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文学主页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56642
    • 经验32538
    • 文章131
    • 注册2005-05-04
    [原创]吴震寰小说(两篇)



       
    吴震寰作品
    诗人寰的爱情故事





                 “我能来看您吗?我能在雾色中到达,
                 像鸟儿在林中婉转
                 摁响您家的门铃吗?
                 我能用我的纯洁美丽,用我秀发的迟疑,‘扑扑’的
                 心跳,表明我的来访吗?
                 ——这一脸的诧异、企盼,
                 这一路奔跑过您门前空地的轻盈的裙子,
                 您喜欢吗?(1)



        人们揉面条似的往车上挤。
        寰和丽平静地拥抱、分开,丽卷进揉面条似的人流。
        乱风中弱柳向八个方向摇摆,丽在人流中漂泊,溺水的姿势,要顺流而去更像要逆流回来。
        目光然后如火灼痛。
        寰背了身,蹲下来,摸出一张小小白白的卷烟纸,食指和中指沿着缝隙,另一只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从容不迫将一撮烟丝挤成香肠状。点烟时,夹在腋下的书掉了下来,在路灯昏黄的光线打成的分割效果中划了个优美的弧线,仿佛一个古代女子被情人的剑刺穿,不是由于伤口,而是因为内心的痛和遗憾,让她绝望而渴望地,迫切而迟疑地倾向地面。她左手撑了撑地面,怕弄痛什么似的,然后选了个安静的姿势躺着,洁白色的沙衣飘在艳红的落花上。书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摊开,呈现:两页纸,两然后花蕊,在夹缝以抒情的舒展、卷曲,那古代女子的睡姿。
        车就开了。在寰终于想起书是带来送给丽时,车就开了,轰隆隆逶迤而去。寰只来得及看到丽苍白的脸,一张揉进了车窗玻璃的脸部变形特写。
        这时拥抱丽时丽尖尖的乳头顶得胸口隐隐作痛的感觉才蔓延开来。寰揉揉胸口,抽一口烟,咳起来。
        寰弓着腰,一心一意地咳着,眼泪和鼻涕泼墨似的在脸上绘了一幅淋漓的山水。
        然后放任目光沿铁轨的方向疯长,一滴雨水深处受侮辱的真面孔。
        烟湿了。粘乎乎不知是泪是涕。寰极伤心地看看,摔手抛了出去,烟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被路灯昏黄的光晕裹着,软绵绵飘到地上。寰再次把手伸进裤袋,掏了半天掏不着,卷烟纸用完了。
        悻悻地抽出手,目光落在书上。书摊开在地上。白白的纸张在灯下模糊一种无言的诱惑。寰忍不住又咳起来。
        弓下腰,书就在眼前了。寰慢慢伸出手,把书拾起来。
    寰继续咳着,一页一页翻书。这是寰的书,曾有一个女孩为它感动过,现在寰记不清那女孩是谁了。



                   我能认出你的脸吗——
                           在黑暗中,在流逝的年月——多少世代
                   苦难和沧桑磨砺的今天
                   您还具备您在信中对我描绘的特征吗?
                   双目炯炯的微笑,孤苦、警觉的面相
                   ——如果我一眼认出您,在昏暗的门洞;
                   如果因为心慌,我掐着湿湿的手心,忘了
                   喊您的名字,您喜欢吗?(2)


