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7280
    • 经验842
    • 文章68
    • 注册2006-02-10
    [小说]《往事如烟》连载之25--身陷囹圄
      人们对未来总是抱有美好的愿望,但往往事与愿违,第一批返疆的江城支青中就有几个命运不太好的,其中就有江美华,老天爷就是与善良的人们过不去,你越是顾虑担心,厄运就越是找到你头上。他们这一批的返疆支青正好赶上团场“老牛班”的尾子,成了里面的最后一批“牛鬼蛇神”。成就这几个人当上“牛鬼蛇神”的,除了当时团场的“革命派”是主要原因外,再就是那年在江城把刘江涛他们几个送进古琴台“红色政权保卫部”的李志水。

        一九六八年的八九月份,他们这个团场里的文化大革命进行到这个时候,形势反而相对的比较平静,还没有出现过其他团场出现的那种枪枪炮炮两派严重对立的局面。其原因很简单,就是团场里的两派力量对比悬殊,“革命派”势力实在太强大,另一派的人早已逃之夭夭,就像当年支青们撤离团场一样。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对立派人员,早已被搜括进“老牛班”中去,过起了暗无天日的“牛鬼蛇神”的生活。

        当时团场“革命派”的决心非常之大,不把团场的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决不罢休,不把反对和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反革命派清除干净决不罢休。当然,一切与他们观点相对立的派别,以及一切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现行的和历史的反革命份子”,在他们眼里都是反对和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反革命派,理所当然的是“牛鬼蛇神”,应该都被关进“老牛班”,由他们用特殊的方式对这些“牛鬼蛇神”来进行“无产阶级专政”。

        现在想起来也似乎可以理解当时人们狂热地忠于由毛泽东主席亲手发动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那种愚昧行为,但也不排除当时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干出的令人发指的勾当。所以“老牛班”作为特殊时代的特殊产物,给人们留下了非常深刻而痛苦的印象。以至于当时有哪个小孩子哭闹到哄不住的时候,往往只要大人们一说,再哭就把你关进老牛班,小孩子就马上停止了哭闹。因为每晚从那里面传出的歇斯底里的凶恶的打人声和绝望而又亡命的惨叫声汇集成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声音,迅速地向四周蔓延,所以,那里就成了恐怖的发源地,让人望而生畏,闻之丧胆。

        “老牛班”位于团部附近的一个快被废弃的砖窑,属于基建连。砖窑前面是一块空地,隔着空地与砖窑相对的是几间烧窑人住的干打垒屋子。如今,烧窑人早已人去屋空,这片地方就被“革命派”占领,成了他们关押牛鬼蛇神的“老牛班”。

        关进“老牛班”的人真可谓形形色色,除了不同观点者外,还有历次运动以来从兵团、师部、团部、连队逐级下放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以及“现行反革命分子”,最后进来的就是那些倒霉的支青了。

        “老牛班”周围戒备森严,看管这些“牛鬼蛇神”的就有整整一个加强班,都是些年轻力壮的“革命派战士”,大概还有五六杆枪。相比之下,那些大约有三四十个“牛鬼蛇神”中,大多数都是老弱病残,不管从那方面说,对他们实行的可称得上是绝对的“无产阶级专政”。关进去的人是不许乱说乱动的,稍不如“革命派”的意,对他们的专政就会加强。

        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全国形势一派大好的时候,“老牛班”应该寿终正寝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团场里的“老牛班”好像正方兴未艾,可能还是天高皇帝远。

        在团场里,除了那些老“牛鬼蛇神”外,刚刚返回团场的支青们,也有几个被当作新“牛鬼蛇神”关进了“老牛班”。首先是李志水这个平常不太明白的人,由于一种令人痛心的原因,被关进了“老牛班”。这老先生进去后,经不住折磨,又上演了当年江城古琴台的那一幕,牵连了一批无辜的支青们当上了后来被称作“光荣的牛鬼蛇神”。幸亏刘江涛他们当时没有返疆,要不然又少不了他们。

