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杨兴让著《红楼梦研究》

楼主
[原创]杨兴让著《红楼梦研究》
咏红诗十首

咏红诗十首
——为答谢秦淮梦并借秦淮梦诗原韵
(一)题红楼梦
——借《题红楼梦》原韵        
惆怅神龙尾不见, 情天难补梦难圆。
何叹神龙尾不见, 情天已补梦已圆。
附:《题红楼》原作  
独领风骚是无前, 旷后又见两百年。 
生花妙笔史无前, 独领风骚两百年!
(二)宝琴字梅
——借《宝琴立雪》原韵 
甄氏一门尽甥封,  琴女字墨意尤浓。
雪覆翰墨翰墨雪,  十首怀古破腥《红》。
附:《宝琴立雪》原作
琉璃世界尽冰封,  倩女探梅意趣浓。
雪映梅花花映雪,  银妆一片裹猩红。
(三)宝玉历幻
——借《宝玉历幻》原韵
浑浑噩噩哪路神,  虚幻迷离假作真。
不妨生曰细寻觅, 《春秋》才是石头身。
附:《宝玉历幻》原作
情天情海徒伤神,  幻境迷离假亦真,
十二金钗何处觅?  三生石畔问前身。
(四)眼泪还债
——借《黛玉题帕》原韵
出身扬州能无伤?  无家北上更断肠!
甄猎李煜洗面渍,  换来还债脂粉香。
附:《黛玉题帕》原作
濡毫对砚暗心伤,  且展鲛销写断肠,
墨迹模糊渗泪渍, 诗成犹带脂粉香。
(五)娇杏回眸
——借《娇杏回笑》原韵
杏花意深是难描,  十二金钗即此娆。
错会脂批为侥幸,  假话原配就杏娇。
附:《娇古回笑》原作
杏花春雨意难描, 十二金钗无此娆。
一笑回眸真侥幸,  奸雄末路识阿娇!
(六)藕官烧纸
——借《藕官烧纸》原韵 
什么优伶泣情殇,  不过宝玉众钗飏。
杏阴再配假话义,  《红楼》——假凤泣虚凰。
附:《藕官烧纸》原作
暗焚钱纸哭情殇,  灰烬粉粉似蝶飏。
偏是优伶能重义,  凄凉假凤悼虚凰。
(七)黛玉泣红
——借《潇湘咏菊》原韵
扬州十曰方是吟,  廿六泣红口角噙。
亡国之恨心底涌, 书成《风月》诉苦心。
附:《潇湘咏菊》原作
东篱负手自沉吟,  淡淡清香口角噙,
佳句忽然心底涌,  临月对霜诉秋心。
(八)携蝗大嚼图
——借《姥姥照镜》原韵
挥钺弄斧喜相逢,  南院走水满天红。
反清母蝗大嚼事,  对人却说打抽丰。
附:《姥姥照镜》原作
亲家镜里醉相逢,  两鬓山花照面红,
一笑含辛因底事?  同来贾府打抽丰!
(九)天祥照鉴
——借《可卿引梦》原韵
正照风月儿女春,  反看白骨难启唇。
张曹欲引出幻镜,  可怜无人渡迷津。
附:《可卿引梦》原作
娇娆不让海棠春,  锁梦微寒点绛唇,
枕荐甄妃缠幻镜,  魂追贾子渡迷津。
(十)颂张宜泉
——借《赞曹雪芹》原韵
人人皆知曹公声,  岂知半数宜泉成。
批阅诗文与殿后,  比比出自张公名。
附:《赞曹雪芹》原作 
平生遭际恨吞声, 千古文章泣血成。
一自“红楼”传世后, 谁人不识曹公名?

说明:由于《红楼梦研究》一书迟迟未能出版,也由于胡文彬先生为此书所写的序言提前发表引起秦淮梦等人的索书,为了解答秦淮梦先生一些困惑,于是借秦淮梦先生原作原韵写了《咏红诗十首》,今附录于后,聊以凑兴。
                                            摘自杨兴让著《红楼梦研究》
请看杨兴让著《红楼梦研究》http://hlm.nease.net/red/yj/zm_yxr.htm
1楼
这篇文章在美华论坛贴过,由于边打边贴,错误较多,现把修正过的贴在这里,请大家鉴赏。

红楼梦中的人物人名结构组合
杨兴让著
2006年2月20日
一、甄士隐、贾雨村、古董商
二、贾宝玉、甄宝玉、林黛玉
三、薛宝钗、薛蟠、薛姨妈、史湘云、冯紫英
四、李纨、贾兰、娄氏、贾菌、李绮
五、贾演、贾源、贾代化、贾代善、贾敷、贾敬、贾璜、贾珍、邢夫人、贾赦、王夫人、贾政、王熙凤、贾琏、贾蓉、贾蔷、贾琮、贾环、赵姨娘、赵国基、尤氏、尤老娘、尤二姐、尤三姐
六、        春、迎春、探春、惜春、孙绍祖、夏金桂、夏婆、夏太监、北静王
七、        姥姥、板儿、青儿、墜儿、良儿、林小红、贾芸
八、        金鸳鸯、金彩、金文翔、金莺儿、金钏儿、金荣、金寡妇、金哥、胡寡妇、胡老明公、胡老爷、胡斯来、胡庸医、贾蓉续妻胡氏、周瑞、周太监、周贵人、周姨娘、周二爷、周琼父子、周氏、周财主、贾存周
九、        平儿、晴雯、紫鹃、雪雁、司棋、蒋玉菡、柳湘莲、倪二
十、        秦可卿、秦鲸卿、秦业、贾瑞、贾代儒、林如海、花袭人、张友士
在《红楼梦研究》一书中,我曾用了二十多万字对《红楼梦》的“时间结构”“生日结构”“方位结构”进行了剖析和清理,可以说,它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它为《红楼梦》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红楼梦》的结构组合,除了时间、生日和方位这几大主要结构组合外,还有一个主要结构组合,就是人物和人名的结构组合。
