读一本唐诗配画的彩色小人书,她看到高泊没有像往常一样跳起来大声喧哗,而是叫了一声“爸爸”又埋头看她的小人书,她似乎也预感到暴风雨即将来临。韩山菊沉着脸正在厨房里弄饭,她一看见高泊就絮絮叨叨念开了:

              “你也知道有个家?快去呀,火车站那里又死了人!你不是喜欢帮忙吗?要帮就帮到底,把天底下的死人统统安葬了再回家!我不是说你不该帮人,帮人也要有个分寸……”

              高泊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低着头一声不吭地站在韩山菊身边,一会儿递个碗,一会儿端个菜,看见水池里泡着两个萝卜,他正准备去洗,谁知韩山菊把他的手一下打开说:

              “去去去!碍手碍脚的!你哪天进过厨房?你说你会干什么?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吃饭时韩山菊依然铁青着脸,一家人自顾自埋头吃饭,谁也不吱声,屋里只有筷子碰碗沿的声音。吃完饭,小迷实在憋不住了,抬起头对妈妈说:

              “妈妈,爸爸刚回来,你笑一个嘛,你笑起来最好看了。”

              “笑笑笑,我还笑得出来吗?气都被你爸气死了。‘他刚回来’,谁叫他出去那么久?帮人家干活还倒贴钱!”韩山菊没好气地顶了小迷一句。

              小迷看见自己的办法不管用,伤心的泪珠滴溜溜在眼眶里直打转,那神情仿佛没调停好父母间矛盾是自己的重大失职似的,高泊连忙把小迷抱到床边去,小声对她说:

                  “小迷,别伤心,不是你的错,大人和小孩一样,有时候也会吵吵嘴,你放心,明天我还你一个开开心心的妈妈!”

              高泊把小迷哄上床以后,转身又来哄韩山菊。

              “我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你像李临风他们一样,我半个字都不会说。李临风想找白灵芝做老婆也只帮那么多,你热心过了头我才生气的。”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身体康复多亏他们一家人,你总不会要我做忘恩负义之人吧?”高泊说。他记得当初正是因为他对女人怜香惜玉以及为朋友两肋插刀,韩山菊才爱上他的。

              韩山菊愣了愣,连忙转移话题,直视着高泊的眼睛问:

              “你老实说,你和白灵芝到底有没有关系?”

              “什么关系?朋友关系还是暧昧关系?”高泊反问道。

              “你敢发誓你和白灵芝没有发生关系?”韩山菊咄咄逼人地说。

              “我发誓我和白灵芝没有发生男女关系,如果我说了假话,出门就被汽车撞死!”高泊也直视着韩山菊的眼睛,毫不畏怯地回答。高泊之所以敢如此坦然面对妻子,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没有说假话,在高泊看来通常人们认定的男女关系必须有阴茎的插入,而他中止了这一过程,那就不能算与白灵芝发生了关系。

              韩山菊久久注视着高泊,像福尔摩斯探案一般细细搜寻着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过了一会,她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韩山菊十分清楚,使自己悬着的心落地的并不是高泊的发誓,而是高泊发誓时坦诚的表情。但是,刚过片刻,她的心又悬了起来。

              “我相信你们过去没有关系,但你能保证你们永远不会有关系吗?我从她看你的眼神就知道她是真心爱你的,你看她的眼神也不一般,话可以骗人,眼神是骗不了人的。”韩山菊惴惴不安地说。

              “我答应你以后疏远她,她到城里后我和她的联系已经很少了,这一次是特殊情况,不可能再有下一次。现在她把你妹妹的店盘了下来,我们更没有时间接触了。你放心,我对你的爱是任何女人都不可能超越的!”高泊说,“你怀疑我和白灵芝的事,没有对你妹妹说吧?”

              “当然不会!我只是怀疑又没有真凭实据,怎么会对别人说呢?”

              “那我就放心了,这种事说出去对我无关紧要,别人兴许还说我艳福不浅,对白灵芝的伤害可能是致命的,她一个黄花大闺女,以后怎么嫁人?哦,对了,你妹妹快生了吧?”

              “预产期是下个星期。”

              “你送她小孩的衣服买好了吗?”

              “还没有,你不在家我哪有时间上街去买?”

