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13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68、爱在“五、七”干校
                             2010-12-16

       

            东方的一抹鱼肚白还没出来,“五、七”干校校部基建排十八个“五、七”战士列队集合了。凛冽的北风执意刮着这十八个老中青,五个女战士跺脚、跺脚、不断跺脚,力争自己的肌肉多产一份热量抗衡这无情的北风。其他男战士也绷紧全身肌肉,只是不好意思跺脚。
            刚刚做完早请示,指导员故作潇洒地披着棉衣,任凭两只衣袖在北风里舞动,好像如此能增添她的领导魅力。“北风也是纸老虎,你藐视它、不怕它,就不冷!”“我们就是要在风口浪头锻炼,痛下决心改造,把屁股坐到工农兵一边!”尽管指导员吼得震响,她每句话的尾声都带颤音,是寒冷?是力歇?十八个人里面有比她老、比她少的,十八只小九九拨拉什麽她未必知道。
            突然,指导员声色俱厉,大喝一声,“把范戈鳴拉出来!”
            没等范戈鳴动弹,他左右两旁早有准备的骨干份子一人一边,一手向前按他的肩膀,一手向后扭他的手腕,他踉跄一下就给推出去了。跟着,骨干份子扯转他身子面对大家,按肩膀的手用力下压,扭手腕的手使劲抬高,范戈鳴就弯腰低头双手后举成了喷气式飞机。
           “打到范戈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
            终于斗完了,散队了。陶理突然觉得右手心被人塞了一团纸。欧春对他眯了一下眼,擦身而过。陶理心里像有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这种人人自危的环境,随时旁边的人就给拉去批斗的情况下,手里被人塞张字条,是祸是福?
             陶理斜睨了周围的人,还好,没人看到。他装着怕冷把手一塞裤袋,放好字条,折回宿舍,磨蹭着拿饭盒,出来的时候就剩下他一人了。他走过田埂,看看前后无人,逼不及待就掏出字条。
           “我俩谈谈!晚饭后桥头。”
             陶理的头一下大了。大得像酱菜铺,五味交集,直冲脑壳。他赶紧把字条塞回裤袋,在裤袋里又把字条搓成纸团,眼睛再次迅速扫了田埂前后。他做梦都没想到,他再胆大包天也没想到,居然有人塞字条给他要谈谈!谈什麽?可以理解成谈国家大事,也可以理解成谈暧昧的事。陶理隐隐觉得是后者,因为欧春不是班组长,也不是领导眼里的骨干份子,只是和他一样的普通五、七战士。晚上怎麽办?去,还是不去?


             陶理对基建排的五个女战士从来没有非份之想,哪是他的大姐、阿姨辈,是他的战友、同学。大家明里和睦相处,暗里互相提防。大家手里都拿红宝书,心里都打小九九。三十多岁的欧春在陶理眼里也没例外。陶理只知道她是某高校教育系助教,体态丰腴。陶理和她平常交谈也不多。
            近日搭建篮球场大的竹棚,男的都爬上屋顶,几个女的就在下面递递竹子之类。欧春大多时候是帮陶理递竹子。一众男战士好像为了要跟过去自己的臭老九决裂,而和工农兵结合,不时言谈里有意无意地加上粗话,只是文人的粗话再粗也粗不到工农兵水平。但是,这已经让这帮文人气壮了。女战士不说粗话。回头想想,奇怪当年也没因此批评她们的改造决心。自然,男战士也没因此得到领导青睐,大概有口头革命派之嫌。女战士理解男战士的口头革命,大家都难。欧春的态度是充耳不闻,一于少理,干自己的活。但是,她体内的燥动、苦闷一直在烧灼她的心。她一直没忘记到干校前和丈夫缠绵悱恻的一晚。对政治的迷茫和对性欲的渴求,让他们难舍难分。.资产阶级把温情脉脉的面纱罩在家庭关系上,无产阶级的家庭关系建立在阶级仇民族恨界线上,欧春觉得迷茫,她分不清她的家庭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她因此干脆不管。第二天,她在抽屉拿了丈夫的一条手绢放到她自己的行李,不是温情脉脉的面纱。可是,干校的日子让她 除了批倒批臭一切害人虫,再给人家踏上一只脚和干活累得浑身散了架子的时候,她体内的燥动就没有歇止过。她体内的燥动、苦闷因此让她唇焦口燥,让她饥渴如焚。这种燥动、苦闷,是水和船,燥动越多,水越涨,苦闷的船越高。这种燥动、苦闷,“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还好,事实不是,它日积月累,有如地壳板块挤压下能量的蓄积,一下释放会成地震。这种燥动、苦闷,一如肚子饿,饿了就要吃东西。
           欧春希图过压制;希图过分散注意力,关心国家大事,坚决扫除一切害人虫;希图过一不怕苦拼命劳动至精疲力竭;希图过拿丈夫的一条手绢当作性幻想对象,晚上在被窝里又嗅又搓又压。没有用,都没有用。食、色这种动物本能的东西,没食会饿死,没色会闷死。欧春苦闷极了,她忍无可忍了,她使出杀手锏,自慰。只是,干校的宿舍都是上下铺的木架床,欧春睡上床。但是,即便睡上床,左右两边也有眼睛。动作大了,下床的人也有感觉。欧春的自慰只能浅尝则止。她抚摸、揉捏自己的敏感部位。情到浓时,也不敢放肆呻吟、扭动身躯,只是咬住牙齿,做深呼吸,偶尔像睡觉翻身转一下,仅此而已。渴时一滴如甘露,可是这对欧春不是甘露,是毒品,有毒瘾的毒品。欧春的毒瘾一发不可收拾了。
           欧春下定决心找人。她搜索过男战士,老的老,丑的丑,弱的弱,只有陶理差强人意。陶理中等个头、肌肉结实、浓眉大眼、单眼皮。欧春的丈夫是双眼皮,欧春喜欢双眼皮。此时,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尽管陶理也是大学助教。问题是如何让陶理就擒!欧春苦思冥想,找一个既要陶理明白,自己又不失身份的办法。明言肯定不行,没有回旋余地。转告更荒唐,一家人都分开帮派,动刀动枪的时候,信得了谁?!一次批斗会上,军代表扬着一张字条说,“刚刚有一个革命战士传上来一张字条……”欧春恍然大悟,结果后面的话她一句没听进。
           人选有了,方法有了,怎样措辞了?首先要言简意赅,一不能授人把柄,万一领导和革命群众发现可以自圆其说;二要点到,但不能太明白,像我喜欢你绝对不行,暴露了只能等着批斗,罪名是乱搞男女关系。当年,乱搞男女关系在领导人身上是生活小节,老百姓却要扣上道德败坏帽子批斗。
          “我俩谈谈!晚饭后桥头。”
            欧春相信这是最好的选择。她相信陶理明了。她相信领导和革命群众抓不到她的小辫子。
            什麽地方传?欧春费了心思。饭堂人多眼杂,工地上人又少,一目了然。她想到早上早请示。朦朦胧胧中,大家冷得或顾自哆嗦,或神圣得专心致志,或开小差,没有人注意她的。
            后果如何?欧春估计过几种后果。上果是如愿以偿;中果无失无得;下果给领导和革命群众发现,需要解析。风险只有三分之一,还不是致命的。不试不知道,一试解千愁。干!
            晚上,欧春蒙在被窝里打着电筒,从枕头底下摸出早放好的钢笔和一张半个巴掌大的纸。一切都考虑过了,她从从容容的写上哪九个字,嘟起嘴吹吹气让墨水干了,拿起纸对齐折叠几下成一个秀气的又字形、两腿交叉的字条,再把钢笔和字条压在枕头底下中央的位置。别人可能辗转反侧一夜没睡,欧春一觉睡到起床的哨子吹响。
            欧春觉得今天特别精神爽快。她还觉得今晨不冷,她和别的女战士一起跺脚是为了不搞特殊。欧春觉得指导员的训话也没往常刺耳,甚至突然把范戈鳴拉出来的时候,她也不觉得震惊,她沉浸在自己的憧憬里。不过,她还是盼指导员快点讲,斗争快点完。
            “揪出范戈鳴说明阶级斗争的形势非常残酷,但只是乱了敌人,锻炼了群众……”指导员斩钉截铁地说。欧春忽然想起,自己不是也乱了吗?也锻炼了吗?她有点哭笑不得。她正想着,指导员说完了,口号声中散队。
            欧春回过神,从口袋里攥起字条,装着若无其事擦过陶理身边,垂下的右手和陶理的垂下的左手一碰,神不知鬼不觉就把字条塞进陶理手里。
         