作为小说,人物组合将是一部文学作品的主要组成部分。它不同于历史。时间、方位不得不退到次要位置。所以研究文学作品将主要是研究人物。这是一个规律。对《红楼梦》的研究,同样也不例外。所以有关《红楼梦》中人物、人名的研究也将是历来一切红学家研究的中心。
由于《红楼梦》又区别于其它文学创作,它是用甄士隐(真事隐)和贾化(假话)互换进行演绎的,所以在人物人名的研究上又分为人物原型、人物原型寓意索隐研究和人物形象研究两大派。过去人物人名索隐研究由于不得《红楼梦》的结构组合要领而大多或绝对趋于附会,所以旧索隐派和现代索隐派的研究不堪一击。但把《红楼梦》纯当作一般小说的研究,由于彻底否认了甄士隐(真事隐)与贾雨村(假雨村)在《红楼梦》中的特殊位置,也特别否定了(或根本就不知道)《红楼梦》的写作是贾化(假话)借助了古董商(古董)的“大作为”,而古董之作为又借重了贾化(假话)之“斯文”,所以,也可以说,一切纯人物形象思维的研究对《红楼梦》的研究来说,更是一窍不通——尽管他们仍着重于《红楼梦》一书中的文章结构研究。
有关《红楼梦》中的某些人物人名结构组合,我在《红楼梦研究》一书中已经零散做了披露,也在《咏红诗》中做了一些阐述。但看起来仍然无济于是,看来今天还有必要做一些人物人名系统的研究,做一些系统的说明,于是我又提笔写了这篇文章。
在研究人物人名的结构组合时,我准备把一百二十回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因为我在《红楼梦研究》一书中已得出了后四十回的作者是张宜泉而不是高鹗或其他人的这一结论。至于有人看了我的这一结论后,认为张宜泉只会写几首诗,并无创作才华,这毫无根据。学术研究是靠事实推断,而不是靠主观臆断。《红楼梦》后四十回除了林黛玉“解琴书”等一些特殊文字外,一个主要依据则是后四十回的一些特殊框架结构组合与前八十回的一些特殊框架结构组合的罕见吻合。如后四十回把林黛玉的生日和薛宝钗的生日安排在秋天,这与前八十回林黛玉生日的“二月十二日”和薛宝钗生日和“正月二十一日”不符;它与曹雪芹把薛姨妈生日在第三十六回安排在“五月初三”后的一个“大毒日”的盛夏,和在第五十七回把薛姨妈生日安排在春天的“清明”之前,这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的结构安排完全出于同一手法,这种时间安排都带着一定随意性,仅随笔点缀而已。又如后四十回同一日之内不同景物的描写。后四十回的第八十六回,作者刚写完王夫人送给林黛玉尚有“几枝双朵儿的”“一盆小兰花”,又有林黛玉的“草木当春,花鲜叶茂”,而又在同一天之内的下回却明言此时为“大九月里”的“落叶时节”,并有“感秋事”一节文字,这与前八十回的第六十二回贾宝玉生日的当天,贾宝玉却一手拿着春天开的春蕙和秋天开的菱花,这种春秋混用的时节结构安排也显然出于同一手法。这都说明后四十回中的一些文字若非出于曹雪芹本人之手,也当出于一个曾参与《红楼梦》写作的另外一个人之手,这人就是曹雪芹的至交密友张宜泉。
这些问题都不需要再重复讨论,我只是想由此说明我把一百二十回作为一个整体来做人物人名整体组合研究的原因。
《红楼梦》中的人物人名,它最大的一个特征就是谐音运用,这种特征运用要占绝大部分。这种谐音不仅包括全名,也包括纯姓氏运用。全名如甄士隐即真事隐;纯姓氏运用如尤氏的“尤”是“鹿+匕”的谐音,它指一群母鹿。除此之外,就是一些人物人名名字的直译,如孙绍祖,乃指子孙绍复祖业之义。这种现象固然不多,但它却占了一个特殊地位。除了人物人名的全名直译外,还有一个纯姓氏的直译,如夏太监、夏婆的“夏”姓即此。第三种人物人名的研究,则需要通过其它各种渠道,必须对其人进行全方位的剖析,这包括他的人名姓氏特征,还有服饰佩物特征,以及他的某些事迹背景特征,以求得其人的实在身份。比如说薛宝钗其人并其家族;林黛玉其人并其“泣残红”的出处;还有史湘云其人著胡服并其“间色”法;当然还有特别难研究的秦可卿和秦鲸卿姊弟俩的身份特征。除了以上三种外,还有一个拆字法的研究,如刘姥姥家族的主要成员“青板姊妹”进行“加减”之后则成了“反清二字。当然这一种现象并不多。
下面我们来逐个研究《红楼梦》一书中的各个人物人名组合
2楼
二、        贾宝玉 甄宝玉 林黛玉
在谈甄士隐与贾雨村时,我们谈到了甄英莲与林黛玉的互换,也即林黛玉与甄英莲实乃一个人,不过分用两种不同形式进行表述罢了。现在我们接着谈贾宝玉甄宝玉林黛玉三个人物以及他们的关系组合。
一般人都认为贾宝玉即甄宝玉,或甄宝玉即贾宝玉,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一种看法是对的――对于甄贾两宝玉,尽管他们原型的性质不同,但就“宝玉”而言,他们都是同一的。
但是再进一步,有人把甄宝玉说成或考证为曹雪芹,而把贾宝玉就成是曹雪芹原型的艺术再现,这种提法就不对了。尽管蔡元培的考证索隐失误甚多,但是我认为蔡元培的“宝玉”乃“传国玉玺”之说还是恰当的。