              “我答应小迷星期天带她去公园玩,回来时我们顺便就买回来了。”高泊说。

              直到此刻,高泊紧绷的神经才渐渐松弛下来,他以为家庭风暴终于就这样有惊无险地悄然逝去……然而,高泊万万没想到另一场更大的风暴又将袭来,差一点掀翻他和韩山菊风雨飘摇的爱情小舟。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27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48
                • 经验29890
                • 文章5339
                • 注册2009-02-11
                造物主的存在姑且不论,人先天的平等权利被后天羁绊而要去争取回来比后天去争取先天没有的更有力。就这一点,前人用心良苦。另一点,造物主,神还是外星人,抑或都不是是劳动创造人,改革开放了渐渐增加的信息帮助各人的认识。
                小迷长大有出息!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28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QUOTE][b]下面引用由[u]蕭振[/u]发表的内容:[/b]

                  造物主的存在姑且不论,人先天的平等权利被后天羁绊而要去争取回来比后天去争取先天没有的更有力。就这一点,前人用心良苦。另一点,造物主,神还是外星人,抑或都不是是劳动创造人,改革开放了渐渐增加的信息帮助各...[/QUOTE]
                  人生而不平等是自然使然,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同样是自然规律,仁义道德由人的良知萌发是对自然的皈依,强调自由平等博爱则是对自然的反叛。如果把假设当成现实,只会使人觉得虚伪。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29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33

                    高泊答应王偲劝说唐心蕊后便多了一个心眼,他一边留意唐心蕊与刘宏毅的交往,一边旁敲侧击地提醒她。说的大多是女孩追求爱情要区分理想与现实,避免无意间沦为轻浮男人猎物之类的话。好几次他想直奔主题,可每一次话到嘴边又噎了回去,原因有两个:一是唐心蕊并没有向他开诚布公坦然相对;二是担心万一他俩也像自己和白灵芝一样,岂不弄巧成拙?他生怕既伤害他们人格又影响读书会的团结。

                    后来接二连三发生了几件事,这才迫使高泊下决心直言不讳地与唐心蕊交谈一次。

                    第一件事发生在“我是谁”的讨论时,刘宏毅慷慨激昂地朗诵了一首自己创作的《瀑布》:

                    我并非只能缠绵的歌咏,
                    像清泉环绕着百草花丛;
                    我并非只能沉郁地悲吟,
                    像流水穿行在乱石滩中。

                    一旦我从悬崖上凌空而起,
                    向世界呈现出宝贵的生命。
                    那时,我也能像飞泻的瀑布,
                    发出惊天动地的雷鸣……

                    刘宏毅夸张而煽情的表演将男人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表现得淋漓尽致,看得唐心蕊如痴如醉。高泊分明看到她火热双眸中闪烁着感动的泪花,他不由得暗自感叹:不谙世事的少女啊,你们何曾想到人的英勇慷慨是不能用言语表述的,语言不过是灵魂的服饰,真实的人性需要靠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来诠释,而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又是人类有声语言无法描述的,只能靠真实的彼此间心有灵犀一点通,任何一丝矫揉造作都会使这种心灵感应梦断蓝桥!

                    第二是白灵芝与刘宏毅跳舞那件事。读书会兴旺以后,股东们决定经常组织唱歌跳舞等文娱活动,白灵芝很快学会了各种交谊舞,而且与唐心蕊一起成为男士争相邀请的对象。有一晚,刘宏毅邀请白灵芝跳舞,她先是发现他搂得比别人紧,开始只当是他与众不同的习惯并没有在意,后来旋转时,他用手背两次碰到她的乳房,第二次甚至直接碰到乳头,她这时才警觉起来,并立即离开他,以后再也不和他跳舞了。当她把这件事告诉高泊时,再三嘱咐高泊要提醒唐心蕊,免得她上了刘宏毅的当。

                    第三件事是唐心蕊编撰打印的《剑心集》。该诗集装帧十分精美,高泊估计光打印费就得花掉她半年工资,更让高泊不可思议的是,诗集中的诗居然良莠不齐鱼龙混杂!高泊仔细斟酌了一番,终于发现诗篇原来并非出自同一人之手,诗集中的良品感情真挚诗意盎然,莠品徒有技巧毫无真情实感。高泊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唐心蕊与刘宏毅彼此应酬的诗词合集!因为平日里刘宏毅总爱自称剑侠,《剑心集》自然是刘宏毅与唐心蕊的“爱情”见证了。
                    三件事汇集在一起,让高泊不禁为唐心蕊捏了一把汗,他决心马上对她开诚布公不再隐藏自己的看法。那天高泊等唐心蕊下班后,陪她一同走出文化宫。

                    “你上次在讨论爱情时说,‘爱情是不计回报的无私奉献,我的爱情格言是:只要你爱我,哪管你爱我不爱’,你还记得吗?”高泊问。

                    “当然记得,高老师,我的话有问题吗?”唐心蕊反问道。

                    “问题可大了。”高波回答。

                    “弗洛姆在《爱的艺术》里说:‘爱的本质是奉献、是给予’,难道他也错了吗?”