            
            陶理走过田埂,进了路边的厠所,一看四下没人,迅速掏出字团一下扔进粪坑,落点正好,他肯定没人会多看一眼。
            去?还是不去?他很困惑。他倾向去。他怕万一真的有什麽要事。可是他相信是另一码事。去了,是要事话,兵来将挡,自己一个臭老九没身上有牛屎的贫下中农干净可也没反革命,怕谁?是另一码事,怎麽办?他自己也是血肉之躯,还没女朋友,男女私事根本没经过。男宿舍一帮老战士性压抑,趁领导不在就讪笑陶理不懂打洞,还活灵活现把两个拳头捏起一上一下锤击搞意淫。陶理心知肚明自己唯一体验只是在梦遗。他天性里的欲火还是星星之火,像煤油灯的火头,给阶级斗争的玻璃四面包着、限制着。是另一码事,怎麽办?陶理心情沉重,去是要去的,只是如何应对哪码事?顺水推舟?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头,有点怕。婉言拒绝?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还是怕。踌躇再三他决定相机行事。他心情放松了一点,路边萎黄的枯草也不那麽肃杀刺眼。


            这一天,基建排“五、七”战士给竹棚做墙壁。
            竹棚边挖个浅坑,刨松泥土加水,踏成泥浆,再用禾杆拧成一把手臂粗、两尺长的草绳按进泥浆,让草绳里里外外沾满泥浆,然后,把草绳中间挂在上面竹竿,草绳两脚交叉拧在下面的竹竿,把后一条草绳靠紧前一条草绳,一条靠紧一条,一排接着一排,再把草绳表面的泥浆抹平成片就建起墙壁。这活贫下中农夏天干,属轻活。干校要“五、七”战士风口浪头改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北风凛冽中干此活正好斗私批修触动灵魂深处闹革命。欧春、陶理和大家一样光手光脚踏泥浆做草绳建墙壁,手脚从刺痛到麻木,好不容易熬到宣布休息,大家赶忙洗净手脚,跑到避风处,紧搓紫红的、遭罪的手脚。然后,还得回去重新改造。

            
            晚饭后桥头,夜幕未降,除了朔风声就是远处高音喇叭的语录歌声,“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陶理从饭堂出来就一路两手插袋,让疼痛的手指舒服舒服,一路瞻前顾后,生怕遇到熟人。幸好路上没人,晚饭后到七点开会前这时间,人人都忙着内务等等私事。通常,干校一天的二十四小时只有这一个多小时和晚上睡觉时间算是自己的。叫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欧春也是两手插袋,自然也是手痛。她已经在桥头站了多会了。她此时反倒心平如镜。她想到人家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她也舍得一身剐还有什麽可怕?她望着河堤边的禾杆堆若有所思,又看着桥下的河。“猪笼河”和“改造河”截然不同的名字忽然浮上脑海。“猪笼河”是当地村民叫这河的名,说是早年村里有不守妇道的人给装进猪笼浸入此河得名,更是封建势力训诫村民的流传了多年的近乎乡规民约的河名。“改造河”则干校前身的劳改农场给起的名,干校接收后沿用下来。欧春想起夏日黄昏她和一众女战士穿着游泳衣下河游泳、洗澡,当地村民告到干校,结果一声令下,不准穿游泳衣,只准穿普通衣裤下水。从浸猪笼到穿游泳衣,在历史的长河不过是一个水沫,对一代人、一个人却是一个时代、一生一世。欧春庆幸自己不在浸猪笼时代,却也为身处的这个时代惶惑。
            欧春看到陶理了。俩人表情都很淡然,看不出男女约会的激情,也看不出革命到底的热情。
           “我们到河堤边走边说。” 欧春卒先开口。
             陶理不置可否跟着。
             欧春带头在河堤走了几步就转下河堤,走到禾杆堆。
           “坐一下吧。” 欧春挑了堆不高又夹在中间的禾杆堆先坐下了,两手还是插裤袋。
            陶理依然不置可否照办,两手也还是插裤袋,但和欧春隔开了一个人的位置。
           “唉哟!” 欧春惊叫,她坐下的禾杆突然塌下,她的身子朝着陶理就倒。陶理拔出两手本能地抱住欧春。欧春趁势拔出两手紧箍陶理的脖子。 欧春慌乱中忽然悟到这是天作地设的机会,是天意、是神助。欲火腾地一下燃遍她全身。她箍着陶理的脖子,一看陶理没挣扎,抓住机会就亲了陶理的脸颊。
            陶理顺其自然,脸一侧俩人的嘴唇就缠绵在一起。古代“房中术”“前戏”的“男侯四至”,“女达五欲”这些申请爱的手续被他们通通丢到九霄云外。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情爱遭贬谪到了爪哇国;干校的变相劳改环境,人性给粗暴扼杀;他们把手续丢到九霄云外又算什么?干柴烈火,下迎上送,匆忙交合,他们不知道对方感动与否,感应却是有的。
            朔风不解人意,肆无忌惮鞭挞着两个裸露的下身。雄壮的反复高歌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歌声,成了俩人的伴奏。
           “我俩谈谈”,就谈了“唉哟”!
           “唉哟”在“五、七”干校。
           “唉哟”在哪个年代。



                           69、 肉欲杏林
                             2010年9月8日



            “人体躯干分胸部、腹部,再下面叫什麽部?”
            艾大哥坐在副驾驶座上,嘴里说着,却目不转睛地紧盯住对面的杏林诊所。
            司机麦克在驾驶座上诡异地笑,目光睃巡在艾大哥脸上和杏林诊所门口。他知道这谜语带色,但想不出谜底。
            麦克是杏林诊所的B大夫请来接送她的门诊病人的司机。麦克开他自己的车,接送一个病人五美元,每天现金结账,这是L省华人这一行的市价。他记得前天去到一个老人公寓第一次接送艾大哥。他打电话告诉艾大哥车子到门口了。一会,一位老太太搀着一位老先生慢慢走出来。老先生满头银发、满面红光,只是背略驼。老太太搀扶老先生一边上车一边再三叮嘱他说,八、九十岁的人了,小心。
            昨天和今天,艾大哥自己请麦克开车到杏林诊所。艾大哥今天没下车,和麦克说是坐十分钟就走,车资十块。艾大哥就这样呆坐着,说了谜语后就没再说话,十分钟里面目不斜视盯着杏林诊所进出的人。麦克寻思不出所以然,不觉脑海浮现出前天在杏林诊所送艾大哥回家时候,艾大哥上车的动作出奇地轻快,看不出来时要老太太搀扶的老态。后来,艾大哥在车上还哼起歌。而昨天,艾大哥从杏林诊所出来上车的动作夸张点能说是身手矫健了,哼的歌调更轻快、愉悦。
            麦克百思不解,再加上谜语,脑海都是解不开的结。
          “回去吧!” 艾大哥第二句话。路上他没哼歌,一直板着脸。
           “知道谜底吗?” 艾大哥下车前说了第三句话,跟着也不管麦克反应如何,自顾自说,“干部!”
     


            艾大哥在客厅沙发上貌似闭目养神,前天在杏林诊所看B大夫情景却像电影一幕幕浮现眼前。
            B大夫耳顺之年,头发乌黑,精细地在脑后挽起大小适中的发髻。两道蛾眉黑如徽墨,眼睛顾盼间,传出职业的睿智和女人的风情。身材的背面和侧面在街上回头率不敢说多,但肯定有。
           “艾大哥,最近感觉好吗?” 艾大哥初诊,B大夫自然是问得仔细也查得详细。性事是老人健康的要点之一,B大夫也不厌其烦问了。既是大哥,又久经沙场,艾大哥也推心置腹说偶尔一次,兴致不高。
           “用则进,不用则退。”名言在B大夫口里说出来力度就不一样,还无可厚非。
            “……”艾大哥无言,不过他信。
             B大夫的右手拍拍艾大哥的左手背,似是叮嘱、似是鼓励,最后却突然抓住了他的左手。
            温热、滑腻的感觉从左手传到身体的时候,成了艾大哥久违的激动,像一股热潮席卷全身,血脉喷张,闪过的犹疑顷刻间冲得无影无踪。
           “这里?”言简意赅,没有年轻人的羞涩。
            B大夫含笑点头,没有女人的矜持。
            艾大哥站起来一步走向B大夫,揽起B大夫,宽衣解带。
            诊室像一个顽皮孩子窃窃偷笑。墙壁的白色像至人深思时没了血色的脸。
            艾大哥像游进了大河的蛟龙,左冲右突、翻江倒海。
            B大夫像一列超载的火车,吭哧吭哧喘气。
            B大夫很享受性爱。她的伦理、她的情感随时关进心灵,颠倒梦想,唯独她的肉体、精神在享受。她讨厌做作,喜欢爽直。当然,她也喜欢钱。钱、色是她的性。她任凭自己的肉欲纵横闯荡,她任凭自己的心窍颠三倒四。她不要性爱殿堂,她只要性。
            艾大哥记得第一次看B大夫后,自己上车的动作出奇地轻快。艾大哥也记得当晚自己兴奋得难以成眠,差点让老伴操心。
            第二次,也就是昨天,艾大哥在诊室等B大夫。B大夫一入诊室就关上诊室门。两人谁是饿虎谁是羊,谁久旱谁逢雨,都不重要,两人撕扯着直奔巫山。
            艾大哥在沙发上移一下身子,裤子勒得不舒服。下一幕浮现眼前的情景电影是他看到自己昨天回家上车时的矫健身手。艾大哥世故地懂得他没什么可以让B大夫倾心的,除了身子。他想证实。
            早上在杏林诊所门口十分钟的景象就是他想要证实自己想法的结果。艾大哥眼前浮现出一个壮汉,进出诊所的人里,他独独注意到这壮汉。理由说出来恐怕很无聊,艾大哥知道这不成理由的理由只是他自己的感觉、他的神会。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感觉没错。因为这壮汉走出诊所的举动神态像他,轻快、愉悦。虽然艾大哥有心理准备,但两天来的好心情还是给击溃了,心一下凉了,歌也没哼了。
            艾大哥的电影过完了,心倒平静了,长长的嘘了口气,在沙发上耸耸肩、挺挺胸。他很明白,浅层次、一过性的性爱是动物性的。动物为了传宗接代,人为了利己。性、爱是鸡和鸡蛋,孰先孰后很难说明白。但是,性、爱的相依相生、相互推动是人所有的。痴迷地做性奴,不是他所想。他决定不再去了。
            “干部”,艾大哥也知道这个谜底不大科学,更不通用,作笑话尙可。
            