还有土默热认为宝玉所含的“玉”上镌刻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同秦始皇印绶上镌刻的“受命于天,即寿永昌”文字和含义十分相似,这一点看法也是恰当的。实际上,不仅宝玉所含的玉上的“仙寿恒昌”与秦始皇传国玉玺上的“即寿永昌”的文字和含义十分相似,而且宝钗所佩的金锁上“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文字和含义也十分相似。或者换句话说,我们应当更进一步认为“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就是秦始皇传国玉玺上的“受命于天,即寿永昌”的翻板,宝玉玉上文字和宝钗金锁上的文字乃是从秦始皇传国玉玺上剥下来的,只不过是曹雪芹把秦始皇印绶上的“永昌”二字分成宝玉玉上的“恒昌”和宝钗金锁上的“永继”罢了,但它们均未超出“永恒”之意。
在对待甄贾宝玉这一原型的问题上,我认为蔡元培和土默热说对了,但他们两位再下一步的结论则说错了。
对于宝玉的原型,除此之外,还有第七十八回宝玉所杜撰的《姽婳词》中所说的“恒王”一辞也指这个,他都指千秋不变的“永恒”王权。
从这一点是说,可以说宝玉的原型并不特指或或取源于那一个朝代,而是指历代永恒不变的王权实体。也即是说,从历史范畴而论,他不特指明和清,他也有如《姽婳词》中说的“黄巾”“赤眉”“一干流贼余党”描述历代农民起义军一样,他都是一种泛指。当然《红楼梦》中的“黄巾”“赤眉”“一干流贼余党”被艺术成了刘姥姥一族和墜儿良儿诸人。
有关宝玉的原型,除了以上这些点睛之笔外,曹雪芹在第八回还特做了一首《嘲顽石幻相》。此诗最后两句为“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当然这两句是特说《红楼梦》的,也即是说《红楼梦》看起来是描写“公子与红妆”的诸男女情事,但实际上是演绎历代因政权角逐后的“白骨台山”的残迹。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宝玉的原型来源。
当然,“宝玉”在《红楼梦》中具体化以后,“甄宝玉”则代表了正统的明王朝或以汉族为主体的汉族政权,而“贾宝玉”则代表了满清政权。
还有,曹雪芹用从第二十六回到第三十六回十一个章回描写了薛蟠薛姨妈生辰,也即薛家生辰;用从第三十七回到第四十六回十个章回描写了王熙凤生辰;用了“癸未”年一年的时间从第五十四回到第六十四回十六个章回描写了贾宝玉生辰。在贾宝玉生辰当天,特别用宝玉“手内却真个拈着一枝并蒂菱花,又拈着那枝”香菱说的“我这两枝并头的”“夫妻蕙”“在手内”,这枝春天开的蕙花和秋天开的菱花并用均说明了宝玉生日是春秋并用,也即是宝玉生日是一个变了型的《春秋》史。还有宝玉生日也运用了古董商程日兴这个清客相公“先日”来拜寿,运用了古董商控制下的一个大古董“夏婆”在每每煽惑闹事,以及宝玉生日中运用的“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时”、当今以孝论天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倒,内囊却尽上来了”、探春实行改革“开源节流”黛玉房中的丫环藕官在清明之中祭亡灵实乃薛蟠生日中林黛玉“泣残红”的翻版、“盗贼叠起”、“家反宅乱”、一处未了一处又起的“反叛”、贾敬(假静)亡、“胡蜂为灾”、贾琏两历“平安州”、节度使“巡边在外”,这贾宝玉生日中的一幕幕也都说明“宝玉”的原型乃取源于历史写实,或即《春秋》的变型运用。这一切或者就是曹雪芹的至交密友张宜泉在他《诗稿》中发泄的“几度临青道,凝目血染空”“百代兴亡成戏剧,一家哀乐尽荒唐”和“闲披青史最惊心”的历史观的变型运用。
当然,这里自然也包括贾宝玉的奶娘李麽麽、赵奶娘、张奶娘、王奶娘的张、王、李、赵,这里不过是随笔点缀,随事命名而已,它无非是百家姓的四大姓,也即贾宝玉是依普天下百姓所哺育而生存。

在谈到甄宝玉与贾宝玉时,这里还牵涉到一个“木石姻缘”或“木石前盟”,也即在薛家生辰的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云轩”里宝玉说的“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前盟”以及《红楼梦》曲子中的“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在这里,当然随之出现了一个问题,即甄贾宝玉乃指传国玉玺,乃指政权实体,那么林黛玉又指什么呢?
我前边说过,林黛玉乃是甄英莲的转换,乃是甄士隐(真事隐)与贾化(假话)的转换,林黛玉又是贾敏(假密。为了避讳,敏又读作密)的产物,那么,林黛玉又秘密在什么地方呢?