       
        寰最终找不出那页,路灯太暗了。后来寰感觉到一张纸在寰的食指和拇指之间滋滋作响。后来寰用这张纸卷成了一个烟卷。
        寰小心翼翼用手指触摸留在书里的残页,手指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寰用右手把烟捻成适合嘴形的尖状。
        一股咸味在火柴燃起火苗的一瞬间,冲进喉咙,寰又咳起来,咳出一些红红的东西。寰继续咳,咳出更多红红的东西。寰不甘心地趴到路灯下,凑近书本,重复一种简单的动作,全身心沉醉在“哗哗”的声中,寰在这声音里,同口中咳出的带了许多腥味的烟一起袅袅上升。
        终于明白是永远找不到那印着丽喜欢的诗、涂抹了泪水的一页了。想到这点寰很扫兴。寰站起来,走下站台,沿空寞的夜街走下去。在第七个街道拐角的阴影里,一个孩子在一抽一抽地咽泣,他的眼睛在阴影里像两颗星。一只猫在那夜的深处长久哭泣。
        寰迟疑了一下,看到自己的影子和猫的影子悄悄慢慢地重叠到一起,寰一惊。为了掩饰内心的惊慌,寰弓下腰咳起来,又咳出许多红红的东西。这时孩子响亮地叫出寰的名字,连同他的小小的影子,平平仄仄移到寰的面前,寰不得不把湿漉漉的书本从腋下抽出来,堵住嘴,让咳沉默一会儿。
        丽乘坐的特快列车将在午夜正点抵达终点站,有一个先生将在车站迎接她。孩子说,他一定会送给她一点儿什么,但绝不会是书,你知道吗?寰摸摸孩子毛葺葺的脑袋。寰说我知道。孩子的脸在路灯下生动起来。你怎么不送丽别的一些什么?譬如花吗?寰说,可我已把花送给她了。可那是梦中的鲜花。孩子说,那是梦中的鲜花。寰把孩子抱起来,寰说,除了梦中的鲜花,我就只有书了,孩子。寰说,我就只有书。孩子趴在寰肩上抽抽泣泣地又哭起来。寰小心翼翼地用颤抖的手指碰碰孩子的头,把掉在地上的书拾起来,搂紧孩子和书,向冷冷清清的暗夜深处走去,他们的影子再一次与猫的影子重叠起来。
        这时正是午夜正点时候,寰的烟抽完了最后一口,寰搂着孩子,内心像神一样宁静。