                     70、大欲小都
                      2010年7月14日
     
           “四十如虎”,小都四十一岁虎虎生威地移民来美国了。
            她和美国一个六十五岁的退休华人甄贲奇再婚。
            小都很快一天打三份工,上午是家庭保姆,中午两点多到小学接另一家人的三个小孩放学回家,看管他们兼做一家人的晚饭。饭后收拾干净,七点准时出现在一个金融机构的会场。
            小都也很快和甄贲奇形同陌路,分床而睡,她不准甄贲奇碰她的身子。俩人同时在房门相遇, 小都宁可把丰满的胸部贴住门框,背对甄贲奇让他先过。
            甄贲奇一脸无奈。第一次还义正词严抗议,“你什麽意思?!”话音未落,“问你自己!”小都的语气平淡得异乎寻常。
            甄贲奇像给人揭了伤疤,脸抽动了一下,怒气冲冲的眼神顿时黯淡下来。
     
    一举两得
     
            甄贲奇的伤疤是半公开的秘密。
            半年前夏夜,成都大酒店33楼豪华房。
           甄贲奇特意拉过梳妆椅坐在小都面前。小都坐着松软的布艺沙发,边上是茶几,再过是同样的沙发。
           “甄先生辛苦了!时差还没调好就请我吃饭。”
           “应该的、应该——的.”水煮鱼的麻辣“该”到喉咙,甄贲奇差点呛了。甄贲奇看小都有如他心目中
    凹凸有致的梦露和维纳斯,不过是衣服换成了二十世纪的夏装。他在美国看过小都的照片无数次,已然烂熟于心,却还是觉得真人更性感。他盯住小都裸露的白玉般线条优美的双腿。他决定要她,要和她结婚。
            小都眼里的甄先生很一般。作为知名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她阅人无数。甄先生高瘦个子,上海音的普通话,街上多的是这种不起眼的人。小都感兴趣的是
    甄先生的身份,她希望到美国。但是,女人的矜持、经理的身份让她的职业的笑容掩盖着她的欲望。优雅地并拢、美妙地弯曲的双脚上面,紧紧抓住GUCCI手袋的双手才隐约显出她的忐忑不安。
            甄贲奇提议俯瞰锦江夜景,说33楼的180度鸟瞰绝对值得看。小都不置可否,甄贲奇已经站起来挽小都的手,他制造机会触碰小都。俩人 走到窗前,甄贲奇说拿杯水给小都。他快步奔到茶几,一手拿起小都的杯子,一手放了一粒小丸子进去晃荡几下,赶紧走回窗前递给小都。甄贲奇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小都何许人也?她看到了,只是不动声色。
            “谢谢!” 甄贲奇根本不在意她谢谢,眼里是小都葱根样的拿杯子的兰花手,心里是他的如意算盘。
            小都当着他的面抿了一口水,甄贲奇的心像给猫爪子挠着,痒痒的,又假装不在意,扭头看了别处。
            就在这时候,小都从GUCCI手袋拿出团棉花接住口里的水马上又放回手袋。她得意平时酒桌上的应酬手段派上用场,跟着兴趣盎然地和甄先生指点夜景。
            “武侯祠是哪个方向?我们明天去好吗?” 甄贲奇真真假假地说,一只手开始试着搂小都的细腰。
             小都想吊他胃口,“对不起!我去去洗手间。”仰脖喝完杯子里的水,故意把空杯递给甄先生,转身走向洗手间。
            一关上洗手间的门,小都张开嘴就让水无声无息流到洗手盆,再用自来水轻轻漱口。她擦干嘴巴和手,对着镜子整整云鬓,欣赏自己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最后丢掉手袋里的棉花。
            甄贲奇已经坐在小都原来坐的位置的旁边那张沙发。梳妆椅也归回梳妆台边。一切按计划进行,估计会挡道的梳妆椅也搬了。
             小都清楚接下来的事情,她像猎人看到了猎物一样兴奋,一路过来微笑着看甄先生,双颊泛起桃红。甄贲奇血脉喷张了,他色迷迷的双眼好像剥了小都的衣衫,一丝不挂。不过,他还是绅士般站起来,作态搀扶小都坐下。
             小都假装药力发作,笑眼半眯,上身慢慢慵懒地退下,一只手托住香腮,一只手随意摆在扶手上,人斜靠在沙发一边。
           “小都,你累了,到床上休息一下吧。” 甄贲奇的口气都变命令式了。
            小都不做声,头一下从托住的手上倒向沙发靠背
    ,两只手就都软瘫在扶手上。
            “我来!” 甄贲奇说的两个字和人都直奔目标,他弹起身子的速度真不像六十五岁,十足小伙子。色胆包天,狗急跳墙有时候是一回事。他冲过去一把抱起小都,一溜小跑就把小都扔到床上,手脚并用、三扒两拨褪得小都一丝不挂。他贪婪的目光好像要吃掉眼前的裸女,他又手扯脚蹬,忙忙乱乱就想一下脱光自己的衣服。
             小都知道,饿虎要扑上来了。让该来的来吧。
             甄贲奇主导着这场性爱,他贪婪地索取、肆意地玩弄。小都的角色正好遮挡她的没有激情可言的感受。
             小都干脆睡到第二天。她醒过来第一件事是推醒甄先生,扮作受了天大的委屈和欺负。甄贲奇臭骂自己冲动,发誓自己爱有多深。甄贲奇根本没想到他自己也给人家算计进去了。后来甄贲奇趁人之危这件不光彩的事小都让很多人都知道了。但是她留了下****这事不说,只作皇牌在她和甄贲奇之间用。
     