这里首先牵涉到林黛玉的原型。
曹雪芹在交待林黛玉的原型时说,林黛玉乃是“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絳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下世为人,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于是在《红楼梦》里形成了一个“还泪之说”,也可以说由此一“还泪之说”拉开了《红楼梦》的序幕并贯穿了《红楼梦》的始终和全部。
当然这一神话中的降珠仙草之说纯属虚构,“还泪之说”也属枉拟。但实际上,林黛玉的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的“还泪之说”乃取材于南唐后主李煜的“亡国奴”史料。宋开宝七年,南唐后主李煜被宋大将曹彬所执,南唐亡。李煜在掠入汴京后在给旧宫人的信中有“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一语。李煜的亡国奴“终日”“以眼泪洗面”在经过曹雪芹“假话”加工之后,便形成了林黛玉的荒唐的“还泪之说”。在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典型的“亡国奴”的“眼泪洗面”被艺术化成了一个典型的“亡家奴”的“还泪之说”罢了。
当然,这里的林黛玉只能说是取材于李煜,但并不是指唐后主李煜,在《红楼梦》以明清为背景的时代,林黛玉当指明末的一切亡国奴。
在林黛玉的原型塑造上,自然还有一个重要笔墨,这就是在薛蟠生日中林黛玉“泣残红”。林黛玉于“四月二十六日”“泣残红” 乃取自满清于1645年4月26日开始对扬州屠城,屠城十日,所杀兵民,据“焚尸薄”所载,所屠竞达八十余万。这就是第二回贾雨村“游至维扬”收取林黛玉为门徒以及林黛玉来自扬州的历史素材。
“泣残红”者,乃悼朱明王朝所有被杀的君臣与兵民也。
至于黛玉之名,黛玉之“玉”,在《红楼梦》这个特殊作品之中,“玉”也有宝玉“玉”的含义,指王朝政权实体。黛玉之“黛”,黛本青黑色,也即含有血凝固后颜色,这里指凝固后的血迹。整个黛玉的意思乃指一个原有政权灭亡后流出的斑斑血迹。曹雪芹给黛玉配了一个紫鹃,杜鹃啼血以及林黛玉的吐血而亡也有这个意思。
3楼
三、        薛宝钗 薛蟠 薛姨妈 史湘云 冯紫英
我们前边谈到了甄宝玉贾宝玉和林黛玉,也即“木石前盟”中的三个人,我们现在再来谈与“金玉良缘”有关的薛宝钗以及薛蟠、薛姨妈、史湘云、冯紫英。
我们前边谈到贾宝玉时,谈到贾宝玉所含的“玉”上镌有“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谈到了和尚赐给薛宝钗所带的金锁上也镌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也谈到了“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和“不离不弃,芳龄永继”乃是从秦始皇印绶上剥下来的,这就说明薛宝钗实亦乃皇权王朝的象征。
有关薛宝钗的原型,我在《红楼梦研究》一书中的“薛家生辰”一节已做了详细论述,也即曹雪芹是把薛宝钗、薛蟠、薛姨妈一起来艺术演绎的,置薛蟠生日于五毒之中的“五月初三”和仍将薛姨妈生日安排在盛夏的“大毒品日”,这都是在为薛宝钗的“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著色。还有薛蟠“五月初三”生日实乃是满清王朝的生日,也即多尔衮率满洲兵于1644年五月初二进入北京城,1644年五月初三日成为了满清统治中国之始。也有薛蟠之名本身就是雪中的一条龙,而薛蟠又名薛文龙(不知何人在程本中又将薛文龙改为薛文起),这都与满清王朝政权象征相关。
这里自然牵涉到“金玉良缘”,也即金锁上镌刻的“芳龄永继”和宝玉“玉”上镌刻的“仙寿恒昌”的满洲与京城皇权实体的结合。
当然,“金”乃指满洲,满洲女真乃金国或金人之后裔,满洲开始建立的政权又曾国号为“后金”,这乃是“金锁”的出处。
这也就是曹雪芹对“金玉良缘”的不满和仍然不忘“木石前盟”的出处。

在谈到薛宝钗的“金锁”时,我们不应忘掉《红楼梦》中还有一个“金麒麟”,也即史湘云原就配带有“金麒麟”这么一个佩物,和第二十九回的这天又是五月初三、又是四月二十六日、又是遮天大王圣诞日的日子,张道士又送给贾宝玉一个“金麒麟”。当然这一切诸红学家均没有忘记,不过是皆在好心地为史湘云在寻找一个丈夫,但这些均南辕北辙了。
史湘云的“金麒麟”之“金”与宝钗“金锁”上的“金”同义,皆指满洲。“麒麟”乃政权的象征,它与宝玉的“仙寿恒昌”和宝钗“金锁”上的“芳龄永继”一样,都乃是指满洲政权。
在曹雪芹的笔下,史湘云一直被打扮成一个英豪人物,也即曲子中的“英豪阔大宽宏量”,还有第四十九回曹雪芹把史湘云写成一派金辽胡人打扮的“小骚达子样子”,也有曹雪芹第三十二回和第三十一回的“五月初六日”说出的史湘云许配人家的“大喜日”,这“前日”的“大喜日”实乃是薛蟠“五月初三”的生日,当然这日也是林黛玉“泣残红”的“四月二十六日”。对于这些复杂的时间问题,请参我的《红楼梦研究》一书中的第六章《前八十回的某些特殊框架结构组合》,此处不再论述。
实际上,史湘云又是一个变了型的薛宝钗,也即脂砚斋批的史湘云实乃一个“间色”人物,在为薛宝钗间色,在为薛家间色。这个间色人物或间色法,实际上就是脂砚在另一处批的“层层皴染”和“画家三染法”的有关《红楼梦》的写作技巧。
对于史湘云之夫无名无姓和史湘云的最后守寡,这个应该说她和薛宝钗一样,薛宝钗既然守寡而终,“间色”的史湘云自然也不例外。史湘云和薛宝钗最后结局为守寡和李纨开始就守寡以及为李纨间色的贾菌之母娄氏的开始守寡,这是一种“守寡”的换位。
