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积分19860
    • 经验952
    • 文章64
    • 注册2004-11-30
    [原创]《捉梦网》一篇印第安文化的散文(散文)
    捉梦网
    作者:沙石

    羽毛可以捉梦。

    十八年前,一位印第安酋长在金字塔湖畔用一个羽毛编成的梦网为我捉梦。他说:“我
    捉住了你的梦,把它系在你的灵魂上。只有梦脚踏实地,你人才不会轻浮。”

    酋长说话像念诗,听得我似懂非懂。我的梦里究竟装著什么?是名誉?是美女?还
    是一麻袋一麻袋的钞票?我很好奇。他双手捧举起梦网,对著漆黑的夜空,看,然
    后转身对我说:“你需要成熟。你需要磨练……”老酋长的话随风吹过来,飘飘忽忽
    的,在我脑海里打了几个旋子,那似有似无亦真亦幻的感觉让我至今辨不清虚实。


    世界上好多事儿让你不能不信邪。

    暑假刚开始,新闻系的摄影教授普道尔就找到我,说:“系里正在设计学校的招生简
    章,封面照片准备交给你和约瑟夫去拍,这是很好的实际经验,而且还有一千二百
    元的报酬。”那时我是内华达雷诺大学新闻系里唯一的中国学生,即一贫如洗,又
    前途渺茫。我欣然接受了这项工作。

    和约瑟夫一并头,决定去拍金字塔湖的日出。一来金字塔湖是内华达州北部的一景,
    具有代表性;二来金字塔湖日出的照片并不多见,又有独特性。听了这个设想,普
    道尔教授平坦的脸变得更加平坦了。他说,别忘了回来后给我们讲历险记。这是什
    么意思?走出教授办公室,我问约瑟夫。他露出白人特有的天真表情,说,教授这
    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听了这话,我更糊涂了。

    时值盛夏,我们根据西半球日出时间表,查出金字塔湖的日出时间是早上四点三十
    八分。金字塔湖座落在内华达州的最北端,虽然离雷诺只有六七十英里,但一路上
    要走不少土道,加上又得开夜车,估计至少要走一个半小时。为了不错过日出,我
    们凌晨一点多就出发了。一路上车的轮子在转,我的脑子也在转,我想,一千二百
    元和约瑟夫平分是六百元,钱一到手,先要到中国餐馆吃一顿。甜蜜之际,口水不
    由地在嘴里汹涌澎湃起来。

    离金字塔湖还有一二里路就感到了它的存在。

    迎面吹来的风带著阔水的凉爽和潮湿。约瑟夫的吉普车摇晃著身子往前走,车轮压
    在干巴巴的沙土地上,劈里啪啦地响,让人有种古道沧桑的感觉。约瑟夫指著远处
    闪动的灯光说,那是印第安部落。原来我们已进了印第安人保护区。路边偶尔有黑
    糊糊的木柱闪过,不用问就知道是印第安人的图腾。

    金字塔湖是神秘之湖,出发前一些朋友告诉我。到了湖边一看,果然如此。湖上方
    的那片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但湖面上却罩著一层透明的白。在这黑白相融
    的湖色中,可以隐约看见一个巨大黝黑的礁石岛,形如一座金字塔。我们跳下吉普
    车,朝泛白的湖水走去。约瑟夫拿出指南针和地图,确定我们站的地方是湖的西岸,
    是拍日出的最佳角度。我和约瑟夫取出Nikon F2相机,装好胶卷,支好三角架,对
    著镜头选角度。
         
    准备工作完毕,我和约瑟夫都有些困乏,两人一呼一应地打起哈欠来。看看表,才
    三点钟,离日出还有一个多钟头,不如点起篝火,烧些水,煮咖啡。我们走到岸边
    上树林的边缘,找来木柴,用石块垒了个火灶,点燃了篝火。火舌往上窜跃,发出
    劈啪的声响。约瑟夫从车上取来煮咖啡的家伙,开始一丝不苟地工作。不一会儿,
    冒著热气的咖啡摆在我的面前。喝著咖啡,我们无言,静静地等著太阳起床。