                    “针对那些不愿意奉献与给予的人来说,这句话没有错;但针对那些盲目奉献与给予的人来说,这句话就错了。世界上没有绝对真理,物极必反过犹不及,任何事都不能走极端,爱也一样。爱虽然是好的,过分了变成溺爱就不好了,正如节俭一样,过分了变成吝啬就不好了。”高泊说。

                    “高老师,你说这些肯定是针对我的,请你放心,我抗击打能力超一流,你就直截了当地说吧。”

                    “那我就不转弯抹角了,我觉得你的爱情观有问题。”

                    “无私奉献不好吗?”

                    “不好!爱情的第一要素是平等,没有平等就没有双方的奉献,单方的奉献只是单恋而不是爱情。单纯的女孩容易上当受骗,那都是单恋惹的祸。《剑心集》是你和刘宏毅的唱和集吧?你信不信我能把他的每首诗都拎出来,因为他的诗缺乏真情,懂诗的人一眼就能看穿。我猜印书的钱也是你出的吧?因为你们从一开始就不平等,你想追求爱情,首先就要追求平等,你一定要牢记爱情的第一原则。”高泊说。

                    唐心蕊沉默了,往日的活泼开朗突然消失殆尽,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这时唐心蕊已经到家,她邀请高泊去家中坐坐。

                    “我还有事不进去了,你回家好好想想吧。”高泊说完便离开了唐心蕊。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30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34

                      过了几天,高泊再次见到唐心蕊的时候,昔日端庄文静的快乐少女不见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抑郁姑娘,高泊的心不觉感到一阵刺痛,刺痛过后他又感到些许欣喜,他知道他的话起了作用,就像医生看到病人服药后产生某些不良反应一样,他在静静等待病人的康复。他有信心她能挺过天真带给自己的磨难,她毕竟还年轻,而且这不是她的第一次,她不会被女人本能的性之臣服折磨太久,她的痛苦纠结也不会持续太久太深。
                      与高泊同时发现唐心蕊变化的是白灵芝,她此刻替代了平日刘宏毅的位置,时时陪伴在唐心蕊身旁,用自己的善良与快乐温暖着她的孤寂与哀愁。

                      高泊没有再与唐心蕊交谈,他知道此刻除了她自己谁也帮不了她,他在默默等待,等待她觉醒、等待她重新振作起来。终于有一天,满面愁容痛苦不堪的唐心蕊找到高泊家中,希望向他倾诉内心的疑惑与忧伤。

                      小迷看见家中来了一位美丽端庄的大姐姐,高兴得像过节一样,当她接过唐心蕊给她买的漂亮的布娃娃时,立刻大声说了一声:

                      “谢谢姐姐!”

                      过了一会,小迷看见唐心蕊没有丝毫反应,于是一板正经地对唐心蕊说:

                      “姐姐,你没有礼貌。”

                      唐心蕊一听,顿时愣住了,好奇地问小迷:

                      “姐姐怎么没有礼貌?”

                      “妈妈告诉我,别人送礼物给自己的时候,要说‘谢谢’,别人对你说‘谢谢’以后,你要回答‘没关系’。我刚才说了‘谢谢’,但是你没有回答‘没关系’。”

                      看到一个三岁女孩如此严肃耐心地开导自己,唐心蕊多日的愁容立刻一扫而空,她一把抱起小迷就在她脸上猛亲起来,这时小迷突然焦急地大叫起来:

                      “哎呀!你压疼我的宝宝了!”

                      唐心蕊立刻将小迷放下,望着机灵可爱的小迷小心翼翼地哄拍着手中的布娃娃,她开心地笑了起来,在孩子的天真浪漫面前,成人的烦恼与愁怨显得何其可笑啊!