史湘云在为薛宝钗间色,在为薛家间色,除了此英豪人物外,还有一个特殊人物在为薛家间色,在为薛蟠生日间色,此人就是冯紫英。冯紫英和史湘云,不仅在曹雪芹笔下被描写成一个英豪的同类人物,而且脂砚斋也曾破例把他们二人批为“间色”人物或为薛家“间色”人物。
冯紫英在为薛家间色,他一直活动于薛蟠生日“五月初三”之中,一直活动于“遮天大王圣诞日”之中,当然这一天又被曹雪芹描写为林黛玉“泣残红”的“四月二十六日”。
在《红楼梦》中,甄士隐我们可以用谐音字“真事隐”来注释,贾化可以用谐音的“假话”来注释,薛蟠也可以用其名来注释,也可用其生日“五月初三”与历史史实来下注,贾宝玉薛宝钗我们也可用其名以及其所佩带的饰物来下注,史湘云我们也可用其佩带饰物以及其“小骚达子”来下注,林黛玉我们也可用其名和“泣残红”的史实和“还泪之说”的素材来源做注释,那么冯紫英其人又怎么解释呢?我们单凭其频繁地活动于薛蟠五月初三日生日中和其它有关冯紫英的文字题材描述远远是不够的,单凭脂批其为“间色”人物也是不够的。
冯紫英之名的“冯”,自然有“冯渊”之名的“逢”的意思。冯紫英之的“英”,不论是曹雪芹笔下的形象描述还是脂砚斋笔下的“紫英豪侠小三段”的批语,它都说明冯紫英之名乃一代英雄豪侠或豪杰。但这英雄豪杰冠以“紫”字就变味了,也就大有文章了。正如我在《红楼梦研究之后》一文里所说的那样,“紫”非正色,它乃由蓝色和红色杂合而成。有关“紫”字的最早运用,当见于《论语》,《论语》中有“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也。”由于《论语》的这一运用,后世把以下犯上,以邪乱正比作“以紫夺朱”。王莽篡权,《汉书》则书为“紫色蛙声,余分润位”,清时之文人亦效此将满洲入主中华骂为“夺朱非正色,异姓尽称王”。冯紫英之名实源于此。也就是说曹雪芹在借用冯紫英来骂满清王朝并非正统,满洲之主虽为一代英雄豪杰,称雄定鼎中华,但他并非正色。
这就是冯紫英一名有含义,也是冯紫英一名在为薛家间色和特别是为薛蟠这个龙代表的满洲政权实体间色的原本出处。
至于由于史湘云的“金麒麟”牵涉到的另一个人物“卫若兰”,也即是否史湘云后来就许配给一个卫若兰,我认为不一定。从后四十回的现状安排来看,就是如此,她只许配了一得了“痨病”的姑爷,而后因丈夫死而守寡。“卫若兰”者,“位若兰”也。也即似兰而非兰,也是一个似朱而非朱的紫色人物。也可能由于“卫若兰”(位若兰)太直白,而用一个十分隐晦难懂的“间色”人物“冯紫英”这位英雄豪侠顶替了。
4楼
四、        李纨 贾兰 娄氏 贾菌 李绮
李纨出现在《红楼梦》第五回,此回一开始便对李纨身世与家族做了框定。
其一是,为贾珠之妻,并因珠亡而守寡。其二是,侍亲养子,子名贾兰,五岁已入学攻读。其三是,其父名李守中,曾为国子祭酒。其四是李纨字宫裁。至于其它修饰用语,亦不过陪设而已。
在这些用语修辞中,李纨之夫贾珠实“假朱”,即灭亡的朱明王朝。李守中,实言守卫中华故土;曾为国子祭酒,实乃祭奠朱明王朝遗灵。李宫裁,乃宫中之裁夺之人也。至于贾兰,自然是《红楼梦》中的唯一胜利者。
有关李守中,他实类同于书中的另一人名。书中经常出现的夏太监,他名为夏守忠(“忠”实“中”的谐音)。夏金桂因败薛(雪)而扬名,夏守忠(中)也自然因败贾(假)府而显声。
曹雪芹在用山子野胡老明公和古董商程日兴组建大观园后,用第二十六回到第三十六回十一个章回描写了薛蟠五月初三生辰,并在此插进了林黛玉四月二十六日“泣残红”。薛蟠五月初二寿日和五月初三生日又是古董商一手筹措的,它实指满清多尔衮五月初二进入北京城和五月初三为满清统治中华之始,四月二十六日“泣残红”实乃指满洲兵四月二十五日攻克扬州和四月二十六日开始屠城始,曹雪芹在此又插进了贾兰公然天下逐鹿场面,这无疑是一次政治术语运用的大暴露。

这一回也可以说是《红楼梦》有关贾兰的点睛之笔。
有关贾兰,最早见于第四回的五岁已入学攻读。
然后曹雪芹把贾兰的笔墨延伸到第九回“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此回中在描写众顽童大打出手时“庚辰本”写道:
早见一方砚瓦飞来,并不知系何人打来的,幸未打着,却打在旁人的座上,这座上乃是贾兰贾菌。
这贾菌亦系荣府近派重孙。其母亦少寡独守着贾菌。贾菌与贾兰最好,所以二人同坐。谁知这贾菌年纪虽小,志气最大……
此回中的“贾兰”一名,程本中改为“贾蓝”。这是一种误改。除此章回外,还有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的吊丧名单中也将“……贾芳、贾兰、贾菌、贾芝”中的“贾兰”改为“贾蓝”。这种更改可能来自第十七至十八回中的元春赐于宝玉与贾兰礼品时的“此时贾兰尚幼,未达诸事”一语。
还有“庚辰本”第五十四回“史大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一回的听说书时诸人排位次时曹雪芹写道:“……挨次下去便是娄氏带着贾菌,尤氏李纨夹着贾兰”。
有关《红楼梦》中诸人的年龄,不仅贾兰,而且贾宝玉和其它讲人以及巧姐的年龄,一直是说不清道不白的,一直忽大忽小,这也就是《红楼梦》的“以矛盾见长”的写作特征。
但有关程本的改动,实际上甚为荒谬:一是在第九回“闹学堂”和第十三回秦可卿吊丧名单中将“贾兰”改为“贾蓝”;二是在第五十四回中将“贾菌”改为“贾蓝”;这种改动自身就十分矛盾,就讲不通。这也可能是一切研究者和校对者的通病之所在——本来是出于消除矛盾,谁知愈改愈谬。
实际上,“庚辰本”上的人名运用并无矛盾,“学堂”中的“贾兰”和吊丧名单中的“贾兰”就是贾兰,并不是贾蓝;第五十四回中的“贾菌”就是贾菌,也并不是贾蓝。