        被第一个关进“老牛班”的支青李志水,从他的自身条件,严格的来说是不能够远离家庭到新疆支边的,因为他有一点先天弱智。但当时不知什么原因,拟或是家庭的社会的诸种因素,毕竟他来到了新疆。就这样,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也很多,他给自己,同时也给别人带来一个接一个的悲剧。

        他身材高挑,一脸白净,举止斯文,说话不紧不慢,从外表上绝对看不出他有什么毛病,以至于刚到新疆时差一点被一个外号叫“阿依古丽”女支青刘华芳看中,闹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刘华芳就是在进疆火车上能歌善舞的那个姑娘,天生爱装扮自己,每天早上花在洗漱上的时间就比别的女支青要多,在自己的小镜子上上下左右照个不停,雪花膏在脸上擦了一层又一层,在当时文革的条件下用各种办法保护下来的大辫子,总是梳得漂漂亮亮的。因为人长得也有几分漂亮,再加上自己又会打扮,乍一看上去有点像电影《天山上的红花》中的维吾尔女主角,所以有些男支青就给她送了一个外号“阿依古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说起来也奇怪,李志水别看他有些弱智,可在男女之情上一点都不比常人差,甚至还要强几分。他就是喜欢上“阿依古丽”,而且非常大胆,毫无羞涩掩饰之情,一有空闲时间就爱往女生宿舍跑。全宿舍的女支青都看出这个问题,就怂恿“阿依古丽”跟李志水来往,好叫李志水多帮她们干些活,这个叫他去提水,那个叫他去砸媒块,反正那段时间女支青宿舍的脏活累活都叫他全包了。他们之间的“爱情”也进展的比较正常,但问题也随之出来了。

        有一天晚上,大家都睡了,李志水不知怎么回事,鬼使神差地跑到女支青宿舍,悄悄地弄开用坎土曼顶住的门,摸到“阿依古丽”床前,把手伸进了她的被子。睡梦中的“阿依古丽”感到有一种冰冷的东西接触到身体的敏感部位,一下惊醒,看到眼前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马上吓得惊叫起来。这一叫,把全宿舍的女娃娃都吓醒了。有个胆子较大的,拿起手电筒向黑影子一照,只见李志水跪在“阿依古丽”的床前,嘴里还喃喃地嘟哝着:“我要吃奶奶”。把这宿舍里的八个女娃娃搞得又好气又好笑地虚惊了一场,“阿依古丽”又羞又恼,把头深深地埋在被子里,大声的叫道:“你还不快滚!”这个李志水还傻傻的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梦呓般的说:“你不要生气嘛,我只想吃奶奶!”宿舍里有个外号叫“大炮”的女支青江美华气的跳下床,操起扫把边骂边赶他走:“你这个骚毛驴,在这里装什么疯卖什么傻,还不滚的远远的去!”连打带踢把他赶出门。

        第二天,这件事就传遍了全连。连里面少不了调查一番,找李志水谈话,谈得牛头不对马嘴,慢慢的人们才发现,这个家伙头脑有毛病。往后,“阿依古丽”自然是不再理他了,就是全连队的人,也不与这家伙认真,有些调皮的职工见到他总是爱逗他玩,像这种人,属于人来疯,越逗越颠,一发不可收拾。

        支青造反回城的时候,他也跟着一起回去了。那个时候江城的文革形势复杂动荡,他家里面也分成好几派,基本上不管他,有谁管得了一个疯疯癫癫的人,任他信马由缰在社会上闯荡。他是哪里热闹就到哪里去,在江城上演了一幕又一幕闹剧,被不明就里的人们看成是“英雄”。

        一次,他在路上突然听到枪声大作,路上的行人欲避之不及,只有他勇敢地朝着枪声向前。原来他遇见的是文艺界的造反派“狂妄师”在攻打另一派驻守在楚剧院的据点。院外枪声喊杀声不绝于耳,院里紧闭门窗,没有半点声响。李志水一看不由得怒火中烧,他生平最爱看楚剧,从小就被奶奶牵着经常到楚剧院看戏,现在看见有人竟敢攻打楚剧院,他是又气又干着急。人家人多又有枪,他没办法,只好凑到跟前查看动静。