    咖啡并没有驱除困虫。看见约瑟夫斜靠在一块石头上昏昏欲睡,我的眼皮也打起架
    来。不一会儿,眼前的火苗变得越来越微弱,火光越来越模糊。要睡不睡之际,突
    然听到有人干咳了两声。蒙?中,咳声很大,犹如耳边响起了炸雷。我打了激灵,寻
    声音望去,却见一位老者端坐在不远的树墩上。他人映在火光里,一脸的皱纹,一
    脸的威严。“你是谁?”我脱口而出。

    老人慢慢地抬起眼皮,说:“我是帕巫特部落(Paiute Tribe)的酋长。”

    部落的酋长?

    我这才注意到他是一身的印第安人打扮。两根又粗又黑的辫子沿著他的脸颊
    垂到胸前,辫子上别著羽毛,胸脯上也别著羽毛。他头上戴著一顶彩冠,上边除了
    羽毛就是羽毛。羽毛分别是红,黄,绿,蓝的颜色,很鲜艳,很抢眼。看他这份打
    扮,整个是个鸡毛潭子。我差点笑出声来。
         
    “你是什么时候跑到这来的?” 我问。
         
    “我始终就没离开过这个地方。” 他答道。奇怪,怎么一直没有看见他?
    他的英语很地道,地道得令我质疑,在我印象里,印第安人不应该和现代文明挂钩。
    这时,一阵微风吹来,酋长身上的羽毛随风而动,发出呜咽般的响声。嗡-,乌-,
    声音像从远方而来,又朝远方而去,让我感到梦游般的飘渺。
         
    我问老酋长:“听说你们印第安人用羽毛来表示一个人的地位?”
         
    他微微一笑,说:“那是那些白人小子们鼓吹的一套,他们就会以己度人。其实,印
    第安人从来不把地位当回事。”
         
    我忍不住回头看看约瑟夫。还好,他睡得已不醒人事。
         
    酋长接著说:“在印第安人看来,这个世界由三个部分组成,上边是天,下边是地,
    夹在天地之间的是人。羽毛的用处是帮助人与天地互通信息。”
    老酋长的话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和他之间似乎存在著一种出于自然的,来自远
    古的,溶于文化血脉之中的默契。和别的族裔的人接触,好像没有这种天衣无缝的
    感觉。
         
    我对羽毛产生了神往。
         
    老酋长用手指了指挂在胸前一个用羽毛编成的圆环,说:“这东西叫Dream   Catcher,
    是印第安人用来捉梦的。我们用它可以听到天和地的对话,也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
    的画面。”我端详著这个圆环,它大小如碗口,中间的细绳线纵横交错,织成网状。

         
    “Dream Catcher。”这个名称很动听,直译,意思是“捉梦的器具”,引深了解译,
    则是“捉梦网”。
         
    酋长告诉我,捉梦网可以帮助人识梦,破梦,解梦,圆梦。说著,他把梦网放在我
    的头顶上,让我闭上眼睛,海阔天空地去想。他要探索我的内心世界,这可让我紧
    张。过了片刻,老酋长双手捧起梦网,举过头顶,对著夜空看了看。他笑了,说:
    “我看见了中国菜,学位,绿卡,好的工作,名贵的汽车和豪华的房子。”
         
    火一下子烧到我的脸上,滚烫。

    老酋长说:“别难为情,这是真实的你。你的梦很轻浮,所以要把他们系在你的灵魂
    上。只要你的心地扎实,梦才不会飞了。”

    老酋长的话令人费解,很深奥,我如进迷宫,又好像置身于童话世界。

    老酋长继续说:“向西方去,在一个三面临水的地方住下,你会美梦成真。”