“庚辰本”这些人名的运用实际上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贾兰与贾菌为同类。在学堂中,也可以说除了他二人外,其它几乎全是另类。还有贾菌的“菌”去年草字头,乃为“囷”,乃为粮仓之义,这与李纨的“稻香村”基本上乃为同一个意思。也有贾兰逐鹿,贾菌“志气最大”也为同一含义。除此之外,曹雪芹又安排了两个守寡的小寡妇:李纨之父李守中,其夫名为贾珠,其含义就在于这些名字之中;而娄氏虽未名言其夫君及其上代为谁,但此一守寡者的含义乃藏其姓氏之中,有如尤氏乃“鹿+匕”的谐音,“娄”乃“骷髅”的“髅”的谐音,也即《嘲顽石幻相》中的“白骨如山忘姓氏”一义。也可以说“娄”氏之守寡乃就是在为前朝殉国的诸多将士亡灵“骷髅”守寡。
娄氏贾菌的著笔亦实乃曹雪芹的间色法,他们母子的出现实有如冯紫英在为薛蟠间色、史湘 云在为薛宝钗间色一样,这都是在“层层皴染”。
作为李纨一族,除了李纨贾兰和为其间色的娄氏贾菌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人物,尽管她的着墨不多,但其结局却十分重要,这人就是李绮。
李绮的重要职能就是最后配给了甄宝玉。
在这里,林黛玉进贾府自然是去流泪的,也是泪尽而亡的。李绮嫁给甄宝玉乃是李纨贾兰与甄宝玉的重新组合,实际上也是“木石姻缘”的重新组合。这也是薛宝钗与贾宝玉“金玉良缘”和“木石姻缘”的变相运用,也是大观园“四大处”两个敌对阵垒的变相运用。
至于贾兰,自然是与甄宝玉结为知交,并在逐鹿之后成为收拾残局者,也成为最后胜利者,这就是曲子中说的“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的“将相”人物。这也是《红楼梦》的核心所在,也即是曹雪芹遗物书箱上画的“兰花”和“石头”图案所在――《红楼梦》的核心乃不过是演绎“石头”和“兰花”的关系问题。
还有《红楼梦》一书中为什么李纨和娄氏守寡开始并以薛宝钗和史湘云守寡而告结束,在朱明王朝灭亡之后,李守中之女、贾珠之妻和为其间色的骷髅的娄氏自然沦为守寡者; 但当历史循环往复之后,在当满清灭亡之后,薛宝钗这个满清王朝的象征人物和为其间色的史湘云也自然沦为守寡者。这乃是守寡的换位。这也如同林黛玉与甄英莲的换位,不过换位的性质不同罢了。
5楼
五、        贾演 贾源 贾代化 贾代善 贾敷 贾敬 贾璜 贾珍 邢夫人 贾赦 王夫人 贾政 王熙凤 贾琏 贾蓉 贾蔷 贾琮 贾环 赵姨娘 赵国基 尤氏 尤老娘 尤二姐 尤三姐
在《红楼梦》贾府中,出现了一个家谱式的人物表,这就是贾演贾源“兄弟”俩以及其子孙们。这些人物表见于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实际上这些人物谱不是用贾化演绎的,面是由古董贩卖的。
贾演贾源的宁荣两府,第三回有关“荣禧堂”的描述对联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以及“青绿铜鼎”“墨龙大画”等陈设来看,这哪里是描写一个国公府弟,它显然象征着一个王朝。
宁府之祖贾演及其袭封的贾代化,实不过是“演”“化”延绵的意思。至于贾演有“生了四个儿子”,贾代化是否为长子,我觉得没有必要追究。但贾代化生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至八九岁上便死了。只剩下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放在心上……”,就这一处笔墨显然就有文章了。
还有曹雪芹在第九回“起嫌疑顽童闹学堂”有关贾府家谱辈份时写道:“贾蔷,亦系宁府中正派玄孙”;“这贾菌亦系荣国近派的重孙”;又有第十回有关贾璜的家谱时写道的“且说他姑娘(指金荣姑母)原聘给的是贾家玉字辈的嫡派,名叫贾璜”。
贾蔷与贾菌同为贾家一门的草字辈,何来“重孙”“玄孙”之分?这一种辈份排列不过亦胡诌也。但贾璜却为“玉字辈嫡派”就有些文章了。
在继承权的问题上,分为嫡庶长幼,只有嫡子或长子才有继承权,这也即《红楼梦》中写的因为“长名贾敷”早亡而才由“次子贾敬袭了官”。由此可知,不是嫡子或长子的后人绝不可能称为“嫡派”。
贾演虽有四子,但由贾代化袭了官和贾代化两子;由于贾敷早亡才由次子贾敬袭了官以及荣府的由长子贾赦袭官来看,贾代化当为贾演的嫡长子,贾演其三子虽无名,但绝不属“嫡子”。由此可知,在宁府中,可以推断出贾蔷这个“正派玄孙”乃为贾演其它三个无名的儿子的后裔,但却不能推断出贾璜为贾演其它三儿子的后裔——因为他是“嫡派”。
那么我们再往下查,贾代化有两子,“长名贾敷”,“次子贾敬”;由此可知贾敷为嫡长子,贾敬则为次子。由此我们能不能得出“贾璜”乃“贾敷”的后人?我认为:不仅可能,而且一定是。因为这是逻辑推理之必然。
但是,曹雪芹已明文交待,贾敷八、九岁上便死了,八、九岁的贾敷能有儿子吗?这个当然不可能。但曹雪芹在写《红楼梦》的年龄问题上,往往是胡诌的,如王夫人在生了元春的第二年生了贾宝玉,但元春与贾宝玉的年岁却差十几岁,这便是一些典型的例子。
也就是说,这里存在着一个事实,曹雪芹故意把贾敷说成是八、九岁上死了,实际上而应该再大一点——即贾敷早亡属实,但绝不是八、九岁——不然何来“嫡派”子孙。
有关贾敷早亡,贾璜(“璜”实“皇”的谐音)“嫡派”一事,当取源于明王朝开初太子早逝由皇孙允炆继位一典。
当然我们说贾府即假府,也即它指满清政权,但它也绝不纯指满清政权。比如说《红楼梦》的十六回前的宁国府当指明王朝,而第十七回后由山子野胡老明公与古董商组建的大观园和这个贾府才指清王朝,这其中贾敬(假静)在十六回前指明,在贾宝玉生日的第六十三回贾敬(假静)亡当指清。当然《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绝对指清而不是指明。
贾演贾代化父子指中华正统的演化过程和延绵,但贾源和贾代善则不然。贾源指荣国府的发源和起始,实际上,贾源指努尔哈赤这个始祖。贾代善这个“长子”实猎取了努尔哈赤长子“代善”,之名。当然这么做未免太露骨了。
有人可能说,曹雪芹这样署名难道就不怕杀头吗?这个我们也不妨这样提出问题:即就是曹雪芹笔下的贾代善不是指努尔哈赤之长子“代善”,难道也不怕这样署名而杀头吗?