                    (1)、(2),庞培《一个爱诗女孩写给外省诗人的信》




    吴震寰作品
    爱杀          



        巨大的房间里四壁空空,只一面墙上孤伶伶挂着寰的作品,几百年前一个风雨交作的夜晚,声名显赫的寰从五楼他那间豪华的画室走出来,倚在白玉的栏杆上,羽蛇一样的闪电把漆黑的天地裂开,呈现等待已久的神启。一丝微笑便写上寰的嘴角,他不露声色地回到室内画完了自己最后这幅巨大的作品,然后长身一跃,身体在空中画了一个沉重的弧线,就像他所看到的闪电的飞翔,然后在随即响起的雷声中重重地砸到地上。现在这幅画就挂在这面孤零零的墙上,是一幅古典献祭主题油画:一个美丽妇人裸露着半身,她睁得太大的眼睛虔诚而茫然凝视上天,没有任何表情,右手捏一尾毒蛇朝左乳紧按下去,在左乳近乳晕稍下方,毒蛇冰冷的牙齿一定已经深深锲入珍珠色肉体,一滴血溢了出来。
        光线半明半暗,通过窗户只能看见园林树木的剪影,在谧秘的夜空下非常突出。过分沉重和漫长无边无际夜晚,在窗户和镜子之间,卡瑟琳不想知道被囚的理由和时间的绝望,囚禁不知从何开始,囚禁其实没有开始。或者因为并没有开始和结束,或者只是因为漫长,一切就成了必然。必然的囚禁,必然的解放,一切都只是过程,漫长的过程,永远的过程。镜子里的另一些影子,千万反影,清醒、冷静、孤独、模糊,一边等待一边虚情假意沉思。实际上没有在思考。卡瑟琳把目光从那幅画转回镜子上,慢慢将沉重水晶杯移到她半开着的嘴唇,将满杯的液体灌进去,炙热传遍她冰冷身子。她冷酷地对着自己笑。
        注视太久,便分成许多个人。也可能是镜子质量不好,它并不十分旧就有了斑点。一个斑点呈现一个反影。一些美丽冰冷本质。灵活的臂膀和十指尖尖的双手移动,白色睡袍滑落下来,裸露出白白的胸脯,两只拱拱纯洁小白鸽。她注视着它们,有点儿惊讶,怀疑可能有的飞翔。这仅仅是一个纯粹的假设,她的脸上实际上并没任何表情,在镜中的视线,从一边的乳房,移到另一边。奶头窄小的玫瑰色乳晕,鲜红,逼真,像盈盈欲滴的小葡萄。左乳靠近乳晕边沿有一醒目兽类记号。
        手指小心翼翼升上去,指尖轻轻触了触那记号,她颤抖了一下。睡袍径直滑落下去,轻纱抚过腰部突出部分,仿佛一尾蛇滑过。
        卡瑟琳瑟缩了一下,训练有素的耳朵追随逐步临近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缓慢而又沉重,一声一声逐步接近,逐步粗重。卡瑟琳的心跳加剧,应和着脚步声,缠裹着脚步声,然后突然消失了,只剩下无边无底巨大的静。死寂。
        脚步每天同一时间在这所一成不变的古老房子里到来,走了一层又二层,走过了一个一个楼梯,越过最后一级,到了橡木旧楼梯的顶端,楼梯在皮靴底咯吱作响。无限长的走廊,光线摇曳不定,无数房间是相似的,都有相似的终年紧闭的窗户,都有相似永远敞开的木门,墙壁质地粗糙,因为古老,多处出现裂缝,像蜘蛛网一样,扭扭曲曲,婉延错综,遍布整个墙壁,浓重古老的灰尘和黑暗就藏身在这无数的裂隙里。卡瑟琳清楚地记住每一道裂痕。每天的脚步声正从所有房间所有的裂隙传来,因为透过太厚的灰尘和黑暗而变得扭曲,它们像蛇一样曲折运动的冰冷尖铁,出现,然后消失。再次出现,再次消失。
        她抬起脸来,两只明亮的眼睛再次移到镜子上。纤长苍白指尖犹豫了一下,也许是害怕,或者是因为敬意,轻轻地在半透明的左乳皮肤上颤动,终于张开,整个手掌和分开的纤纤五指构成环状罩住这只拱拱欲飞纯洁小白鸽。它费了很大劲才抓了个实在,随着一阵刺骨的疼痛,晕眩随即由左乳渗入所有骨头。
        脚步走在空旷的街道上更响亮一点。那双脚越过许多街道之后,在第七个街道拐角偶尔停顿了一下。上帝用七天就创造人类了,卡瑟琳用无数个七天却等待不到那人。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手里握着一枝玫瑰。是一个走街串巷的卖花孩子,正在寻觅一个不可能有的迟到的顾客吗?暗夜的潮水越涨越高,那孩子轻飘飘在水上荡,寰劝那孩子卖给他最后一枝玫瑰,他愿意付给他要求的任何代价。孩子谧秘地笑了,说:花马上就会枯萎的,你无法送给她。孩子问寰是否愿意改变主意。改变主意?寰苦笑,如果能改变我就不会来了。那你一定要去吗?是的!那孩子不再说话,再次对他露出谧秘的微笑,把玫瑰递给他。寰问孩子:我是寰吗?孩子说:你不是寰,你是寰。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寰。寰接过玫瑰时那男孩倏忽不见了,像一溜儿黑暗渗进了暗夜,然后他感觉到内心什么再一次变成鸟、大鸟:他一疏忽,又长又大的白羽毛就长出来,在暗夜的黑里展开。