    我心头一亮。面对神奇的梦网,想,莫非它真的能让我心想事成?多年埋藏在心中
    的梦想一下子冒出头来。从小到大,我就想当作家,想出人头地,想留名千古,所
    以一心扑在写旷世巨著上,可越是要写出巨著,就越是写不出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老酋长的表情像木雕一样凝重。他说:“是你的幼稚让你追求空泛的高雅。你需要成
    熟。需要磨练。需要领悟。需要开阔眼界。”

    老酋长再次把梦网放在我头顶上,然后举向夜空。他说:“去好好体验,好好观察。
    一旦你有一天在天空中发现两道彩虹,两道交臂的彩虹,你才算悟出了人生,你才
    能下笔如流。”

    说完,老酋长垂下他的眼皮,不再作声。他的话令我沉思。我看看漆黑的夜,看看
    金字塔湖上泛白的水。唉,人生啊,人生。

    “太阳快出来了。怎么会睡过去了?”约瑟夫的呐喊把我从遐想中唤醒。我睁开眼
    睛,看见约瑟夫正向湖边跑去。东方已是朝霞满天。我一跃而起,开足了马力向湖
    的方向跑去。一时间,把印第安酋长抛在脑后。

    金字塔湖的日出是一幅以天为画布的大型油画。我被这画面吞没了,登时没有了自
    己,对镜头,调光圈,按快门,全成了下意识的动作。不多时,太阳跳出了地平线,
    激动人心的时刻已过去。我和约瑟夫都已是满头大汗,我们交换了一下微笑,互相
    握手,把激动和兴奋揉搓在手掌里。

    我们缓缓地朝吉普车的方向走去,约瑟夫突然冒出一句:“刚才守在篝火边,你在和
    谁说话?”我说:“就是那位帕巫特部落的酋长。他不是一直坐在我们旁边?”约瑟
    夫站住脚,说:“什么酋长?除了你,我可是谁都没看见。”我一下子木在那里,浑
    身冒出了虚汗。约瑟夫没有看见酋长!是他昏了头,还是我中了魔?路过刚才歇脚
    的地方时,我更惊呆了。离篝火留下的灰炭不远的地方矗立著一座印第安酋长的半
    身木雕像,虽是木头刻的,可也是一脸的皱纹,一脸的威严,他头上的羽毛栩栩如
    生。“莫非你刚才是跟这个雕像说话?哈,哈,哈。”约瑟夫调侃著说。我没有跟
    他笑。我很疑惑。老酋长的话是这么的真切,他是有血有肉的人,这无可质疑。

    从内华达雷诺大学毕业后,我离开了雷诺,开始向西迁移。不久我在旧金山找到了
    工作,住了下来。我得到了学位,绿卡,得到了好的工作,后来又买了名贵的汽车
    和豪华的房子。老酋长的话真的灵验了。你看,旧金山座落在中半岛的最北端,它
    三面临水。

    可说来奇怪,我拥有的物?越丰富,心里就越是空荡,舒适的生活让我烦躁,一天到
    晚坐立不安,我到底缺少了什么?

    一次外出后返回旧金山,在八十号公路上赶上塞车,大大小小的车辆首尾相接,像
    蚂蚁排队一样在公路上爬行。走近旧金山时,我隔著车窗向金山海湾望去。在我的
    右手是金门大桥,它横跨南北,气势如虹。在我的前方是海湾大桥,它连接东西,
    也是气势如虹。两道长虹纵横交错,气贯苍穹。我脑子里嗡的一下,这不正是“两
    道交臂的彩虹”?我不禁想起了金字塔湖,想起了那位印第安酋长和他说的话,脑
    壳里登时一亮,犹如醍醐灌顶,事隔十八年,我终于如梦初醒。

    回到家,我提笔写字,果然下笔如流。

    (完)