不管曹雪芹有意无意,从曹雪芹在贾宝玉生日中的有关“耶律雄奴”的大放厥词可见其是铁了心的。
曹雪芹在交待完贾源之后,贾代善的夫人贾母实际上成了贾府的最高统治者,当然这一切是在“老婆舌头”之下进行的。
在贾母的问题上,有人会提出,荣国府在世袭问题上,是由贾源传给长子贾代善,这个属实;但满清历史上并无努尔哈赤传位于其长子代善一事,而是传位给其第八子皇太极,这未免与历史事实不符,这又怎么说呢?这个问题,《红楼梦》毕竟是小说,取其大概而已,总不能把荣国公的世袭写成皇太极袭职吧。
在贾府中,留下的虚人物,贾敬即“假静”,即虚设的平安宁静的静,也即曲文中的“箕裘颓堕皆从敬(静),家事消亡首罪宁”。为了符合贾敬这个人物的身份,曹雪芹又给贾敬涂抹上了“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放在心上”这么一个特征,当然也为了这个,也随笔抹去了贾敬的妻妾——须知贾敬是“如今才一味好道”“烧丹炼汞”的,那“如今”之前的贾敬的妻妾呢?
宁国府省去了贾敬,只以假静代表之。而荣国府之贾赦贾政又如何呢?实际上,《红楼梦》的人物是以女人为主体,男人不过陪衬间色而已。蔡元培曾认为贾赦,刑部也;贾政,吏部也。其原因之一是因为贾赦邢氏乃刑的谐音。在有关贾赦的问题上,蔡元应该是说对了。也即因为邢代表刑,它为政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因为如此,曹雪芹才给邢氏配了一个带有赦免的“赦”这一贾赦人物,也由此才塑造了邢夫人这么一个冷酷无情的刻薄人物。
贾政实乃假政,即虚假中的政府枢要,这是因为王夫人实乃贾府的执政者。就政府行政人员的多样性而言,由于王夫人过于正统老道,政界还需要其它重要著色,于是王熙凤应运而生并成了贾府实际上的管家婆。王熙凤不仅精明强干,而且甚为贪婪,并且以敛财而著称,曹雪芹才为了给王熙凤著色,特给王熙凤选配了一个别具特色丈夫,这人就是贾琏。贾琏的“琏”,实乃“敛”的谐音——也即贾府中的敛财者。有关这一问题,表现特别突出的就是王熙凤生日的描述,曹雪芹把此章回题名为“闲取乐偶攒金庆寿”。在此章回也即王熙凤生日中,他描写大家“凑份子”为王熙凤过生日,这看起来其乐无穷,一个生日一种写法,但实际上这是一种典型的征敛。这一征敛就是王熙凤的特征,也是贾琏一名的出处。
在贾府中,贾敬实假静,即表面看起来平安宁静,甚至一派歌舞升平,但实际上危机四伏,这也就是历朝历代的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贾珍,按谐音,当为“假真”,即对腐败社会现象的真实记录,有上承贾敬之含义。
贾蓉的“蓉”,应为“镛”的谐音。镛,大钟,礼乐之属。对于贾蓉,实亦为秦氏间色而设。有关秦可卿以及其秦鲸卿秦业父子一族,实不过乃为忠义礼乐的儒臣儒教而设,对于这一问题,《人物人名的结构组合》最后一条中要专门讨论,此处不过仅提及而已。
贾蔷的“蔷”,实乃“墙”的谐音,贾蔷实即假墙。此处有喻宋明王朝推崇的程朱理学重文轻武,以至造成边防不固,外藩入侵,最后导致灭亡。也即贾蓉在为秦可卿间色,贾蔷又在为贾蓉秦可卿间色,层层间色、层层皴染,这一点看完最后一条秦氏一条自然明白。
贾琮,此一人甚为蹊跷。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对贾府中的人物基本上可以说交待得很明白。宁国府交待了贾代化、贾敷、贾珍、贾蓉、贾蔷;荣国府中也交待了贾代善、贾赦、贾政、贾珠、贾琏、贾宝玉、贾兰以及未点明的贾政“其妾又生了一个”的贾环。但在交待贾赦一脉时,只用了贾赦“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一语,当然此语之下说明贾赦应当还有一个次子,不然何来“长名贾琏”一说。
有关贾琮这一名的运用,首见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的吊丧名单中,其吊丧名单顺序排列为:贾代儒、代修;贾敕、贾效、贾敦、贾赦、贾政;贾琮、贾(王+扁)、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贾蔷、贾菖、……、贾靶、贾芹、……、贾兰、贾菌、贾芝。
这种人名排列一看便知,一是先按辈份高低;二是然后又按年龄长幼顺序。
第一辈份中以贾代儒为首;第二辈份中以贾敕为首;第三辈份中以贾琮为首;第四辈份中以贾蔷为首。
在这些吊丧人的名单中,却少了玉字辈的贾琏贾环以及不知是生是死的贾璜。
贾琏是此时南下送林黛玉探父去了,自然不在。贾环和贾璜是因病还是其它事故,不得而知。就人物名单中曹雪芹尚且把年仅五、六岁的贾兰和年仅五、六岁的贾菌也支上了场,那贾环以及取金氏为妻的贾璜岂有不吊丧之礼。
此是一个问题。
还有贾琮排在玉字辈之首,就第五十八回描写清明之时贾琏备下祭祀之物“带领贾环、贾琮贾兰”去铁槛寺烧纸的人名顺序来看,贾琮要比贾环还小。
当然此秦氏吊丧这个玉字辈的名字排列上,贾琏不在,贾环下落不明,还有玉字辈的贾璜生死不明,贾琮自然靠前了。但贾琏不在,贾环不在,还有已娶妻的贾璜不在,但就不等于玉字辈的其它人贾(王+扁)、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这些远房玉字辈族人的年龄就一定要比贾琮还小?难道他们就一定不是远房人中的贾敕、贾效、贾敦的儿子?难道他们之中就没有一个人有如贾璜一样已娶过妻或年龄要比贾琮大得多或大一些?在人名排列上文字辈的贾敕贾效贾敦排在贾赦贾政之前,何年龄小的贾琮在玉字辈居首?