                      刚才这一幕被一直在场的高泊看到了,他也哈哈大笑不已,正在厨房忙活的韩山菊,听见外面笑声喧天,右手拿着锅铲跑了出来,听完唐心蕊的叙述后,脸上也笑出两朵美丽的莲花。

                      晚饭后,小迷一定要把唐心蕊送上大马路,高泊抱起她跟着唐心蕊出了家门,临行前唐心蕊再三对韩山菊的款待表示感谢,韩山菊也热情邀请唐心蕊下次再来玩。

                      一路上,小迷叽叽喳喳缠着唐心蕊说得没完没了,唐心蕊也把烦恼暂且抛在一边,开开心心地和她交谈着。高泊于是和唐心蕊约定,另找时间再谈她的烦心事。

                      唐心蕊拜访后的第三天,高泊把唐心蕊约到文化宫曲廊里,他们坐在石凳上开始了新一轮关于爱情本质的探讨。唐心蕊向高泊说出了自己对爱情的渴望与迷惘,高泊也向唐心蕊揭示了真爱与伪爱之间的巨大差异,他还现身说法把自己与白灵芝的故事改头换面叙述了一遍,他隐去了关于性的部分,只谈故事中男主人公的感受,用以说明已婚男人应该怎样对待未婚女子。交谈中他们谁都没提刘宏毅,但他的影子却无时不在谈话中闪现。

                      末了,唐心蕊提出想跟高泊学吹箫,高泊也再三鼓励她,他说:“低沉悠扬的箫声是痛苦的天敌,它能将无助与彷徨消弭在萌芽状态。”于是,唐心蕊与高泊约定,她买到箫后就去高泊家登门拜师。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31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35

                        从此以后,唐心蕊渐渐成了高泊家的常客,她的大方与善解人意博得了韩山菊极大好感,她的聪慧与热情更是让小迷一刻也不愿离开,唐心蕊每一次登门,都给这个三口之家带来无穷的欢乐与惊喜,直到那一晚来临。

                        那一晚,唐心蕊露出一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样子,让高泊和韩山菊看了十分心疼。唐心蕊聊了一会儿天、逗了一会儿小迷、又学了一会儿箫,等小迷睡觉以后,她还迟迟不肯离去,高泊没办法只好下逐客令。可那时已经晚上九点,去唐心蕊家有段路公交车只开到九点,看样子赶不上了,高泊便对韩山菊说:

                        “她一个女孩子家不安全,我去送送她。”

                        “你去送吧,早去早回!”韩山菊说。

                        于是,高泊和唐心蕊一道出了门,他们先坐一刻钟公交车,下车后还需要步行一刻钟。那晚没有月亮,夜空中稀稀拉拉有几颗星星,经过一个操场时,唐心蕊忽然站住了,她望着高泊的眼睛问:

                        “高老师,刘宏毅真是玩弄我的感情吗?”

                        “那要看他对你是否有隐瞒与欺骗。”

                        “他对我承诺过,说自己与妻子三观不合,只是凑合着过日子,他说他迟早会离婚,希望我给他一点时间。”

                        “但你不能靠虚幻的承诺画饼来充饥。也许他说的是真话,你年轻漂亮又才华横溢,无论从哪方面都比他妻子强百倍,可你现在一文不名,而他妻子是旱涝保收的公办教师,如果你已经名满天下或者家财万贯,他的承诺也许就会兑现。”

                        “那他对我的爱呢?一首首情诗和一封封情书,难道那一切都是假的吗?”唐心蕊心急如焚地问。

                        “也不能说完全是假的,他对你的爱肯定有真实成分在,但那种爱是他对自己爱的衍射,他是为了爱自己才爱你的,可那不是真正的爱情,真正的爱情应该建立在对象身上。如果他的爱立足在你身上,他就会把你的喜怒哀乐摆在第一位,为了不伤害你他会牺牲自己的一切,哪怕自己对你的爱!而不会只图一时享乐,做出将来可能伤害你的事。”高泊说。

                        “高老师,这怎么可能呢?一个那么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人,他的内心怎么会如此俗不可耐?如果我心心念念的所有美好都是假的,如果我经历的一切都是自个儿臆想出来的幻像,那我还能相信什么呢?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唉!我怎么会爱上这种人?我还不如干脆死掉算了!”