    沙石  
    [ 这个贴子最后由Aihua在12/22/2004 2:18:23 AM从 美华论坛 转移过来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财富2
      • 积分253470
      • 经验106624
      • 文章767
      • 注册2004-11-27
      沙石,请将两篇文章重贴,出现乱码:)
      烟子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blog/1045549793
      烟子文心文集:http://wenxinshe.landaishu.com/home/blog.asp?id=129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级别
      • 徽章
      • 职务总版主
      • 积分67709
      • 经验44833
      • 文章254
      • 注册2003-10-31
      烟子,沙石用的是繁体字。请在你的浏览器栏选:
      View -> Encoding -> Chinese Traditional(Big5)
      就可以读了。

      中文Windows系统可能是:
      显示 -〉代码 -〉繁体(大5码)

      王明玉
      在线情况
      4
      • 头像
      • 级别
        • 财富1
        • 积分9250
        • 经验877
        • 文章98
        • 注册2004-12-01
        哈哈哈哈啊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5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财富7
          • 积分1103227
          • 经验140362
          • 文章4784
          • 注册2004-11-26
          唉﹗可惜﹗﹗﹗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14348
          http://blog.sina.com.cn/u/1278777884
          在线情况
          6
          • 头像
          • 级别
          • 徽章
          • 职务总版主
          • 积分67709
          • 经验44833
          • 文章254
          • 注册2003-10-31
          这是楼主帖子转换成gb-2312码的原文
          我的处理方法:将页面编码设置成繁体中文(Big5),然后拷贝(选中,然后同时按Ctrl和C)下非乱码的部分。切换回GB2312,Ctrl+V粘贴,提交即可。
          [quote]

          捉夢網
          作者﹕沙石

          羽毛可以捉夢。

          十八年前,一位印第安酋長在金字塔湖畔用一個羽毛編成的夢網為我捉夢。他說:“我捉住了你的夢,把它系在你的靈魂上。只有夢腳踏實地,你人才不會輕浮。”

          酋長說話像念詩,聽得我似懂非懂。我的夢里究竟裝著什麼?是名譽?是美女?還是一麻袋一麻袋的鈔票?我很好奇。他雙手捧舉起夢網,對著漆黑的夜空,看,然後轉身對我說:“你需要成熟。你需要磨練……”老酋長的話隨風吹過來,飄飄忽忽的,在我腦海里打了幾個旋子,那似有似無亦真亦幻的感覺讓我至今辨不清虛實。

          世界上好多事儿讓你不能不信邪。

          暑假剛開始,新聞系的攝影教授普道爾就找到我,說:“系里正在設計學校的招生簡章,封面照片準備交給你和約瑟夫去拍,這是很好的實際經驗,而且還有一千二百元的報酬。”那時我是內華達雷諾大學新聞係里唯一的中國學生,即一貧如洗,又前途渺茫。我欣然接受了這項工作。

          和約瑟夫一踫頭,決定去拍金字塔湖的日出。一來金字塔湖是內華達州北部的一景,具有代表性;二來金字塔湖日出的照片並不多見,又有獨特性。聽了這個設想,普道爾教授平坦的臉變得更加平坦了。他說,別忘了回來後給我們講歷險記。這是什麼意思?走出教授辦公室,我問約瑟夫。他露出白人特有的天真表情,說,教授這麼說一定有他的道理。聽了這話,我更糊涂了。

          時值盛夏,我們根據西半球日出時間表,查出金字塔湖的日出時間是早上四點三十八分。金字塔湖座落在內華達州的最北端,雖然離雷諾只有六七十英里,但一路上要走不少土道,加上又得開夜車,估計至少要走一個半小時。為了不錯過日出,我們凌晨一點多就出發了。一路上車的輪子在轉,我的腦子也在轉,我想,一千二百元和約瑟夫平分是六百元,錢一到手,先要到中國餐館吃一頓。甜蜜之際,口水不由地在嘴里洶涌澎湃起來。