还有贾琏在贾赦一脉中为“长子”,为何又屡屡称为“琏二爷”,为何不称琏大爷?宝玉称“宝二爷”,是因为他前边还有一个长子贾珠,他排行第二,故称“宝二爷”,贾琏为何是长子反称琏二爷,是否还有一个贾琮为长子的成份?不然他在秦氏吊丧名单中何能居首?
综如以上原因,我很怀疑贾琮的“琮”乃“虫”的谐音,即贾府玉字辈排名之首的贾琮乃是一条虫。也有古以老虎为大虫,也即琮有老虎的含义。《红楼梦》又是以“虎兔相逢大梦归”的,在描写薛蟠生日的第二十六回,先描写贾兰逐鹿,又描写为薛家间色的冯紫英说他在“三月二十八日”“在铁网山打围”时“叫兔虎捎了一翅膀”,这里的“兔虎”当然是兔鹘,即兔虎实乃为兔鹘,按兔虎本为击兔之物,冯紫英却何能为兔虎所击?这里是否冯紫英在曹雪芹笔下有“兔”的含义?从这几个方面讲,贾琮之名,冯紫英之事以及“虎兔相逢大梦归”是否有一定的内在联系?
当然这里自然包括贾琮与贾环为同一类人物,他们实乃贾府败亡的又一掘墓者,也是贾政王夫人王熙凤贾宝玉的敌对人物。
贾环,乃为贾政的第三个儿子,庶出。乃贾琮一党人物。其母为赵姨娘。赵姨娘是一个在贾府中很不得志的人物,也是贾府中每每兴风作浪的人物,尽管她的行为很不得体,但曹雪芹却给她配了很得体的娘家兄弟,这个兄弟叫赵国基。“国基”者,国家赖以生存之基石也。而且曹雪芹又给赵姨娘选配了一个特异的后台人物,这个人物就是每每在贾府中煽惑闹事的“夏婆”,此人曾多次把贾府闹得人仰马翻。
贾环就是这些环境背景下的产物。
贾环的“环”,当循环,乃循环往复之义。这一点从《红楼梦》第五十二回中的“太极图”以及曹雪芹好友张宜泉笔下的“独有邵雍车”的循环往复历史观的思想中可以得到验证。
还有第七十五回“赏中秋新词得佳谶”末尾,贾政看了贾环做的诗后“亦觉骇异”,贾赦看了后又云:“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贾政又说道:“不过他胡诌如此,那里就论到后事了”。
对于此时贾环所作之诗,曹雪芹未露半字,只是说贾环“脾味中不好务正,也和宝玉一样”“专好奇诡仙鬼一格”,并云贾宝玉诗有温飞卿之风,贾环又是“曹唐再世”了。
温飞卿,唐诗人,长于词赋,诗以艳丽为特色;曹唐,唐诗人,曾为道士,后官至使府从事,据介绍其诗作以游仙居多。
对于曹唐其人是如此,但曹唐的诗作,我未见过,不好评说。但曹雪芹借贾政之“甚觉骇异”和贾赦看了后论及到贾环后袭前程一事,却有些怪异。按理说贾府的世袭一职怎么也轮不到贾环,他不属于贾赦一脉,世袭当为贾赦一脉的贾琏或贾琮承袭。还有,此时此事若说贾赦是在胡诌,那贾政的“那里就说到后事了”却是认真的。这一事又被曹雪芹说成是“得佳谶”就更有弦外之音了。
就此而论,贾环不仅是贾府的掘墓者,贾环很可能是循环往复的另一类崛起者。

在贾府的人物图表中,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尤氏、尤老娘、尤二姐、尤三姐。
“尤”实乃“(鹿+匕)”的谐音。众多的尤氏母女实乃一群母鹿。
也可能正因为如此,曹雪芹才破例地给这一群人物只署姓而不署名;也正因为如此,曹雪芹才一次又一次的描写了贾珍父子的乱伦“聚(鹿+匕)”场面;而且使尤三姐为柳湘莲饮剑而亡,尤二姐受辱于贾琏王熙凤而吞金。这一切实际上也就是第四十九回“脂粉香娃割腥啖膻”所描写的诸路人马逐鹿天下,这一逐鹿天下被曹雪芹写成“芦雪庵遭劫”,而且就此时史湘云的胡人胡服妆扮以及史湘云的所作所为为此血肉横飞的逐鹿场面更增添无数内容。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940 seconds width 3 queries.