    储心积累
     
            双方对以后的发展都满意。除了一踏进美国国土,小都不允许甄贲奇碰她的身子,甄贲奇哑巴吃黄莲外。
            幸好甄贲奇也就这点贼胆。小都可以实行她的创业计划了。
            小都承继了勤劳、勇敢的光荣传统,到美国第四天就坐公车去一栋独立屋做半天家庭保姆。她八点半到的时候,屋里只剩一个九十岁的老太太。男女主人留下的字条分配了她到十二点半以前的任务。间中电话会响,主人的关心和检查的意思都有。总之,四个小时里面,分分钟手脚不停。小都任劳任怨,口碑不错。不久她自己买车自己开。朋友给她介绍第二份工,一点多到小学接另一家人的三个小孩放学回家,看管他们兼做一家人的晚饭。小都也乐此不疲,唯一抱怨的是小孩子在车上打闹,弄髒车子。吃得咸鱼抵得渴,,她只好认命。再后,主人家问她晚上要不要去一个金融机构做两个小时,小都毫不犹疑去了。如此一天做三份工。
            尽管小都对一天三份工毫无怨言,但这不是她所欲,她的欲望是出人头地。她为此广交朋友,广寻机会。
             一晚,她和甄贲奇都入睡了,电话忽然响了。
            “小都,我给沸油燙了,能过来帮忙吗?”
            “别慌!我就到。”
             小都听出是天府酒家的大厨郝师傅。他单身一人生活。
           “天府酒家的郝师傅给沸油燙了,我去一下。”       
            小都扔下一句给甄贲奇,穿上衣服开车就走。她先直奔VONS 买了一大堆治烫伤用品,再去天府酒家。
            郝师傅皱着眉坐在厨房门边,对着停车场。他右脚膝盖下的裤腿剪了,露出大如乒乓球,小如葡萄的密密麻麻的水泡。
            “去我家!”小都什么都不问,说了这句就走过郝师傅右边,伸左手穿过郝师傅的右腋扶起他。“抬右脚,不要动伤口!” 郝师傅抬起右脚,两百磅的体重压得小都直咧嘴。
            甄贲奇在梦中被小都叫醒,惺忪着眼,趿拉着拖鞋,有点不乐意地走出来,但眼前的惨状毕竟触动了他的恻隐心。他也在一旁递东递西的帮忙。
            小都干净、利落地给伤口淋上消毒酒精,盖上油性的敷料,再轻轻绑上绷带。非专业人员能做到如此也不容易了。然后,她顾不上擦擦一头的汗,又去找来一张简易床放在她的床旁边。
            “你睡这床,晚上有事我好照顾你。”话像对郝师傅说,也是说给甄贲奇听。话说得在情在理,郝师傅连说不好意思,甄贲奇默然无语。宋太祖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仁义加缘分和欲望加心计,小都容了。
            小都每天上班前给他换药。郝师傅也很识趣,晚上宁可憋尿也不烦小都。伤好一点,他主动烧饭,掏钱给甄贲奇买菜。小都让郝师傅一直住到水泡干瘪了才给他回家。
            郝师傅伤愈后心存感激。知道此事的人都说郝师傅遇贵人,即便老板和保险公司负责,接送看医生、平时护理等等都是麻烦事。郝师傅告诉小都他家的腌菜缸位置,让小都想吃就拿。隔三差五,他到小都家送只口水鸡或一盘锅巴肉片……。
            一天,小都叫上休息在家的郝师傅和她一起到老太太家,小都说是体验生活,对老太太说是临时帮她小都忙。
             依然的字条和电话,郝师傅觉得新鲜,他也认真按指令帮忙干活。饭后小都照例安排老太太回房间睡觉。然后到客厅叫郝师傅坐到长沙发歇一下走,她自己去拉上窗帘,再坐到郝师傅旁边。只是,小都的上身慢慢就靠在郝师傅身上。郝师傅没动。小都双手更一前一后抱着他的脖子了。郝师傅有点惶惑,手足无措。小都亲着郝师傅的脸颊,几下就滑到他的嘴唇,用力地压、压…… 郝师傅惶恐了,嗫嚅着,“小都、小都……”“别说话!”小都只差下冲锋的命令。到美国后长时间的性压抑让她像火山一样蓄积待发。她权衡过性道德和性饥渴。她权衡过淑女和女人。她权衡过冲锋的目的和过程。她的灵与肉争斗,做一个成功的女人的欲望更让她不能自已。她自问不是坏女人。她自问是仁义之人。她自问忍无可忍。火山终于爆发了,动静却出奇的小。郝师傅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也融入这场性的激情里面。空气没有静止只是因为脱衣服的扰乱。赤诚相见下,郝师傅拥紧小都,进到她的深处,两个人善意地、愉悦地守在一起,暂时忘却了世界。小都一意冲锋。
            小都只这一次叫郝师傅到老太太家,就因为是第一次。后来他俩的性生活在酒店钟点房进行了。甄贲奇不知道。
            半年后,小都和郝师傅一起开饭店。
            小都开着饭店,想着更大的欲望。

    [ 这个贴子最后由蕭振在2016-5-21 0:15:08编辑过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4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71、旅游巴上买菜
                            2010年9月30日     
                    


             旅游巴上飞机椅坐着衮衮诸公,没货架、肉案、水族箱、冷冻柜,哪来菜?
             不错,没普通菜,有灵感菜。
              忽然想起的一件事,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念头,就是我买的菜。
               比如,想起昨晚“梦回会议”,是买的肉了;冥想下去,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不失幽默,就是买的鸡精。又如,“乘船到尼加拉瓜瀑布下”,冒出了瀑布下震慑人心的场景,船到少女婚纱瀑布是买的鸡、鸭、火腿、猪骨头;到加拿大的马蹄型瀑布下买了鱼翅;出来见到彩虹又买红醋、胡椒粉;念想到世事再买锅碗。一碗鱼翅羹就自我陶醉了一下。
               我在多伦多到千岛不到三小时的旅程上,买了“梦回会议”、“乘船到尼加拉瓜瀑布下”、“帝国大厦上想到”和本文。诚然,有的仅仅提纲挈领。
      尽管旅游巴上买菜不花钱,也得赶紧笔录下来,常言“食得唔好簁(能吃就不要浪费)”。在激情推动下,菜的好坏取决于自己的文学素养和生活历练,期望与读者共鸣。我不嗜酒,又才疏学浅,“一曲新词酒一杯”,“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语不惊人死不休”,统统于我无关,我只是不敢蒙混读者,写不出宁可不写。
      旅游巴上买菜和半夜三更、早晨睡醒、如厠片刻灵感来了不一样,后者一有偶得,可以去伏案奋笔;前者车一直晃动,曲起高抬的做案桌的膝盖可是叫屈连连。不过,比起古人马上马下,鞍马劳顿中锤字炼句布局谋篇,我的条件更好更应该惜福,写的东西要起码对得起读者。

                      72、我家鄉的味道——憶子粄
                         2014年4月15日

               媽媽叫我到對面人家院子裡摘乾掉的蕉葉時候,我不問也知道有好吃的“憶子粄”了。她自然先和那家主人打了招呼,我過去只管挑大塊完好的三幾下剪了搞定。
                回到家媽媽正在廚房忙著。她吩咐我拿水泡著乾蕉葉。我看著她用蒜米起鍋,漸漸蒜香越來越濃,到蒜米金黃色時候,繞著蒜米濺入魚露,噼啪聲中,隨著濃煙升起,滿廚房的香味,有蒜的辛香、魚露的鮮香、油的濃郁香。說時遲那時快,她很快加入過了油的五花肉、魷魚絲,翻炒幾下再加入牛肉丸、豆腐乾、蝦米、香菇、筍絲,這時候的香味更豐富了。我在一邊又好奇又期盼耐住性子等,待加水燜透出鍋時候,這個香更妙不可言了,百花園的香只可沁人肺腑,引不出食慾,這個香其味無窮,讓人食指大動、饞涎欲滴。“憶子粄”的餡料做好後,媽媽把泡好的乾蕉葉擦洗淨,順葉紋撕下兩寸寬的條條,再用剪子修成每條約一尺長,餘下的又剪為長兩寸的方形放進水面漂著一層油的熱水裡,然後一塊塊拿出來。包“憶子粄”的粘上油的蕉葉就準備好了。最後,媽媽拿出平時她指導我們小孩子磨好的水磨糯米粉,用大熱水攪拌,揉搓到軟韌適中便分成小團壓為粄皮,放上餡料,包成圓柱形用條形蕉葉圍邊,方形蕉葉墊底,露出上面白白圓圓脹脹的粄皮就像乒乓球一樣。蒸籠蒸上三、四十分鐘,“憶子粄”出籠。揭掉包著“憶子粄”的蕉葉一口咬下,瞬間感覺齒頰生香,更勝之前單純的嗅覺衝擊。觸覺、味覺、嗅覺交集興奮,暴殄天物不可能,尤物移人不假。
                媽媽一年都會做幾回“憶子粄”。我就知道吃。年長了才知道“憶子粄”有段故事,說明朝年間家鄉的孤兒寡母松嬸和阿根艱難度日。阿根十八歲練得一身功夫投奔鄭成功到台灣打入侵的荷蘭鬼子。松嬸思子心切,每逢中秋就做兒子喜歡吃的“憶子粄”禱告。年復一年,三十年了始終沒等到兒子。這年中秋,松嬸正對著“憶子粄”禱告時候,阿根突然回來了。白髮蒼蒼的松嬸戰戰巍巍的遞上“憶子粄”,母子悲喜交集。從此,這粄冠名“憶子粄”。我知道這故事後,也才知道媽媽當年的心情,她何嘗不是用“憶子粄”寄託她的期望?