                        唐心蕊说着说着,靠在高泊肩头失声痛哭起来。高泊一边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肩头,一边像兄长般恳切地对她说:

                        “别犯傻了,早点回家去,你父亲还在家等着你。爱是人类活着的唯一理由,为了父亲你也要活下去!人为什么要为不爱自己的人去死呢?比刘宏毅有才华的人很多,李临风和王实都很有才华,而且还是单身,我知道他们都暗恋着你,振作起来重新开始,就当自己做了一场噩梦,梦醒后依然还是蓝天白云阳光灿烂。”

                        唐心蕊哭了一会,心里舒坦了许多,她用高泊递给她的纸巾擦干眼泪,慢慢朝家里走去。走到操场另一边时,她忽然站住了,然后仰起头,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直视着高泊的眼睛激动地说:

                        “为什么追求理想那么难?你们的爱情都不是自己理想的,尤其是叶知秋老师,可你们都屈从了现实,难道你们谁也没有勇气去追求真正完美的爱情吗?”

                        “你错了,完美的爱情并不存在,不存在的东西对人类来说怎么称得上美好呢?你要明白现实不可能完美无缺,现实中的爱情注定都会美中不足,而正是这些残缺不全的爱情才是真正美好的爱情,理由很简单:因为她们存在!我们可以去追求完美,但千万别企图拥有完美,我们要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学会接受不完美,因为完美与不完美相辅相成同生同灭,人间所有美满的爱情都是完美与不完美的高度融合。”

                        听完高泊的话,唐心蕊沉思良久,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高泊接着又说:

                        “千万不要轻易评判他人的爱情,你现在还活在自己的想象中,你理想的爱情全然是空中楼阁,只有当你真真实实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才有资格评判他人的爱情。”

                        “高老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唐心蕊忧心忡忡地问。

                        “你千万不要找刘宏毅去闹,闹起来对谁都不好。他按他的轨道奔跑,不违反法律谁也奈何不了他,你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就当自己唱歌跑了调。但你必须将过去那一页翻篇,必须马上与他一刀两断!吃一堑长一智,你要重新去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还有这件事你最好守口如瓶,我也会替你保守秘密,这样对你和他都好,尤其是对你。”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唐心蕊家门口,唐心蕊一看手表,顿时惊叫起来:

                        “哎呀!都快十一点了!山菊姐肯定会大发雷霆,都怪我,害你回家要挨骂。高老师,太感谢你了,就为你今晚这番话,我也要振作起来。”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在线情况
                        132
                        • 头像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2
                          • 积分38856
                          • 经验11506
                          • 文章676
                          • 注册2010-03-29
                          [P][SIZE=15pt]         36[/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FACE=宋体]果然不出唐心蕊所料,高泊一到家,就看见韩山菊黑着脸坐在书桌旁,那是韩山菊备课和高泊写作的地方,高泊的抽屉已翻得乱七八糟,桌子上扔着高泊那本崭新的笔记本。笔记本是高泊在[/FACE]“云端读书会”开张前特意买来写日记的,两年前中断了二十几年的习惯,终于因为“云端读书会”才恢复如初,这让高泊深感欣慰。短短半年已经记了大半本,读书会的点点滴滴事无巨细都被他记录在案,他对它视若珍宝,仿佛它就是自己生命的延续。[/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你还知道回家!看看什么时候了?”韩山菊气汹汹地指着墙上的钟说,“都过十一点了,你说说多余的几十分钟干什么去了?”[/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你放心,我绝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和唐心蕊一路走一路聊天耽误了时间。你不信我可以发誓。”高泊小心翼翼地说,他不想提唐心蕊哭泣的事,他怕事情越描越黑,他更怕她与刘宏毅的事传出去有损她的名声。[/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来去等公交车算你二十分钟,你说聊什么聊了四十几分钟?我看着时间你重复一边,可别撒谎,不然休想我相信你!我不要你发誓,做了亏心事的人才爱发誓。”韩山菊不依不饶地说。[/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这一招弄得高泊张口结舌一筹莫展,只好将唐心蕊被人欺负的事和盘托出(只隐瞒了欺辱者的名字)。高泊说看到唐心蕊情绪崩溃不想活了,自己才多劝了几句。他还再三叮嘱韩山菊别对任何人说,免得给唐心蕊找爱人带来不利影响。[/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好事都被你撞上了?先是白灵芝,现在又是唐心蕊,保不定明天还有什么星星月亮的,这都是那个‘二百五聚会’惹的祸,今天你非给我做个了断——要家还是要读书会?”[/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我都要!读书会和家又不是水火难容,你讲点道理好不好?”[/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我讲道理?你为这个家做了什么?学潮游行被公安局拘留一星期,整天没日没夜地读呀写呀没赚到一分钱稿费,搞读书会前信誓旦旦说赚大钱,过了半年也没见拿一分钱回家,什么鬼‘云端读书会’,保不定哪天还会闹出事来。不行,你今天非得做个了断!”韩山菊越说越气,丝毫不理会高泊的解释。[/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家和读书会都是我的命,我一样也不会舍弃!”[/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FACE=宋体]高泊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添油,韩山菊气上加气拿起桌上的日记本就撕起来,高泊心急如焚地前去争抢,争抢时不小心将韩山菊的手扭了一下,只听见她[/FACE]“哎呦”一声松开了手,这时日记本已经撕成了两半![/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好呀!你还打人!这日子没法过了。你滚!滚得远远的!永远离开这个家!”韩山菊恶狠狠地指着高泊说。[/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高泊顿时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他默默收拾了几件换洗衣裳,拿起被韩山菊撕烂的日记本,走到床边边看了看睡梦中的小迷,含着泪头默默地出了门,这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两点。[/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韩山菊看见高泊收拾东西本想阻拦,摸摸扭伤的手腕,咬咬牙一声不吭。等高泊出门后,韩山菊立刻慌了神,等她追出公司大门,外面黑漆漆不知该朝哪个方向追,想到房门没关,小迷还独自睡在家里,她只好折转回家了。[/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第二天,韩山菊彻底慌了神,早饭也无心弄,四处打电话找人,那时电话还是奢侈品,很多人家都装不起,她没办法只好骑着单车满城转悠,可是一连找了两天也不见高泊人影。第三天是星期日,下午韩山菊抱着小迷来到读书会大厅。讨论会还没有散,她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四处张望总不见高泊的影子。[/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FACE=宋体]讨论会一散,白灵芝第一个发现韩山菊,她叫了一声[/FACE]“韩姐”立刻跑过去,随即大家都陆续围了上来。[/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高泊不见了,韩姐昨天还来图书馆找过。”唐心蕊连忙向大家解释,接着她又问韩山菊,“韩姐,高老师还没回家吗?”[/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他不要我们母女了!”韩山菊边哭边说,“我们吵架了,都怪我,我不该撕他的日记本,他肯定不会回来了。你们帮我找找他,告诉他我再也不撕日记本了,也不干涉他到读书会来。”[/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韩姐,你别着急,高老师对别人都那么好,他不会不管你们的。”白灵芝一个劲安慰韩山菊。[/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妈妈,灵芝姐说得对,爸爸不会不要我们,他一定到哪里和别人交流去了。上次他对我说:‘知识装在肚子里是死的,只有与人交流才能变成活的、才能变得有用’,他交流完了就会回家。”小迷也在一旁帮腔,她的话立刻让沉闷的气氛活跃起来,韩山菊听了也慢慢止住哭泣。[/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嫂子你放心,他出去散散心,很快会回家的,他要敢不回家,我们这么多人绑也把他绑回家!”李临风说完,男同胞纷纷表示赞同。韩山菊终于在众人劝说下渐渐平静了下来。[/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第二天上午,唐心蕊正在图书室上班,高泊提着旅行袋走了进来。[/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高老师,你这几天哪里去了?韩姐都快急疯了,你快回家吧,她说再也不撕日记本了,也不阻拦让你来读书会。”唐心蕊说。[/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我去雾山清净了几天。我这就回家。”高泊说完转身就走。[/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跨进家门,高泊发现屋里风平浪静,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小迷在门口玩耍,韩山菊在厨房忙活,她们谁也没提吵架的事,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似的。[/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爸爸,你这几天到哪里与人交流去了?”晚上睡觉前,小迷问高泊。[/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我到雾山去了,在那里我与天地交流、与自己交流,人有时候必须与天地、与自己交流,这样他才能够成长,你懂吗?”[/SIZE][SIZE=15pt][/SIZE][/P][P][SIZE=15pt]
                          [/SIZE][/P][P][SIZE=15pt]“我懂!有一次我们爬上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你还记得吗?你累了,坐在石头上打瞌睡,你醒来时,看见我手里的小黄花大吃一惊,不知道我从哪里变出来的。那天我在你睡着后,独自儿与天地交流,于是发现了石缝里的小黄花,我把它们摘下来送给你。”[/SIZE][SIZE=15pt][/SIZE][/P]
                          对真理永久地存疑是我唯一的使命,
                          ——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蹩脚的。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7500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