          離金字塔湖還有一二里路就感到了它的存在。

          迎面吹來的風帶著闊水的涼爽和潮濕。約瑟夫的吉普車搖晃著身子往前走,車輪壓在乾巴巴的沙土地上,劈里啪啦地響,讓人有種古道滄桑的感覺。約瑟夫指著遠處閃動的燈光說,那是印第安部落。原來我們已進了印第安人保護區。路邊偶爾有黑糊糊的木柱閃過,不用問就知道是印第安人的圖騰。

          金字塔湖是神秘之湖,出發前一些朋友告訴我。到了湖邊一看,果然如此。湖上方的那片天上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但湖面上卻罩著一層透明的白。在這黑白相融的湖色中,可以隱約看見一個巨大黝黑的礁石島,形如一座金字塔。我們跳下吉普車,朝泛白的湖水走去。約瑟夫拿出指南針和地圖,確定我們站的地方是湖的西岸,是拍日出的最佳角度。我和約瑟夫取出Nikon F2相機,裝好膠卷,支好三角架,對著鏡頭選角度。
               
          準備工作完畢,我和約瑟夫都有些困乏,兩人一呼一應地打起哈欠來。看看表,才三點鐘,離日出還有一個多鐘頭,不如點起篝火,燒些水,煮咖啡。我們走到岸邊上樹林的邊緣,找來木柴,用石塊壘了個火灶,點燃了篝火。火舌往上竄躍,發出劈啪的聲響。約瑟夫從車上取來煮咖啡的家伙,開始一絲不苟地工作。不一會兒,冒著熱氣的咖啡擺在我的面前。喝著咖啡,我們無言,靜靜地等著太陽起床。

          咖啡並沒有驅除困蟲。看見約瑟夫斜靠在一塊石頭上昏昏欲睡,我的眼皮也打起架來。不一會兒,眼前的火苗變得越來越微弱,火光越來越模糊。要睡不睡之際,突然聽到有人乾咳了兩聲。矇⺪中,咳聲很大,猶如耳邊響起了炸雷。我打了激靈,尋聲音望去,卻見一位老者端坐在不遠的樹墩上。他人映在火光里,一臉的皺紋,一臉的威嚴。“你是誰?”我脫口而出。

          老人慢慢地抬起眼皮,說:“我是帕巫特部落(Paiute Tribe)的酋長。”

          部落的酋長?

          我這才注意到他是一身的印第安人打扮。兩根又粗又黑的辮子沿著他的臉頰
          垂到胸前,辮子上別著羽毛,胸脯上也別著羽毛。他頭上戴著一頂彩冠,上邊除了羽毛就是羽毛。羽毛分別是紅,黃,綠,藍的顏色,很鮮艷,很搶眼。看他這份打扮,整個是個雞毛撢子。我差點笑出聲來。
               
          “你是什麼時候跑到這來的?” 我問。
               
          “我始終就沒離開過這個地方。” 他答道。奇怪,怎麼一直沒有看見他?
          他的英語很地道,地道得令我質疑,在我印象里,印第安人不應該和現代文明掛鉤。這時,一陣微風吹來,酋長身上的羽毛隨風而動,發出嗚咽般的響聲。嗡-,烏-,聲音像從遠方而來,又朝遠方而去,讓我感到夢遊般的飄渺。
               
          我問老酋長:“聽說你們印第安人用羽毛來表示一個人的地位?”
               
          他微微一笑,說:“那是那些白人小子們鼓吹的一套,他們就會以己度人。其實,印第安人從來不把地位當回事。”
               
          我忍不住回頭看看約瑟夫。還好,他睡得已不醒人事。
               
          酋長接著說:“在印第安人看來,這個世界由三個部分組成,上邊是天,下邊是地,夾在天地之間的是人。羽毛的用處是幫助人與天地互通信息。”
          老酋長的話縮短我們之間的距離。我和他之間似乎存在著一種出于自然的,來自遠古的,溶于文化血脈之中的默契。和別的族裔的人接觸,好像沒有這種天衣無縫的感覺。
               