        笨人也有聪明的时候,他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应该想法让里面的人赶快撤退。他立即从旁边民房爬到剧院的屋顶,从后面打开窗子喊里面的人出来,正赶上里面的人顶不住外边的火力攻击,纷纷往外爬。见到屋顶上有人,地面的火力立即向他们射来,一阵枪响过后,屋顶上就倒下几个人。这个李志水冒着枪林弹雨,勇敢地背起一个伤员,在屋面瓦上匍匐前进,终于将伤员安全的转移。回到地面,被人像是接待英雄一样对待。

        又有一次,江城造反派联合攻打盘踞在“江城日报”社的外地造反组织“巴河一师”,他老兄也去了。他随着人流涌进报社大门,被迎面而来的手****爆炸声阻挡在楼梯前。他的蛮劲又上来了,完全不顾生死,舍命向前冲。竟然在他的带动下,这群人突破了对方的防线,迅速的占领了整栋大楼。他也在乱枪之中挂了一点不太碍事的彩,活该他命大。这次他最大的收获是从对方组织人员那里,缴获到一本油印的《革命歌曲集》,就这本油印歌曲,他沒有几首会唱,可他却拿着到处宣扬。

        一次次的“历险”,使他的英雄主义得以膨胀,以至于发展到以后盲目地追随别人去偷对立组织的枪,被人抓住,上演了一出使刘江涛他们好几个人受无辜牵连的“古琴台事件”。

        这次他进了团场革命派的“老牛班”,是他旧病复发的结果。

        支青们返疆时,他也跟着第一批人员回新疆来了,走到伊宁市团场驻伊办事处,遇到一件事,决定了他的一生命运轨迹。那天他们刚到,安排好住宿,就看见隔壁房间里围了好多人,像是在看什么热闹,习惯了往热闹地方钻的李志水,自然就去看热闹。一看不打紧,看得他浑身上下说不出的不自在。

        原来,隔壁房子住着的是一个女疯子,正在那里拼命的脱自己身上的衣服,正脱得一丝不挂。陪她一起的是她老汉(在西北地区,老百姓管丈夫叫老汉),无可奈何地把衣服给她穿上,这一脱一穿,闹得不可开交,引来一群人看热闹。据说,他们是从团场到师医院来看病的,在办事处已经住了有些日子了。

        正是青春年少的李志水哪里见过女人赤裸的眮体,加上他本人与常人不一样,缺少控制自己的能力,见到那女人浑身白花花的肌肤,硕大而又颤巍巍的乳房,他的头脑就热了。到了晚上,别人都去看电影去了,他一个人躺在办事处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头脑里总是出现那个赤裸的疯女人影子。

        他瞅着房间里没人的空挡,一溜烟潜入疯女人的房间,正遇见疯女人赤裸着身子趴在被子里嘻嘻的望着他傻笑。他立即像饿狼似的扑上去,三把两把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和疯女人纠缠在一起。那个疯女人又是尖叫又是大笑,他也跟着又叫又笑,不一会的功夫就累得只喘粗气。

        可能是因为动静太大的原故,惊动了在院子那边水房里正在洗衣的疯女人的老汉,跑过来看到这种情景,气的他操起脸盆朝李志水的光屁股砸去。李志水正在高兴的时候,突然遭到这猛的一砸,再回过头一看,见疯女人的老汉满脸怒气地瞪着他,吓得只往疯女人的被子里钻,顾头不顾尾,像个鸵鸟似的,光光的屁股朝着外边撅得老高。疯女人的老汉越看越气,一边不停地砸,一边高声叫道:“还不给老子滚出来!”李志水见外面又是打又是叫唤,越发吓得往被窝里钻。疯女人的男人见他仍不肯出来,只有自己上前抓住他的一支腿,拼命地把他往外拽。李志水赤裸着身子“哎哟哎哟”地直叫唤,引来办事处的其他人,围上来把他狠揍了一顿。第二天派人专门把他送回团场,直接关进了“老牛班”。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积分350
      • 经验13
      • 文章1
      • 注册2007-06-12
      海外作者"文革叙事"没一点新意啊.
      美华文学论坛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1562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