他听到拍翼声弄出可怕的响声,远去,消失了,然后在远方更可怕地鼓噪起来。他再一次清楚地承受了那天暗夜接受神启时内心断裂般的疼痛。但他什么也不说。他整理一下上衣皮带上漂亮的蛇形匕首,小心翼翼用他握惯画笔的手反复拭擦匕首锋刃,直到它油光铮亮。匕首刃尖有一记号,正与卡瑟琳左乳靠近乳晕边沿兽类记号一模一样,不过他搞不清楚这是什么,他既不知卡瑟琳乳晕上有这样一个记号,也不清楚这记号是谁、又是什么时候弄上去的,他活了千百万年了,千百万多年来他对它爱不释手,一个阳光灿烂的正午,他走在路上,奇怪地跟随自己的影子。在影子消失的时候,他走进旧货市场,并从一个老妇人手中购得它,然后他一直把它带在身边。他温柔地摸摸匕首,继续走,感觉双脚逐渐变成另一双脚,在海上走。
        在他第一次见到大海以前很久,还在他出生以前他就梦见过大海。大海,一块一望无际的平面,安安静静,蔚蓝颜色,可以在上面随意奔跑,就像那个孩子一样,在夜的潮水上飘,毫无障碍,也不弄湿身体。他同时梦见卡瑟琳和那个孩子在大海上奔跑。他们各自在大海上奔跑,双手像翅一样张开,一直滑到地乎线那边,地平线没有向后退。在地平线外,当风千百万次突然停住时他自己内心的大鸟便张开巨大的翼,然后一阵突如其来的风猛击着又高又猛的浪峰,鞭打衣服下的躯体,他们在下一阵狂风中靠近,并猛然认出了对方。谁说这是在梦中?不,这的确是我们。他抓着卡瑟琳的手,向海底滑去,孩子在前面带路。他拉着她的手在海底走,所到之处,海水温柔地分开,坚刺的珊瑚群在他们走过时都伏倒下来,变得像丝绸一样柔软。他们睡在倒伏的珊瑚中。她脱下洁白的薄纱,脱下白色鞋子,玫瑰红的花冠,懒洋洋躺在缤纷的珊瑚床上,闭上了眼睛。他凝视着她,慢慢躺下来,紧紧搂住了她。然后他们的灵魂轻飘飘出了窍,两躯壳以最佳的方式紧紧相拥着躺在珊瑚群上。那个孩子把梦中的鲜花洒满他们身上。这时梦是最远古、最沉远的。梦无尽无止。他们从不曾在这梦里醒来。他们在梦中同大海、同大海里的鱼们高高兴兴地玩耍,采撷各色各样的海之花。后来他们坐在调皮的小白鲸背上浮出海面,看到一艘救生船,一群救生员正在吵吵嚷嚷用人工呼吸器抢救一对溺水的男女。
        目击者说,那个少女从家里逃出来,径直走到水里去,面不改色地一直往前走,像神话中举着闪亮宝剑的英雄,直到完全淹没在水里,那个男子为了救她也溺了水。另一个目击者说,或者他们是相约来的。他看到他们紧搂着走进海,走进了水底。第三个目击者说,我知道一切。但他什么也不说出来。
        寰和卡瑟琳相视而笑了。他们知道他知道一切,那第三个目击者,他知道一切。他什么也不说。他们什么也不说。这是生命最原始、最遥远、最美丽、最幸福又最苦难,最简单也最神秘的谜,不可以说。第四个目击者说:是占据海底世界的森林中了咒语,海草拴住了他们的脚踝,到处悬着有毒的植物,它们在他们头上悄悄地冷笑,长长的藤枝从树干上伸下来抓住他们的腰身、他们的腋窝和他们的手腕。他们拼命挣扎,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那些从装饰着巨大海树干的血红的有毒的大花,趁他们张开嘴巴喘息的机会,用暴力强塞进他们的嘴中,使他们窒息。在挣扎中散乱的长发、被撕碎的衣服,像一大堆蛇一样,缠在腰间、手臂和腿上,飘飘忽忽,它们也中了魔法,开始跳起舞来。最后他们安静下来,相搂着躺在珊瑚缤纷的床上,她金色的长发在退潮中像柔软的海藻那样自由自在飘浮,有时则静止不动,成为分散的发卷,随意散落在各处。四肢,嘴巴、眼睛,柔顺地被淹。一切也都安静下来。他们看了一眼那对男女,没有理会目击者说的话。他们又潜入海底。差不多天黑时,他们突然想到躺在救生船上的那对男女正是他们自己的躯体。正当救生员手忙脚乱,想方设法要使这两具躯体恢复呼吸的时候,她又回到船上,走进身体里面去,指挥着它的脚步走回家去。她这样做不是为了别的,只不过为了答谢救生员们抢救他们费的一番力气。但卡瑟琳回了头没有见到他,他和孩子没有走上岸来。
        现在她站在破晓的晨曦中。脚步声穿过整个漫长的夏季之后,在这所一成不变的古老房子里,走了一层又一层,走过一个个楼梯,越过最后一级,到了橡木旧楼梯的顶端,楼梯在皮靴底咯吱作响,最后那双脚和全部的声响停在门口。她的脑袋不慌不忙地向右稍微转动了一下,仿佛是画里女人抬头动作的继续,她的大眼睛在镜子里撞见了站在门口寰的双脚。