          我對羽毛產生了神往。
               
          老酋長用手指了指挂在胸前一個用羽毛編成的圓環,說:“這東西叫Dream   Catcher,是印第安人用來捉夢的。我們用它可以聽到天和地的對話,也可以看見另一個世界的畫面。”我端詳著這個圓環,它大小如碗口,中間的細繩線縱橫交錯,織成網狀。
               
          “Dream Catcher。”這個名稱很動聽,直譯,意思是“捉夢的器具”,引深了解譯,則是“捉夢網”。
               
          酋長告訴我,捉夢網可以幫助人識夢,破夢,解夢,圓夢。說著,他把夢網放在我的頭頂上,讓我閉上眼睛,海闊天空地去想。他要探索我的內心世界,這可讓我緊張。過了片刻,老酋長雙手捧起夢網,舉過頭頂,對著夜空看了看。他笑了,說:“我看見了中國菜,學位,綠卡,好的工作,名貴的汽車和豪華的房子。”
               
          火一下子燒到我的臉上,滾燙。

          老酋長說:“別難為情,這是真實的你。你的夢很輕浮,所以要把他們系在你的靈魂上。只要你的心地扎實,夢才不會飛了。”

          老酋長的話令人費解,很深奧,我如進迷宮,又好像置身于童話世界。

          老酋長繼續說:“向西方去,在一個三面臨水的地方住下,你會美夢成真。”

          我心頭一亮。面對神奇的夢網,想,莫非它真的能讓我心想事成?多年埋藏在心中的夢想一下子冒出頭來。從小到大,我就想當作家,想出人頭地,想留名千古,所以一心撲在寫曠世巨著上,可越是要寫出巨著,就越是寫不出東西。這是怎麼回事?

          老酋長的表情像木雕一樣凝重。他說:“是你的幼稚讓你追求空泛的高雅。你需要成熟。需要磨練。需要領悟。需要開闊眼界。”

          老酋長再次把夢網放在我頭頂上,然後舉向夜空。他說:“去好好體驗,好好觀察。一旦你有一天在天空中發現兩道彩虹,兩道交臂的彩虹,你才算悟出了人生,你才能下筆如流。”

          說完,老酋長垂下他的眼皮,不再作聲。他的話令我沉思。我看看漆黑的夜,看看金字塔湖上泛白的水。唉,人生啊,人生。

          “太陽快出來了。怎麼會睡過去了?”約瑟夫的吶喊把我從遐想中喚醒。我睜開眼睛,看見約瑟夫正向湖邊跑去。東方已是朝霞滿天。我一躍而起,開足了馬力向湖的方向跑去。一時間,把印第安酋長拋在腦後。

          金字塔湖的日出是一幅以天為畫布的大型油畫。我被這畫面吞沒了,登時沒有了自己,對鏡頭,調光圈,按快門,全成了下意識的動作。不多時,太陽跳出了地平線,激動人心的時刻已過去。我和約瑟夫都已是滿頭大汗,我們交換了一下微笑,互相握手,把激動和興奮揉搓在手掌里。

          我們緩緩地朝吉普車的方向走去,約瑟夫突然冒出一句:“剛才守在篝火邊,你在和誰說話?”我說:“就是那位帕巫特部落的酋長。他不是一直坐在我們旁邊?”約瑟夫站住腳,說:“什麼酋長?除了你,我可是誰都沒看見。”我一下子木在那里,渾身冒出了虛汗。約瑟夫沒有看見酋長!是他昏了頭,還是我中了魔?路過剛才歇腳的地方時,我更驚呆了。離篝火留下的灰炭不遠的地方矗立著一座印第安酋長的半身木雕像,雖是木頭刻的,可也是一臉的皺紋,一臉的威嚴,他頭上的羽毛栩栩如生。“莫非你剛才是跟這個雕像說話?哈,哈,哈。”約瑟夫調侃著說。我沒有跟他笑。我很疑惑。老酋長的話是這麼的真切,他是有血有肉的人,這無可質疑。