                   73、我家鄉的味道——仙人粄
                      2014年4月21日

      仙人粄的記憶在四、五十年代我開始記事的時候就有了,地點是廣州東山的家裡。
      飯碗裡的東西總是引起孩童的好奇,特別碗裡層疊著方糖大小、半透明凝膠狀的黑東西。黑黑的爲什麽會透亮?黑黑的好吃嗎?懵懂的求知心理和好吃的天性是那個年紀的特徵。仙人粄碰巧讓我記住了,不過除了大名也只記住了香甜。
      及長,尤其到了五十年代中後期和六、七、八十年代,跨度有點大,還有一段荒唐的日子。我先是知道了後羿射日和嫦娥奔月,後來知道後羿思念嫦娥想找仙人草代替嫦娥吃掉的仙藥成仙和嫦娥相見,但遍尋不獲心力交瘁抑鬱而終。他的墳頭不久卻長出了仙人草。由此我生出對仙人草的敬重,生出對客家先人做仙人粄的敬佩。客家人採集仙人草曬乾熬汁過濾,加入適量粉漿煮沸成糊狀,倒進器皿冷卻成仙人粄。方法看似簡單,想到想不到,勝過敗過一如哥倫布豎雞蛋。
      仙人草是很平常的東西。田野溝壑有野生的,大田屋邊有人工栽種的,長成一米左右連根拔下後曬乾就是仙人粄的主料。年年夏天,媽媽常常買來做仙人粄給我們清熱解暑。記得媽媽先在水裡沖泡乾淨仙人草乾,然後加水煮開轉小火熬三、四十分鐘,過濾出汁液再煮沸,拌入生粉粉漿煮沸成糊狀,倒入一個個器皿冷卻,仙人粄便做成了。夏日炎炎時分,捧著碗裡層層疊疊切成方糖大小的仙人粄,看著黑裡透亮的粄面上綴滿白花花的砂糖,吃著甘香韌滑津津有味,仙人粄成了我從小到大心存目識的佳品。八十年代,有的冰室餐館也推出雪糕配仙人粄。移民海外,罐頭涼粉和罐裝飲料仙人草蜜略補于無媽媽的仙人粄口味了,填上對家鄉和親人的思念。
      幾十年中,只有一段時間少吃和吃不到仙人粄——文革這個罪惡的年代。如此平常的仙人草都像珍稀物種很難尋覓,媽媽托人在四鄉搜集才弄到一些。後期割資本主義尾巴的荒唐日子更是渺無蹤影,後羿九泉之下一定黯然。當然,仙人粄和全體國民受的罪比毫不足道,封建糟粕的連坐也稱不上,只是見證鄙賤者比高貴者永垂罷了。
      近年講養生,仙人粄消渴生津解熱毒,治高血壓、糖尿病、關節炎等更得人們推崇。常說流芳百世,真正流芳的東西在民心,仙人粄是其一。

                    74、我家鄉的味道——百侯薄餅
                            2014-4-28



              “百侯薄餅”,寫著這四个大字的招牌、廣告在梅州、大埔和百侯街道比比皆是。我第一次知道這小吃不是这些招牌广告,是媽媽手做的,卻讓我以後不惑之年首次回鄉到只要有機會回鄉必定會吃“百侯薄餅”。
               “百侯薄餅”名聲幾十年來比百侯這個歷史文化古鎮的大,迄今國內首屈一指的百侯壹佰多座完好的明清官廳式民居、“百侯轄地出百位封侯”等等厚重的人文文化均拜其下風,相得益彰資格都沒有。近代國民政府時期教育家陶行知也來百侯辦教育,題詞:“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如此種種,知道的人比知道“百侯薄餅”的少之又少。如此怪事在諸多荒誕離奇匪夷所思事情的年代見怪不怪,戰天斗地壓倒一切了。
                清乾隆,百侯“一腹三翰林”中官至陝西西安按察使的楊纘緒帶回家鄉四種美點——薄餅、綠豆粄、豆子羹、蕨粉粄。歲月淘洗,人工提高,卒之成了風味獨特的客家小吃,“百侯薄餅”,更得美稱,“錦囊藏寶”。
      記得媽媽當年做“百侯薄餅”,薄餅的皮是賣的,這是“百侯薄餅”的精妙部份,非尋常功夫,是重中之重。薄餅師傅用鹽水揉搓麵粉至軟韌不稀不稠,抓起出力摔到盤裡反復百十余下,然後抓起一團飛快塗刷在燒熱的專用平底鐵鍋上燙熟,做成一塊塊白生生圓形透亮薄如砂紙的薄餅皮。這種絕活堪比廣州的竹升麵。餡料是蒜白起鍋,濺入魚露炒香,放肉絲、豆腐乾絲、豆芽、魷魚絲、香菇絲、蝦米等燜熟。包法是把餡料放入疊著的兩三塊薄餅皮內捲成兩端封口的圓柱狀,收口處用海鮮醬(甜醬)粘牢。
      吃“百侯薄餅”最好趁熱,眼看著流口水之際,白白壯壯的薄餅和門牙接觸一霎那,薄餅皮的韌會讓牙齒輕輕彈了起來,自然,牙齒不會罷休,繼續下去的時候,柔軟的、綿實的、鮮的、香的頓時讓齒頰興奮跳躍,愛不釋口。飲食文化讓人懂得如何欣賞美食,色香味形之外,食物在口裡的層次何嘗不是一種欣賞樂趣?山有“重巖夾立,層疊而上,莫辨層次”樂趣;水有波光粼粼層次;生活裡的層次更俯拾皆是,書畫層次、照片景深、三D 電影、衣服層次、複式樓房,等等層次美。口裡食物的層次一樣精彩紛呈,“百侯薄餅”是一例。
      光陰茬苒,“百侯薄餅”也和社會與時俱進,袖珍化了,以前一條大的變成如今的兩條。我對此無可無不可。會不會再變成慈禧太后吃的小窩窩頭大,我笨想不出。至少,若然做成炸春捲般大,江山萬年,代代有人,“百侯薄餅”幾百年,卒之失真。
      杞人憂天的事放在“百侯薄餅”身上,也算念了“百侯薄餅”的好

                 75、我家鄉的味道——東江鹽焗雞
                         2014-5-8

      我家鄉的味道說了四種而今才到東江鹽焗雞,不是它平淡無奇,不是八珍玉食,深藏不露,實在是赫赫有名,有目共睹以至寶物沉歸底。
      東江鹽焗雞這寶物和東江釀豆腐、梅菜扣肉是客家美食三寶。有說幾百年前鹽場鹽工把雞藏在鹽堆始創,有說客家先民遷徙路途首創。總之味道特佳,皮爽、肉滑、骨香,聞之久而弥香,食之回味無窮。
      東江鹽焗雞的兒時記憶在廣州文德路夾中山四路的“東江飯店”和媽媽做的。那時“東江飯店”叫“寧昌飯店”,招牌菜就是東江鹽焗雞。彈指幾十年,飯店名字記憶清晰,鹽焗雞卻不如媽媽做時記的細緻生動了。況且,聽說“東江飯店”現在也沒了,它可是和隔壁的“致美齋”醬醋鋪,走上一點的“皇上皇”臘味店、“大學鞋店”是老廣州人的所愛。
      媽媽通常用清遠雞或博羅三黃雞(黃毛、黃腳、黃嘴)的雞項(未下蛋小母雞)做東江鹽焗雞。海南文昌雞也不錯,可惜遠水救不了近火。雞宰殺褪毛從後襠切一細口清理乾淨,用淮鹽、沙葁粉、麻油等塗抹雞身內外,包紗紙再包玉扣紙整隻埋在炒熱轉灰色的生鹽裡繼續加火焗。逐漸,淡淡的香味若隱若現,四處溢香;出鍋之際,撥開周圍的鹽再拿出來剝開兩層紙,香味突然就像從花房門口走進花的世界,就像漸走漸近吹氣如蘭的美女,就像嫋嫋婷婷而來的國色天香。這香有七里飄香、有十里飄香、有香飄萬里、有天香雲外、有異香撲鼻、有聞香識人、有流芳萬古。至今想來都不能自已而筆下生香,縱然有溢美或太過拟人顧此失彼之嫌。
      媽媽有時把鹽焗雞斬件砌回雞形上碟,有時用手把雞皮撕成小塊,雞肉撕成細條,雞骨撕斷分為三部份,然後用骨頭墊底,肉在中間,鋪上塊塊金黃色的雞皮,像一座小金山。小金山一端擺上雞頭,雞腳分列兩邊山腳的時候,一隻別致的雞形帶著色香味就讓人食指大動。
      東江鹽焗雞雞皮入口鮮香,集鹽香、佐料香、肉香和一點焦香之大成,齒頰間碰撞出的爽脆是人生樂事。這一刻說恬淡寡欲有點不近人情,不停筷子才是正事。下一箸自然是細條的雞肉。雞皮的鮮香爽脆記憶猶新,馬上變成雞肉的鮮香嫩滑,對比是如此強烈,一如唱歌的慷慨激昂下滑到溫情脈脈。此時的鮮香主調是雞肉的鮮美,鹽香焦香佐料香成了背景烘托的和聲、和味,尤其掛在齒頰間的嫩嫩滑滑的雞肉只讓人想起齒頰掛肉,想不起齒頰掛人。骨頭,極少數人有興趣的東西,在品味東江鹽焗雞終盤,必然是極多數人都好奇的美味。骨香!舐骨吮髓之後眾口一詞。伴著骨髓的滋味東江鹽焗雞皮肉之香最後展現在毫不起眼的雞骨頭,為東江鹽焗雞畫上了完滿的句號,感歎號。
      連皮帶骨,真正的連皮帶骨吃!
      好東西多有山寨版,東江鹽焗雞山寨做法主要襲用其佐料,如今更有現成的鹽焗雞粉。白切雞分皮、肉、骨頭撕開混以鹽焗雞粉和麻油拌勻完事。雖不及正宗做法味道,也無東施效顰之弊,在沒有東江鹽焗雞時候聊勝於無。此外,山寨版還有鹽焗雞翅膀、鹽焗雞腳、甚至鹽焗豬肚……
      我自己獨門山寨鹽焗雞更簡單,另種聊勝於無:
      1、白切雞分皮肉骨頭撕開。
      2、適量精鹽炒至成深灰色和麻油一起拌入皮肉骨頭。
      由正宗到山寨,東江鹽焗雞寶座不是吹出來的。