        终于来了。卡瑟琳觉察不出地颤抖了一下,感到胸口一松,空气长驱直入。她既没有眨一下眼睛,也没有叫喊,脸上和身体任何部分也没有抽搐一下。等待得太久了,以至不用回头就可以猜出来是他,只要听见瓷器把手很轻的嘎吱声,铰链十分轻微的转动声,或者只在空气中挪动,就可以觉察出来。她并没有做什么遮掩自己裸体的动作,也没有放开握住乳房的左手。晨光从窗口射进来,洒在她身上,把她全身照得半透明,她身上的汗毛被阳光做成一道金色弧线,在旧橡木铺成的地板上,打成一个白花边光晕,堆砌成环绕着她赤裸双脚的一个松散圆圈,她毫无抵御能力的脆弱的裸体,优美的小腿、长长的大腿和浑圆的屁股;靠近腰的地方的两个上窝,甚至阴唇和它的金黄的细毛,那种美妙绝伦被早晨的阳光推到极致,使每一隙空间感到窒息,喘不过气来。
        没有任何细微的动作,整个场景在绝对的静寂中固定住了,只有细细的金色的尘埃在继续轻轻地搅乱逆光的光线。似乎一个不易觉察的微笑在她没有涂口红的嘴唇上出现。这微笑似乎是难以开口的,遥远、不稳定、短暂和不重要的秘密的反映,也许是天真无邪的微笑,也许是同谋者的微笑,没有实在意义的微笑。现在卡瑟琳不再借助那面有锈斑的旧镜子,没有改变姿势,没有挪动她踏在橡木板的脚和握住乳房的手,只把腰部和她脆弱而赤裸的肩膀一转,就将无遮盖的脸庞转向大大开着的门和站在空无一人的过道里的男人。
        你来啦。卡瑟琳说,声音平静。我来啦,寰说,我从那孩子那里给你带来了玫瑰花。但是多年前那人和孩子都没有上来。他们又沉默起来,良久,寰说,你答应过我的,不是吗?我知道,但我听到了脚步声。卡瑟琳呆呆地看着寰,她在拼命回忆着那个人、孩子和那一片蔚蓝的大海。她发觉原来自己一直在等待启示,那每天响起的脚步声也并不是这个男人带起的。发现原来那天以后自己便不再活过。她嫣然一笑,又一次听到了脚步声如此真切地响起。
        听,脚步声!她说。那是我的脚步声呀,我一直向你走来。寰走进房来,他看着卡瑟琳,再次感到什么正从内心折断,他又听到巨大的翼鼓动声音。但他自我安慰或自我辩解般轻声对卡瑟琳说,而且,那孩子给了我玫瑰。你的脚步没有声音,有声音也敲打不了我的心。卡瑟琳像个梦游者一样抬起了头,她的目光触到了画中那个女人,认出那竟是自己的画像。她立即感到左乳下方兽类记号一阵剧痛,她紧紧地捂住了胸口。血蛇一样从她指缝间游出来。她划了个优美弧线,但并不急着躺下地去,像躺上床似的,先有坐的姿势,身子下去时,左手还撑了撑地面,怕弄痛似的,她选了个安静的姿势躺下来,然后摊开,舒展,呈现。白色睡衣被鲜血浸透,衬托在她身下,晨光光线打成分割效果。
        寰长久地跪在卡瑟琳身边,温柔地理顺她的长发,脱下身上的斗缝盖在她身上,最后他把玫瑰放在她身边,站起来走了,他听到大海最沉重的呼吸,他一直走进最沉的海底,他看到了那孩子,他看到了卡瑟琳,他走进了卡瑟琳,然后又走进那孩子,与卡瑟琳、孩子合为一体。而这时大鸟在海面上飞,占据了全部的天空。那柄漂亮的匕首在他们腰上一晃一晃。

                





    [ 这个贴子最后由吴震寰在5/12/2005 3:32:57 AM编辑过 ]
    吴震寰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积分56642
      • 经验32538
      • 文章131
      • 注册2005-05-04
      谢谢圆子小姐,请多指教!
      吴震寰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级别
        • 积分56642
        • 经验32538
        • 文章131
        • 注册2005-05-04
        真不好意思,为了图方便,我在《爱杀》中用了替换,把“我”字一很代成了“寰”,这样小说许多意思便不明确了。现在的才是改过来的正确文本。
        吴震寰
        在线情况
        4
        • 头像
        • 级别
          • 积分56642
          • 经验32538
          • 文章131
          • 注册2005-05-04
          荒田先生好!您也在网上呀。我修正了〈爱杀〉,先生有知道吗?这是我用心之作,可惜没有多少人有耐心读这样文字,真正懂得的就更难。我生寂寞,奈何奈何!!!!!
          吴震寰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25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
          Page created in 0.2188 seconds with 7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