          從內華達雷諾大學畢業後,我離開了雷諾,開始向西遷移。不久我在舊金山找到了工作,住了下來。我得到了學位,綠卡,得到了好的工作,後來又買了名貴的汽車和豪華的房子。老酋長的話真的靈驗了。你看,舊金山座落在中半島的最北端,它三面臨水。

          可說來奇怪,我擁有的物越丰富,心里就越是空蕩,舒適的生活讓我煩躁,一天到晚坐立不安,我到底缺少了什麼?

          一次外出後返回舊金山,在八十號公路上趕上塞車,大大小小的車輛首尾相接,像螞蟻排隊一樣在公路上爬行。走近舊金山時,我隔著車窗向金山海灣望去。在我的右手是金門大橋,它橫跨南北,氣勢如虹。在我的前方是海灣大橋,它連接東西,也是氣勢如虹。兩道長虹縱橫交錯,氣貫蒼穹。我腦子里嗡的一下,這不正是“兩道交臂的彩虹”?我不禁想起了金字塔湖,想起了那位印第安酋長和他說的話,腦殼里登時一亮,猶如醍醐灌頂,事隔十八年,我終于如夢初醒。

          回到家,我提筆寫字,果然下筆如流。

          (完)

          沙石  

          [/quote]
          王明玉
          在线情况
          7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财富7
            • 积分1103227
            • 经验140362
            • 文章4784
            • 注册2004-11-26
            傻哥哥這會兒在家裡﹐沒法上網。否則他會被感動得熱淚盈眶。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14348
            http://blog.sina.com.cn/u/1278777884
            在线情况
            8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我也用南极星转了一次码,成简体字。Re:《捉梦网》一篇印第安文化的散文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9
              • 头像
              • 艾华
              • 级别
                • 职务区版主
                • 财富10
                • 积分486500
                • 经验202651
                • 文章1614
                • 注册2004-11-27
                读沙兄的《捉梦网》:我们生活在一个人性辉煌的世界,
                我们生活在一个尔诈我虞的世界。在这个万花筒般的大千世界里,我们如何把握自己、游戏人生?又如何励精图治、实现梦想?

                沙石的《捉梦网》带您领略印度安人酋长捉梦网的神奇奥秘,探讨美梦成真的秘诀;读起来,荡涤凡尘,宛如天音。
                [ 这个贴子最后由Aihua在12/15/2004 6:47:20 AM编辑过 ]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0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积分19860
                  • 经验952
                  • 文章64
                  • 注册2004-11-30
                  真没想到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状况一出现,我就麻爪了,想删除都不会,再加上最近忙得不得了,所以把乱摊子留给了别人,好在我们村里热心人多,谢谢大家,特别是艾华兄,在太平洋彼岸还操心,正像曾宁说的,感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我神往印第安人文化,但了解的东西并不多,真想有机会到部落去下乡,和劳动人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有原意和我一起去的吗?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1
                  • 头像
                  • 刘荒田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财富14
                    • 积分617361
                    • 经验313194
                    • 文章5294
                    • 注册2004-11-26
                    从《捉梦网》想到砂石的创作路向
                    砂石是美国华文文坛一个不可忽略的风景,我深知他的抱负和实力,以瑰丽的《捕梦网》为例,他业已脱离单纯的写实,以立体的多维的手法处理素材。他的幽默近于“绝活”,傻傻的,怪怪的,别有滋味,我读到妙处,恨不得抱住他啃一口:爱死你的东东了!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12
                    • 头像
                    • 级别
                      • 会员认证会员
                      • 积分19860
                      • 经验952
                      • 文章64
                      • 注册2004-11-30
                      荒田你太过奖了,其实是你的指导让我领悟了人生,认识了写作,至于怎么走,还是在摸索
                      中。愿我们肩并肩地前进,但千万别啃我。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2812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