                       76、烂石头
                         2015/9/1


      一语惊人

              “什么东西呀,烂石头!”用一只大象闯进陶瓷店的骇人来比喻此时此地此话的骇人不会夸张。

      石俑殿堂

               坐了几天车,跋涉了上千公里,一行人来到犹他州的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大家小心翼翼地站在深达两百多米的峡谷边上,沁人脾肺的负离子空气夹着阵阵花香扑面而来,眼里尽是鬼斧神工的一座座一群群千奇百怪或红或白或橙的岩柱,如宝塔、如螺壳、如城堡、如蛮腰……,像淑女、像绅士、像贩夫、像兵卒……若树、若藤、若花、若菌……。姑无论怎样天马行空异想天开都不为过,因为这里是有名的“巨大自然露天剧场 ”,“天然石俑殿堂”。谁不沉醉其中?偏偏有人说是烂石头。

      如此这般

               我好奇地扭头看是谁?却见一个九岁、十岁左右,胖嘟嘟扎着四条牙刷长短粗细小辫的女孩满脸不屑正掏着手机。四周一片静穆。我突然想起出发第一天的事。
               车上,导游口若悬河介绍景点,调侃一些老中旅游上车睡觉,下车撒尿,然后照相,回家看看,照了哪里,都不知道。忽然,耳畔响起有节奏的很响的嗒嗒声。我知道这种动物吃食声,我不知道教养程度,也不好意思看是谁。
               接下来,一个老太太从身边走过到车前面和导游说孙女要用车上洗手间。一车的人都听过导游再三强调洗手间不像家里马桶能冲洗,要储存到行程结束,这几天气温华氏百度左右,储存的东西会散发浓烈的气味污染车内空气因此请大家合作尽量不用。
              “孩子嘛!”对导游的婉拒老太太大声嘟囔,闷闷不乐往回走。
                有人嘀咕小孩子可以照顾一下。我想双方都有道理。我这时比较同情老太太。可是,我满以为老太太会开导女孩告知公众地方要为大家着想,或玩东西分散她的注意,没有,后来也没有听到女孩再要求。
               两件事联系起来,我留意起女孩了。我发现老太太是她奶奶,嗒嗒声的是父亲,妈妈也在。女孩的事很多团友在说了:
                车上电视机播放音乐,屏幕只有DVD三字。女孩爆出一句,“什么DVD呀!DVD个屁!”很像精品店和OUTLET里面一些富婆口气。
                她的脚臭,因为她脱鞋蹬在前面的椅背。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一次,停车休息三十分钟给大家活动和上洗手间後,上车点齐人数导游说开车,女孩和父亲离开座位走向车门。
              “大哥,去哪里?”导游问。
              “孩子要小便。”
              “回来!刚停那么长时间,现在马上开车了。我再三请大家守时的,请你合作!”
                我发现后来女孩一直到下一个休息站,历经两个多小时若无其事没有喊内急。
                都说做人要宽容,宽容却不是纵容。大家从刚上车不明所以同情女孩子到逐渐感慨教育的问题,也逐渐佩服导游的经验:
               “我要上厕所!我要上厕所!……”女孩嘶叫着,手不停摇动着厕所的门闩噼啪作响。这一次闹得非同寻常,言行都透着我执。
              “西蒙,你去和导游拿厕所锁匙。”女孩妈妈吩咐。
                爸爸蹭到车头回来时候手里拿着一个朔料袋,“导游说才开车十几分钟,拉在袋子里下车时候丢到垃圾桶。”
                噼里啪啦声更响了,还交响着嚎叫,“我不要!”
               “听话!”多少声後终于静了下来,却又听到女孩叫喊,“讨厌!厕所都不给上!”
                听到如此多,我更想听到培育,还是公众地方为大家想之类,也没有,可能同仇敌忾了。导游助教无功而返。

      街谈巷语

                拙文绝对没有针对谁的意思,是几十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到社会道德沦丧,斗到有钱是贵族,有贵族生活没贵族精神。“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诚信,道义,担当,勇敢,冒险,坦荡,宽容通通不见,责任不在大家。我相信人人追求高尚,有道德待人,有品格格己。这才是贵族,有贵族精神的贵族,文明的高端。我们一起追求吧!


                              77、走进“黄山洞”
                              2014年10月31日


               走进“黄山洞”,映入眼帘的首先是翠玉般的“黄山洞水库”。轻车顺着山腰环湖公路蜿蜒而走,极目四望,一条环湖公路像金镶玉般镶着水库、山林,时而绵延,时而斗折。右边山下不时变换着形状各异、琉璃千倾的水面,有的像弯月,有的像飞鸟,有的像美女清秀的侧脸…… 窄处一衣带水,水碧山青;宽处豁然开朗,烟波浩渺。左边山上不时陡峭嶙峋,层峦耸翠,绿水和青山一色,湖光和山色如画,车渐行渐入,我感慨万端……       
         
               回国探亲,亲戚和我说去“黄山洞”,我马上问是不是六十年代轰动一时的学“毛著”先进单位,得到肯定答复后,顿时想起了那段岁月……

                我听说“黄山洞”是在1968年,不久自己也下放到和“黄山洞”同属一个博罗县境的“新医班”,就近领教了当年轰动全国的“全家红”和“黄山洞”。“全家红”的演出看过不下数次,“黄山洞”事迹仅仅耳闻,但“政治学习”会上学习了无数次,因此让我记住了当地几位积极份子,也让我脑海里留下了“黄山洞”。

         1959年建造“黄山洞水库”迁移了“黄山洞村”1000多村民,后来库区又让村民重返家园。房子拆了,田地荒了,山林砍了,道路淹了,学校没了,他们学习大寨“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精神,十年开出2000多亩田地,造林1000多亩, 评为学毛著先进单位,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黄山洞是全国人民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一面旗帜》,“北有大寨,南有黄山洞”。每天都有数百到数千的全国各地革命干部、群众和国际友人到“黄山洞”参观学习,共约80万人次。每天都有上百人专门做接待,三四十人煮饭。

               车子不慌不忙前行。我想象着当年村民没有公路的艰辛,肩挑背扛,晴天一身泥尘,雨天一身泥泞,苦苦度日。阡陌交通制约了山村的发展。急转弯处短促的声声喇叭不时打断我的思绪。我问同车的三个人这条水泥路何时修建?2005年 。车子驶到水库的一端停在一条小溪旁 ,流水潺潺,清澈见底,在雾霾肆虐、污水横流的今日,在注意养生的时候,如此景色怎不让人赏心悦目,喜上眉梢?友人忙着找山坑螺 ,我找鱼,可能来的人多了,找是找得到,很少。上车继续走,三五成群的民房陆续迎面而来,有的残垣斑驳,有的青砖碧瓦,更有崭新的两三层楼房拔地而起。斑驳处还依稀露出文革时期的标语口号,崭新处白墙耀眼,有的旁边还晾晒着张张簇新的被褥,亲戚说是接待游客的农家山庄,如今“黄山洞”的村民经商的、造林种果的、养蜂养鸡的都热火朝天。红旗猎猎,夜半挑灯,敲锣打鼓送“最高指示”;“斗私批修”,“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忠于四无限”,一下恍如隔世。我脑海飘过昔日挥舞的“红宝书”、激烈的“忠字舞”、饭前的“三句半”、人人熟记的“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相映着如今热卖的“养生书”、开心的“广场舞”、吃饭的“七分饱”、大家关注的贪腐、教育、医疗、房价、道德……,对比着眼下的“黄山洞”,两个不同时期的事实,泾谓分明,斗争的哲学败于以民为本的思想。改革开放社会转型毕竟得民心。
       
               我们掠过几间农家山庄,近中午时分七拐八拐找到当年出名的学毛选积极分子的农庄吃饭。面对田园和青山,两个篮球场大的三层高的楼房连着单层敞开式餐厅,楼顶处横着酒和山庄的广告,大院门口两旁各种一棵约两尺高的罗汉松。四处渺无人影,只闻几声咯咯鸡叫。和山外的喧嚣比,和文革的热潮比,这里,此刻是世外桃源。友人进院子敲响大楼的铝合金门,好一会,我们都以为屋里没人准备走了,结果出来一位个子高挑,肤色黝黑,双目炯炯有神的汉子。他热情地和我们寒暄,说不知道我们来,家里就他一人。他引领我们到餐厅。偌大的餐厅,摆放了五六张十人的八成新的圆桌和配套的高背椅还觉得空落落。餐厅三面分别疏落置放电热消毒碗柜、自动饮料售卖机、陈列柜。汉子用电热水壶烧水泡茶。民以食为天,先讲的自然是肉菜。汉子从冰箱拿出一块上好的土猪肉介绍,从屋外拿来一盘山坑螺展示,跟着带我们穿过厨房到后院,在连接到山坡的林荫处指着一群三黄鸡说随便挑。友人点了一只,汉子和友人夹手夹脚,前堵後截。 菜色决定四样,蒸鸡、炒螺、焖肉、油菜。亲戚交带一友人帮厨,我们余下三人驾车一直走到路尽头一道小河拐弯处。回到农庄,帮厨的友人正在拔鸡毛,汉子手拿铁钳剪山坑螺尾。我接过汉子铁钳剪。几个人攀谈热烈,我感觉到一点家的气氛,估计是留下帮厨的友人透露了亲戚的父亲当年认识汉子。我和汉子提起文革的岁月,他简略为一两句就说莫讲它了。汉子做焖肉,我继续站在锅边有一句没一句和他搭讪,想知道多一点他的事情,也想知道“黄山洞焖肉”如何做 。
              “文革后你到哪里?”我看他把一块块的猪肉摊平在没有油的锅里干煎。
               “在县里工作。”他边说边翻转猪肉,让两面煎黄,专注度比谈话大。
               “退休回来做农庄生意不错吧?”
               “赚点闲钱,交交朋友。”他有条不紊地往锅里放豆酱、酒糟、香料,最后加水淹过猪肉说,“焖一下,我去菜田摘菜。”
               开饭的时候,汉子提来一腰身粗的大瓶,里面有半瓶橘红色的液体,说是自己酿制的金樱子酒。杯觥交错,相谈比我在锅边欢快多了。不说不知道,原来友人的大哥还是汉子的战友。老部属加老战友,情投意合胜过同志加兄弟。一口焖肉一口金樱子酒,一句同袍一句同泽,一腔热血一颗红心,我不知不觉吃了好多块焖肉,抽上了汉子递来的平常不抽的香烟。亲戚和友人也一样,酒不醉人人自醉,都沉浸在隆情厚谊里。文革时候搞的“一对红”天天对着交心,还没有我们素昧平生的人偶一相见欢。
                酒足饭饱,我们一起收拾桌子。然后,亲戚提议参观客房。汉子带着我们走入楼下的大厅地方,气派地摆着几张皮沙发,大大的电视,让人宾至如归,又带我们一层层楼一间间房看。十间房,有双人、单人、贵宾房,每间面积都很大,都有独立洗手间,铺盖干干净净,舒舒服服。亲戚说他就喜欢住乡下这样的地方。我一个住惯卫星城市的草民,敬畏石屎森林,自然支持,不过今天没计划住下。我们一直走到天台,站在天台观赏“黄山洞”一隅景色,感觉像是漂浮在绿海之中。
               握别时候到了,大家依依不舍地合照,汉子坚持不收饭钱。四只手上下舞动相持几个回合友人最後才把钱塞进汉子裤袋,末了,还问够不够?也许,汉子在争抢中看到多少钱,也许根本就没看,他最后两只手给人家抓住不能动弹而妥协,还是说不好意思,没说够不够。事实上,这次相聚已经不是金钱可以结算的了,大家都明白战斗友谊不是金钱能衡量。友人问够不够,有客气更有深情。
               汉子送我们上车,再三叮嘱下次电话约好来吃山猪和蛇。直到车子开出很远,才见他回转。
               走进“黄山洞”,山村变化在意料中,意料外的是山村的巨变和人的不变与变。轻车原路而回,再走过“黄山洞水库”,琉璃千倾的水我觉得更像似海的深情了。



                       
      [ 这个贴子最后由蕭振在2016-5-21 1:51:08编辑过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5
      • 头像
      • 级别
        • 财富2
        • 积分63428
        • 经验28183
        • 文章916
        • 注册2013-10-17
        很少浏览全论坛,这次几乎走宝!粗看几篇,已被吸引,值得慢慢品味!
        26与46是否重复?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6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谢谢杨超兄高抬!
          谢谢指正26与46的重复问题。
          美华论坛的每一个栏目都精彩纷呈,闲暇,或抽空,不妨多浏览多给宝贵意见?
          再三感谢!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7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3
            • 积分316915
            • 经验29653
            • 文章5307
            • 注册2009-02-11
                                    78、龜趣
                                   2015-9-24

                     兒子的同事養了一隻沙漠龜。他討的非洲女影星老婆到了美國他家裡看到這隻沙漠龜不喜歡,他忍痛割爱送給我兒子,說是半年前才出生,在寵物店花八十美元買的。
                     沙漠龜來的時候趴在一個大玻璃缸的綠色海綿墊的木屑上,乒乓球大,黃褐色,龍眼核大的腦袋瓜,疙疙瘩瘩的皮膚很難說美,米粒大的眼睛黑溜溜的倒還有神。龜背上一個個三邊形、四邊形、五邊形的框框連接一片,每個框框裡面套著大大小小的框框,好像一幅圖案浮雕。我們給這沙漠龜起名“龜田”,没有性別歧视,隨便起的名字。和龜田一起來的還有一包一粒粒指頭大的龜糧,一瓶微量元素水以及一塊巴掌大的電熱毯。  
                     冬去春来,龜田茁壮成长。夏天是她——權用她稱    ——生氣勃勃的時候。正午左右,龜田常常沖著一壁玻璃前沖後突,鬧得噼啪作響。黃昏我堵住所有我認為她能鉆出去的地方放她到後院溜達,舒解她正午就開始的興奮。她或高視闊步或款步姍姍嫋嫋婷婷。人家遛狗我溜龜。有一次龜田後面兩尺外跟來了另一隻放養的巴西龜——龜野。龜田懵然不覺施施然走,和龜田大小相仿的龜野先是停住腳步,大概為他鄉遇故知驚住了,幾秒鐘後,龜野突然發力向龜田沖去。我們以為有好戲看了,不曾想龜野沖到龜田身邊卻猛然刹住,伸頭特意嗅了嗅她的尾部。我們等著有進一步的親昵動作。不料,龜野一扭頭橫刺里就蹿走,大有非我族類,不予為謀意思。可歎龜田依舊懵然不覺,我行我素。
                     我訓練龜田大小便。兩三天一次,我讓她四腳朝天躺在草坪上往她肚皮澆水。頭幾次龜田探頭縮脖搖擺龜尾四腳亂蹬不知所措,我不管,偶爾她翻了過來,我又把她翻回去,直到她方便了為止。以後只要溜龜時候翻過來澆水,十有七八大功告成。我訓練她和我交流。每次溜龜的時候,我把她抓起來肚皮朝我臉前,她搖頭晃腦,我對她擠眼叫龜田。幾次之後,我擠眼叫龜田她也懂事的對我擠擠她的米粒大的眼睛表示明白。我漸而摸她的腳掌,一開始她驚恐地一下縮起腳,後來隨我觸碰。我得寸進尺摸她的腦袋,此處非同小可,她敏感得像觸電一樣瞬間緊緊把腦袋縮進龜殼,不露縫隙。但是,習慣之後,她也不拒絕了。現今提倡綠色生活,動物保護,我也不把龜田當做豉油辣椒醬想點就點,我只是希望雙方來點互動交流。我繼續努力,想出按摩一招,我觸碰她的頭的時候,順帶由頭摩到後脖。果然,龜田眯細著眼睛非常受用,還儘量伸長脖子享受。呵呵,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動物一樣。
                      溜龜也有沮喪時候。有一次,我們沒有跟緊龜田,想找她回家卻不見蹤影。菜地、石旁、樹腳、花叢……遍尋不見。再找第二遍也沒有,認真到撥拉開草叢、菜葉,都沒有。最後,不得不和家人宣佈——龜田離家出走。整個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心裡好像少點什麽,直到中午看到她大搖大擺走在院子地上,才鬆了口氣。剛要和她說下不為例,卻想起她不過是龜。 天地化物,厚薄不均,精妙混沌共一世。人說自在,龜不會說,卻清靜無為,寒日冬眠,暑日漫步,怡然自得。
                     時間瘦得從寬寬的指縫間飛快溜走了,兩三年時間龜田長到巴掌大,玻璃缸有點難為她了。我為她自己動手做了木結構兩尺見方的“龜苑”放在後院。一個夏天 正式和家人宣佈龜田喬遷“龜苑”放養。龜田自由自在了,睡覺睡到自然醒,走路走到沒人管,優哉游哉。我有時候都不知高貴卑微所以。張愛玲說,「喜歡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裡,然後開出花來。」喜歡一隻龜,我想也會卑微,卑微到塵埃裡開花可能沒希望,悄無聲息到翠嵐綠漪裡還行。當然,喜歡眾生也會卑微,卑微到偉大。
                     可是“龜苑”鎖不住龜田的心。有時候,一連幾天她乖乖回去教人愛憐。有時候,一連幾天她在墻旮旯樹叢裡另覓新居席地而臥讓人思疑。只要她從心所欲不逾矩,我也不管不問了。 我只是間中喂喂她給她補補身子,抓她洗澡,擦擦污垢。當然,洗澡時我還抓她起來肚皮朝我臉前對她擠眼叫龜田,讓她也對我擠眼表示沒忘記。
                      據說沙漠龜長到七八十磅,龜趣小有小趣,大有大趣?


                              79、中秋之夢
                              2015年7月20日


                     中秋我做了個夢……
                    我開了大門入內,家裡沒有人。我幾十年沒有回來這個東山的老家了。我一個個房間逡巡,在我重新走過大門的時候,卻看到大門對開的兩扇門錯疊虛掩,我分明記得我進來後關好了。疑惑中我推開門正要重新關上,忽然,見到爸媽拾級而上。爸爸英氣依舊,還是一套筆挺的淺灰色中山裝,左上边口袋依旧插着两支钢笔,其中一支黄橙橙的粗粗的鋼筆用了几十年了。媽媽身穿白底粉藍碎花短袖衣服,雍容嫻雅。雙親大人氣色很好。可是很奇怪,大家都沒有說話。不知是爸爸還是媽媽遞給我一隻鸚鵡,米黃色,筷子高,鉤喙,豐羽。我也不知怎麼拿過一盤水,鸚鵡一下跳入水中歡快地啄水梳毛,接著一頭埋入水裡,享受地朝我眨巴著黑珠子似的眼睛。我奇怪它能閉氣这麽久。突然,我覺得這隻是那年掉在後院游泳池的那隻鸚鵡。此時,夢卻變了,是媽媽站在那張用整棵樹橫截出來的直徑四尺的八仙桌旁做“豬腸灌”。媽媽把豬腸的一端系緊,一端置放漏斗灌糯米。我們幾個孩子圍著桌子,有的幫忙扛豬腸有的幫忙拿糯米有的幫忙拿水……,不知是誰唱起童謠,“扛扛扛,糯米灌豬腸”。我張口幫腔,“扛……”一出口,夢醒了。
                    我一般對夢的真實和靈驗存疑,視《周公解夢》等作閒書不置可否。但有一次父親病重住院,我夢到爬滿各種花的竹子搭建的花棚突然打開了棚頂,瞬間陽光照亮了一切…… 夢醒想起,也沒去專門解夢,只感覺是好意頭。果不其然,父親康復出院。如果中秋之夢解說每逢佳節倍思親,鸚鵡又如何解說——
                    那年入秋的一天黃昏,我遠遠看到游泳池水邊上有一團白白的東西,走過去發現是一隻撐開雙翅浮在水面的鸚鵡,雖然昂著頭眼皮卻半耷拉,眼神疲憊不堪。我趕忙拿網兜撈上來。它儘管掉在水裡卻並沒有像落湯雞般狼狽,米黃色的羽毛還油亮挺括。我小心翼翼放它在地上。它趴了一會站了起來,睜大眼珠子瞪著我,也不走、不飛、不叫,它精疲力盡了。我思量,它是病了、糊塗了、年老體衰、力不從心從哪裡飛過一頭栽在水裡?我蹲下伸直手輕輕捧起它。鸚鵡站在我的手掌上一動不動。夕陽的最后一抹金色停在它身上,在暗紅的天色背景下它高雅得像一座雕像。雕像的黑珠子似的眼睛還是一直瞪著我,好像還發出神采。我把它放進紙盒裡面,用繩子把紙盒兩端系上吊在后园棚子底下。整個晚上我記掛著鸚鵡。天麻麻亮,我昂著頭直奔后院棚子看鸚鵡。紙盒穩穩當當吊著,裡面卻空空如也。飛了?我悵惘中帶幾分欣喜。可是,我一低頭,卻發現鸚鵡仰面朝天两脚蹬直躺在地上。
                     父母仙逝經年,有時會夢到他們。鸚鵡此事也過去两年,怪異的是這隻鸚鵡居然和我逝去的雙親大人在中秋同夢而至。據說人在世間碰到的一切東西都是因緣際會,緣深緣淺,緣起緣滅, “人間系情事,何處不相思。”鸚鵡也因此圓緣入夢,與雙親大人雲合影從。我這樣給自己解釋。
                     夢到媽媽做“豬腸灌”,我想一為思親二為客家美食。童謠唱,“扛扛扛,糯米灌豬腸”,可見“豬腸灌”在客家美食中舉足輕重。爲什麽“豬腸灌”是“扛”而不是“挑”、不是“抬”、不是“拿”、不是“做”…… ?我出生幾十年沒在家鄉,年長偶爾回去也是行色匆匆,總想不起瞭解此事,只有想當然客家話的“扛”有拿、抬、舉等意思,是要花力氣出精神,不可等閒視之。吃飯拿碗,客家話也有用“扛” ,“扛碗”,既重視了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給幼童潛而默化教育,把“扛”的氣勢和內涵結連,寓意和音律銜接,先人的智慧。媽媽做“豬腸灌”是把洗凈豬腸的一端系緊,一端置放漏斗灌入少許水進豬腸,再灌入浸泡好的糯米并用手往下輕輕推實。我們小孩子遵囑坐在一旁,用小手“扛”著長長的粗粗的豬腸幫忙媽媽灌糯米進去。多麼好的親子互動!現在想“扛”也沒有了。豬腸大約灌入糯米六成滿,媽媽便系牢入口置鍋中文火蒸約一小時。她和我們說,灌太滿,火太大都會讓“豬腸灌”爆裂。吃得時候媽媽把條形的“豬腸灌”切寸片,先以油煎至兩面焦黃,再以葁蒜起鍋,爆炒肉碎、香菇、蝦米、魷魚粒,放魚露提鮮,倒入煎好的“豬腸灌”,洒些胡椒粉,滴幾滴麻油拌勻,上碟……無需再說吃的過程,單寫寫這一段文字恍惚已經聞到 其香,恍惚已經品到口感,我何必再讓自己和讀者垂涎三尺?中秋之夢夢裡做“豬腸灌”而非吃“豬腸灌”,說是思親,“思親如海渺無涯”;說是思鄉,“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說是一席佳肴司厨之功居其六,买办之功居其四。而做“豬腸灌”,媽媽之功居其七,家鄉菜系之功居其二,我等孩子之“扛”功居其一。不過,品到“豬腸灌”能想起論功也只有自己年長時候。當然,中秋之夢不是論功之夢。


                          80、熱水瓶———外一首
                               2009年5月25日


            若冰霜

            能鑠石
            多情
            專一

            鐵皮
            是肌膚
            瓶胆
            是口

            開口
            閉口
            容下的
            是愛心
            倒出的
            是心愛

            輕撫
            慢嚐


            自知



                          81. 交通灯/儿童诗
                            2009、8、25


            二郎神做交警

            横着三只眼

            亮着三种色

            大车、小车

            全看他眼色



                             82、中秋
                             2009年10月16日




            月色如水
            静静地和乡恋的水融汇
            從心頭到腦海
            循環不已
            在淺灘
            帶起了凡人小事﹑油鹽醬醋
            流到深淵
            捲起層層歷史的積澱﹐宗枝奕葉,千秋功罪

            月色如水
            静静地和乡恋的水融汇
            眼里、心里、脑里,难全
            悲欢离合、阴晴圆缺
            迎月、赏月、追月,
            何处千里婵娟、天涯芳草
            床前
            依然三五清辉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8
            • 头像
            • 刘荒田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14
              • 积分617361
              • 经验312858
              • 文章5294
              • 注册2004-11-26
              杨超兄是我看重的北美写手,热望你在这里大显身手。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9
              • 头像
              • 级别
                • 财富2
                • 积分63428
                • 经验28183
                • 文章916
                • 注册2013-10-17
                [QUOTE][b]下面引用由[u]Huangtian[/u]发表的内容:[/b]

                [/QUOTE]


                我虽才疏学浅,但愿能尽绵力,为美华筑沙。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20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10
                  • 积分501888
                  • 经验231477
                  • 文章9363
                  • 注册2009-05-21
                  新书已经付梓出版了。

                  [img]../images/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
                  [imga]../images/upload/2019/08/20/112004.jpg[/imga]                                        
                  热烈祝贺萧大叔《在洋之洲》出版!!!
                  在诗词里长醉 在生活里长醒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2188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